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四十一章 生还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求见鬼老一面。”黄玲儿深深地磕了一个头。</p>

  她那般娇纵的人,如今却将自己放的这般低下,不管是谁看到都会惊讶的吧。</p>

  但是小童却似乎没有被打动,他是药王谷的采药童子,自是要遵守药王谷的规矩的。</p>

  华绍当年进药王谷也受了不少的苦,除非有鬼老的邀请或是允许,不然机关阵法毒兽毒药都够人吃一壶了。</p>

  采药小童从她身边走过,“姑娘请回去吧。”</p>

  药王谷内,白发白眉仙风道骨的老人此时极没有形象的光着脚丫盘腿在椅子上磕着瓜子。</p>

  瓜子皮吐了一地。</p>

  看着床上还有些虚弱但是已经能够自己坐起来喝药的俊美邪肆的男人,鬼老嗤笑他一声,“说了让你别去找左息九,别去找左息九,你非是不听,别说你了,就连你们武林盟高手加起来也不及他走火入魔重伤的时候!”</p>

  华绍捂着心口,疼的厉害,他记得她一脸冷漠眼神却疯狂的将匕首插进他的心脏,记得跌落下去,她面无表情的站在悬崖边上,仍有剧毒的种子在心底蔓延,他恨她!恨她无情!恨她让自己这十年来犹如一个傻子!恨她说忘就忘!恨她移情别恋!恨她不顾诺言对自己无动于衷!</p>

  可是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深,恨有多深,爱便有多浓。</p>

  他不甘心!</p>

  他母亲死的早,忍九的母亲便经常邀请他来家里玩,可以说他是看着忍九长大到五岁,五年时间从不曾缺席。</p>

  他记得那时他不过四岁,叔母怀了忍九,她告诉自己以后这个小孩子会陪着他。</p>

  如果是男孩就是他的弟弟,如果是女孩就是陪伴他一生的妻,就如叔父和叔母那样。</p>

  自那以后他天天晚上祈祷,祈祷上天和他没什么印象的逝去的母亲,希望那是一个女孩,小小的他不懂爱情,但是看着叔父叔母的模样,也觉得美好。</p>

  果然是个女孩啊,他几乎长在了忍九的家里,陪他玩耍和她一起长大。</p>

  她是祁家山庄的掌上明珠啊!就算胡闹任性可是依旧善良可爱,她那滴溜溜转的黑眼睛似乎总是有着数不清的鬼主意。</p>

  没有人知道他听到叔父叔母的死讯的时候的将他整个人都吞噬的恐慌,还好她的尸体没人找到,那便是没有死!他倔强的想着,发疯了一般的练武。</p>

  祁家山庄遭遇不测后的一年,他父亲意外身死,她变成了他活着唯一的希望,那颗从他四岁时就埋在心里的,她是他的妻的种子在心底不断扎根蔓延。</p>

  可是他找到了她之后,她拒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婚约,爱上了别人。</p>

  华绍看着手里的碗,这药极苦,可他毫不在意,“不是我去找他的。”</p>

  鬼老停下了嗑瓜子的手,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p>

  华绍抬头直视他,“是他将我抓去的。”</p>

  鬼老白花花的眉毛皱在了一起,“你得罪他了?”</p>

  华绍目光平静,“或许吧,”想到了什么,“鬼老,左息九会不会爱上别人?”</p>

  鬼老惊的一下就跳了起来,“什么什么!你说你爱上左息九了!”</p>

  华绍:“……”</p>

  “不是我。”</p>

  鬼老松了一口气,随即眉头紧皱,然后舒展,然后又皱。</p>

  华绍只是平静的等着,也不不催他,俨然一副冰冷疏离却俊美邪肆的贵公子模样。</p>

  “理论上来说,这个可能性不大,乾坤诀是不可战胜的功法,集天地之力,日月之势,阴阳之能,对修炼之人要求极高,近乎天道,而天道无情,他本无情。”</p>

  “他若动情了呢?”</p>

  鬼老奇怪的看他一眼,“动情便动情了呗,天道无情却蕴含规则众生,大爱即无情,若他将爱集于一处,情深必伤,天道不伤,伤的是人罢了。”</p>

  “什么意思?”华绍皱眉。</p>

  鬼老却烦了,重新盘回椅子上,拿了一块绿豆糕,吃的满胡子都是,“跟你说你也不懂了!不过我奉劝你不要跟他作对,更别提他爱上什么人这种蠢话,就算他真的爱上你也伤不了他,你以为乾坤诀跟情蛊一样么?”</p>

  情蛊…</p>

  不对!忍九怎么会爱上左息九,她分明种有情蛊!</p>

  “而且就算他种了情蛊,他自己也可以解的好吧!”</p>

  华绍的心慢慢变冷,笑自己的痴心妄想,“我为什么没有死?”</p>

  但是他还是不愿相信,她对自己都没有一丝的心疼,哪怕是可怜他都没有吗?</p>

  “你心脏的伤再深一分便必死无疑,不过有一股真气一直护着你的心脏,摔下来的时候又刚好掉在河里,又刚好被我捡到了,”鬼老思索,“小绍子你的命怎么这么大!”</p>

  真气护体?她果然还是舍不得他的不是吗!</p>

  她不爱他没关系,华绍的眼神越来越幽暗,他只要能跟她在一起,他不奢求那么多,只要能看到她!</p>

  之前没有找到她他的还能忍住,现在见到了她还怎么叫他忍,他又如何忍得住。</p>

  只要能找到机会将她带走,带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个,天下之大,他不信左息九能找到他们!</p>

  她若不愿…</p>

  呵,她愿不愿意又如何,这是她欠他的!是她先对不起他的!她必须跟他在一起!</p>

  华绍的气息越发冰冷。</p>

  一名采药小童小心翼翼的在门口候着,并不时往里面张望着,鬼老脾气古怪,折腾人的方法又多,搞得谷内众人对他又恨又爱。</p>

  果不其然,鬼老看到小童,吹胡子瞪眼,“你在那鬼鬼祟祟干嘛呢!活都干完了吗!”</p>

  小童赶紧出来,弯腰一拜,又冲着华绍颔首示意,“鬼老,外面那个姑娘还没有离开。”</p>

  鬼老一拍桌子,“那就让她闯好了!”</p>

  话音刚落,一个青年便急忙赶来,“鬼老鬼老,不好了,有人闯谷。”</p>

  鬼老丝毫不慌,但是却不爽,看着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青年,“辰良你怎么回事,怎么这般不稳重!你看看人家华绍,再看看你!人家可是鬼门关门前溜达一圈仍面不改色,你呢,不就是有人闯谷,我还就不信他能闯进来!跟着华绍学学,再来一遍。”</p>

  鬼老说的不容置疑,看着辰良无比纠结的表情,心中不由感慨,怎么华绍这么好的苗子不是他徒弟呢,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曾经的徒弟!再看看现在谷内的学徒!感叹到天道不公啊。</p>

  辰良只得退出门外,整理了一番衣服,然后敲了敲门,面上还端着谦恭的笑,静静等待鬼老的吩咐。</p>

  鬼老一看,顿时开心了,将胡子上的绿豆糕沫沫捋掉,端的是仙风道骨的姿态,“进。”</p>

  辰良进来,先是朝着鬼老盈盈一拜,然后冲着华绍微微颔首,“鬼老,青鸾阁阁主之女闯谷,在七杀阵几欲丧命。”</p>

  辰良面色平静,语气平静。</p>

  鬼老十分满意他的姿态,“对嘛!就是这样,就该这般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还没得意完,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人也跑了出去,“你这个小兔崽子为什么不早点说!黄冰那个婆娘有多不好对付你知道嘛!”</p>

  黄冰便是黄玲儿的母亲,也就是青鸾阁的阁主掌门人。</p>

  辰良觉得自己十分委屈。</p>

  华绍闻言只是眉头皱了一下。</p>

  没过一会儿,鬼老就面沉如水的回来了,后面有两个和辰良差不多大的人扶着黄玲儿。</p>

  黄玲儿他们一行人在华绍失踪那夜睡的格外沉,第二天一早感觉不对之时华绍已然不见,他们三个人决定分开行动,丁晗回青鸾阁请命,华朗乖乖的回了武林盟汇报,黄玲儿便来了药王谷。</p>

  药王谷在江湖上有极高的名望,堪比天蛰教,不过却不是因为功力,而是鬼老出神入化的医术,就连左息九也不曾找过药王谷麻烦,江湖众人虽不明白原因,也并不耽搁他们对药王谷恭敬更深。</p>

  黄玲儿跪了几天,鬼老都不曾出来相见,听采药小童说谷内有贵客,可是她真的等不下去了,如果再耽搁下去,绍哥哥生死难测,虽然知道他的能力,可是如果是天蛰教的话…她不敢想!</p>

  所以她闯了进来,只是在阵法中困了好久,她一着急不小心触动了什么,阵法突然变得诡异难测,比人高的怪石移动的速度极快,突然感觉后背有什么,猛地转身只看到一个稻草人迅速移过。</p>

  黄玲儿追去,突然两边的怪石向她移动,她轻功而起才不至于被撵成肉饼,感觉后面有东西袭来,黄玲儿转身劈开,赫然是一个马蜂窝。</p>

  那一刻,黄玲儿的心情是复杂的,这鬼老怎么回事!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鬼老怎么能弄出这么不入流的阵法来!</p>

  几天的未曾歇息的等待,让黄玲儿撑着疲惫的身体颇为狼狈的逃出了这个阵法却又踏入另一个阵法。</p>

  她对阵法了解不多,很快便招架不住,好在有人及时前来救了她,那一刻她不是死里逃生的庆幸,而是担心那人会不会再将她送出去。</p>

  好在那人没有,她强撑着,努力清醒地跟着那人进了谷,没心情欣赏谷内美景,只想快点见到鬼老。</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