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七十八章 生辰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2-05-17 21:10:27 源网站:123言情
  之后便有人进来了,她被人拉走,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华绍将她带回了房间,他没离开,冷着脸看着她泪眼模糊。

  他本就心有不忿,现在看到她这副模样,心中的郁烦愤懑愈演愈烈。

  “你哭什么?”华绍沉声问道。

  忍九回神,擦了擦脸,转身走至窗口,背对着他,是拒绝的姿态,她一直将他隔除在外。

  华绍握紧拳头,他的病尚未痊愈,略显病态苍白的容颜,反倒给他冷峻精致的五官增添了一丝艳色,不正常的昳丽。

  忍九没有回应他。

  华绍深呼吸了几次才压下心中的不甘和怒火,可他的声音还是冷漠,“你的仇已经报了,无忘心经没有练下去的必要了。”

  “如果我不愿意呢。”她的声音冷清。

  “小忧,别任性了,你分明知道这是为你好!”

  “我说了,如果我不愿意呢。”忍九转身看他,目光寒凉。

  华绍看着她,“你还在怪我?”

  “华绍,我不明白。”

  她的态度始终冷漠,让他一次比一次清醒,她其实根本就不爱他!

  也让他根本不受控制地去想,当初在天蛰教,她亲手将匕首刺进他的心脏,推他掉下悬崖的时候,她可曾有现在这么伤心!

  怎么会呢,如果她真的有现在半分伤心,她根本就不会那么做!

  不管他再怎么自欺欺人!再怎么努力忘记!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根本弥补不了,一想起就会牵动呼吸的疼,他忘不了!

  “是你说的你不爱他!现在又算什么!祁忘忧,我不过是杀了该杀的人,你就这么伤心吗?”

  “当初你亲手杀我的时候,你可曾掉过半滴眼泪!”他右手抚上心脏位置,微微仰头,“他比我重要那么多吗!”

  “祁忘忧,你根本就没有心。”

  忍九舔了舔唇,移开目光,“华绍,你就那么恨我吗?”

  “恨?呵呵,我恨毒了你。”

  忍九闻言抬头看他,他的眼神平静,可是平静之下是吞噬一切的漩涡,复杂的感情交缠,迎面袭来,灌满口鼻,直到窒息,让她无法逃脱,坠落到底。

  “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你,”华绍声音很轻,“可是我一日没死,我就舍不得你下地狱。”

  忍九看着他,沉默了许久。

  她慢慢走近他,声音平静到诡异,像是挑衅,又像是诱惑,“为什么不杀了我呢,如果你要杀我,我不会有半分怨言。”

  华绍喉咙微动,目光落在她脖颈上,华朗掐红的印记还未消退,他移开目光,甩袖离开。

  “华绍,我们要互相折磨到什么时候!”忍九开口叫住他。

  华绍止住脚步,冷笑,“互相折磨?”

  他转身看她,“不是你一直在折磨我吗?怎么,我帮你断了华朗对你的念想,你就这么舍不得吗?”

  忍九闭了闭眼睛,周围空气还是不受控制朝她手心涌去,她无法自控地睁眼,双目血红,薄雾剑瞬间成型,她提剑冲了上去。

  华绍轻松躲过,伸手制住了她。

  忍九这时才压下戾气,眼睛颜色恢复正常,薄雾剑消弭在空气中。

  “被我说中了吗?”华绍在她耳边刺激她。

  可是忍九还未出手,他便将她双手反扣在身后,一脚踢在她膝窝。

  忍九吃痛,跪在地上,她根本没空去想华绍的所作所为,全身心都用在压制戾气上面。

  华绍顺势蹲在她身后,单手拉着她两手腕将她拉至怀中,另一手捏住她下巴迫使她扭头看他。

  “无忘心经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华绍,你不过是想留下我。”忍九声音喑哑。

  华绍气极反笑,“呵,祁忘忧,你觉得如果我真想留下你,你走的了吗?”

  忍九突然想起一品僵陈,想起严苍死之前口不能言,想起华东翰最后毫无功力。

  虽说鬼老不擅长毒药,可到底也养出了覃泽这个徒弟,华绍如果有心要学毒,又怎么会差?

  原来她一直在凭借着他们的纵容,不知好歹。

  “…华绍,他们的毒都是你下的。”

  华绍沉默了许久才慢慢开口,“小忧,我在世人眼里,敦厚纯良,怎么到你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呢。”

  忍九沉默,就如同她根本不懂他的爱一般,他也不懂她的坚持,不懂杀了华东翰为何让她如此难过。

  华绍最后还是离开了。

  他这段时间很忙,不仅要处理武林盟中的事情,还要指导武林大会十佳的训练,更重要的,他还要操办他和忍九的婚事。

  忍九这两天也没有去找他,杨诺端来的药她问都不曾过问,全都喝下。

  杨诺几次想要开口,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武林盟中不知是谁传出了华绍与忍九不和的消息,众人茶余饭后也免不了窃窃私议。

  这日忍九正打算出门打听一下周风意的下落,迎面碰上了杨旋思。

  忍九本不想理她,可是杨旋思突然开口,“祁姑娘,盟主还在忙,你还是不要去让他分心了。”

  忍九就跟没听见一样,眼皮都没抬。

  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接二连三遇见熟人。

  本届武林大会魁首赵铭,看见忍九之时特别惊喜,“呃,呃,夫人!”

  话刚喊出口,他瞬间红了脸,天杀的,他会不会喊人啊!

  忍九走出了一段距离才后知后觉,环顾周围也没有别的人,她看着不远处的赵铭,然后一脸疑惑地指了指自己,“你是在叫我吗?”

  赵铭尴尬地摸了摸头,将手中的礼物递给她,“反正早晚都是盟主夫人嘛!生辰快乐!”

  忍九一脸懵逼地接过礼物,她生日似乎好像是在这么个季节,但是具体哪一天,她是真不记得。

  她只记得应该八岁那年,总之很早之前了,左息九送她的生日礼物不是她最喜欢的。

  她喜欢阳骄送她的小鸟,后来那只小鸟便死了,阳骄也被派遣出教,她再也没有过生日。

  忍九收下礼物,轻声说道,“谢谢你。”

  赵铭红着脸离开。

  被赵铭这么一打断,忍九犹豫了一下,转身去找华绍。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