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三百零七章引诱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2-05-17 21:10:27 源网站:123言情
  “你会在意吗?”覃泽直接反问她。

  “我在不在意对你来说重要吗?”

  “重要。”

  “不会。”忍九回答了他。

  覃泽沉默了很久,才推着她在院子里继续逛,两人没再交谈。

  覃泽的院子还挺大,虽然比不得世家大族,但是在普通百姓里面也是顶好的。

  不过奇怪的是院子里好像只有他们三个人,并没有仆人和丫鬟。

  “覃泽”

  “忍九”

  他们同时开口,又同时顿住。

  “你想说什么?”忍九问他。

  “你为什么选择华绍?”覃泽走到她面前。

  “我不是说过原因吗?”

  “我要听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忍九移开目光,“反正你不会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

  覃泽起身,重新回她身后推着轮椅,“你刚才想说什么?”

  “……覃泽,左息九不会放过你的。”

  “你会看着我死吗?”像是察觉到自己说的话不妥,他自嘲地笑了笑,“你都能狠下心杀我,怕是巴不得我死吧。”

  忍九没有回答,覃泽又接着说,“确实是我自作多情。”

  他在忍九身后,忍九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他的声音脆弱,在寒冷的空气中显得无助又可怜,仿佛是他仅剩的一点真情在挣扎着不愿意消失。

  “我不会看着你死。”忍九鬼事神差说出这句话。

  覃泽沉默了好久,她都已经报过仇了,要成亲的人也死了,她对这世间根本没有留恋,连生死都不在意了,又为什么还要骗他!

  她是在骗他吧?她就是在骗他!

  “你在骗我。”覃泽的声音执拗又委屈。

  忍九只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午饭是和李曼曼一起吃的,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覃泽在中间坐着,各怀心思。

  李曼曼有些不自在,她以为她会是覃泽的唯一,覃泽之前也是这样表示的,可是现在她却在担心正主回来了,覃泽明显还爱着忍九,自己会不会被覃泽抛弃……

  “曼曼炒的尖椒牛肉很好吃,你尝尝。”覃泽为忍九夹了一筷子菜。

  忍九和李曼曼同时停下筷子,看了对方一眼,忍九牵强地笑了笑,“谢谢。”

  李曼曼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为什么跟我还这么客气?”覃泽唯恐天下不乱。

  忍九:……

  忍九没理他。

  覃泽十分失落,看了她很久,最后还是李曼曼于心不忍,开口解围,“阿泽,今晚我可能会晚点回来,你接我好不好?”

  覃泽听到这话立马看向忍九,谁知忍九什么反应都没有,他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情绪低迷。

  李曼曼心里更难受了。

  这个女子为什么如此不知好歹!

  戌时一刻,李曼曼换了衣服,化了精致的妆容,轻纱蒙面,香肩半露,胸前的领子很低,若隐若现的旖旎风光。

  她换好之后怯怯地看着覃泽,“阿泽,我穿成这样可以吗?”

  覃泽靠着桌子,眸色极深地看着她,“很美…”

  李曼曼闻言扑到他怀里,覃泽自然而然搂住她的腰,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曼曼,谢谢你。”

  “阿泽,你会不会…不要我啊?”李曼曼揪紧了他胸前的衣服。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要娶你的,你忘了吗?”

  “那,那忍九怎么办啊?”李曼曼抿了抿唇,心里踏实了一点。

  覃泽将她从怀里拉出,按着她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她,“曼曼,如果你爱的人大婚前夕背叛了你,还要杀了你,把一切都栽赃到你的头上,让你死也会遗臭万年,你会怎么样?”

  “我会杀了他的!”李曼曼气极,后知后觉覃泽说的是他自己的遭遇,她十分心疼,“阿泽,那你为什么还要带她回来?”

  “我想知道她这样做的原因。”覃泽垂眸,神情落寞。

  “那…你会原谅她吗?”

  “绝不可能!”

  “阿泽,那我就先出去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伤治好的。”李曼曼垫脚吻了吻覃泽。

  覃泽抱住她,加深了这个吻,“曼曼,等我伤好之后,我们就回清河村举办婚礼好不好?”

  “好!”

  李曼曼又看了眼覃泽,眼中一片深情,她刚打开门,覃泽突然喊住她。

  “把这个披上,外面会冷的。”覃泽拿过一个加绒披风为李曼曼系上。

  他的眉眼极为温柔,一改平日里张扬阴邪的模样,像是恶劣环境中生长出的极艳之花,长满了尖锐的倒刺,昳丽诱谲却不可靠近,却因为害怕伤到你,收起了赖以生存的尖刺,变得柔软无害。

  “阿泽……”

  覃泽吻了吻她的鼻尖,“早点回来,我会保护你的。”

  “好。”

  李曼曼绕过闹市,只买了一些糕点,她穿着单薄又撩人,轻纱蒙面,隐隐可见的秀丽面容,而且还不会武功。

  她从兵器铺那道街走过,迎面走来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男子背着一把刀,体形挺拔强壮,应该是习武之人。

  李曼曼看了一眼,垂眸走近,脚一歪摔在男子怀中。

  “啊,抱歉,这位少侠,奴家不是有意的。”李曼曼连忙一瘸一拐后退,又不小心碰到身后的人,摔坐在地上。

  她就摔在男子面前,男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不过看到李曼曼摔倒之时披风下的撩人装扮,胸前若隐若现的风光,加上那张楚楚可怜的容颜,男子眼神微动,最终移开了目光。

  “没事。”

  他蹲下身子扶她,倒没有什么狎昵的举动。

  李曼曼握住他的手,纱衣从藕臂上滑下,和这寒冷的冬天格格不入。

  “少侠,能不能劳烦您送奴家回去,奴家现在行动不便,爹娘又不在,这段路黑得很,奴家害怕。”她说着,还往男子身上靠了靠。

  她暗示的这么明显,他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

  男子勾唇笑了笑,大掌原本还揽着她的肩,现在直接下滑搂住了她的腰,他将她搂紧了些,“不小心”扯掉了她的面纱,“不好意思,我这就送你回去。”

  男子捡起面纱,扶着她离开。

  等到她家门口之时,男子才确定,她确实是一个稍有姿色的普通女子。

  这下他没什么顾忌,搂着她腰的那只手也不太老实,说话时嘴都快凑到了李曼曼脸上,“穿成这样逛街,你就不怕吗?”<a href="123xyqx/read/2/2827/" target="_blank">123xyqx/read/2/2827/</a> )</div>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