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四十二章 落花有意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好在那人没有,她强撑着,努力清醒地跟着那人进了谷,没心情欣赏谷内美景,只想快点见到鬼老。</p>

  直到她跟着那人进了一个院子,看见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她想,这便是鬼老吧!</p>

  但是却转身进了屋子,黄玲儿心急,连忙追上却不小心摔倒在地,还是旁边的人将她扶起,扶到了屋内。</p>

  黄玲儿进了屋,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在床上半躺着,虽然虚弱但是仍旧稳重,邪肆俊美的男人,她不在乎他眼中的冷漠,只是将自己的心放了下来,便晕了过去。</p>

  鬼老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辰良,辰良觉得自己很无辜。</p>

  华绍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低下了头思索该怎么让忍九离开天蛰教。</p>

  自己没有死的消息势必是瞒不住的。华绍心里除了有忍九不忍心杀他的那一丝丝希冀,更多的是对忍九移情别恋的恨意以及知道自己没死左息九会不会不喜欢忍九,既期待带着一份报复的快感,又痛苦,恨她践踏自己真心任由他人欺凌作践的心疼。</p>

  独独没有想到黄玲儿,没有想到黄玲儿或许是因为自己才落得如此,她是那般的娇纵任性受尽疼爱的人啊!</p>

  也或许是他不愿想,因为黄玲儿身上有一丝他的影子,黄玲儿对他爱而不得像极了他对忍九的。</p>

  可是还是不一样,黄玲儿比他高尚太多,她甚至还希望自己能和忍九在一起,可是他呢,他感觉自己阴暗,他看不得忍九和别人在一起,但是却不愿承认自己的不堪,固执抓着她本来就该是他的妻子这一点死死不放,坚信除了自己没有人会更爱她,他爱她甚于爱自己,她是自己的期待,是自己的希望,是自己的信仰!那疯狂的感情就像溺水的人手中的唯一的稻草!</p>

  鬼老看着昏过去的黄玲儿,踢了辰良一脚,“还不去给她上药!”</p>

  辰良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但是不敢说。</p>

  只得委屈巴巴的抱着黄玲儿离开。</p>

  “记得让女孩子给人家换药,你敢占人家便宜,小心我剁了你!”鬼老凶巴巴的。</p>

  辰良:“知道了。”</p>

  他哪敢啊!</p>

  鬼老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一时有些沉默,谷内的人有很多孤儿,他从小收养他们,教他们医术,只是再也没有收过徒。</p>

  他之前是有两个徒弟的,可是结局并不好。</p>

  鬼老扭过头看着闭上眼睛休息的华绍,又恢复了平常不着调的模样,“你跟那个小丫头怎么样了?真分手了?”</p>

  华绍没有睡着,也知道他说的是忍九,“鬼老,我可能会做一件错误的事情。”</p>

  如果他逼迫她,定是错误的吧!</p>

  鬼老看着他,叹了一口气,“我也算从小看你长大的,你那时候明明是个小毛孩子,硬是闯进谷内,浑身是伤眼神却明亮的很,小绍子,我一直以为你没什么在意的,但是直到那个小女娃出来我才意识到正是因为在意才会那般,”说着捋了捋胡子,像是有些怀念十年前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强求。”</p>

  华绍睁开眼,看着自己轻握着的手,他发现他从见到她的第一面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他嫉妒华朗对她的亲近,嫉妒覃泽对她的轻薄,甚至她对自己的冷淡和忽视都让他想发疯,更别说有多恨她说她喜欢左息九了。</p>

  只要和她相关的一切,他变得不像自己,难道这才是真正的自己吗,那十年来的伪装只不过是为了能够将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吗?</p>

  可他就是发了疯嫉妒,着了魔的愤怒,失了命的恨。</p>

  “我什么时候能够康复?”华绍并没有在意鬼老的话。</p>

  既然知道他是因为在意才那般坚持倔强,不能强求又如何,他甚至都分不清鬼老是赞同还是否定。</p>

  鬼老见他无视自己,白了他一眼,“你最好安安份份的在我这里呆一个月,除了你心脏受的伤,”然后又皱眉看他,“你是不是还跟左息九交手了?”</p>

  要不然浑身真气也不会这般紊乱。</p>

  华绍却是沉默,随即有一丝难堪,“……一招不到。”</p>

  鬼老看着他有些难堪的模样,心情大好,捋着胡子就笑出了声,“哦嚯嚯嚯,没事哈哈哈哈,这都是正常,别说你了,哈哈哈哈,就算是两个华东翰都在他手里过不了一招,不,哈哈哈哈五个,这小子从小就很逆天。”</p>

  华绍抓住了话里的重点,“从小?鬼老你跟左息九什么关系?”</p>

  鬼老的笑声戛然而止,就像是被掐住脖子的乌鸦,“那个啥,我去看看那个小女娃怎么样了,你就好好在我这里养伤吧。”</p>

  华绍心里存疑,却也并未追问,因为他知道若是鬼老不想说,无论如何都问不出来的。</p>

  黄玲儿只是疲劳过度和一些外伤,很快就醒来了,看着桌子那里正在挑挑拣拣药材的清秀干净的男子,她一时有些茫然。</p>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儿?</p>

  突然想起了昏迷之前好像看到了绍哥哥,黄玲儿也顾不上自己虚弱的身体,连忙起身,腿一软却又摔倒在地。</p>

  吓得辰良差点把药材扔出去,这姑娘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跟鬼老交待啊!</p>

  然后赶紧过去扶她,黄玲儿清楚的闻到男子身上淡淡的药草味道,让人头脑瞬间清醒,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绍哥哥是不是醒了?能不能让我去看看他?”</p>

  辰良哪里被女孩子这样对待过,又是如此娇俏可爱的女孩子,他的脸当时就红了,手忙脚乱将自己胳膊抽出来,后退了几步,“你说的是绍公子吧,他已经醒了,没什么大碍了,只要静养就好了。”</p>

  “我能不能见见他?”黄玲儿的眼睛中带着祈求。</p>

  辰良有些尴尬,这他说了哪里算数,“姑娘你先好好躺着休息,我去问问鬼老的意思,”说完看了看黄玲儿有些落寞的神情,又加了一句,“可以吗?”</p>

  饶是黄玲儿百般娇纵,此时也乖巧非常,“麻烦你了。”</p>

  辰良觉得应该先把她从地上扶起来,但是男女授受不亲,不太好吧,但是又不能干让人家在地上坐着再找一个女孩子来都啥时候了,“失礼了姑娘。”</p>

  于是就扶着黄玲儿躺了回去,耳根有些红。</p>

  似乎辰良和华绍都认为,女孩子如果没有意识,那就没有男女授受不亲这回事。</p>

  毕竟他刚才可是抱着黄玲儿回来的。华绍也曾抱过忍九,但是忍九清醒的时候,就又扭扭捏捏。</p>

  辰良出去的找了半天鬼老。自然不知道黄玲儿偷偷摸摸了跑了出去,跑到了华绍的门口。</p>

  却也一时不太敢进去。</p>

  她只是想看看他,她知道他喜欢的是忍九,那个美的不似凡人的模样,尽管他拒绝了自己多次。</p>

  以前是祁忘忧,现在是忍九。</p>

  她以为自己喜欢他的成熟稳重,喜欢他的专一痴情。</p>

  可是等到他对另一个不知来历的姑娘表露情意的时候,她发现她喜欢的只是他这个人而已,哪有什么专一痴情,哪有什么成熟稳重。</p>

  不过都是自己喜欢他的借口。</p>

  黄玲儿有些心酸,想到药王谷内受的委屈和他的毫无动容,一时冲动便走了出去。</p>

  华绍自然是知道她来了,但是她不进来,他便当做不知。</p>

  他不止一次明确拒绝过她,可她总是笑着哭着吵闹着说着狠话,下一次又不长记性凑上来。</p>

  但是看着她一脸青紫的走了进来,有些小心翼翼,华绍看着她,目光清冷,容颜俊美邪肆,带着生人勿近的禁欲气息,却难掩他贵公子般的气质,“你没事吧?”</p>

  黄玲儿心里的委屈顿时决堤,圆圆的杏眼里聚满了泪水,但是却强忍着没有掉下来,甚至脸上还扯出了微笑,“绍哥哥,我,我没事,你突然不见了,所以,我,我我来这看看。”</p>

  虽然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她觉得自己有进步,起码没有哭出来,可是他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她在乎她啊!</p>

  华绍皱眉,心里想的却是忍九是否这样对左息九过。</p>

  黄玲儿看他依旧皱眉,以为是自己的语无伦次让他不高兴了,于是就赶忙转身离开,“看到绍哥哥没事就好了,我先走了,绍哥哥早点回去,华伯伯会担心的。”</p>

  她以为自己只要看看他就会满足的,可是看见了他却又希望自己能够被他看到,自己被他看到又希望他能关心自己。</p>

  人啊,都是越拥有越贪婪的吗?</p>

  因为她觉得还是不够,心中的委屈依旧在升腾。</p>

  刚一转身背对着他眼泪便掉了下来,她慌慌忙忙离开却撞进了淡淡药草味的怀抱,她未抬头,只是赶忙擦眼泪离开。</p>

  辰良请示完鬼老意思后本是打算带她过来看华绍的。</p>

  结果一会房间没人了,给他吓坏了,赶紧来华绍这里找,就看到了这一幕。</p>

  辰良看着她慌慌忙忙离开的背影和依旧冷漠的华绍,突然有些疑惑,到底什么才是爱情呢。</p>

  跟着黄玲儿回到房间,看着她眼睛还是红红的,但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刚准备说话。</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