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百章 纠缠不休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很早,所以我一直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武林盟。”</p>

  忍九愣了一下,有些心虚,咳嗽了一声,</p>

  “那这里有什么东西?”</p>

  华绍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观察了一下这个暗室,确实所有的东西都被烧了。</p>

  “小忧,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来祁家山庄吗?”</p>

  忍九也暗中观察了一番,被烧的干干净净,是那个人已经拿到什么东西离开了,还是这里有什么东西不能被世人看到,听到华绍说的话,她不以为意的耸耸肩。</p>

  “你当时没有回答我,我还以为你真的是来抓我的。”</p>

  天晓得,她被天蛰教追怕了。</p>

  华绍脸红了,“这只是其中之一。”</p>

  “那其二呢?”</p>

  华绍微微正色,“这些年我一直在查当年的事情,在我父亲的遗物里发现了一封信,信上说让祁叔父尽快处理掉那些东西,但是信没寄出去,也没具体说那些东西是什么。”</p>

  华绍说起他父亲的时候表情没有多大变化。</p>

  忍九走近,抱住了他,“华绍,你还有我,我会永远陪着你的。”</p>

  这话和她之前说的都不相同,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极为认真,其实她一直不敢给华绍承诺,可是今日将话说出口,像是宣誓一般,她已经做出了选择。</p>

  华绍薄唇紧抿,一手抱住她,蹭了蹭她的头发,</p>

  “不准反悔。”</p>

  “嗯,你接着说。”</p>

  华绍将他查到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忍九,忍九越听眉头蹙的越紧。</p>

  翌日,最早醒来的何景荣,他做好了早饭给忍九端了过来。</p>

  忍九开门的时候脸都还没来得及洗,迷迷糊糊的样子让何景荣心软的一塌糊涂。</p>

  “是不是爷爷来的太早了,要不你再睡一会儿,爷爷晚会儿再给你送。”</p>

  宿醉醒来的滋味真是不好,忍九撑着头没精打采的,</p>

  “不用了何爷爷,你别忙活了,坐下来一起吃吧。”</p>

  何景荣慈爱的看着她,“不用了,爷爷吃过了。”</p>

  忍九打了个哈欠,“秦姐姐他们醒了吗?”</p>

  “绍公子在后面练剑,阿锦还没起呢,覃泽不知道去哪里了。”</p>

  忍九使劲睁了睁眼,强忍住睡意,“那我先去洗漱去了。”</p>

  何景荣心疼的看着她,暗道明天一定要让小忧多睡一会儿。</p>

  “都怪爷爷不好。”</p>

  “何爷爷最好了,酿的酒那么好喝,我都舍不得离开山庄了。”忍九有些遗憾。</p>

  “那就不走了,有什么事让阿绍去办。”何景荣俨然已经将华绍当作了他的孙女婿。</p>

  忍九笑了笑吃过饭帮着何景荣收拾碗筷,收拾完就去找华绍了。</p>

  只是还没看到华绍就被覃泽拦住了。</p>

  忍九暗咒一声,“真是阴魂不散。”</p>

  覃泽脸色不太好,伸手就要去拉忍九。</p>

  “你是不是有毛病!”忍九闪身躲过,看了看四周。</p>

  “你真的喜欢华绍?”覃泽阴沉着脸问她。</p>

  忍九真的是被他问烦了,“是啊,喜欢,你烦不烦人。”</p>

  覃泽根本不在乎可能会被其他人看到,直接上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忍九我警告你。”</p>

  “姐夫,请你自重。”</p>

  突然这么一句话,让覃泽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笑出声,“你是吃醋了吗?”</p>

  “你都要娶别人了好不好!”</p>

  “我不会娶她。”</p>

  忍九看向覃泽身后,挑了挑眉。</p>

  覃泽这才意识到她是故意的,甩开她转身追了上去。</p>

  不过覃泽到底是有能耐,秦锦还是被他追了回来,明显哭过,眼睛红红的。</p>

  晚饭的时候气氛有些尴尬,何景荣没跟他们一起吃,而秦锦看都没看忍九一眼,忍九也没在意,和华绍亲密极了。</p>

  华绍眼中的温柔都快将人溺死,“你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个啊。”</p>

  忍九顿了一下,是吗?华绍喜欢吃这个,她随便夹的,夹的好多,是哪个来着,</p>

  “我记得你小时候喜欢吃。”</p>

  在左息九面前锻炼的技能用处还真大。</p>

  覃泽看着对面两个人的互动,怎么看怎么刺眼,不过什么都没说,压下心思为秦锦布菜。</p>

  他能忍得住不代表秦锦忍得住,“绍公子和小忧真的一对神仙眷侣。”</p>

  忍九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覃泽一眼,没有接话,低着头吃饭。</p>

  华绍摸了摸忍九的脑袋,笑着应承了。</p>

  他自己都不曾察觉,有忍九在他身边时,他笑容很多。</p>

  “我跟小忧打算在武林大会之前成亲。”</p>

  秦锦依旧不太放心,目光幽幽的看着忍九,“是吗?”</p>

  忍九嘴里刚塞得满满的,抬眸就看到了秦锦的目光,不是很友善,覃泽那个狗贼一定说了自己的坏话。</p>

  她吃着东西没法说话,不过眉眼弯弯,朝着秦锦点了点头,“嗯”了一声。</p>

  覃泽舌尖舔了舔牙齿,瞪了忍九一眼,在秦锦转过来看他的时候换上了一副体贴的笑容。</p>

  “我和阿锦也会尽快成亲。”</p>

  他将秦锦揽在怀里,吻了一下她的额头。</p>

  秦锦小心翼翼的揪着他胸前衣服,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p>

  忍九在心里叹了口气。</p>

  晚饭覃泽压根没怎么吃,看着忍九跟华绍的甜蜜互动他就吃不下去,不过忍九还真能忍,华绍碰她,她是会疼的,肌肤相亲,切肤之痛。</p>

  忍住疼痛还想跟他接触,忍九是真的喜欢华绍?</p>

  覃泽直到这一刻才有些确定,但是又很快否认,不应该的,忍九练了无忘心经,怎么可能。</p>

  “阿泽,今晚陪我好吗?”秦锦声音脆弱。</p>

  覃泽吻了吻她的头发,没有丝毫犹豫,“自然,我会一直陪着你的。”</p>

  午夜时分,覃泽如入无人之境进了忍九房间,他身上还带着情爱过后的旖旎暧昧。</p>

  他刚走进内室忍九就醒了,拿起外袍披在身上,一言难尽的看着覃泽。</p>

  “你到底是有什么毛病?”</p>

  覃泽冷冷的看着她,没有说话。</p>

  “你这是什么眼神,是你跟秦锦上床了好吗,又不是我背叛的你。”忍九十分无语。</p>

  “你今天是故意的。”覃泽手指微握,语气肯定。</p>

  忍九拿着枕头就砸了过去,“你还是个人吗?是你说会陪我退隐江湖的,我今天说错什么话了吗!”</p>

  她的枕头也是华绍给她做的,不是玉石枕头,而是装的茶叶和荞麦皮,挺好闻的。</p>

  覃泽一手接过她的枕头,“给我一点时间。”</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