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七十九章 求情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忍九感觉无比亲切。</p>

  只是刚想说什么,一个人突然也无影无踪,只剩下另一个人在她刚准备靠近,他就不停地颤抖。</p>

  忍九只得呆在原地,没有人分享这份喜悦之情。</p>

  忍九哪里知道,这三天天蛰教徒被白羽的低气压给折磨坏了。</p>

  现在看到救星那叫一个激动,激动的都不会说话。</p>

  也没人给自己引路,忍九只能自己找一条路走。</p>

  碰到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一靠近就后退。</p>

  忍九:这都什么毛病?</p>

  不过没走几步路,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p>

  清苦的茶香让忍九感觉无比安心。</p>

  “师父,我想死你了。”</p>

  左息九的手微微颤抖,一言未发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生怕下一刻她就会消失不见,越抱越紧。</p>

  “轻,轻点。”</p>

  怀里人的痛呼让左息九赶紧松开她,弯腰看着她脸上的伤痕,和胸前的鲜血,脸色越来越阴沉。</p>

  “谁干的”</p>

  忍九重新扑回他怀中,依赖的蹭了蹭。</p>

  “师父,抱我回去。”</p>

  左息九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拦腰将她抱起,没走几步就听见怀中人均匀的呼吸。</p>

  “白羽”</p>

  “属下在。”</p>

  “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去查。”</p>

  白羽看了看伤痕累累的小姐,声音格外严肃。</p>

  “是!”</p>

  左息九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替她重新上药包扎伤口。</p>

  看着她身上的伤痕,狭长的凤眸里是隐藏不住的风暴。</p>

  “娘亲,糖人好吃,嘿嘿”</p>

  然后一口咬上了左息九的手,咬的不重,或许是感觉嘴里的触感不对。</p>

  还用牙齿磨了磨来确认,果然不对,舔了舔吸了吸一点都不甜。</p>

  “呸”的一声就吐了出来。</p>

  “娘亲骗人”</p>

  而左息九从刚刚被她咬住手就没再敢动,僵硬着身体任她为非作歹。</p>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很留恋这种感觉,不愿将手拿回来,这种感觉带着一丝痒意,从手一直到心,让他有种莫名的冲动。</p>

  咽了咽唾沫,极美近妖的脸上破天荒有一丝窘迫,让他落荒而逃。</p>

  而忍九全然不知,梦境慢慢从甜美变得可怕。</p>

  “不,华绍”</p>

  猛然惊醒,外面天色未亮。</p>

  忍九躺在床上无心睡眠,梦里她一袭红衣拿着一把长剑刺进华绍心脏,华绍绝望而痛苦的看着她,像是想说什么却始终什么也没说。</p>

  就那样没了气息,大雪纷飞落在他的尸体。</p>

  无力回天。</p>

  这让她想起在天蛰教后山,她拿着匕首插在他的心脏,可是不一样。</p>

  那次她留有后手,用真气护住了他的心脉,可是梦里的自己就那样决绝。</p>

  心脏处的疼痛传来,绵延不绝。</p>

  “咚咚咚。”</p>

  “九儿可是醒了?”</p>

  左息九一夜未眠,看着手上的两个牙齿形状的痕迹,一个在他手背,一个在他手指。</p>

  一个是她第一次出门之时咬的,在他手背,他记得自己当时说“九儿咬的,舍不得。”</p>

  她的情蛊发作。</p>

  什么都会骗人,但是身体比语言诚实。</p>

  另一个便是她今晚咬的,在手指的位置,很轻很轻的痕迹,马上就要消散的样子。</p>

  那种莫名的冲动和感觉让他陌生又有些期待。</p>

  只是突然桌上红的滴血的盅中,那只纯白的蛊虫来回翻转,闹腾的厉害。</p>

  左息九微微皱眉,思索了片刻便朝忍九房间走去。</p>

  忍九听到左息九的敲门声,心中疑惑他怎么会知道自己醒了,但是没深入思考。</p>

  连忙调整心绪,努力下床。</p>

  “师父等等,我这就给你开门。”</p>

  脚刚沾地还没来得及站起身,门就已经打开。</p>

  下一刻,左息九便已经到了忍九旁边,将她重新扶回床上。</p>

  忍九: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p>

  “师父,你的功力?”</p>

  “我解除封印了。”</p>

  左息九坐在她床边给她把脉。</p>

  忍九一时说不上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闷闷的“奥”了一声。</p>

  左息九认真的看着她,“我没有杀人。”</p>

  忍九疑惑了一下,他为什么要这么说,突然想起了他们刚出天蛰教时的约法三章,她希望这一个月内他能够不动手。</p>

  怎么成杀人了?转念一想,肯定是没忍住动手了。</p>

  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忍九笑的眉眼弯弯。</p>

  “那师父就是动手了。”</p>

  左息九避开她的目光,装模做样的继续给她号脉。</p>

  “嗯。”</p>

  “那九儿要怎么罚师父才好呢?”</p>

  左息九愣了一下,又想起来刚才她咬自己时,自己莫名的冲动。</p>

  耳根微红,手指也找不到了脉的位置。</p>

  微微慌乱的换了几个位置都不对。</p>

  忍九笑的更开心了,握着他的手帮他找到跳动的位置。</p>

  但是左息九却无心号脉,面上一片平静,眼神都是平静如初,思绪却飞到了十万八千里的地方。</p>

  “只要九儿开心,怎样都好。”</p>

  忍九也不敢再得寸进尺,拉起左息九另一只手吻了吻他的手背。</p>

  “师父开心九儿就开心。”</p>

  左息九轻轻的抚摸着她脸上的青紫痕迹,眼中满是心疼和温柔。</p>

  只要九儿开心,师父便开心。</p>

  “九儿再睡一会儿,一会儿我叫你吃饭。”</p>

  忍九看着他眼中的心疼和温柔,与周风意如出一辙,但是更浓烈,还有着其他的感情。</p>

  她在华绍眼里见过的感情。</p>

  忍九刚刚缓下去的心脏又开始疼痛,让她清醒。</p>

  而爱情,从不是清醒理智的。</p>

  她笑的甜甜的,“好!”</p>

  左息九揉了揉她的脑袋离开,轻轻带上了门。</p>

  忍九这才将目光放到门上,平静而疏离。</p>

  “覃泽,你把她怎么样了!”</p>

  周风意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覃泽决斗,就算现在的自己不是他对手,但是她就算是死也绝不会成为覃泽手中的剑,去伤害忍九。</p>

  覃泽摸了摸自己唇角的伤口,皱了眉头,那厮还真是属狗的。</p>

  “我能将她怎么样,将她怎么样的可是风刹。”</p>

  周风意半信半疑地看着他。</p>

  “那你解药给我,让我离开。”</p>

  覃泽:……</p>

  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讨人厌。</p>

  “你恐怕是在做梦。”</p>

  喝了口茶,又不小心牵动嘴角的伤口。</p>

  覃泽原本的好心情都没了。</p>

  “我警告你,别耍花样,要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p>

  周风意看了他一眼,“呸”的一声将嘴里的草吐出来。</p>

  看到覃泽嘴角的伤口,周风意有些震惊。</p>

  “覃泽你怕是想死,你敢动忍九!”</p>

  说着就挥拳而上,被覃泽轻飘飘地拦下,摔在地上。</p>

  “我劝你还是少费力气,省的你家九儿又心疼的要命。”</p>

  周风意闻言,干脆盘坐在地上。</p>

  “你抓我是为了要挟九儿?”</p>

  覃泽那厮正照着镜子给自己嘴角上药。</p>

  镜中人哪怕带着伤口也依旧俊美无俦,伤口反倒让他多了一丝风流。</p>

  “猜,接着猜。”</p>

  “天蛰白使去了风杀门杀了风刹,而你又拿我要挟九儿,你是不是和风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p>

  覃泽挑眉,“倒不知道衔青女侠竟然这般聪明伶俐。”</p>

  “不过可惜你猜错了。”</p>

  首先,风刹没死,其次,我跟风刹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我单方面算计风刹和忍九罢了。</p>

  周风意:……</p>

  “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p>

  “不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就这样说,会不会显得有点愚蠢呢”</p>

  周风意:……</p>

  “等死吧你。”</p>

  她可不相信得罪了左息九的人能活下来,左息九在她师父那一辈就是个传说。</p>

  覃泽丝毫不慌,认真的给自己上药,没有理她。</p>

  由于忍九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左息九就由着她,让厨房的人一遍一遍的重新做。</p>

  直到辰时五刻,忍九才醒。</p>

  连忙穿戴好衣服下床刚走到门边,左息九就推门而入。</p>

  没有怀疑左息九为什么这么巧的来。</p>

  忍九面色古怪的后退两步,她怎么突然能走了。</p>

  然后还敲了敲膝盖。</p>

  “嘶~,疼死了。”</p>

  左息九拉过她的小手给她洗漱,手上力气微微重了点。</p>

  “骨折哪能好的那么快”</p>

  忍九心知他对自己刚才愚蠢行为不满。</p>

  “我,呸,我不是,噗,想着,诶呀”</p>

  抢过他手中的棉巾,真是的,自己说句话都不让自己好好说。</p>

  “我不是想着师父通天之能嘛!”</p>

  左息九被她的模样逗笑,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无边。</p>

  “快来吃饭。”</p>

  忍九看着他笑的模样,不是平常那种漫不经心平静的笑容,而是真实无比的笑容。</p>

  美到纯粹,美至极致。</p>

  忍九又蘸水擦了擦脸,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p>

  药王谷</p>

  鬼老盘腿坐在椅子上一边看江湖日志,一边吃点心。</p>

  吃的一胡子沫沫。</p>

  华绍一袭黑衣金丝点缀,衬得整个人贵气无比又成熟稳重,只是总有一种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p>

  让人想知道这朵高岭之花疯狂之时的模样。</p>

  看了一眼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吃没吃相的鬼老。</p>

  华绍径直走过,收拾自己的东西。</p>

  “小绍子要走了呦?”</p>

  本来鬼老计划的是他要恢复最快也要一个月,哪知道他刚半个月多一点就好的完完全全。</p>

  预计和现实不符让他有些挫败感。</p>

  “多谢鬼老这段时间的照顾。”</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