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三十三章 自以为是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忍九只感觉脑子里“轰”的一声。

  蓦然想起在赵烈后花园的那个场景,曹兰为了救覃泽死在爆炸之中,而她眼睁睁看着重伤的覃泽掳走了赵怜。

  她分明知道赵怜被覃泽带走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可是她却无所作为。

  而她的不作为只是因为恨赵怜的父亲,恨他为了愚蠢又致命的无忘心经害死祁家山庄数条人命,恨他毁了她的一切,恨他让她战战兢兢活了十年,恨他让她背负一切画地为牢痛苦至今!

  这恨意浓厚的像要炸开,非要弥散到无关人等身上才能够让她惩忿。

  而赵怜,分明就是那个无关人等。

  她不是害赵怜成这个模样的凶手,却听之任之到与凶手无异。

  忍九恍惚的时候,赵怜扑了上去抓住她的肩膀不停摇晃。

  脸色焦急,眼神惊恐,嘴里说的话不太清晰。

  或许是因为忍九没有反应,赵怜更着急了,手上力道大了许多,拼命摇晃忍九,还一口咬在她肩膀上。

  隔着衣服,咬出了血迹。

  忍九没有推开她,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茫然地看着不远处的假山,眼神没有焦距。

  赵怜松口,眼泪流了下来,呜咽的声音大了些,忍九这才听清她说的话。

  “我,我错了啊!我错了我错了!”

  “不要,不要,我知道错了。”

  “救命!救,救命!不不不,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赵怜猛地松开她的肩膀,抱头蹲在地上,声音变得尖锐。

  她不停地摇着头,“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是我对不起她!是我对不起她!我错了!”

  “我当初不该算计她,是我对不起她!不要不要!”

  “救命,救命!”

  “不不不要!我不敢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

  赵怜疯了。

  忍九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只是垂眸看着,她的眼神荒凉痛苦,带着一丝自弃和挣扎。

  没过多久孙逐风就赶来了,他听说赵怜跑了之后从上午找了快一天,真是奇了怪了,他上午在这里找了好久的啊!都没见人影。

  他没多想,看了一眼忍九,“你不是吧,被吓傻了?”

  说着还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忍九转身就走。

  孙逐风:……

  孙逐风撇了撇嘴带着赵怜离开,边走边自言自语,“什么对不起?对不起谁?”

  忍九听到了孙逐风说的话。

  赵怜对不起的人,除了忍九,再也没有人知道是谁。

  是那个爱惨了覃泽的人,是那个为了覃泽不惜牺牲性命的人。

  是曹兰。

  在夏城风月楼之时,她听到曹兰和覃泽的对话,才知道覃泽打算采的人是赵怜,然后赵怜算计了曹兰。

  她记得覃泽问曹兰的话,“就算她陷害了你,你也不在乎?”

  当时曹兰的回答是,“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认识你,我该感谢她的。”

  她以为曹兰之死对覃泽没有丝毫影响,原来还是有的,可是那又怎样呢。

  曹兰已经死了,哪怕到死的那一刻她都不曾恨过赵怜,覃泽就算将赵怜折磨疯又有什么用!

  覃泽他到底该死!

  就连这一丝愧疚他都不愿意背负,自以为是,自欺欺人至此,可怜又可恨……

  忍九到鬼老房间的时候鬼老正躺在榻上翘着二郎腿吃着糕点看书。

  睨了一眼忍九,鬼老哼了一声,翻了个身接着看书。

  忍九也没有说话,径直走到桌子旁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喝下。

  她不喜欢喝茶,她喝了十年,依旧嫌苦。

  可是这时,她却隐隐觉得,似乎还可以,不是那么苦。

  又倒了一杯,她没有喝,只是低头看着澄澈的茶水,用尽全力来让自己无动于衷。

  鬼老却像是意识到什么了,连忙坐起身来,却因为起的速度太快被糕点呛到了。

  他捂着喉咙伸出手,“呜呜呜呜!”

  水水水水给我水!

  忍九将茶递给他,鬼老一口气喝下去,捋着胡子给自己顺气。

  然后胡子上的糕点沫沫掉了一榻。

  忍九没什么反应,又一次回到桌子旁坐下。

  鬼老连忙追上,狐疑地看着她肩膀上的血迹,表情复杂。

  看了半天,他一拍大腿,撅着嘴说,“我虽说缚心丹的解药要下毒之人心头血才可以,可是小绍子话不能听一半啊!死人的心头血是没有用的。”

  “丫头,小绍子是不是把气撒在你身上了?”鬼老十分纠结。

  他现在不太想承认覃泽是他徒弟,这么阴损至极的毒药也就他能想起来。

  鬼老这个时候完全没有想起来他另一个徒弟的噬魂丹。

  忍九抬眸,又重复了一遍,“你说缚心丹的解药需要下毒之人的心头血?”

  鬼老没有察觉她的异样,埋头写了一张药方,然后转身就将辰良整理好的药材翻得乱七八糟,抱了一堆药材放在桌子上。

  “是啊,而且这个毒一点缓解的方法都没有,还压抑不了,不像噬魂丹。”

  说到这里,鬼老才开始心虚,这好像都是他的徒弟弄出来的吧?

  合着净用到小姑娘一个人身上了。

  造孽啊!

  覃泽就是为了防左息九才下的狠手,要是能缓解或者压抑,左息九能不会吗!

  当然还为了保命。

  结果忍九根本不了解缚心丹,所以动手对付覃泽的时候一点顾忌都没有。

  “小忧啊,我跟你说,小绍子就是…怎么说呢,就是血气方刚了点,一时接受不了也很正常,你别跟他生气。”鬼老时刻注意着忍九的脸色。

  忍九没什么表情,眼神平静到诡异,她轻声开口,“所以,缚心丹永远也解不了吗?”

  鬼老可怜巴巴看她半天,然后垂下头,像一个斗败的公鸡,病恹恹的,“差不多可以这么说。”

  忍九以为鬼老又想起了覃泽的死,垂眸道歉,“对不起鬼老。”

  鬼老悚然一惊,完蛋了!小忧不会是想不开了吧?!

  “别别别,我我我跟你说,别别想不开!”

  忍九笑了笑,摇头,“不会。”

  鬼老总觉得她的笑容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哪里怪。

  “小忧,你……跟华绍的婚约还作数吗?”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