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四十五章 路见不平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左息九却不信,伸手用扇子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怎么,九儿不喜欢么?”</p>

  忍九不喜欢这个动作,她觉得轻佻,虽然这个动作左息九做来优雅无比,浑然天成,仿佛从生下来便该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美得过分。</p>

  可是她不愿,不愿意成为只能被俯视的人。</p>

  为什么会愿意呢,谁生来是注定了活在尘埃吗?没有人。</p>

  可是就算她不愿,她也没有丝毫办法,只是看向左息九的目光有些闪躲,“哪有人整天亲亲我我的呀”</p>

  左息九看她许久,忍九不明白其中意味,在看的忍九心里发毛的时候,左息九却是轻笑一声将她又拉到自己怀抱。</p>

  忍九乖巧的呆着,没再挣扎,甚至还给自己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在马车摇摇晃晃中昏昏欲睡。</p>

  “女侠,前面的路上好像有点状况。”车夫停下了马车。</p>

  忍九一听顿时精神了,从左息九的怀里跳出来就往外走,“师父我去看看!”</p>

  送上门的大显身手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不要。</p>

  拽下腰间别的鞭子,出去之时已是目光平静,平静之中带点倨傲的初出江湖的侠女风范。</p>

  左息九喜欢抱着她,不喜欢她腰间的鞭子,所以她便只是系在一旁。</p>

  忍九站在马车上,看着外面陷入包围之中的两个人。</p>

  那两个人忍九觉得有些眼熟,却不知道名字,一个身着灰色的衣袍,嘴里叼着根草,剑招果断,眉宇之间些许凌厉,让本该秀丽的容颜英气无比。</p>

  忍九觉得这才是她该成为的样子,游历江湖,行侠仗义,哪怕是身陷囹圄都是那般意气风发。</p>

  另一个人男子看起来有些文质彬彬,却不是白羽那种带着阴狠,而是从内而外的斯文,青袍如竹,青剑如玉泛着温润光泽,不该致命却杀人于无形。</p>

  忍九眼睛眯了眯,玉清剑?那么这个就是,是谁来着?</p>

  忍九一时没想起来,看着他们打斗的难分高下,也不着急出手,干脆和车夫一起坐了下来,摸着鞭子看着他们的招数。</p>

  那群围攻的人,有十五六个,衣着打扮有些怪异,女人皆为藏蓝短裙,绣的花纹古朴,银饰链子在短裙上随着动作铃铛作响。</p>

  男人藏蓝长裤,同样身上有银饰点缀,不过少些。</p>

  他们的武功路数,忍九从未见过。</p>

  忍九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那群衣着怪异的人突然注意到她,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就有几个人朝她攻去。</p>

  忍九:……</p>

  你们是不是有病!打我干嘛!不是该说,与阁下无关还请不要插手的吗!</p>

  但还是长鞭挥舞,飒飒作响,白衣红鞭,绝美容颜,画面极美。</p>

  突然感觉压力小了点的,被围攻的两人也注意到了这个女子。</p>

  默契般的看了对方一眼,手中招式越发凌厉。</p>

  那些人的武功路数再怎么诡异莫测,也比不上长期被左息九摧残的忍九。</p>

  几个回合,他们就败下阵来,狼狈撤退,见那两个人没有去追,忍九自然也不会给自己惹麻烦。</p>

  轻身一跃到两人身边。</p>

  那个嘴里还叼着根草的女子,把草吐到地上,看着忍九目光有些惊喜,明显就是认识忍九的模样,“是你啊!”</p>

  那个青衣男子也明显见过忍九的模样,“姑娘又一次救了我。”</p>

  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看向对方,又同时看向忍九,“你们认识?”</p>

  忍九被他们之间的默契折服,但是又为想不起来他们感到尴尬,“你们这是?”</p>

  那个玉清剑思索了片刻,“对方应该巫漠族的人。”</p>

  灰袍女子点了点头。</p>

  “奥,你是玉清剑宇文赫,剑霄门大师兄?”忍九突然想起来玉清剑是谁了,她在兀林的时候救过他还有华朗等人。</p>

  宇文赫:……</p>

  原来我这么不出名的吗?你还救过我好吗!</p>

  但是还是维持住风度,抱拳,“正是在下。”</p>

  忍九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我叫忍九。”</p>

  灰袍女子想了想,“我是周风意。”</p>

  宇文赫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然后看了看地上她刚刚吐出的那根草,“衔青女侠?”</p>

  周风意抱着剑,刚准备随手在路边扯根草的手有些僵硬。她本来就是随便扯根草嚼着怪舒服的,就养成了习惯,谁知道江湖的人给她起了这么个绰号,还衔青女侠,怎么不叼草美人呢!</p>

  周风意的名声不如宇文赫,忍九也不认识,只是看着宇文赫,“你们两个不是一起的?”</p>

  那两人又是相视一眼,“不认识。”</p>

  忍九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也没有问他们要去哪里,又为何被追杀,“我要去北漠镇了,告辞。”</p>

  她时间本来就不多,就算左息九闭关有五个月时间,谁知道他会把自己怎么样。</p>

  周风意连忙跟上她,“捎我一程呗,我也要去。”</p>

  忍九想了想还是同意了。</p>

  然后两人看着面色颇为纠结但是腿却毫不犹豫跟上的宇文赫。</p>

  “我也是准备去那里的。”</p>

  忍九挑眉,“那走吧。”</p>

  忍九率先进去,那两人进了马车之后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人,虽然带着面具但是气度姿态不似常人,却让人感觉不到有任何内力,就是常人。</p>

  这点让他们觉得有些奇怪。</p>

  “阿息,他们也去北漠镇,和咱们同路,我就顺便带上了,你不会怪我吧。”忍九坐在他旁边,语气虽然自然,但是如果仔细听的话仍旧能够听出她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p>

  宇文赫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倒是周风意目光复杂的看着忍九和左息九。</p>

  左息九依旧是懒懒的倚着,伸手抚上面具上眼尾处的刻扇,眼底意味不明,声音懒懒的,“无妨,九儿决定就好”</p>

  慵懒的华贵,一如既往的俊美如妖。</p>

  宇文赫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人……</p>

  但是问出声的却是周风意,她的脸上的疑问和迷惑藏都藏不住,“忍九,这位是?”</p>

  忍九并不明白她的疑惑来自何处,也无心去想,左息九是谁?天蛰教的大魔头啊!</p>

  三个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等着她的回答,尤其是左息九那好整以暇的模样,让忍九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p>

  “我,我朋友。”</p>

  “呵呵呵”左息九听到她的回答,却是低头轻笑,把玩着扇子,笑的性感迷人,姿态风流优雅。</p>

  那两个人的目光顿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就好似看穿了他们两个之间必有奸情一般。</p>

  只是周风意的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p>

  “那这位该如何称呼?”宇文赫心里存疑,这般风华绝代的人物江湖不该没有啊,而且这忍九来历也完全不显,一如红衣血罗覃泽一般,凭空而出,实力却骇人。和华朗似乎交情颇深。</p>

  忍九又犯了难处,这个宇文赫怎么回事!她压根没和她师父商量要不要给她师父换个名字!你让我怎么回答!说这个在你们面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左息九吗!</p>

  “九息。”左息九看着忍九纠结的样子,出声解围,有些懒散和漫不经心。</p>

  宇文赫: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p>

  周风意:忍九,九息……不太好吧!</p>

  “阁下不是江湖中人吗?”宇文赫还是想确定一下。</p>

  忍九笑,眉眼弯弯,让人移不开眼,“阿息不是,阿息是普通人,要去华城做生意呢!”</p>

  华城在最东偏北一点,武林盟就在那里,天蛰教在极西偏南。</p>

  天蛰教往东南是药王谷,药王谷往南是兀林兀山。</p>

  天蛰教一直往东是风杀门,风杀门往东是剑霄门,剑霄门北为狂雷门,南为青鸾阁</p>

  三大正派贯穿南北,位于中间</p>

  天蛰教往北是大漠,有善蛊巫漠族,依附风杀门。</p>

  除了几大派之外,各有世家教派混立,正邪牵制,算是和平。</p>

  “你们呢?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呀?”忍九问道。</p>

  周风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扯的根草在嘴里叼着,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甚是肆意,“我就是四处游历,闯荡江湖,一介游侠而已。”</p>

  宇文赫看着她的模样,深觉女子就该像青鸾阁大师姐丁晗那般温婉如水,但是看了一眼左息九还是缓了缓道来:“想必各位也听说了武林盟绍公子失踪之事。”</p>

  宇文赫皱眉,回想自己的经历,没有注意另外三人的面色各异。</p>

  他本来是和剑霄门几名弟子前往探查天蛰教,结果什么都没查出来就被教徒发现袭击,在他差点交待在那里的时候,黑翼使者出面放了自己。</p>

  但是其他弟子均已身亡,黑翼使者也明确给出华绍不在天蛰教,他信与不信都没有办法,天蛰教无人能敌,就算真的在,又有何办法,黑翼使者自然不屑骗他。</p>

  忍九知道左息九定是能察觉自己的情绪的,所以就算心口剧痛袭来依旧面不改色,眼神也没有任何变化。</p>

  “你在这里,是怀疑天蛰教吗?”忍九随意问道。</p>

  宇文赫看她许久,点了点头,“不过华绍并不在天蛰教。”</p>

  左息九勾唇,精致绝伦的下巴微微扬起,却是看着忍九,语气平淡,甚至有些轻飘飘的,他一向如此,可就算如此,他也让人胆颤,让人心惊,除了畏惧便是惊艳,“你们有没有想过,他已经死了呢?”</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