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七十九章 合欢散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2-05-17 21:10:27 源网站:123言情
  华绍正在会事大堂议事,看到她来,他愣了一下,随口就将他们打发走了,但还是冷着脸,不肯主动说话。

  忍九有些尴尬,尤其是被华绍打发走的那几个人,都是华城几大栋梁之才,路过她的时候总在有意无意看她,也只有章越也态度比较自然,习以为常了。

  华绍不肯认错,忍九也不愿意向他服软,“华绍,周风意呢?”

  华绍:……

  华绍起身就走,路过忍九之时,忍九拉住了他。

  华绍冷声回应,“如果今晚你愿意出席宴会,你能看到她的。”

  “生日宴会?”

  华绍有些惊讶她怎么会知道,可是看到她手中的礼物时,突然明白了,顿时俊颜红一阵白一阵,哪个该死的竟然敢抢在他前面送礼!

  看到华绍的表情,忍九默默把礼物藏到身后,“我会去的。”

  华绍郁闷了。

  晚上是杨诺带她过去的,衣服也是杨诺送来的,宽袖流苏裙,白色上好罗锦,一针一线都极端精致细密,上面银丝刺绣,花纹简约低调,腰封之上的刺绣更是精妙绝伦,腰间流苏下垂,每一步都摇曳生姿。

  杨诺呆呆地看着她,嘿嘿~祁姑娘可真好看!嘿嘿~

  忍九被她看得不太自在,轻咳了一声,杨诺回神,依旧目光炽热地看着她。

  忍九:……

  “杨姑娘,今晚宴会很多人吗?”忍九只能转移话题。

  “啊?什么?啊!对,武林盟举办宴会的次数不多,不过每一次都很盛大,这次算是从简了。”杨诺移开目光,移开之前恨不得把眼睛黏她身上。

  忍九去的不算早,宾客基本上都到齐了,她一出现,场面慢慢安静了下来,安静地有些诡异。

  华绍自她出现就一直看着她,他的小忧从小到大都是他爱的样子,怎么可能放得下呢。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热烈,忍九不太自然。

  只是突然华绍起身向她走去,当着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走至她面前,垂眸看了她许久。

  场面依旧安静。

  忍九有些尴尬,轻轻喊他,“华绍…”

  华绍回神,伸出手。

  忍九不解,但还是将手放到他手心。

  华绍慢慢握住她的手,同时单膝下跪,俯首吻上她的手背,“小忧,我爱你。”

  他的声音特别轻,忍九距离他这么近都差点听不见。

  江湖中人面色各异,不过能参加武林盟宴会的人,自身也是有一定实力的,大部分人都极有默契地移开目光,场面依旧安静。

  忍九身中缚心丹,固然会疼,但是这种程度她还可以忍受。

  当着众人的面,她也不好拂华绍面子,伸手将他拉起,同样在他手背落下一吻。

  金玉言喝了杯酒,离席而去。

  周风意皱着眉头,欲言又止,好家伙,这也太腻歪了。

  除了华城的名门望族之外,四大门派还在华城的人基本都参加了,钱家也在其中。

  华绍坐在首位,忍九坐在他旁边。

  席间各门派世家纷纷向忍九敬酒致辞,忍九脸都笑僵了,几次向华绍眼神求助。

  也不知华绍是“公报私仇”还是怎么的,就跟瞎了似的,当做没看到。

  忍九愤然将一杯酒喝下,找了个借口离席。

  然后那些宾客敬酒致辞的对象就变成了华绍。

  华绍:……

  忍九和周风意跑出去玩了,等到宴会快结束两人才回去。

  周风意顶着华绍想要杀人的目光,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坐着。

  忍九根本没回宴会,而是回了自己房间,路过一个凉亭之时,碰到了金玉言。

  她本不想过去,可是金玉言也看到她了,直直地看着她。

  她刚抬步过去,金玉言转身就走,脚步还有些踉跄,喝醉了一般。

  他从未失礼过,可是如今月色照在他身上,上好的羊脂白玉仿佛掉入了尘土中,灰蒙蒙的。

  金玉言慌乱走到假山当中,背靠假山休息,他抬头看向空中明月,眼中的孤寂悲凉难挡,他又何须如此,他为什么一定要来!

  “公子?”毛诺诺疑惑地看着他。

  金玉言垂眸,再抬头时已然平静从容,一如往日的温润君子,韬光韫玉。

  “我们走吧。”他牵过毛诺诺的手,转身离开。

  而华绍这边好不容易熬到宴会结束,正准备去找忍九算账,走到一半,他突然止住脚步,“滚出来。”

  杨旋思慢慢走了出来,她今晚穿的薄纱流裙,若隐若现的手臂格外撩人。

  武林盟的女子几乎没人这样穿。

  “…盟主,我…我看您脸色不太好,有些担心。”她是怕他的,始终都怕,可是杨诺和章越也在一起了,她就一定要比杨诺强!凭什么一直都要被她踩在脚下。

  华绍转身看她,眼神森凉,“谁给你的胆子。”

  竟然敢对他下春药,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用十年时间,将他的名字和祁忘忧绑在一起,混为一体!怎么还会有人蠢到这个地步,敢来触碰他的底线?

  “是,是祁忘忧,她,她说,”华绍的杀意让她自乱阵脚,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绍公子,我是真的爱您,祁忘忧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她根本不爱呃”

  杨旋思话没说完,华绍直接扼住她的喉咙,扭断了她的脖子。

  杨旋思到死也没想到,华绍竟然真的如此不留情面,可惜,她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

  华绍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夜色中,他的声音薄凉,“我都还没好好教她,她当然不知道怎么爱我。”

  杨旋思不止一次试探他,之前她没有碰到他的底线,华绍也没想过杀她,可是如今,她竟然敢对他下药,简直是自寻死路!

  “处理掉。”华绍扔下手帕,转身离开。

  从黑暗中出现了几个黑衣人,将杨旋思的尸体以及华绍的手帕全都带走。

  杨旋思下的药是合欢散,药性很强。

  华绍运功压下药效,向忍九房间走去。

  他没敲门,直接破门而入,药效发作,腹部的燥热快要将他逼疯,他迫切地想要靠近她!

  忍九被他吓了一跳,“你怎么了?”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