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一百七十四章 白骨簪,风刹觉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覃泽看着她,眼神不明,像是怜惜又像是冷漠,他的手心慢慢浮起血红色的漩涡,在胡媚惊惧慌乱的目光中抚上了她的额头。</p>

  —————————————————</p>

  钟青兴高采烈回到双刀门把提前收拾好的东西拿上,又对韩末随便交代了几句话就离开了。</p>

  一路上根本没有停留,像是不知道累一般,本来两天的路程,他当天晚上就回来了。</p>

  只是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他有些不安,却又说不出原因,这种感觉很不对,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满心都是终于可以和她在一起的喜悦。</p>

  “师父,我回来了!”钟青推开院子门就开始喊,语气是从来没有过的轻快与满足。</p>

  等了一会儿,无人应答,可是胡媚房间的灯还亮着,钟青觉得有些奇怪。</p>

  他将自己的行李放在院子里,拿了一个很大的包裹去推胡媚的房门,这都是她的衣服,而他自己的行李却少的可怜。</p>

  手刚放到门上,还未用力,门就从里面打开,钟青紧皱眉头。</p>

  “你怎么在这里?”</p>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覃泽靠在门框上,扭头看了屋内一眼,眼神暧昧露骨。</p>

  钟青眼神冰冷,伸手推他就要往房间里进,他不信,师父不可能骗他!师父也没有必要骗他!</p>

  覃泽握住他的手腕,“她不想见你。”</p>

  钟青放下行李,另一手直袭他面门,掌风凌厉,覃泽侧身躲过,速度极快,闪至他身后。</p>

  钟青很少与覃泽交手,对其实力也只是听说,不过传言他从未当真,因而他并未轻敌。</p>

  在覃泽闪到他身后之时,他拔出双刀,转身砍去,和覃泽掌风相撞,竟然让刀有些嗡鸣,反观覃泽却面不改色,似有余力。</p>

  钟青察觉不对,左刀横于面前相挡,后退两步,右刀以极快速度划出繁复的符号,刀身瞬间携黑色风浪而起,黑色风浪如刀,陡然形成半圆旋风。</p>

  覃泽侧身躲过,钟青松开右刀,刀身卷入半圆旋风随风势而动,与此同时他向前握住左刀,侧身以同样的方法形成另一半黑色旋风,和刚才那半相合,陡然转变方向,直冲闪到一旁的覃泽而去。</p>

  覃泽皱眉,钟青对黑旋双刃的领悟和控制实在非凡,而且钟青的攻势分明杀招不留余地,他还离那黑色旋风很远就已经感受到了那黑色旋风的引力,似乎要将他拉到旋风中间撕碎,江湖当中少有人能从这招中全身而退。</p>

  但是覃泽却只是微微歪头,一根白骨簪剑突然出现在他手中,白骨剑外面萦绕着红丝,像是鲜血晕开的一样。</p>

  他微微勾唇,执剑而上,那黑色旋风竟全部被剑吸收,覃泽脸色瞬间苍白,眼中红丝不断交织穿梭,不过很快恢复自然,他没有停留,一剑刺在钟青胸口,不深。</p>

  钟青刚才察觉不对,一个走神却被覃泽刺伤,那把剑?</p>

  白骨簪,风刹觉!</p>

  这是风刹的剑!怎么会在他手里!</p>

  覃泽拔出白骨簪剑,手指一拨,白骨簪剑在空中旋转,变成了白骨簪落入他手中,他拿出手帕擦了擦了簪身,然后将白骨簪收了起来。</p>

  “你到底是什么人?”钟青捂着伤口,面色不善。</p>

  “红衣血罗,覃泽。”覃泽看着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低沉磁性。</p>

  钟青依然满脸戒备,双刀握于手中,时刻准备。</p>

  覃泽看到他这么紧张的样子,轻嗤一声,十分不屑,他转身回到房间,红袍摇曳是张扬放肆的绝艳靡丽。</p>

  钟青沉着脸跟他走进了房间,遍寻却没找到胡媚的身影。</p>

  “覃泽,师父她不曾亏待过你,你不要太过分。”钟青冷声道,心里却越发不安,他想起了曹兰的死,想起了赵怜如今依旧下落不明。</p>

  “自然,媚儿待我极好。”覃泽坐在桌子上,看着杯中的花茶轻声开口,似带有无限依恋,“她最喜欢喝玫瑰花泡的茶,只有玫瑰才她最像,艳丽妩媚,她嗜甜嗜辣,可是她的胃却不太好,不能多吃,她不喜欢吃青菜,除非做的极好,她讨厌杏花,讨厌杏树,讨厌有关杏的一切,不喜欢葡萄不喜欢草莓,她对雨天感情复杂,半是讨厌害怕半是期待向往……”</p>

  覃泽将她的喜好一一道来,眼神怀念,末了,他抬眸看了一眼钟青,重复道:</p>

  “钟青,她待我极好。”</p>

  钟青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跪了下去,没有过多的表情,眼神平静,可是平静深处却是无尽的恐慌。</p>

  “覃泽,求你,放过她。”</p>

  对于钟青的反应,覃泽像是见多了一般,毫不动容,他抿了一口茶,细细品尝。</p>

  “钟青,你真的爱她吗?”</p>

  “是,我爱她。”钟青没有犹豫,回答的坚定果断。</p>

  覃泽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呵呵呵,所以,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爱她?”</p>

  钟青猛地抬头,“你什么意思?你对她做了什么!”</p>

  覃泽无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原来你的爱也不过如此。”</p>

  “覃泽!!”钟青情绪有些激动,不过他很快就将自己的愤怒压了下来,乞求道:“你把她还给我好不好!那么多女人都喜欢你,你放过她好不好!”</p>

  “啧啧,果然是个乞丐,当上门主也改不了这副卑贱的嘴脸。”覃泽挑眉讽刺,对别人的痛苦无动于衷,甚至要再痛一点才好呢,这么真挚的情感,当然要再多一点,再深一点……</p>

  钟青握紧拳头,低头不语。</p>

  “唉,媚儿也是傻,难道我不好么,非得选择你。”</p>

  钟青依旧没有反应,胡媚说过的,除了不爱他这件事,他全都相信,他从来没有怀疑她,所以不需要覃泽来告诉他,胡媚是否爱他,所以不会被覃泽挑拨,不会被覃泽怂恿。</p>

  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不需要外人插手,而覃泽,不过是一个外人。</p>

  “覃泽,求你把她还给我。”钟青又一次重复。</p>

  覃泽手指轻敲桌面,嘴角带笑看着他,不过眼神却没有什么温度。</p>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跟我来吧。”</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