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七十四章 树倒猢狲散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还有哪里碰过九儿”</p>

  风刹垂眸,看着地上那只手,突然想笑,左息九的言语行为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不拘于尘规礼法的熟悉感,和自己是同一类人的熟悉感。</p>

  而忍九,一板一眼的甚至一个风杀门人都没有杀。</p>

  就连夏语冰的重伤也未及筋骨。</p>

  真是期待这样两个人的日后,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p>

  “没有了,她的无忘心经不下于我。”</p>

  左息九看着他,没有信不信之说,信任,那是独属于九儿的。</p>

  “白羽,你觉得该怎么处置他”</p>

  如果不是自己答应了九儿这段时间不动手杀人,风刹这会儿怕是早已死透了。</p>

  白羽:我怎么会知道?</p>

  于是便把脑袋别到了裤腰带上。</p>

  “属下不知。”</p>

  倒是陈千耀又跪着爬了过来,对刚才被扇飞的事情毫不在意。</p>

  “尊主大人,不如交由属下处置。”</p>

  白羽:你算哪门子属下,要不要脸。</p>

  左息九回到椅子上斜斜的坐着,并未说话,看着自己的黑色棕竹扇还钉在风刹的肩膀,皱了眉头。</p>

  白羽见自家尊主那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模样,只能硬着头皮问陈千耀。</p>

  “你要如何处置?”</p>

  陈千耀对于是白羽回答自己这点十分不满,却又不敢当着左息九的面表现出来。</p>

  “我自会让他生不如死。”</p>

  还在角落里的夏语冰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神色不明。</p>

  风刹倒是闭着眼睛,平静如初,只是失血让他脸色有些苍白。</p>

  白羽思索了片刻,征求左息九的意见。</p>

  “尊主,是否将风杀门收入麾下。”</p>

  陈千耀见他竟然也不回答自己,心中愤懑,不过照他所说天蛰教将风杀门纳入教中,自己如果能讨好左息九,那么风杀门的掌权人便是自己!</p>

  “脏。”</p>

  一个字给了在场三个人当头一棒,脏?</p>

  左息九转身离开,去了二楼流川间,他和忍九在花魁大选期间住了三天的房间。</p>

  白羽在后面跟着,思索着那风刹真的交由陈千耀处置吗,就算天蛰教算不上名门正派,他也看不上陈千耀。</p>

  不过他也不敢问。</p>

  “本尊的扇子呢”</p>

  白羽:染血成那样的您不是不要了吗?</p>

  白羽还没来得及回复。</p>

  “算了,不要了。”</p>

  “属下再去给尊主打造一把。”</p>

  并且会把原来的那一把销毁,尊主的东西其他人不配使用。</p>

  左息九摩擦着茶杯,有些烦躁,“那就不是原来那一把了。”</p>

  白羽有些摸不着头脑。</p>

  “属下愚钝,还请尊主大人明示。”</p>

  左息九看他一眼,抿了一口茶就放下了杯子,难喝,那把扇子是九儿雕刻在面具上的那把,就算换一把新的又怎么能一样!</p>

  “那个男人是谁”</p>

  左息九突然想起来金玉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p>

  白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金玉言。</p>

  “金家少主金玉言,自小体弱多病,更是患有腿疾,此番外出只为寻医问药,七日前从药王谷抵达夏城。”</p>

  白羽不知道阴缺曾借金玉言名号让左息九进入风月楼。</p>

  左息九闻言,轻笑了一声,倒真是缘分了。</p>

  门口突然来了一个黑衣人,气息诡异难测,天蛰教徒。</p>

  白羽垂首退出。</p>

  “白羽大人,夏城没有小姐踪影,我们所有地方都探查过了,不会有遗漏。”</p>

  “嗯,你先下去吧。”</p>

  白羽回到左息九面前,跪地。</p>

  “尊主,小姐不在夏城。属下已经派人追查,不过也有可能如金玉言所言小姐会到云城找您。”</p>

  左息九看着他,伸手抚上眼尾红痣,喜怒不明,</p>

  “你认为,九儿和风刹交手,胜算几分”</p>

  白羽后背发凉,但是也只能低着头回答,</p>

  “胜算为零。”</p>

  左息九靠在榻上,轻轻叹了一口气,</p>

  “本尊给你三天时间。”</p>

  “属下遵命。”</p>

  忍九这个时候正在一辆拉粮草的马车。</p>

  马车的车夫是一名高高壮壮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十分憨厚,正哼着歌往云城赶车。</p>

  风月楼寻欢楼三楼,陈千耀阴狠地直接将风刹肩膀上的扇子拔出,鲜血溅在他的脸上。</p>

  风刹因为手脚筋都被挑断,没了支撑摔在了地上。</p>

  陈千耀擦了擦脸上的血,笑的诡异,“风门主,想不到你也有这一天!”</p>

  风刹闭着眼睛,没有说话。</p>

  陈千耀被他的态度触怒,拿着那把扇子就朝他的脸划去。</p>

  就是这张脸,就是这个人将自己拉入地狱,变成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死样子!</p>

  只是扇子没落到风刹脸上,白羽站在门口,一枚飞镖打中了陈千耀的手腕。</p>

  “白羽使者这是何意?”</p>

  左息九不在场,陈千耀装都懒得装。</p>

  白羽并没有被他前后不同的态度惹到,声音冷漠,</p>

  “我家尊主不要的东西,其他人也没有资格动。”</p>

  说罢,也不管他们会闹成什么模样,拿着扇子就离开了。</p>

  给陈千耀恨得牙痒痒,左息九猖狂就算了,你白羽算个什么东西!</p>

  当然,如果他跟白羽交过手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想。</p>

  “啪”一掌甩在风刹脸上。</p>

  用尽了他最大的力气。</p>

  风刹偏着头,半边脸微肿,嘴角溢出鲜血,依旧一言不发。</p>

  陈千耀蹲下和他平视,面目狰狞,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p>

  “或许我也该将门主扔进中心牢里尝一尝新人的洗礼呢,不分日夜。”</p>

  一边说一边收紧了手,看着风刹痛苦的表情,心里畅快极了。</p>

  “你,经历过的,本,本座,又何尝没有。”</p>

  陈千耀闻言,拿着他的白骨簪就刺进了他心脏位置,直到听到他的闷哼,才止住了手,</p>

  “所以你就把你经历过的变本加厉施加到我身上,我本来是要我本来已经”</p>

  陈千耀的声音慢慢哽咽,但是眼神却更加狰狞恶毒,下手也越来越狠,将白骨簪又拔了出来,一下一下扎在风刹身上。</p>

  “我告诉你,这只是个开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这都是你的报应!哈哈哈额”</p>

  陈千耀的笑声突然被痛哼代替,他有些惊疑的回头,看到的是夏语冰冷漠的双眼。</p>

  缓缓将长剑从他心脏抽出,夏语冰唇角微勾,无情说道:</p>

  “是呢,右大护法,这都是报应。”</p>

  “你”</p>

  陈千耀一句话没说完,便倒在地上,死不瞑目。</p>

  夏语冰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风刹,丹蔻红的指甲划过剑柄,直接一剑刺在他的胸膛,利落拔出,转身离开。</p>

  从此,世上只有风语门。</p>

  狂雷门的后院。</p>

  “小吴,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p>

  那个叫小吴的年轻男人正在将粮草从马车卸下,闻言有些羞涩的笑了笑,</p>

  “俺娘给俺说了一个媳妇。”</p>

  “恭喜啊,到时候我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p>

  “谢谢刘哥!刘哥人真好!”</p>

  “啊!”</p>

  “怎么了小吴?”</p>

  “死,死,死人了!”</p>

  那个被喊做刘哥的上前看了看,眼底滑过一道暗光,然后转身安慰小吴,</p>

  “还活着呢,就是受伤了,唉真是可怜,伤这么重。”</p>

  说着给了小吴塞了一袋银子,便将忍九从马车上抱了下来。</p>

  “刘哥你这是干啥呀?”</p>

  “我去将这姑娘送到医馆,这是你娶媳妇的大红包。”</p>

  小吴连忙推辞,</p>

  “可使不得刘哥,这也太多了。”</p>

  刘哥有些不耐烦,拉过他,</p>

  “给你你就拿着,要不然我就生气了,还有这个姑娘你可不要到处乱说。”</p>

  小吴不解,“为什么啊?”</p>

  刘哥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脑瓜崩,“你想啊,你要是说出去不是坏了姑娘家的名声吗,以后人姑娘还怎么嫁人!”</p>

  小吴点了点头,“也是,放心吧刘哥,我啥都不说。”</p>

  然后咧着嘴,开心地哼着歌架着马车离开了。</p>

  ———————————————————</p>

  深夜,夏城外面乱石岗。</p>

  覃泽一袭红衣站在坟堆中间,远处森寒的蓝光和不知名的虫鸣让这夜晚格外阴森恐怖。</p>

  但是他却和这场景极搭,像是艳鬼,从地狱而来,带着靡艳的气息和张扬的昳丽。</p>

  “啧,还没死呢。”</p>

  他在乱石堆中蹲下,看着对方黑色的衣袍松垮破烂,有些落败的感觉。</p>

  风刹吃力的睁眼,声音喑哑,“覃泽”</p>

  覃泽挑眉,心情大好地看着他,“听听,爱之深恨之切呢。”</p>

  风刹闭眼不愿再看见他,如果可以,他绝对爬起来将他剥皮抽筋!</p>

  覃泽见状,把玩着一颗黑色的丹药,魅人的狐狸眼微眯,</p>

  “人呢?”</p>

  风刹睁开眼睛宛如看死人一样看他,冷笑,</p>

  “你简直是疯了”</p>

  覃泽脸上的笑意渐退,直接扼住他的下巴将那颗丹药塞进他的嘴里,逼他咽下。</p>

  然后直接抓着他的衣领让他坐起来。</p>

  风刹大惊,“起白丹?你”</p>

  覃泽冷笑,“风刹,妄你自诩聪明,知道我的东西不能用,怎么就不知道我的人不能碰呢?”</p>

  “本座可不会相信你会好心相救。”如果可以,他宁愿死也不愿落在覃泽手里。</p>

  覃泽将他五花大绑,舌尖顶了顶上颚,星光洒在他红色衣袍之上,将他俊美的容颜衬的有些骇人。</p>

  “还不算太蠢。”</p>

  忍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看了一眼房间,装饰的极为高调,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似的。</p>

  “姑娘可算醒了”</p>

  “你是谁?”</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