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一百八十四章 独处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华绍,你这是成亲呢还是逼婚呢,没看到小忧妹妹还有话要说吗。”华朗脸色也不太好,臭女人是水性杨花,可是华绍这分明就是赶鸭子上架。</p>

  “华朗,这跟你没有关系。”</p>

  “怎么没关系?我不是小忧哥哥吗?”</p>

  “华朗你扪心自问”</p>

  “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吧。”</p>

  “等等,朗儿,你有什么好建议吗?”华东翰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p>

  “没什么好建议,只是觉得小忧妹妹说得对罢了,婚事确实操之过急。”</p>

  “那这事再商议商议吧。”华东翰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华绍接手武林盟,婚事自然不能过分简陋。</p>

  “小忧,让你朗哥哥带你去逛一逛武林盟,你之前来的时候可小了,肯定不记得了。”</p>

  此言一出,场上几个小辈立马抬头看他,华东翰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p>

  “叔父,还是我带小忧去吧。”华绍开口拒绝。</p>

  “你留下。”</p>

  华绍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逐风也没有逛过,让逐风和他们一起吧。”</p>

  孙逐风:???我没有逛过吗?</p>

  华绍:你没有。</p>

  孙逐风:“是呀,叔父,我也想去看看。”</p>

  华东翰:???你来的次数还少吗?</p>

  虽然疑惑,但还是允了,“行,那你们三个去吧。”</p>

  华朗出了门就拉上忍九手腕,恶狠狠剜了孙逐风一眼。</p>

  “别跟着我们!”</p>

  忍九推了推,没推开他,“华朗,放手。”</p>

  “不放!”</p>

  “别逼我动手。”</p>

  华朗定定地看了她许久,猛地甩开她,力道极大,眼眶红红的。</p>

  忍九被甩开,踉跄了一下,孙逐风赶紧躲开,生怕她砸到自己。</p>

  “你不是不想嫁给他吗,我刚才可是帮了你,你有没有一点良心啊!”</p>

  忍九心里有些乱,她和华绍明明说好的,等大仇得报再讨论婚事的,可是他却出尔反尔。</p>

  “我先回房间了。”忍九说完转身就走。</p>

  华朗也没有拦,就那样看着她的离开。</p>

  过了一会儿,忍九又折了回来。</p>

  “我的房间在哪里?”</p>

  孙逐风忍了忍,没忍住笑出声。</p>

  “跟我来。”华朗瞪了孙逐风一眼,真是讨厌,就不能让他和死女人单独待一会儿吗。</p>

  孙逐风夹在两人中间,压力很大,关键是两人还都不说话。</p>

  “赤星流,你还欠我一次比试呢。”孙逐风开口提醒她。</p>

  “再说吧。”忍九有些心不在焉。</p>

  “那你给我一个确定的时间。”孙逐风不放心,万一她哪天又被天蛰教抓走呢,她生死虽然难说,他的比试可就泡汤了呀!</p>

  “她现在伤势还没痊愈,比什么比!”华朗白了他一眼。</p>

  “对了,天蛰教没有追捕你们两个吗?”孙逐风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依照天蛰教的风格,他们现在还能大摇大摆到处走,这不可能啊。</p>

  “嗯。”想到这里,忍九更不敢和华绍成亲了,不成亲华绍有可能还有活路,成了亲他必死无疑。</p>

  “不应该啊,你跟左息九”</p>

  “你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华朗凶他。</p>

  忍九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华朗说的话。</p>

  “行行行我不说话,真是好心没好报。”</p>

  “你能有什么好心。”华朗小声嘟囔,还记着他刚才非要跟着他们这件事。</p>

  刚走到后花园,迎面碰上一个女子,孙逐风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唰”的一声,大刀出鞘,直冲那女子而去。</p>

  杨诺看到他们三个,愣了一下,转身就走,奈何孙逐风的大刀已近,她只得拔剑抵挡。</p>

  “孙逐风,你有病吧!”她已经十分尽力躲着他了,上一次孙逐风来武林盟的时候华绍不在,他非得跟她打,分不出胜负不行,他输了不行,她认输也不行。</p>

  “上一次我们没分出胜负,再来!”孙逐风丝毫察觉不到人家对他的嫌弃。</p>

  “我还有要事在身。”</p>

  “那就速战速决。”</p>

  “……”</p>

  杨诺转身就走,孙逐风哪会让她这么轻易离开,好不容易碰到能够打一架的人,大刀脱手,直接从杨诺脸前飞过。</p>

  杨诺旋身,换了一个方向离开。</p>

  孙逐风更加确定了她根本没事,要不然走的方向怎么不一样,于是就十分好心情的追上她,握上大刀又一次横挡在她面前。</p>

  “你要不跟我比就别想走。”孙逐风挑眉看她,听着颇有一种耍流氓的感觉,孙照行要是在这里,一定会将鞋拔子甩在他脸上,让他做个正常男人。</p>

  杨诺舌尖顶了顶上颚,十分想把他打死在这里,奈何他俩武功根本难分上下,要是跟他打又是好长时间。</p>

  “我真有事。”</p>

  “你有个屁事,赶紧的。”</p>

  “……”</p>

  “你们在干什么?”章越也突然出现,看到孙逐风挡在杨诺面前,脸色瞬间变得黑沉,跟锅底似的。</p>

  “他调戏我。”杨诺面无表情,转身走到章越也身边。</p>

  孙逐风:???不带这样玩的!</p>

  “杨诺你别血口喷人!”</p>

  章越也目光十分不善,“孙少侠,孙堂主过段时间就要来武林盟了。”</p>

  孙逐风:“你别想威胁我,我没有调戏她啊!这是她欠我的啊!”</p>

  杨诺:???什么玩意儿?</p>

  “我欠你什么了?”</p>

  “她欠我两场比试。”孙逐风就跟告状似的,刀尖直指杨诺。</p>

  “我早就还你了好不好。”杨诺咬牙切齿。</p>

  “没分出胜负的能叫比试吗!”孙逐风理直气壮。</p>

  “我替她还。”章越也说着,拔剑出鞘。</p>

  孙逐风眼睛又一次亮了起来,也行!</p>

  杨诺在一边恨得牙痒痒,她今天是要和章越也一起出去的!该死的孙逐风长得像个人,一件人事都不干!</p>

  越想越气,杨诺也执剑而上,加入战局,想速战速决。</p>

  孙逐风:等等?怎么开始欺负人了?</p>

  华朗和忍九看着越打越远的三个人,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华朗立马扭头看着忍九,目光热烈到让忍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p>

  “死女人,小爷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华朗目光灼灼,瞬间又变回之前那个张扬跋扈的少年郎。</p>

  “我不去。”忍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亏得她能打过他,要不然就凭他那想把她拆吃入腹的眼神,她就绝对不要跟他走在一起。</p>

  “你要不去我就跟我父亲说你调戏我!”华朗想了想动手的可能性,然后否决了。</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