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五章 救人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左息九抚上她的右脸,顺着她的脸颊慢慢向下,直到她右耳下方脖子上的一颗痣,轻轻摩擦,“九儿出落得越发漂亮了。”</p>

  忍九感觉自己所有的感觉都顺着他的手而移动,等他收回手时她的后背已然湿透。</p>

  他径直走到桃花树下的茶桌斟茶饮尽,“你走吧。”</p>

  忍九心中大喜,但是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师父?”</p>

  左息九将她的情绪看的清清楚楚,冷笑,“出去历练两个月。”</p>

  忍九看见他的表情,自然也明白了自己刚刚欣喜过度,不过他就这样饶了自己?</p>

  忍九也没有多想,她能出去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她总要找机会为父母报仇。</p>

  “师父可是要让我达到什么地步?”她想了想,“还是想让我领悟什么?”又觉得不是很全面,“还是想让我去拿什么?”她有些兴奋,打心底的开心,忍不住的多问了两句,就算能出去两个月也可以,那个模样就像是一只被圈养的向往天空的鸟儿得以逃出鸟笼。</p>

  左息九表情平淡,似乎并没有被她惹怒,轻笑,“活着回来就可以了。”</p>

  忍九的笑容凝在脸上,慢慢消失。她有些不解,“师父。”</p>

  “还有何事?”他懒懒的倚在那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是风华。</p>

  忍九抿了抿唇,刚才的兴奋全无,“师父是不是不要九儿了?”,所以要杀了我?</p>

  “呵呵,怎么会呢,为师疼爱九儿还来不及呢。”他依旧那副懒散模样,仿佛这天下都入不了他的眼,一袭白衣如同谪仙却形似妖孽,这若是一袭红衣又该是怎样的盛世风采。</p>

  忍九闷闷地低头走近他,“要是徒儿真的死了的话,师父会伤心吗?”</p>

  左息九一把将她拉至怀中,感受到她的不自在与轻颤,“不会。”</p>

  忍九挣扎开他,第一次违背他的意思,直视他,“师父就不怕我不回来了吗?”</p>

  她说这话是底气不足的,所以她强装镇定看着他,想要看看他有没有相信她说的话。</p>

  左息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神意味不明,手指轻轻抚上眼尾红痣,“你会回来的。”</p>

  忍九舔了一下有些发干的下唇,镇静下来,“嗯,九儿会回来的。”</p>

  “去吧。”左息九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与常人一样的情绪,没有不舍,也没有舍得,好像忍九这十年来的陪伴可有可无。</p>

  “那武林盟那边,”忍九还是问了一下,她自是不想管的,她想在他说完就离开,但是这有关他的教徒,他又那般的阴晴不定,问一下起码表示做徒弟的对师父的牵挂。</p>

  “无需插手。”</p>

  “是,那,那徒弟告退。”忍九转身,走了几步停下,回头,不舍的看了他一眼,“师父我真的走了,记得好好吃饭。”然后不等他反应脚尖轻点跃起往山下去。</p>

  左息九看到她眼里的不舍有点愣,她舍不得他吗?随即轻笑摇头,把玩着扇子,垂下眼睑,眼中晦暗不明,他清楚极了她的心口不一,面从腹诽。</p>

  像那种才五岁并且还是父母都死于自己眼前的孩子还能够给自己谋求生路为以后打算的,呵,左息九的眸光微深,他的好徒儿还真是有趣呢。</p>

  天蜇教以及自发赶来的各个邪派与武林盟以及武林盟联手的各个武林正派在山脚下打的激烈,而左息九在桃花树下淡然品茶,墨发白衣,头上是灼灼桃花,美人如斯,美人如画。</p>

  天蜇教位于山中,地势险峻,易守难攻。</p>

  忍九是从后山下的山,天蜇教的地势险峻,后山更甚,若是轻功不佳很容易摔入悬崖,碎尸万段。</p>

  忍九在半山腰看了看,咽了口唾沫,她其实有点害怕,不过艺高人胆大,她虽然不知道左息九在江湖上是个什么水平,但是自己能够与他过上数招想必差不到哪里,不过实战经验还真是为零,想想自己下山是很必要的。</p>

  于是,忍九一个轻巧的旋转,径直跃下,借力突出的岩石,完好的落下山脚比较平坦的地势。</p>

  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一声惊呼,忍九赶紧转身,看到一个黑影从她刚刚下来的后山落下,没有多想,忍九便直接跃起救人,师父说过她的力量不够,但是速度可以。</p>

  救是救到了,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没来得及细看,忍九便运功堪堪落下,暗觉自己没有发挥好,不过第一次抱一个大男人,哪知道男人这么重,向来都是他师父抱她的。</p>

  华朗刚刚还在祈祷千万不要摔下去要不然就粉身碎骨了,结果便千不巧万不巧的踩空,他恐高,给他吓得,还没准备好迎接死亡,便落入了一个温软的怀抱,柔若无骨般的。</p>

  华朗这才看清救他的人的模样,一袭白衣,黑发简单梳起,只有一根桃木簪装饰,但是容颜却昳丽,五官完美精致,组合在一起近妖似仙,矛盾的极致。</p>

  华朗脸一红,“多,多谢。”</p>

  忍九这才抬起头好好的看了他一下,第一印象便是这人挺好看的,虽不及师父那等妖孽之姿,但亦有让人瞩目之处,眉宇之间带着年少的轻狂与跋扈但是却不让人反感。</p>

  忍九这十年来少有的碰到男子,她住的地方有丫鬟,有仆人,但是师父不喜欢看到那么多人,她便很少见到,除了她师父和天蜇教的四大护法之外,她可以说没见过其他人。</p>

  忍九有些好奇,围着他转了一圈,“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p>

  华朗看着她转了一圈,“我叫华朗,我”还没说完,华朗心中暗骂自己鬼迷了心窍,他此番过来是来查看天蜇教的地势情况以便父亲他们围攻邪教的,怎么能这么轻易告诉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p>

  华朗又看她一眼,发现她正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就算她很好看也没用。</p>

  “华朗?”忍九轻问,华家的人?</p>

  华朗微微皱眉,糟糕了,她要是魔教的人怎么会不认识自己!</p>

  虽然他此次前来是偷跑出来的,完全是自作主张。</p>

  “你是魔教的人吗?”华朗小心翼翼地凑近她问,生怕隔墙有耳的样子。</p>

  忍九皱眉,他说话的气息都洒在她耳朵上了,有点痒痒的,还未来得及感受,心口一阵揪痛,忍九捂住心口痛呼出声把华朗吓了一跳。</p>

  华朗有些急,“喂喂,你怎么了?我就问问你,小爷我也没打算把你怎么样啊!”</p>

  痛意来得快去的也快,忍九心中疑惑却也只是暗藏心中,“哈哈,上当了吧,我逗你玩呢。”</p>

  华朗一愣,什么人嘛?亏得自己刚才担心她,不对,为什么要担心她,奥,她救了自己。</p>

  “说!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忍九把匕首拔出了一点,作势威胁他。</p>

  “你是不是魔教的人?”华朗又问了一遍,他有点不相信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魔教的。</p>

  忍九皱眉瞪他,“什么魔教不魔教的,看你心中有鬼,我这就把你抓走。”</p>

  华朗比了比她的身高,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比她,“哈哈哈,就你也想抓小爷我?”毫不留情的嘲笑。</p>

  忍九有些生气,自己明明不矮,要怪只能怪他太高了,和师父一样高。</p>

  “你,我救了你!”</p>

  华朗噤声,真丢人,被一个小姑娘给救了,“说吧,要多少钱小爷都给的起”</p>

  “钱?我不要钱。”</p>

  “那你要什么?”华朗有些纠结,该不会让小爷我以身相许吧,这个绝对不行,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行。</p>

  “我就问你几个问题?”</p>

  华朗:????竟然不让小爷以身相许?这个没有眼光的东西!</p>

  “问!”语气非常不好。</p>

  忍九有些疑惑,不要他钱还生气了?</p>

  “附近有什么城镇或者集市吗?”忍九就跟一个被囚禁了十年的人似的,该忘的不该忘的都忘得差不多了,唯独记得血海深仇,不共戴天。</p>

  现在轮到华朗疑惑的绕着她转了一圈,并且以一种审视的眼光打量她,“话说你不会是被魔教抓到山上的吧?连这个都不知道。”</p>

  “你管那么多干嘛!”</p>

  “其实没事,你都逃出来了,跟着小爷我,小爷念在你救过我的份上,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说着一只手便搭在了她肩膀上,一只手在空中指点着。</p>

  忍九打下他的手,“废话真多,不问你了。”</p>

  “诶诶,你别走啊,你看啊,现在魔教正在全力抵抗武林盟,你一个人在这等关键时刻溜了出来,还救了行为这么鬼鬼祟祟的我,你不是逃出来的是什么呀!”华朗追上她,说着还摆出了一副‘别装了,我都懂的’模样。</p>

  “天蜇教不会输的。”忍九表情怪异的看他一眼。</p>

  “瞎说什么呀,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一副你快问我的样子。</p>

  “你别说我不想知道。”</p>

  华朗:“……”</p>

  “你跟着我干什么呀?”忍九忍无可忍终于停了下来。</p>

  “你是不是魔教的?你刚刚说魔教不会输。”</p>

  “是是是,我是魔教的,我随便说的,还有什么问题吗?”忍九烦了。</p>

  华朗表情严肃了下来,就连眉宇间的张扬与跋扈也收敛了许多,“那就得罪了,跟我走一趟吧。”</p>

  说着华朗便准备去拉她,忍九躲开,两人便是过起招来。</p>

  最后以忍九险胜,匕首柄打在他的手腕,“你这人好不识抬举,我救了你你非但不报答还恩将仇报。”</p>

  华朗又是一个转身拦在她面前,皱眉,“我不是那样的人。”</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