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二十章 险处求生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白羽丝毫没有将他的话放心上,一副不见到忍九的容颜誓不罢休的样子。</p>

  忍九慢慢握紧了手里的飞刀,思索着逃跑的几率有多大,还有被抓回去应当如何求饶。</p>

  “大人,尊主有命令下来。”</p>

  后面一名黑衣人拿了一张纸条过来,白羽看完,手指微握,纸条便散为粉末,又看了忍九一眼,这才抱拳对陈扬道:“多有冒犯,告辞。”</p>

  语气算不上恭敬也说不出不恭敬,就是没有放在心上那样子,让人莫名的不舒服。</p>

  等到白羽他们走远,忍九才松下一口气,“多谢。”</p>

  这一男一女赫然就是五毒教的'余孽'。</p>

  “姐姐,天蜇教的人为什么会追你啊?”陈小小心思单纯,只是好奇这么好看又善良的女孩子怎么会被人追捕。</p>

  倒是陈扬拽了拽她,示意她不要问下去,“姑娘接下来打算如何?”</p>

  陈小小被拽,嘟起小嘴,有点不太开心,不过看了看她的英俊非凡的哥哥,又看了看漂亮的不似真人的姐姐,眼睛滴溜溜的转。</p>

  忍九摸了摸手上的兔子,“我一会儿去兀林中部。”</p>

  “可是天色已暗,就算是我们掌门也不敢夜晚待在兀林。”陈扬不太赞同她的做法。</p>

  “无妨,我会注意的。”</p>

  “要不然姐姐跟我回去吧,就是可能会委屈姐姐跟我们一起睡了。”</p>

  陈小小是青鸾阁徒弟,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身手在青鸾阁也是新生翘楚,只不过没有背景,她住的自是不能与掌门之女相提并论。</p>

  她们是一群人在一个帐篷睡的。</p>

  “不用麻烦了。”忍九拒绝。</p>

  陈小小也没有很伤心,她那群师姐妹才不配和我天仙般的姐姐住在一起呢。</p>

  “多谢两位今日相助。”忍九抱拳,表情淡淡,眼神却不自觉温和下来。</p>

  “本来就是我们欠你的。”陈扬声音低了下来。</p>

  忍九抬脚离开,“你们并不欠我什么,这次的恩情,忍九铭记于心。”</p>

  “哥哥,姐姐不是叫忘忧吗?为什么说是忍九呢?”</p>

  “不管是谁,她都只是她而已。”</p>

  陈小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p>

  忍九绕过他们扎的帐篷,越发小心的向兀林中部前进,不断地注意周围的情况。</p>

  只是突然,忍九停下了脚步,听到与这个环境极不相符的声音,听着声音便知道那边的蜂狂蝶乱。</p>

  忍九脸微微烫,在心口疼痛传来时,忍九稳了心神。</p>

  越发冷静的辨认着声音是从哪个方向穿来,身形小心缓慢的移动。</p>

  只是声音越发急促,忍九一小心移步侧身却是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p>

  “阿泽,饶了我吧。”胡媚的声音软的让人耳朵发烫。</p>

  饶是忍九去过一次青楼,却也被不远处实打实的场景给吓了一跳,她捂住跳的极快的胸口,慢慢的往后退。</p>

  耳边仍萦绕着胡媚让人心跳加快又惑人的声音。</p>

  “这就求饶了?我还没开始呢?”覃泽若有若无的向忍九躲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的笑意更浓。</p>

  忍九慢慢的往远处挪着,她怕不小心踩到什么树枝之类的被发现。</p>

  等离得差不多够远了,忍九这才加快了速度远远的跑开。</p>

  忍九跑着,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却是想起了那次在湖边左息九霸道而又不容拒绝的吻,心下微冷。</p>

  摇了摇头,忍九赶紧找了一个山洞,检查了一下,拾了些干柴点上,虽是春季,但是兀林中部的山洞还是有些寒气。</p>

  胡乱收拾了一下,忍九迷迷糊糊的睡着了。</p>

  梦里,天蜇教,月色微凉,桃花树下,微风轻起,纷纷桃花落下,像是昆仑仙境。</p>

  “师父,徒儿知道错了。”忍九低头跪在那个漂亮的像是妖孽的男子面前。</p>

  左息九把玩着扇子,漫不经心,“是吗?错哪了?”</p>

  “徒儿不该未经师父允许擅自离开。”忍九咬咬唇,很奇怪的她竟然不感觉害怕。</p>

  “站起来。”</p>

  忍九默了会儿,站了起来,她真的不喜欢命令的口吻,命令的语气,更不喜欢她自己不得不服从的处境。</p>

  左息九像往常一样,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抚上她的脸,“那你说,为师该怎么惩罚你?”</p>

  忍九低头不语,她不知道天蜇教有多少折磨人的方法,但是上次的疼痛,让她不由得浑身发抖了起来。</p>

  “呵呵呵,九儿开心吗?”他的手慢慢抚到她脖子上的那颗痣,轻轻摩擦。</p>

  “师父开心九儿就开心。”忍九想控制住自己,却怎么也控制不住抖得越发厉害。</p>

  “是吗?那为师就让九儿更开心一点。”他的手顺着脖子慢慢向下,滑入她的衣服仍不断往下。</p>

  忍九大惊,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师父,不要!不要这样!”</p>

  左息九慢慢重复她的话,语气越发森冷,就连浑身的气息也变得阴沉诡异了起来,“不要?不要这样?你敢跟我说不要?”</p>

  忍九感觉到他微凉的手,看着那张美极至妖的脸越发靠近,想动也动不了,就连说话也说不了。</p>

  他的唇慢慢贴上,手也在她身上到处撩拨可这却让她心不断下沉,越发寒冷,这种被别人掌控的牢牢的感觉真的不好。</p>

  他慢慢离开她的唇,看着她双目禁闭,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像是在忍耐什么的样子命令道:“把眼睁开。”</p>

  忍九睁开眼,才看到他师父冷淡如水的目光和表情,“师,师父。”</p>

  左息九的手终于放开了她,忍九后退几步,有些慌张的拽紧衣服,忽然发现自己又能动了。</p>

  “九儿还没回答为师,刚才九儿是在跟师父说不要么?”他的语气平淡,听不出喜怒。</p>

  却是让忍九浑身发凉。</p>

  她未说话,看着那般风华绝代的人慢慢走向自己,却怎么也后退不了。</p>

  她看着他深如万年古潭般平静的眼眸慢慢由墨黑变得血红,眼里再不复以往的平静,像是带着怒火的风暴,又像是欲望与占有的漩涡,让人心悸让人窒息,他慢慢走近她,一手扼住她的手腕,力道之大仿佛是被铁铐住并且不断收紧一般,让她疼,让她害怕。</p>

  那美极至妖的容颜也突然变得狰狞可怖,忍九骇然,想要逃离却怎么也逃不开,想要呼救却怎么也说不出话。</p>

  就连他那修长完美的身段也变得粗糙健壮,像是地狱最底层逃出的恶魔,哪还有一点美的感受。</p>

  忍九感觉自己好像是被魇住一般,什么都做不了,心里不停地挣扎,快说话!快动啊!快动啊!</p>

  却还是动不了,直到感受到那粗糙尖锐的手撕碎她的衣服,裸露的皮肤甚至都感受到了夜晚空气的凉意,忍九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p>

  “啊!”忍九猛地坐起,略显粗重的呼吸,对刚才做的梦心有余悸。</p>

  “怎么了我的小宝贝,可是做噩梦了?”妖邪惑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p>

  忍九心中警铃大响,抄起匕首便侧身而起。</p>

  覃泽也不抵抗,在她一手按住他的肩膀,一手执匕首到他脖颈那里的时候就顺势躺下,还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按住她的脖子将她带下,有些暧昧的姿势。</p>

  忍九的鼻尖几乎都碰到了他的鼻尖。</p>

  “嗯呵,原来我的小野猫喜欢这个姿势。”覃泽轻哼一声,脸上是未退散完全的潮红。</p>

  忍九脑子还有些懵,那个梦让她害怕让她忌惮让她耿耿于怀,她是怎么样都无法逃离他么?所以他不同意她连动都动不了。</p>

  “宝贝不专心哦。”覃泽看她走神,眼神微黯,使劲在她腰上捏了一下。</p>

  忍九有些痒又有点疼,一个不注意匕首便在他脖颈上划出了一道血红。</p>

  覃泽倒吸一口冷气,倒是忍九眼神平淡,嘴角带着一丝嘲笑,“你就这般欲求不满?”</p>

  覃泽也不恼,“是呢我的小宝贝,你会满足我的吧。”</p>

  说着一个翻身将忍九压制身下,一手护着她的头,一手撑着地怕压到她,“我选择用这个姿势。”</p>

  忍九神情未变,只是眼神有些不耐,“我怕我一个不小心就把你这以色侍人的脑袋给弄掉了。”</p>

  覃泽轻笑,一手撑地,另一手却是握住她拿匕首的手,“小宝贝不要总惹我生气,要不然我有一万种方法能让你难受呢。”</p>

  他的语气暧昧,眼神另含深意,手上却突然使劲逼的她握着的匕首慢慢靠近她白的通透的脖颈。</p>

  “我睡了多久啊?”忍九突然转移话题,也不再挣扎,从始至终也没有指责他的背信弃义。</p>

  从你做决定的那一刻起,就要做好对方背信弃义的打算。</p>

  覃泽虽有些意外她突然这样问,却还是到,“没多久。”</p>

  这次便成了忍九看他的目光另含深意,“你是不是不行啊?这么快。”</p>

  覃泽一愣,随即大怒,却是连连冷笑,松开她的手腕便是去扯她的衣服,“我这就让你看看我行还是不行?”</p>

  就在同时,忍九以手撑地,翻身转起,重新将他压制身下,匕首却是直直戳进了他的胸膛。</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