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九十六章 憧憬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金玉言微笑颔首,“无妨。”</p>

  “师父你快帮他看看。”</p>

  忍九走近左息九拉着他的衣服撒娇。</p>

  金玉言看过去,目光浅淡,脸上的笑容慢慢落下。</p>

  忍九牵着左息九的手,十指相扣走到金玉言面前。</p>

  松开左息九的手,忍九蹲在金玉言腿边仔细观察。</p>

  金玉言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微动,收回目光看向别处。</p>

  左息九居高临下看着金玉言,还算他识相。</p>

  不过看着忍九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打量着金玉言的腿,他就不爽。</p>

  伸手掐住忍九的后脖颈将她拽到自己怀里。</p>

  “怎么,九儿什么时候学会医人了。”</p>

  忍九被迫仰头看他,对他揪住自己后脖颈的行为十分不满,鼓着腮帮,气成了河豚。</p>

  “我就看看!”</p>

  把她拎到一边,“不准看。”</p>

  忍九气鼓鼓的坐下,谁稀罕看似的!</p>

  左息九看她乖乖地坐在那里,心情也好了很多,睨了一眼金玉言,伸手按上他的腿。</p>

  金玉言只是微微垂眸,不曾与他目光相对。</p>

  或者,左息九也不屑与他有什么目光交流。</p>

  他向来高高在上,唯我独尊。</p>

  忍九实在好奇,只能伸长了脖子往那边看。</p>

  毛诺诺抬头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个姐姐的样子好好笑。</p>

  忍九也看到了毛诺诺在看自己,妈耶!圆圆的脸一看就很好捏!</p>

  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p>

  毛诺诺犹豫了片刻,发现自家公子依旧面色平静,那个漂亮的不似凡人的大哥哥只是微微弯腰,王叔在那眼都不眨地看着那两个人。</p>

  没有人在看自己!</p>

  于是就屁颠屁颠朝着忍九跑去了。</p>

  忍九拿着糕点诱惑他,“小诺诺,叫姐姐就给你吃。”</p>

  毛诺诺看着她手里的糕点,似乎比玉食轩的好吃许多,但是就这么告诉她自己也太没面子了叭,于是黑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一圈。</p>

  “姐姐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p>

  嘿嘿!他可真机智,这样她就会把重点放在后面的问题上了,而不是自己叫了她姐姐。</p>

  “诶,真乖!这都是你的。”忍九笑眯眯地把桌子上的一盘糕点都推给了他。</p>

  毛诺诺:果然是个坏女人!</p>

  凶巴巴地瞪了她一眼,拿了一个糕点就往嘴里塞。</p>

  妈耶,生气的时候更萌了有没有!</p>

  毛诺诺吃了一个之后,什么原则和骄傲都放下了,主动扑到忍九怀里,指着另一盘糕点。</p>

  “姐姐,那个看起来好好看的样子。”</p>

  毛诺诺别看只有十岁,但是身上的肉可不是白长的,扑到忍九怀里的时候,忍九差点没被他撞摔倒。</p>

  稳住了身子,搂着肉嘟嘟的毛诺诺。</p>

  “是啊,这个不仅好看还很好吃呢!”</p>

  “姐姐~”</p>

  毛诺诺撒娇。</p>

  妈耶!忍九觉得自己的撒娇压根都不叫撒娇,行行行,都给你!都是你的!</p>

  忍九捏了捏他的圆脸。</p>

  “都给你!”</p>

  毛诺诺“耶”了一声,“吧唧”亲了一口忍九脸颊,就跑过去吃了,一手拿了一个。</p>

  左息九从毛诺诺跑过去的时候就时刻注意着那边的情况,听着他们两个人的互动,手下的动作也不自觉的重了点。</p>

  金玉言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额头上沁出了冷汗。</p>

  听到毛诺诺亲了忍九一下,左息九手上猛地用力。</p>

  金玉言没有忍住闷哼一声,惹得所有人都看了过来。</p>

  忍九赶紧走过去,“怎么了?”</p>

  看着她有些担忧的表情,金玉言只是浅笑着摇了摇头,“没事。”</p>

  左息九直起身子,不知道从哪里弄的手帕一边擦手一边说道:</p>

  “已经好了,滚吧。”</p>

  忍九闻言有些不满地皱眉。</p>

  王鹏有些难以置信,就这么就好了?</p>

  就算你左息九有通天之能,公子二十几年的顽疾就这么就好了?</p>

  “左教主,这”</p>

  “听不懂么”</p>

  金玉言抬头,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就连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p>

  “多谢左教主,叨扰了。”</p>

  说罢就要离开,毛诺诺只得跟着,一步三回头的看那桌子上的糕点。</p>

  左息九揉了揉太阳穴,真想杀了他们!还敢回头看?</p>

  忍九会意,把那两盘糕点打包递给毛诺诺。</p>

  毛诺诺看了一眼王叔,耷拉着脸推辞。</p>

  忍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王鹏已经看向了别处。</p>

  于是就把糕点塞到了毛诺诺怀里,顺手捏了一把他的小圆脸。</p>

  心情舒畅地转身看到了心情不那么美丽的左息九。</p>

  “怎么了师父?”</p>

  忍九有些疑惑地看着他。</p>

  左息九看了她一眼,把她拽过来,擦了擦她的脸。</p>

  忍九这才意识到合着他连毛诺诺这个十岁小孩子的醋都吃。</p>

  “师父又吃醋了?”</p>

  左息九抿了抿唇,转身不看她。</p>

  “没有。”</p>

  忍九跑到他面前。</p>

  “师父不开心吗?”</p>

  左息九绕过她走到椅子那里坐下。</p>

  “没有。”</p>

  忍九笑着从他背后搂着他的脖子,亲昵极了。</p>

  “师父都会口是心非了呢。”</p>

  左息九握上她的手,有些不开心。</p>

  “你把我喜欢的都给他了。”</p>

  忍九有些惊讶,从他背后滑至他怀中,躺在他的怀抱仰头看他。</p>

  “他才十岁诶师父。”</p>

  “那又怎样。”</p>

  “好好,九儿知道错了,改天九儿亲眼看着他们再给师父做一份。”</p>

  毕竟她又不会做。</p>

  其实也不能说不会做,会做是会做,能不能吃就不好说了。</p>

  “还有呢”</p>

  左息九倒是不计较她说的是看着别人做而不是自己做。</p>

  忍九疑惑,“还有什么?”</p>

  左息九扶着她的后脖就俯身吻了上去。</p>

  缠绵许久,才松开了她。</p>

  忍九还处于状况之外,毛诺诺亲的不是自己的嘴唇吧!</p>

  “下不为例。”</p>

  忍九看着他略微冷凝的表情,也不怀疑他这四个字的危险性,毕竟这一个月的约定过后他会不会大开杀戒实在难说。</p>

  “知道了。”</p>

  看着他依旧不太开心的样子,忍九双手搂上他的脖子。</p>

  “师父,我在想我们以后可以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城镇买一个小院子,然后开家医馆,白天师父行医救人,毕竟师父医术这么高超,晚上我们就这样一起数星星。”</p>

  忍九看着湛蓝天上飘过的白云,接着补充,神情向往。</p>

  “院子里也要有这样一颗大大的树,最好还有葡萄藤,这样就更好啦。”</p>

  左息九看着她一脸向往的模样,眼神如千年古潭,平静而孤冷,原本抱着她娇软身子的手也慢慢松开。</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