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二十四章 切磋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听到他笑,忍九瞥了他一眼,更郁闷了。</p>

  等等?他笑个什么玩意儿!外面天都快黑了!他怎么还笑得出来!</p>

  “你在笑什么?”</p>

  金玉言以手掩唇,眼中含笑看她,“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有趣的事情。”</p>

  忍九总觉得金玉言是不是在……耍她?</p>

  又觉得不太可能,感觉金玉言不是这种人,而且也没必要吧。</p>

  敲门声响起,金玉言眼中笑意渐褪,“进来。”</p>

  进来是一位女子,一身白色劲装,容颜秀气姣好。</p>

  忍九见过她的,武林盟杨旋思,忍九对她印象颇深。</p>

  原因无他,在皋鸣镇那天晚上,跟踪她的人就是杨旋思。</p>

  金玉言一点也不意外来的人是她,好像早有预料。</p>

  忍九想来是两人有约,起身准备告辞,“金公子既然有约,那我改日再向你……请教。”</p>

  金玉言看了一眼杨旋思,突然伸手拉住忍九胳膊,吓了忍九一跳,差点一个分筋错骨手使到他身上,她虽然受伤严重,可是该有的警惕之心还是有的,金玉言这样很危险的呀!</p>

  金玉言显然是看出了她刚刚的意图,表情有些一言难尽,“祁姑娘误会了,我跟杨姑娘并没有什么约定。”</p>

  忍九讪讪地收回手,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p>

  金玉言默了一会儿,幽幽看她一眼,“无妨。”</p>

  说完转头看向杨旋思,“杨姑娘可有什么事情?”</p>

  杨旋思及时收回了眼中那一瞬杀意,笑着说,“看来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两人了。”</p>

  她这句话让忍九和金玉言齐齐皱眉。</p>

  她说这话,分明就是在说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猫腻!</p>

  两人都没有说话,杨旋思自觉有些尴尬,握紧了剑,她开口,“本来想找金公子一起去华城逛一逛的,没想到赤星流也在。”</p>

  忍九闻言,瞥了她一眼,随即拿起茶杯,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口。</p>

  杨旋思对她有恶意,她从见她的第一面就知道,她不知道原因,也没兴趣知道原因。</p>

  金玉言也没接话,在忍九放下茶杯之后也拿起了茶杯,旁若无人地饮茶。</p>

  杨旋思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她向前几步,坐在他们旁边。</p>

  “不知道赤星流来这里是为了什么?”</p>

  她问的时候忍九正喝着茶呢,这兀山的云雾茶她确实不讨厌,她一个喝了十年依旧不懂茶的人,也从中喝出了乐趣。</p>

  在她将杯中茶饮尽之后,才回答杨旋思的问题,“请教,我刚才有说过。”</p>

  金玉言抿了抿唇,垂眸掩住眼中的笑意。</p>

  杨旋思感觉自己在被这两人当猴耍!心中的嫉恨更深,而这嫉恨在金玉言伸手给忍九斟茶之时到达了巅峰。</p>

  “赤星流不是要和绍公子完婚了吗?”</p>

  “嗯,是的,有什么问题吗?”</p>

  杨旋思气得差点吐血!你要完婚了你还跟别的男子鬼混!?</p>

  她在心中冷笑,轻轻推剑出鞘,“早闻赤星流武功高强,天赋异禀,只是没有机会领教一番,既然现在成了自己人,还望赤星流不吝赐教。”</p>

  说着拔剑出鞘,直冲忍九而去。</p>

  她就是看不惯她,从在江湖日志上看到她和风刹的画像之时就讨厌她。</p>

  这厌恶比青鸾阁掌上明珠更甚,比厌恶她姐姐更甚!</p>

  再说她赤星流就算再怎么惊才绝艳,不过是从覃泽手中逃出来的残花败柳,凭什么嫁给华绍,又凭什么得金家少主垂怜!</p>

  杨旋思自然知道自己不是她对手,从皋鸣镇跟踪她那天晚上就知道,可是现在赤星流受的伤比皋鸣镇之时重太多,她就不信对付不了她!</p>

  忍九闪身躲过,有些吃力,她眼神冰冷,杨旋思就算不知道她受伤的消息,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她就不信她看不出来!</p>

  双眸一瞬间血红,忍九突然眼前发黑,趔趄了一下,差点砸在地上。</p>

  是金玉言抱住了她,他的暗士挡住了杨旋思的攻击。</p>

  金家少主的自有武功高强的暗士相护。</p>

  忍九薄唇紧抿,手指不自觉地揪紧金玉言衣襟,眼神冰冷。</p>

  她现在的功力根本不足以支撑她运行无忘心经,可是无忘心经又根本不给她别的选择,在她心有戾气之时,腾然而起。</p>

  杨旋思自然不是暗士对手,被一掌打在胸口后退数步,她伸手扶住栏杆,支撑住身体,只觉得眼前的画面格外刺眼。</p>

  凭什么她赤星流受尽宠爱!而她却要被人如此羞辱!</p>

  是赤星流自己武功不济!可是金玉言那样紧张她!但是她又分明要嫁于华绍!</p>

  而自己呢,百般讨好金玉言,他视而不见,还为了赤星流让暗士重伤了她!</p>

  她是要参加武林大会的!</p>

  那个暗士伤了杨旋思之后便隐了行踪。</p>

  杨旋思还没来得及开口,金玉言就说道,“杨姑娘既然想要切磋武功,武林大会之上有的是机会,金某虽然不会武功,也看得出祁姑娘受伤颇重,杨姑娘想要领教,现在怕是不行。”</p>

  杨旋思努力咽下口中的腥甜,脸色格外苍白,过了许久,她才缓过来劲,“是我考虑不周。”</p>

  她无意间看向门口方向,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p>

  这时房外传来了小厮的声音,“这个,不行啊,金公子有客人在里面!诶诶!”</p>

  金玉言皱眉,他什么时候让人守在外边了?</p>

  忍九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心中有些疑惑,刚准备让金玉言放开自己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p>

  “你们在干什么?”</p>

  华绍目光落在忍九身上,金玉言还抱着她!</p>

  在忍九要推开金玉言之时,金玉言就扶她坐了下来,忍九有些恍惚。</p>

  金玉言低头看她一眼,“祁姑娘的伤还未痊愈。”</p>

  华绍冷冷地看着她,“既然还未痊愈,就该在武林盟好好养伤。”</p>

  忍九嘴唇动了动,“华绍,我”</p>

  “绍公子事务繁忙,没有时间陪祁姑娘,是盟主寻我来带姑娘散心的。”金玉言依旧从容,替忍九说话。</p>

  他不帮忍九说话还好,他这一帮,无异于火上浇油,让华绍本就郁烦的心情更加闷忿。</p>

  这是他们的家事,金玉言还要插一脚!</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