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八十五章 她向来骄傲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2-05-17 21:10:27 源网站:123言情
  黑翼见状,提剑而上。

  忍九此时正在慢慢往前爬,她的手指在冰冷的雪地里冻得发紫,她用尽全身力气不过才移动了三尺距离。

  那段距离像是有人用蘸血的毛笔划过一般,触目惊心。

  左息九离她那么近啊,她终于能看见他了,她慢慢伸出手指,似乎是想抓住他的衣衫。

  可是咫尺距离,她爬得吃力。

  左息九只是垂眸看着她,神情莫测。

  黑翼没能杀了周风意,因为又有一名男子突然闯了进来。

  男子手持双刀,五官英俊冷硬,只是下巴的胡茬让他看起来有些憔悴。

  白羽对这人有印象,双刀门主的徒弟,钟青。

  黑翼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手中的动作未停。

  钟青持刀攻向黑翼,打断了黑翼的动作,黑翼神情未变,剑锋一转就迎了上去。

  天蛰教的另外三大使者只是冷眼看着,并未插手。

  果不其然,没出几招钟青便被黑翼打飞了出去。

  手中的刀在雪地之上划出长痕,他稳住身子,嘴角溢出鲜血。

  似乎是察觉到不远处忍九的目光,他扭头看她,眉宇之间一如往常的冷漠。

  “她向来骄傲,不愿欠别人分毫。祁忘忧,我不是来帮你的。”钟青擦了擦血,开口说道。

  未等忍九反应,亦或是她现在根本没法回应,钟青又一次提剑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孙照行等人心一横,也都趁机冲向黑翼。

  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所有人心知肚明。

  天蛰教的另外三大使者这才出手。

  左息九分明没有什么明确的命令,可是他们四个格外默契,没有对孙照行等人赶尽杀绝。

  或许是因为这些人与忍九相识,又或许是这些人确实不好对付。

  不过他们此举也切切实实地合了左息九心意。

  孙照行等人虽然受伤严重,但是打法也有章可循,唯独钟青像是发了疯一般,不要命地一次又一次冲向黑翼,他的攻势毫无章法,以同归于尽的姿态,他根本没想要活!

  黑翼的胳膊被他划了一刀,深可见骨,这让黑翼彻底没了耐心,直接对他下了死手,连带着对孙照行等人都不再客气。

  周风意抱着夏语冰,依旧处于莫大的悲伤当中,她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睛没有焦距,她本该潇洒如风的。

  可是当风有了姿态,终还是逃不了世事浮沉。

  孙照行快撑不住了,阴缺的赤炎剑刺在他的胸口,虽然刺的不深,可是赤炎剑有毒的啊!

  孙逐风手持大刀还是没有赶过来替孙照行挡住这一剑,反倒被天蛰教徒一剑刺在背后。

  赵铭年轻气盛,如今被天蛰教徒打倒在地上,呼吸逐渐微弱。

  韩末几次三番想去找钟青问问胡媚的情况,却寸步难行,自身难保。

  ……

  天蛰教就这样将江湖踩在脚下,偏生无人奈何得了。

  药王谷。

  金玉言一行人连夜赶路,连一口水都没顾得上喝。

  毛诺诺躲在王鹏怀里,看着公子面色冷凝,他有些害怕。

  公子好像生气了,公子从来没有这样过。

  他本来还在武林盟,准备在忍九姐姐婚宴上大吃一顿呢,公子就让王叔把他带走了。

  毛诺诺看了看王鹏,小心翼翼地开口,“王叔,公子怎么了啊?”

  王鹏眼神复杂,摸了摸毛诺诺的头,“没事。”

  毛诺诺安心了点。

  王鹏走进马车,给金玉言倒了杯茶,“喝点水吧。”

  金玉言脸色苍白,他没有喝那杯茶,只是掩唇轻咳了两声,“王叔,还有多久到?”

  “快了,最晚午时之前。”王鹏于心不忍,公子身体本来就不好,如今又非要昼夜不停地赶路。

  他和毛诺诺都是习武之人,没什么关系,可是公子又不会武功,这样身体怎么吃得消啊!

  “咳咳,能不能再快一点?”

  “公子,我不明白。”王鹏不懂,为什么公子要在忍九大婚之前去药王谷。

  华城距离药王谷很远,公子若是去了,定是跟不上忍九婚事的。

  金玉言表情严肃,声音微沉,“我觉得天蛰教不会善罢甘休。”

  “公子又何必趟这浑水。”王鹏极不赞同,与天蛰教为敌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金家也从不会做这样的选择。

  “这趟浑水,不管我趟不趟,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王鹏无言以对,只能叹了口气,给金玉言备了些吃的,坐在外面赶车了。

  只是他们到了药王谷才发现,谷外一片冷清。

  药王谷虽然机关遍布,生人勿进,但是鬼老为人和善,与他相识的人基本都可以安然进去。

  可是如今大门紧闭,门前只有一张告示:药王谷闭谷,时日不限,无一例外。

  金玉言薄唇紧抿,看了告示许久,最终脚步后撤,跪在了门口。

  毛诺诺吓了一跳,“…公子?”

  王鹏神情凝重,走至金玉言身旁,“公子?”

  金玉言一言未发,誓要看到鬼老不可。

  王鹏叹了口气,摸了摸毛诺诺的头,也在金玉言身后跪了下去。

  毛诺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公子的旧疾又复发了吗?还是金家要没了啊?

  他看了看金玉言,又看了看王鹏,也跪了下来。

  只是没多久就又掉金豆豆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不然公子不可能下跪的!

  公子那么好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跪下呢。

  毛诺诺越哭越厉害,面前的土地都洇湿了一片。

  金玉言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神情未变,只是坚定又平静地看着药王谷的大门。

  王鹏揉了揉毛诺诺的脑袋,说了声,“没事的。”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安慰谁。

  而药王谷内。

  辰良对药王谷突然闭谷也很不解,再加上鬼老最近一改往日风风火火,臭不要脸的风格,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连他平日里最喜欢吃的各种糕点也不吃了。

  辰良有点担心他,于是便偷偷潜入他的房间一探究竟。

  结果就看到了金玉言写给鬼老的信。

  他本欲去找鬼老问个清楚,途中被一名采药小童拦住,“辰良大哥,金家公子在谷外跪了好久了。”

  辰良打发他下去,气冲冲地去找鬼老。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