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二十六章 山有木兮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忍九刚准备拿杯子,却碰到了一个温热的手,没来得及反应,手指相触的刺痛感就传来了,她条件反射般收回手,猛然想起缚心丹的事情。</p>

  肌肤相亲,切肤之痛,她前些日子还记得的,后来不疼了,就忘了。</p>

  刚才金玉言虽然抱了她,可是隔着衣服,而且金玉言极尽君子之姿,她自然没有察觉。</p>

  而毛诺诺还是一个孩子,她自然也不会察觉。</p>

  “不好意思。”忍九道歉,在另一侧拿过自己的茶杯,满心都是确实要去找鬼老看看,没有反应过来为何她会误拿金玉言的茶杯。</p>

  王鹏皱着眉头,却也没说什么。</p>

  倒是毛诺诺看了看忍九,又看了看公子,有些疑惑。</p>

  刚才姐姐呛到的时候,是公子把自己茶杯递给姐姐的,可是公子的东西别人不是不可以碰的吗?就连王叔也不行的。</p>

  金玉言垂眸,顿了一会儿才拿过杯子,只是轻轻说了一声“无妨。”</p>

  他怀着隐秘的心思,避藏自身,逃躲世人,但却期想有朝一日,这心思能够光明正大,能够坦坦荡荡,放在太阳之下,众生之前。</p>

  这期想过于深刻,让他心生妄想,企图被人发现,被人看穿,但却不可不能不行。</p>

  在纷纷绕绕的自我矛盾之中,他不断自我试探又自我清醒。</p>

  这不是让人开心的事情,因为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挣扎痛苦,比如他此刻的切实的难以忽略的失落,她竟毫无察觉带来的他的短暂的溃败。</p>

  金玉言拿起茶杯放至唇边,轻轻抿了一口茶就放下了杯子。</p>

  一抬头就看到了毛诺诺疑惑的大眼睛,他手指微僵,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然没有阻止毛诺诺接下来要说的话,而他分明知道毛诺诺看到了,分明知道毛诺诺想说什么。</p>

  果然,毛诺诺开口了,“公子,那茶杯”</p>

  “食不语寝不言,怎么教你的!”王鹏打断毛诺诺要说的话,目光佯装无意略过忍九。</p>

  毛诺诺更委屈了,刚刚才止住的眼泪又止不住了,可怜巴巴的低着头吃饭,奈何混着眼泪的饭菜实在不好吃,还没有什么油水!</p>

  难道金家没钱了吗!连一个肉都没有了。</p>

  忍九看到毛诺诺的可怜样子,眉头微皱,看了一眼王鹏,目光中的责备意味甚浓。</p>

  王鹏:……毛诺诺好歹是我养大的好吗!你那是什么眼神!</p>

  冷哼了一声,王鹏继续吃饭没有理会她。</p>

  只是他心里是有些慌的,公子可会怪他?</p>

  察觉到忍九担忧的眼神,毛诺诺的头终于抬了起来,小脸都哭花了,泪眼汪汪地看着忍九。</p>

  忍九无端生起一种罪恶感。</p>

  “姐姐……”毛诺诺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的喊了一声。</p>

  忍九把他拉到怀里,给他擦了擦眼泪,“不哭了诺诺。”</p>

  “……姐姐”毛诺诺把头埋在她怀里,又抽抽搭搭地喊了她一声。</p>

  “姐姐在呢,诺诺乖,咱们不理王叔。”</p>

  王鹏:……谁是你王叔,放尊重点!而且,放开我家孩子!</p>

  毛诺诺重重地点了点头,“嗯!”</p>

  然后抬起小胖脸看着她,“我…我不想吃这个。”</p>

  “诺诺!”王鹏声音有些严厉。</p>

  毛诺诺紧紧拽着忍九衣服,又一次扑到忍九怀里,哭了起来,“姐姐,我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p>

  “毛诺诺,我数到三。”王鹏脸色十分难看。</p>

  忍九看不下去,“王叔,当着客人面呢,给孩子一点面子。”</p>

  王鹏:???</p>

  他特别想说“你算哪门子客人”或者是“你有做客人的样子吗”或者其他的一万句怼她的话。</p>

  可是如果真说出口,那不就显得他这么大人了还跟小辈计较。</p>

  真是糟心,他什么场面没见过,还是第一次被小辈说得哑口无言。</p>

  王鹏郁闷地喝了一口茶,觉得憋屈极了。</p>

  “姐姐…”毛诺诺揪着忍九的衣服晃了晃,一脸期待看着她。</p>

  忍九有些为难,看了一眼对面的王鹏。</p>

  王鹏撇过头根本不想理她。</p>

  忍九只得转头去看金玉言。</p>

  “金公子,我可以带诺诺出去吗?”</p>

  王鹏依旧板着脸吃饭,却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他们两个的对话。</p>

  金玉言点了点头,“自然。”</p>

  毛诺诺当即跳了起来,“吧唧”亲了忍九一口,“姐姐最好啦!”</p>

  忍九其实有点心虚,尤其是接触到王鹏锐利又不快的目光之时。</p>

  还好毛诺诺拉着她就走,忍九不用再受王鹏目光的凌迟。</p>

  毛诺诺有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玩过,拉着忍九跑这跑那,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又吃了好多东西。</p>

  在街上的时候毛诺诺还大显身手抓住了一个小偷,被路人纷纷夸赞,于是仰着小胖脑袋得意地拉着忍九去买路边的小吃去了。</p>

  两人到亥时一刻才回锦绣楼,刚走到门口,一楼大堂的掌事就过来了。</p>

  “祁姑娘晚好,金公子先回武林盟了,让您和诺诺小少侠直接回去。”</p>

  忍九闻言也没多想,带着毛诺诺就回了武林盟。</p>

  她很早就困了,可是毛诺诺吃了那么多还没吃饱,吃饱了还要到处逛一逛,华城那么大,他们连四分之一都没逛完。</p>

  毛诺诺压根没尽兴,还是忍九答应他下次再带他玩他才撅着嘴勉为其难同意了。</p>

  到武林盟之后,忍九送毛诺诺到他们院子里,金玉言房间的灯已经熄了。</p>

  王鹏在院子里坐着,分明就是在等他们回来。</p>

  看到忍九之时,不冷不热地刺了她一句,“你还知道把人送回来。”</p>

  “不送回来王叔岂不是要在这里坐到天亮。”忍九怎么会是愿意吃亏的人。</p>

  “你”</p>

  “诺诺,赶紧去吧,王叔年纪大了,以后可不能让王叔等这么长时间。”</p>

  毛诺诺吃饱喝足,刚才的不开心也都抛到脑后,一听说王叔在这里等他回来,又开心又内疚,觉得自己不懂事,赶紧跑了过去,扑到他怀里,仰头看他,</p>

  “王叔,你是不是也快跟徐爷爷一样变成白头发了呀,王叔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p>

  王鹏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恶狠狠瞪着忍九,赤星流到底跟他家孩子说了什么!</p>

  忍九冲着王鹏微挑眉峰,施施然转身离开。</p>

  忍九没有直接回房间,而是去寻了华绍。</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