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四十四章 出行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他的声音带着动情的沙哑,格外迷人,让忍九有些恍惚。</p>

  恍惚之间,让忍九一时忽略了外面的声音。</p>

  他的动作算不上温柔,也没有之前那么粗鲁,只是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让忍九不得不将头侧在一边任由他胡作非为。</p>

  “叩叩叩”敲门声又响起</p>

  忍九闭了闭眼......</p>

  左息九似乎不耐,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就要对门口发力。</p>

  忍九见状赶紧抓住他的手,推起他。</p>

  左息九的眼神也慢慢平静,只是脸上的绯红让他美极胜妖。</p>

  他胸前的衣襟不知什么时候被忍九扯开,白的泛光的胸膛让忍九赶紧移开了目光,目光移到她紧紧握着他的手上,十指相扣,让忍九被什么蜇到了一般,赶紧甩开。</p>

  忍九的腰带也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左息九的另一只手还在她的腰上,忍九像是被烫到了一般,赶紧若无其事拿开他的手,弯腰捡起腰带胡乱整理好衣服,开门。</p>

  左息九看到两手都空空无物,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p>

  那个门外还不知道自己刚刚在鬼门关溜达了一圈的店小二,看着衣衫有些凌乱的忍九。</p>

  精致完美的脸上还有些绯红,眼中的情.欲已退,但是仍有些雾蒙蒙的,让人看见就想犯罪,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惭愧。</p>

  “有什么事吗?”看着有些愣神的店小二,忍九出声,声音清冷,让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p>

  店小二回神,不经意间看到了屋内另一个俊美如妖的男人,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客客官需要洗澡水吗?”</p>

  回头看了左息九一眼,发现他并未看她,只是坐在桌子边看着杯中的茶,味道应该不够好吧。</p>

  “待会儿送过来吧。”</p>

  “好的好的。”店小二落荒而逃。</p>

  忍九把衣服整理好,出门。</p>

  左息九这才抬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表情平静,眼神复杂,却是闭了一会儿眼睛,再睁开之时依旧平静且深不可测。</p>

  很快忍九便回来了,带着刚烧开的水和新的茶壶。</p>

  忍九跑到包袱那里又翻了翻,翻出她带出来的茶,都是左息九经常喝的,就替他泡上。</p>

  左息九看着她的动作,一手抚上眼尾红痣,不语。</p>

  忍九却面色平静的坐在他面前,“师父?”</p>

  “嗯。”他的语气也平静。</p>

  “你答应我的。”</p>

  “什么?”左息九拿起茶杯,看着澄澈的茶水,有些心不在焉。</p>

  忍九的脸却适时的红了,“就刚才那三个要求嘛。”</p>

  左息九抬头,看到的便是她红着脸的模样,他知道即便是她的脸红不过也是她故意的要呈现给他看的。</p>

  她压根没有对他动情,一如她并不喜欢自己,甚至害怕自己一样,他明白她所有的欺骗,就像她知道他从未相信。</p>

  可是他还是觉得这样很好,他告诉自己,而事实也是,他从不在意欺骗,因为他从不信任,可是他忽略了原来被欺骗也是会上瘾的,他沉迷其中,妄自尊大。</p>

  但是没关系,只要他想,这种状态便能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永远,所以他放任自己沉迷其中。</p>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不过如此。</p>

  他忽略到自己心底深处莫名的失落和不快,没有追根究底而是就此放任,可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任何他未曾注意,没有放在心上的苗头,在日后肆意生长。</p>

  左息九目光平静的看着她,带着一丝柔和,“我答应你了。”</p>

  “要拉勾!”</p>

  忍九伸出手。</p>

  左息九想起了刚刚他们十指相扣的样子,也伸出了手。</p>

  小拇指相握,大拇指抵住的时候忍九低头吻了上去,一如那天晚上,专注而虔诚。</p>

  左息九只是低头看着,感受手指上她软软的唇,他知道那味道是带着香甜的,让人上瘾,心跳仿佛也快了几分。</p>

  忍九吻了吻相对的拇指便好好的坐着,感觉左息九要收回他的手的时候,忍九拉着他的手便将相对的大拇指抵在他的唇上。</p>

  刚好是她吻下的位置。</p>

  左息九愣了一下,看到她笑盈盈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恶作剧得逞的得意,左息九却是张嘴将两根手指都含了进去。</p>

  忍九当场就僵在原地,这就叫不作死就不会死。</p>

  感受到忍九的僵硬,左息九还恶趣味的用舌头舔了舔她的大拇指。</p>

  忍九连忙把手收回,抑制住想在他衣服上将手蹭干净的冲动,落荒而逃。</p>

  身后是左息九蛊惑人心的轻笑,有些低沉的嗓音,格外迷人。</p>

  第二天一早两人便出发了,雇了一辆马车,因为让左息九骑马好像不太现实。</p>

  就连马车左息九也是嫌弃了半天,他从来没有坐过这么简陋的东西。</p>

  忍九握住左息九的手就将他拽上了马车,她身上有钱,除了华朗第一次给她的,还有那次从覃泽身上搜刮的,加起来数量也很可观。</p>

  这马车可是目前能找到的最好的,不过想来左息九在天蛰教那么奢侈的生活,还是觉得十分委屈他了。</p>

  “师父,你就忍忍嘛!我们很快就能到了。”忍九在马车上拉着左息九的手撒娇。</p>

  左息九将她拉在怀里,他总喜欢抱着她,和她亲密无间,虽然瘦,却软若无骨的身子让人抱着舒服。</p>

  “九儿怎么不叫阿息了?嗯?”</p>

  就算是听惯了他的声音,忍九仍然觉得好听的要命,一如不管怎么看他,看他多久,他都美得让人心惊。</p>

  “师父不要老取笑九儿了,那不是想着九儿定是要在大显身手的,叫一声师父,他们就不注意九儿了!”忍九说的一本正经。</p>

  左息九戴着面具没有取,只是银制面具下方露出的下巴,那完美的弧线和无暇的皮肤足以让人浮想联翩。</p>

  他一手搂着她的腰,总想让她贴的再近一点,另一手又抚上她的脸,看着她唇形完美的小嘴忽开忽闭的说着话,一时又想靠近,品尝那让人上瘾的滋味。</p>

  忍九话音刚落就看到左息九目光深沉的看着自己,腰上的手越来越紧,那张俊美至极的容颜逐渐放大,在即将触碰到的那一刻,忍九突然推开他。</p>

  然后赶紧后退几步转身不去看他可能饱含怒气的狭长凤眸。</p>

  “师,师父,不要老是这样!”她看起来像是害羞,又像是慌张,就连瓷白的脸上都爬上了红晕。</p>

  没有听到左息九的声音,忍九忐忑的扭头看他,却见他似乎有些痛苦的揉着被忍九推的撞在马车上的肩膀。</p>

  忍九来不及疑惑,求生欲让她立马凑了过去,小心的剥开他的衣服看着同样洁白却有力,肌肉的线条分明的肩膀,上面被磕的都紫了。</p>

  忍九大惊,大惊之中带着自己竟然伤了师父的惶恐,“师父,怎么会这样?”</p>

  左息九任由她手忙脚乱的从包袱里面找药,看着她着急的模样,轻笑,但是笑意浅浅,暖不热眼底的薄凉,“将筋脉封了起来。”</p>

  忍九小心的替他上药听到这话抬头看他,以为是他答应自己不动手才就这么做了,眼里划过一丝感动和不忍,时间巧妙的刚好让他看到,“师父不用这样的。”</p>

  左息九愣了一下,然后垂眸轻笑,他自然知道她的感动来自何处,他也的确不必如此,也从未打算因那而将筋脉尽封,他这样做只不过是因为本就打算如此,日后会有莫大的好处而已,就算她没有那三个要求,他也会如此。</p>

  只是凑巧而已,看把他的傻九儿感动成什么了。</p>

  但是这个美丽的误会带来的结果,他很满意,虽然他自己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满意。</p>

  小心翼翼地给他抹好了药,其实对于江湖中人那就如同被蚊子咬了一下而已,但是忍九不敢啊!</p>

  认真且专注的将他衣服穿好,她的头微微低着,看不清脸色,如果趁这个时候杀了他如何!</p>

  忍九被自己心里闪过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将这个想法彻底摒弃,左息九才不会如此信任别人!</p>

  她敢保证,若她表现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左息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当然,如果遇到危险,自己没有以命相保的话,自己同样难逃一死!或者不会死,因为比死更残忍的事情,很多。</p>

  左息九自然不会让自己真成了一个普通人,他随时可以解封自己的筋脉,只不过从现在到闭关能封的时间越长越好。</p>

  如果能坚持够十九天最好,当然更多更好,而从现在到闭关还有四十天时间,希望他的好九儿不会让他失望呢。</p>

  将他的衣服穿好之后,忍九还有些惴惴不安,想着他会怎么收拾自己。</p>

  左息九没有让忍九失望,懒懒的坐在软垫上,靠着马车,唇角微勾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低头看着手里的黑色棕竹折扇,“九儿说为师不要老怎么样呢?”</p>

  忍九安静的坐在一边,低着头,“师,师父不要,不要老亲九儿。”</p>

  她的声音很低,似乎是害羞。</p>

  左息九却不信,伸手用扇子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怎么,九儿不喜欢么?”</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