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八十三章 密室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忍九看到她们两个人的表情就头疼,“有事?”</p>

  曹兰收回目光,酝酿了半天也没把气势酝酿回来。</p>

  “泽哥哥呢?”</p>

  忍九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怎么不顺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呢,于是语气也不太友好,</p>

  “我怎么知道。”</p>

  “可是,可是他当时是和你一起走的!”</p>

  “后来他就把我扔在了客栈,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p>

  覃泽是把她扔在了客栈,不过他人也还在客栈。</p>

  “哪个客栈?”</p>

  “阳安客栈。”</p>

  忍九毫不吝啬的将客栈名字告诉她。</p>

  曹兰半信半疑地看着她,“你跟泽哥哥什么关系?”</p>

  忍九闻言,微微勾唇,合上手中的书懒懒地靠在特制软榻上。</p>

  “你不觉得,问一个女人和另一个男人是什么关系,本身就很暧昧吗。”</p>

  曹兰看着“高调奢华”到有些土的软榻上的惊绝身姿,一时连嫉妒都生不起来。</p>

  “泽哥哥不会真正喜欢你的!”</p>

  忍九笑,看着她,“所以你就要把无忘心经拿给他,以博取他的欢心吗?”</p>

  她的声音带着冷意,不过曹兰并不会注意她的情绪。</p>

  “这跟你无关!”</p>

  忍九手指轻敲着书的封面,眼神晦暗,“是无关呢。”</p>

  曹兰从她嘴里得知了覃泽的下落,看自己好像也打击不到她,干脆转身离开。</p>

  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意识到,“红儿,赤星流为什么会在大师兄的院子里。”</p>

  红儿闻言看了看四周,小心凑近曹兰的耳朵,“有人说赤星流就是祁忘忧。”</p>

  曹兰皱眉,“华绍的未婚妻?”</p>

  红儿煞有其事地点点头。</p>

  曹兰思索了片刻,眉头舒展,“这样的话,祁姐姐就不会跟泽哥哥在一起了!”</p>

  红儿:您老人家是不是忘了刚才是怎么得罪人的。</p>

  不过看到曹兰这么开心,也将这事忽略不计,谁还没点摩擦不是吗!再说我家小姐又不是故意的。</p>

  忍九在曹兰离开很久之后才把目光放在书上,《江湖侠客录》。</p>

  民间杜撰的武功排名,每五年更新一次排名,并且每个人的后面还有简介。</p>

  往前一甲子,排名第一从来都是左息九。</p>

  而后面的简介,只有一个无。</p>

  亥时五刻,一名身着黑衣的女子从屋顶而过。</p>

  看了看身后,旋身跃下一处后花园。</p>

  牡丹开的正艳,极为雍容华贵。</p>

  只见那女子闪身便消失在了假山里。</p>

  忍九眼睛微眯,也闪身跟了进去。</p>

  覃泽给出的时间刚好是狂雷门主寿辰,如果没猜错,他定是打算在那天晚上动手,然后拿到拓印的无忘心经就离开云城。</p>

  今天将覃泽的位置告诉曹兰,依曹兰单纯的性子势必会去找覃泽。</p>

  覃泽对曹兰的态度如何她不得而知,所以白天的时候她才提了无忘心经。</p>

  如果曹兰想要只凭她一人之力讨覃泽欢心,肯定是想越快动手越好。</p>

  不过不管曹兰今晚来与不来,她都会在赵烈府上一探究竟。</p>

  不管拓印的无忘心经有多少份,她一个人都不会放过!</p>

  地道宽度大概两名男子并肩可以通过,忍九不远不近的跟着曹兰,突然耳朵微动,隐去身形。</p>

  曹兰在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密室,但是从来不曾进来过。</p>

  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她也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一不小心碰到了什么暗器。</p>

  “什么人?”</p>

  “啊!”</p>

  曹兰受惊,一个炸雷就扔了过去。</p>

  赵烈闪身躲过,握着曹兰的手腕,有些惊讶,“兰儿?”</p>

  “赵,赵伯父。”曹兰目光有些闪烁。</p>

  看着她做贼心虚的样子,赵烈失笑,揉了揉她的脑袋,</p>

  “怎么啦?是不是要来偷伯父的小金库?”</p>

  曹兰有些疑惑的抬头,“金库?”</p>

  赵烈走到墙壁那里微微一按,整个通道就亮了起来。</p>

  看了一眼周围没有别的人,赵烈才神秘兮兮地小声对曹兰说道:</p>

  “跟我来。”</p>

  曹兰犹豫了片刻,还是咬咬牙跟上了。</p>

  通道的尽头是稍显破旧的门,赵烈拿出钥匙将门打开,看了看身后无人才将曹兰带入密室。</p>

  “赵伯父,这…”</p>

  看着眼前的房间,曹兰有些不敢相信。</p>

  赵烈威胁道:“兰儿要是敢告诉你伯母,我就再也不疼你了。”</p>

  “伯父,我…”</p>

  曹兰看着眼前宛若日志般的,记录了赵烈从和她妻子相识一直到有了女儿赵怜,之后墙壁上刻的便是三个人的甜蜜日常。</p>

  有的地方还用小人代替,墙壁上密密麻麻的雕刻。</p>

  还有几个架子,架子上都是有些发黄的旧物品。</p>

  破损的香囊、剑穗还有赵怜小时候的衣服等等。</p>

  赵烈拿着那个香囊,脸上带着甜蜜,“这是你伯母第一次送给我的,绣的鸳鸯,这个是第二次,当时…”</p>

  听着赵烈絮絮叨叨的小幸福,曹兰有些愧疚,但是覃泽不可能会骗自己的,怎么回事?</p>

  赵烈终于从回忆里出来,年近半百的他脸上总是带着和善的笑意,让人感觉生活一点都不苦。</p>

  “兰儿阴差阳错闯进这里可是你的福气呢,伯父跟你说,以后找夫君就要找真心实意对你的人,像伯父这样的。”</p>

  赵烈并没有质问指责她为什么会在这里。</p>

  曹兰心里又是愧疚又是难受,愧疚伯父这么好自己还怀疑他,难受覃泽为什么不能像伯父那样,覃泽或许真的不是自己的良人。</p>

  “伯父,对不起。”</p>

  “兰儿干嘛这样说。”</p>

  “对不起伯父,我不该怀疑你的。”</p>

  赵烈闻言笑了笑,“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什么怀疑不怀疑的,你能怀疑伯父什么呀”</p>

  “我不该怀疑伯父有无忘心经的,对不起伯父。”</p>

  赵烈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声音也变得严肃起来,“兰儿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p>

  曹兰眼眶红红的看着他,“对不起伯父。”</p>

  “无忘心经关乎祁家山庄灭亡,你祁叔父和我和你父亲情同手足,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意味着什么?”</p>

  “在你心里,伯父就是残害手足的人吗兰儿!”</p>

  赵烈说的极为受伤。</p>

  “我没有,伯父不是那样的人,我没有怀疑伯父是那样的人!”</p>

  曹兰赶紧解释。</p>

  “兰儿你先出去吧,伯父想一个人静一静。”</p>

  “伯父,兰儿没有怀疑过你。”</p>

  曹兰有些执拗地看着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p>

  “好了好了,小哭包!你伯母今天晚上做了枣泥酥,我给你和怜儿都留的有,走,我带你去吃。”</p>

  曹兰吸了吸鼻子,重重地点头,“好!伯父对我最好了!”</p>

  “知道就行,你个小没良心的,还怀疑伯父。”</p>

  “我才不怀疑伯父。”</p>

  外面的假山缓缓移动,挡住了地下通道,通道内漆黑一片。</p>

  忍九面无表情地从通道顶部跃下,拔出匕首,握紧了拳头。</p>

  在赵烈打开点亮通道的机关,对面墙壁向内三步有余,伸手按了下去。</p>

  墙壁后退,露出了一条更为简陋的通道,泥土通道。</p>

  忍九走了进去,身后的通道关闭,眼前又暗了下来。</p>

  感觉脚下有点不太对劲,忍九侧身跃起,躲过迎面而来的箭矢。</p>

  拔出匕首准备插在墙壁,只听“喀啪”一声,匕首断裂。</p>

  忍九:……果然便宜没好货。</p>

  这把匕首是她花二两银子今天下午才买的。</p>

  忍九闭了闭眼睛,直到适应了眼前黑暗才在地上刨出了一个小土堆。</p>

  用纯白的衣服包起来,再一次走上前去,果然没有暗器再来。</p>

  原来赵烈的确是用体重来拦杀旁人。</p>

  她就觉得一半泥土,一半不知名材质的地板有些反常。</p>

  事出反常必有妖,果不其然。</p>

  忍九走到这个密室,比原来那个疑似“爱情的见证”的房间豪华的不是一星半点。</p>

  大理石铺设的地面,简直让人误以为是在什么殿堂,让忍九觉得所谓爱情不过如此。</p>

  找了许久才找到可能是无忘心经的一个盒子。</p>

  忍九仔细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端倪来,不过是用来存放心经的话似乎有些高了。</p>

  不过想想,按照赵烈设计密室这一套,指不定打开之后是假的,下面还有一层,那才是真的。</p>

  鼓捣了半天没弄开,忍九忍住了一脚踩开的冲动,在周围的书架上细细端详。</p>

  其他的书她浏览了一眼,都不是。</p>

  看了看,忍九拿出了一本《雷鸣堂纪事》</p>

  翻开了两页,确实是讲述雷鸣堂的历史和历代堂主。</p>

  往后翻了翻也是。</p>

  忍九把书颠倒了个,倒着翻,“心,心之所恸,生,亦极时,无亲无爱…”</p>

  忍九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不至于吧,为了这不知道有没有全本心法的三分之一,专门编本书?</p>

  没有丝毫犹豫,忍九将书本里面含有无忘心经的一部分撕了下来,手掌一握便碾成尘了,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本《江湖侠客录》塞了进去,放回原处。</p>

  将手里的无忘心经“遗骸”灰尘微微扑了一点在上面,等到没什么两样才收拾离开。</p>

  离开之时,忍九将地上的脚印收拾妥当,包括墙壁上的手印。</p>

  她可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才找到打开真正密室机关的。</p>

  那个地方的痕迹比其他地方更重一些。</p>

  回到院子,忍九将夜行衣销毁,真是期待覃泽拿到“无忘心经”的反应</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