绵延起伏的山峦镶嵌在蔚蓝色边,密布的森林点缀着伦沃尔山脉,近两年的时间,这片曾经陷入阴影世界的区域像是重获新生般朝气蓬勃。

  萧瑟的秋意早已褪去,凛冬的寒冷步步袭来,夕阳照耀,金色的温暖光辉洒落每一片瓦洛兰领地,显得分外壮丽,像是一幅秀丽景色的图画。

  瓦洛兰领,斯托克王国北部崛起的新领地,囊括厄文戴尔城镇、掘沃堡、拉克斯塔克要塞在内的繁荣领土,同时也吸引着诸多贵族势力的目光,

  除却蕴含精铁矿脉的伦沃尔山脉,还有那位以铁血着称的新兴贵族:莫德里安男爵。

  以不到两年的时间从开拓骑士,正式晋级为王国贵族,而且是其中权势最重的领地贵族。

  其权势最重,影响最深的时期,是冠以‘奇迹’的厄文戴尔城镇战役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那时混乱并起,局势失衡。

  然后莫德里安男爵麾下象征着死亡的黑色重骑兵铁蹄纵横,用鲜血和杀戮硬生生凿出一条煌煌大道,震慑王国北部的贵族势力。

  哒哒!哒哒!

  清脆的马蹄声回荡在山脉内,一行骑兵迎着冬风骑行在坚硬道路上,马踏而过,尘土扬起。

  莫德里安掀起漆黑面甲,褐色眼眸饶有兴趣地环视周围风景,这是最近时间里难得离开拉克斯塔克要塞。

  凛冬之季的步伐已经悄然进入伦沃尔山脉,淡淡的白色凝霜装饰着高大树木,别有一番清冷之色。

  一路行来,除了沿途巡逻的诺克萨斯帝国骑兵,莫德里安近乎没有见到任何异常情况。

  算算时间,从那场深渊之战后,到如今,近两年的时间里,他麾下的势力迎来井喷式发展,最终在半年前得到抑制,步伐停滞。

  不过瓦洛兰领早已被他经营的水泄不通,在刚开始的时候,每都会在茂密的山脉里抓捕到不少偷偷潜入进来的哨探,只为了一探瓦洛兰领的隐藏实力,以及伦沃尔山脉深处的未知情况。

  (以当时拉克斯塔克要塞的战斗风波和最后的飓风席卷情况,吸引了不少一深入伦沃尔山脉的流浪佣兵注意,并且随着他们的离开泄露出去,从而引起暗地里贵族的注意。)

  现在,以掘沃堡为外部屏障竖立起的山脉防线,可谓是坚固无比。

  莫德里安神色微动,左手缰绳握紧,跨下的红色战马适时停下,白色的雾气随着喘息弥漫。

  一抹阴影浮现,影流之徒从半空落地,半跪在地面,双手递上密封的黑红色信函。

  “领主大人,厄文戴尔城镇有消息传来。”

  厄文戴尔城镇?难道格雷戈里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思绪一起,莫德里安伸出右手,淡薄的生命能量延伸,黑红色信函凌空而起,飞到他的手心。

  撕开信函,一张精致的白纸飘落,莫德里安仔细看去,凝重的眉头松开,丝丝笑意浮现嘴角。

  “格雷戈里这家伙真的是不老实,昨夜又在厄文戴尔城镇挑起争端,顺手干掉一伙传教士,嗯....似乎是最近很是活跃的力量之神的传教士?”

  随手把信函递给身后的波比,莫德里安的脸庞带着笑容,但是眼眸里却多了一丝凝重,王国的局势开始变得不稳定,连曾经被王权压制到无法喘息的神殿也开始活跃起来。

  “嘿,领主大人,古加拉斯那家伙也参与其中了,而且还在毁坏了厄文戴尔不少建筑。”波比皱了皱可爱眉头,灰白色的双马尾微微晃动,经历过和传奇恶魔的战斗后,她像是一夜之间完成成长,开始学着处理一些瓦洛兰领的事务。

  对此,莫德里安极其满意,毕竟有人开始为他分摊一些处理不完的各种杂务,可以让他能适当的休息休息。

  “我们应该惩罚下古加拉斯,要不就扣除他下个月的酒钱吧。”波比望向莫德里安,提议道。

  “竟然乘我不在的时候,搞出这么好玩的事情,枉我还赞助他不少金盾了,虽然麦酒很好喝........”

  轻轻的嘟囔声消散,但还是逃不过莫德里安的耳朵,不知道是否是错觉,他总感觉现今麾下的英雄都有些好战,哦,除了迦娜和那位存在以外。

  至于扣掉古加拉斯的酒钱,他也就是想想而已,以那个吵闹酒徒的习惯,一旦没有足够的麦酒,可能整个厄文戴尔城镇都会被古加拉斯喜怒无常的脾气所毁掉。

  “好了,波比,等到你见到古加拉斯的时候,自己和他算算账吧,我记得他好像还欠你不少金盾?”

  当初莫德里安听到古加拉斯开始借钱酿酒时候,都有些不可置信,要知道每月给予古加拉斯的金盾可不少,酿酒的原料也是力所能及,到最后那家伙竟然还到处借钱,连德莱厄斯都被他骚扰过。

  “是的,古加拉斯那家伙要酿造出瓦洛兰大陆最好的麦酒,我....馋嘴,就相信他了.......”波比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脑袋,害羞道。

  又是一个未来的酒徒!莫德里安在内心发出无奈感叹。

  现在波比的性格在经历过不少事情后,似乎和前世印象中有些偏差,除却坚毅的内心,开始向着酒徒和美食爱好者方向发展。

  “走吧,我们继续出发,早点到达掘沃堡,还能赶上午餐.........”

  话音还未落下,莫德里安若有所觉,扭头望向身后的来路,一道矮的绿色身影在山脉之中腾挪移动,迅速地靠近队伍。

  身后跟随的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对于那道身影很是熟悉,熟练的让开一条供以通过的道路。

  翠绿色的草帽戴在头顶,红色护目镜潮流般的向上掀起,随着急速奔跑,腰间悬挂的望远镜时不时会晃荡不已。身后背着一个深绿包裹,里面不知道装着些什么,有些摇晃,有些沉重,但这些并不影响矮身影的速度。

  蹬地,跃起,然后腾空翻转,动作极其熟悉,最令人惊奇的是那个包裹丝毫不受影响,牢牢地挂在身体上。

  咚!

  矮的身影落地,半蹲在莫德里安面前,随后抬起一张带有少许绒毛的米黄色脸庞,酷酷的表情很像是前世浣熊。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