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五十四章 蜕变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忍九看了一眼姚炟又看了一眼陈扬,总觉得不对劲,他们不对劲。

  她和陈扬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就去寻鬼老了,和辰良一起。

  离开他们之后,忍九和辰良同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对视一眼,又都匆匆收回目光,一起去找鬼老,一路无言。

  而武林盟,华朗一改之前那种吊儿郎当的性子,在两场比试中都大放异彩,赢得了胜利,让江湖众人刮目相看。

  华东翰也欣慰了许多。

  华绍倒是没什么表情,反正小忧不喜欢华朗,华朗不足为患,或者说,就算小忧喜欢华朗,华朗也不足为患……

  在第三场比试中,华朗对上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女子的武器也是长鞭,华朗有片刻的恍惚。

  女子趁机而上,一鞭子甩了上去,华朗堪堪躲过,束起的头发被打散了些,脸上也多了一道红痕。

  他眉峰微皱,随手擦了擦受伤的地方,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眉宇间的年少轻狂和张扬跋扈竟然多了丝不羁性感的味道。

  对面的女子被他的笑晃了眼,还是她的夫君在下面轻声咳嗽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脸颊微红。

  华朗没再分心,认真对战,天策剑法他用的越来越熟练,一招一式都带着纯粹的浩落之气,少年人的张狂嚣张渐褪,沉稳大气初现,两者之间的过渡时期让他像是初露锋芒的宝剑,让人移不开眼。

  华东翰都快站起来拍手叫好了。

  华绍又看了华朗一眼,心里总归是没那么舒服。

  最后还是华朗赢了,他的目光又一次在观众席巡睃,还是没找到心心念念那个人,却和华绍目光相对。

  华朗板着脸,哼了一声便收回目光,更像是赌气。

  华绍倒没有什么反应,移开目光看向别处的比试。

  然后第四场,华朗就和孙逐风对上了……

  孙逐风觉得他被坑了,他第一场就对上华朗,这能是随机抽签的吗!能吗!能吗!

  华朗也不开心,他打不过孙逐风!

  两人同时看向首位的几人,华绍和几大掌门默默移开目光。

  江湖众人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看看狂雷门大师兄以后还敢不敢“仗武欺人”!

  孙逐风不是没跟华朗比试过,恰恰相反,他们打了无数架。

  华朗就是一个不讲理的小霸王,打不赢开始耍赖,耍赖没用就开始记仇。

  华朗记仇可不单单是记那么简单,总会在别的地方捉弄他一把,他可是吃了华朗不少亏,那是能避着就避着。

  看看刘启的下场,人家好端端的一个文人,一个不小心惹了华朗,华朗就把人家头发给剪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把刘启给气坏了。

  孙逐风就算再心不甘情不愿,也得认真对战,然后在心里不停地吐槽华绍他们实在过分,竟然暗箱操作。

  华朗这次倒是长了出息,没有输的那么惨烈,而且还伤了孙逐风。

  虽然他还是输了。

  孙逐风本来还想接着比试,但是看到华朗要吃了他的眼神,他觉得他应该跑路。

  幸亏他跑的够快,华朗果然拎着剑追了上来。

  孙逐风看向首位的几个人,没想到他的爷爷,他的亲爷爷,正气定神闲的看别人比试。

  而华朗的父亲,华朗的亲父亲正慈眉善目的跟华绍交谈。

  有没有人能管管啊!

  孙逐风觉得自己的命好苦。

  丹丽双刀门。

  忍九第五次和对面的辰良目光相对,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尴尬。

  那种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比如,姚炟和陈扬的对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合到一起她怎么就不明白了?

  受伤情况你问一下很正常,至于详细到每天喝药的药渣渣都要问吗?

  这不是在打江湖第一药神的脸吗?

  忍九扭头去看鬼老,没想到鬼老正在埋头吃饭,鬼老到了饭桌就如同与外界隔离,只留下忍九和辰良十分尴尬,而引起尴尬的两个当事人浑然不觉。

  忍九喝了一杯茶,清了清嗓子,刚准备说点什么缓解尴尬,突然从门口窜出来一个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辰良身后,捂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黄玲儿捏着嗓子说话。

  辰良笑得温柔,声音也温和极了,“如果你不想让我猜出来的话,那我就不知道,如果你想让我猜出来的话,黄少主,除了你不会有别人了。”

  辰良眨了眨眼睛,睫毛挠过黄玲儿手心,她没忍住笑出声,从背后搂住辰良,凑近他看,“你眼睛好好看啊!”

  忍九刚才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忘了,她下意识看向鬼老,敏锐的察觉到了鬼老干饭的速度慢了一点。

  忍九稍稍有那么一丁点的欣慰。

  黄玲儿和辰良这才察觉到不太合适,两人出奇同步地略带歉意笑了笑,然后辰良十分自觉的往旁边挪了挪,黄玲儿顺势坐下。

  黄玲儿向在坐的几人打过招呼之后,又开始跟辰良交谈。

  谈话的内容让忍九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就是每个字都听得懂,合起来怎么都不太明白。

  忍九看了看那边自顾说话的姚炟和陈扬,又看了看对面笑意盈盈的辰良和黄玲儿。

  她破天荒生出了一种孤独感,莫名开始想念华绍。

  忍九又看了鬼老一眼,鬼老终于舍得抬头了,不过他没看忍九,而是以一种极其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那四个人,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冷哼一声,将白花花的胡子一甩就离开了。

  忍九:……

  另外四个人:???

  鬼老走了,另外四个人都看向她。

  忍九:……

  忍九胡乱扒拉了几口饭就起身离开。

  只是刚走到门口就被人喊住。

  黄玲儿有些纠结的揪着自己的衣袖,看着忍九。

  “怎么了黄姑娘?”忍九不解。

  黄玲儿扭头看了一眼陈扬,拉着忍九走了出去。

  陈扬若有所查,抬头看了门口一眼,不过很快就被姚炟说的话吸引了注意。

  “祁姑娘,那个,那个陈小小对绍哥哥有非分之想。”黄玲儿觉得自己应该告状。

  但是刚说完就察觉到不对,好像她对绍哥哥的非分之想已经传遍了江湖。

  黄玲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忙摆着手解释,

  “不是不是不是,我之前我虽然,你别误会,我对绍哥哥不是,不是”

  黄玲儿脸都急红了,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忍九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看到黄玲儿身后的辰良。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