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二十五章 误拿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这是他们的家事,金玉言还要插一脚!</p>

  “绍公子,金公子说的都是真的,刚才是我不小心冲撞了祁姑娘,金公子才抱了祁姑娘的。”杨旋思连忙开口,那样子似乎是着急为忍九他们解释。</p>

  金玉言手指微僵,随即释然,垂眸看着微蜷的手指,手心还有她的温度,他神色平静,一言未发。</p>

  华绍皱眉,看着忍九,她低着头,华绍看不清她的眼神,上前两步,还未走到她面前,杨诺突然在门外开口喊道,</p>

  “绍公子原来在这里!”声音中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惊喜和解脱。</p>

  连忙走进包间,只是刚踏进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p>

  气氛好像有点诡异。</p>

  她隐隐有些后悔,但是进都进来了,只能硬着头皮说,</p>

  “绍公子,四大派的人都到齐了,就等您了。”</p>

  华绍最终只是看了忍九一眼,转身离开房间。</p>

  这期间,他都没有看过杨旋思一眼。</p>

  杨诺松了一口气,跟着华绍离开房间,刚离开房间又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p>

  她刚才……是看到杨旋思了吗?</p>

  摇了摇头,杨诺把这个想法抛在脑后,跟着华绍去了另一个包间。</p>

  “杨姑娘既然还想去切磋武功,金某就不留你用膳了。”金玉言开口赶人。</p>

  杨旋思紧握拳头,忍住五脏六腑的疼痛站起身,扯着嘴角笑了笑,“不敢劳烦。”</p>

  然后转身离开。</p>

  在她刚踏出房门之时,金玉言又说道,</p>

  “锦绣楼不缺仆人,杨姑娘好意金某心领了,只是,下不为例。”</p>

  杨旋思脚步微顿,脸红一阵白一阵好不精彩,咬了咬牙,她开口,“是我逾距了。”</p>

  说完加快脚步离开。</p>

  杨旋思离开之后有人关上了包间房门,金玉言看了一眼忍九,走到她旁边坐下。</p>

  “毛诺诺一会儿就会过来,我已经让厨房备了饭菜。”</p>

  忍九沉默片刻,想起华绍刚才的脸色不太好看,她觉得再待下去似乎不那么合适,“多谢金公子,只是我现在还有点事情,不太方便。”</p>

  说完她就起身,向金玉言抱拳行礼,转身离开。</p>

  金玉言微微颔首,算是应了。</p>

  他没说话,也没起身送她,只是轻轻摩擦着手中的茶杯,垂眸看着杯中清茶。</p>

  忍九刚打开房门,一个肉肉的身影就扑了过来,速度极快!</p>

  好在忍九在鸣皋镇见过这个场面,于是微微撤步,重心下移,做好了接住毛诺诺的完全准备。</p>

  结果“扑通”一声,两个人齐齐摔在了地上。</p>

  金玉言愣了一下,外面王鹏也愣了一下。</p>

  忍九有些尴尬,连忙爬起来,顺便给毛诺诺拉了起来。</p>

  “呵,呵,诺诺,诺诺长高了。”忍九目光在地上巡睃,企图找到一个地缝看看能不能钻进去。</p>

  结果毛诺诺“哇”的一声就哭了。</p>

  给忍九惊得手足无措,“怎么了,是不是摔疼了?吹吹,乖啊,不哭不哭!都是姐姐不好。”</p>

  她哪里哄过孩子,还是十岁左右的大孩子!</p>

  “姐姐,诺诺要是,要是胖了的话,你是,是不是就,就不给诺诺捎好吃的了?”毛诺诺边哭边说,那模样又可怜又好笑。</p>

  合着就是惦记着吃呢。</p>

  忍九揉了揉毛诺诺脑袋,“怎么会,诺诺不是胖了,是长高了。”</p>

  金玉言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p>

  才几天没见,毛诺诺能长高那么明显?</p>

  忍九拉着毛诺诺走到桌子边坐下,捏了捏毛诺诺的小胖脸,抿了抿嘴,“诺诺都瘦了。”</p>

  说完似有若无地看了王鹏一样。</p>

  王鹏立马警惕了起来,不要用这种‘你怎么能虐待孩子’的眼神看我!我不是!我没有!不要乱看!</p>

  毛诺诺还在忍九怀里一抽一抽的,掉着金豆豆,别提多委屈了。</p>

  姐姐说改天给他捎吃的,可是今天没有带,可是他又舍不得说姐姐,只有姐姐不会凶他了。</p>

  公子也没凶他,可是公子都不抱他的。</p>

  诺诺委屈,诺诺不敢说。</p>

  王鹏沉着脸坐到金玉言另外一边,半分好脸色都没给忍九。</p>

  忍九早就习惯了。</p>

  很快菜就上齐了,都是忍九喜欢吃的,很清淡,过分清淡了些。</p>

  毛诺诺看着桌子上自己喜欢吃的菜一个都没有,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开始掉了。</p>

  金玉言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p>

  这要是之前毛诺诺敢在饭桌上闹,王鹏早就说他了,今天王鹏格外安静,皱眉看着一桌子菜,也没有什么食欲。</p>

  而忍九吃得格外香,金玉言也比平常多吃了点。</p>

  王鹏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以后不会都是这菜吧。</p>

  忍九无意间看到王鹏纠结的表情,没忍住笑出声,结果,呛到了。</p>

  “咳咳咳”</p>

  接过金玉言递来的茶杯一口喝下才好了很多,她眉眼弯弯看着王鹏,“王叔胃口不好吗?”</p>

  实在不能怪她,主要是王鹏的形象真不太适合摆出这副表情。</p>

  你见过一脸菜色的老鹰吗?</p>

  王鹏更郁闷了,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夹了一大口青菜,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吃饭工具,菜是咽下去了,可是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p>

  这个赤星流好烦人啊!懂不懂尊敬长辈啊!</p>

  “看见你我能有什么胃口。”</p>

  毛诺诺不哭了,王叔说话了,王叔要骂姐姐了,怎么办!</p>

  算了,姐姐有公子护着,我还小保护不了姐姐的,还是不说话吧。</p>

  于是毛诺诺乖巧地埋头吃饭,降低存在感。</p>

  “那王叔可要注意身体,以后看见我的日子还长得很呢。”</p>

  “你什么意思!”王鹏立马反问,瞪大了眼睛,颇具威严。</p>

  毛诺诺吓了一跳,抱着碗不敢说话。</p>

  忍九也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有些疑惑,“你,”她看了看金玉言,然后不太确定地看着王鹏,“你现在不住在武林盟吗?”</p>

  王鹏后知后觉自己反应过大,一时有点心虚,看了金玉言一眼,低下头,没有回答忍九。</p>

  金玉言原本还算温和的眉眼染上了寒霜,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p>

  忍九刚准备拿杯子,却碰到了一个温热的手,没来得及反应,手指相触的刺痛感就传来了,她条件反射般收回手,猛然想起缚心丹的事情。</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