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一百七十三章 真正实力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师父?”他抬头看她,脸上还有包子的馅,和眼泪混在一起,看起来脏兮兮的,他受伤地看着她,摇了摇头,“我不要。”</p>

  说这句话的时候倔强又委屈,那眼神可怜的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宠物,自此无处可依,“我不要。”</p>

  他又重复了一遍,眼泪流得更凶了。</p>

  胡媚移开目光,叹了口气,“去把我的衣服拿过来,顺便,你若要在这里住,也该收拾一下。”</p>

  她以为她说完这句话遭受的将是无尽的良心的谴责和道德世俗的非难,可是事实上,她格外平静,甚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和不知来处的莫大的勇气,世上一切考验和磨难都变得不过如此。</p>

  钟青听完她说的话愣住了,迟迟没有反应过来。</p>

  呆呆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爱,胡媚忍住了嘴角的笑意,“不愿意就算了。”</p>

  “不,不不不是!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师父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钟青破涕为笑,明明冷硬精致的容颜看起来却有些憨态可掬。</p>

  他边往外跑边回头笑着看她,“师父等我!一定要等我!不能出尔反尔!”</p>

  一路上还不停地傻笑,惹得路上行人纷纷侧目,怪好看的一个小伙子,可惜是个傻的。</p>

  胡媚看着他的背影,唇角微扬,是幸福的弧度。</p>

  她转身欲回房间收拾,却看到覃泽懒懒地靠在门框上。</p>

  胡媚之前带他来过这个地方,看到他时也没想太多,只是嘴角的笑意渐收,表情有些冷淡。</p>

  覃泽看到她的反应,眼睑微垂,睫毛挡住了眼底的情绪,“呵呵,小媚儿现在已经不愿意见到我了吗?”</p>

  “你来这里干什么?”</p>

  覃泽几步便瞬移至她面前,搂住她的细腰轻轻摩擦,“自然是想你了。”</p>

  胡媚挣扎了几下却没挣扎开,这不可能!覃泽的功力分明在她之下。</p>

  覃泽感受到她的挣扎,表情变得有些阴郁,“媚儿不乖了。”</p>

  胡媚这才后知后觉,覃泽是什么时候到院子里来的,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p>

  “覃泽,你”</p>

  覃泽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埋在自己胸膛,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媚儿都不叫我阿泽了呢,也不心疼我受了伤。”</p>

  他的声音委屈,不过他惯会迷惑人,胡媚深有体会。</p>

  只是她现在心里十分不安,覃泽的功力到底是怎么回事,平常她都可以察觉的,怎么现在突然就看不懂了。</p>

  “你,你还好吗?”她强装镇定。</p>

  “一点都不好,媚儿都不愿跟我亲近,还说什么不爱我的话。”覃泽松开她,一手搂着她的腰往房间去。</p>

  他只是轻轻地搂着,可是胡媚试了试,依旧挣脱不开,心里的猜测让她有些害怕,不会的,如果覃泽是装的,他又怎么会几次三番差点亡命,不可能!</p>

  将胡媚带入房间,他关上房门,将她抵在墙上吻了上去。</p>

  胡媚僵硬着身子,试着运功却被他压制。</p>

  “媚儿,你当真不爱我了吗?这里不是属于我们两个的吗,凭什么那个钟青可以住进来。”</p>

  “媚儿,你真的误会我了,那些事情是有人栽赃陷害我,没有证据就被你判了刑,我心有不甘。”</p>

  “媚儿,你看看我,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p>

  覃泽一边说一边在她脸上胡乱的吻,似乎真的是慌了,害怕她不要他。</p>

  他双手撑在胡媚身侧,在她耳边喘气,低沉性感,“媚儿,我想”</p>

  胡媚垂眸,用尽全身功力才在覃泽将她抱上床之时摆脱了他的束缚。</p>

  覃泽后退半步,她摔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心惊之余是深深的忌惮。</p>

  这不可能!</p>

  覃泽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手指按了按眉骨,他一步一步走近她,血红的衣袍摆动,奢艳堕落。</p>

  他蹲下,捏起她的下巴,眼神阴邪恶劣,“怎么这么不听话呢。”</p>

  他的力道越来越重,胡媚挣脱不开,想起了钟青却又不想让他过来,钟青根本不是覃泽对手!</p>

  她现在才知道为何那些妻子被覃泽欺辱的大侠都失踪不见,他们根本不是覃泽对手!</p>

  可是他为什么要装武功不高,他到底想干什么!</p>

  “覃泽,我们,我们好聚好散。”胡媚说的困难。</p>

  覃泽看了她一会儿,“啧”了一声松开她,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p>

  “可是我不想跟你散呢。”</p>

  胡媚想起了曹兰的死,心又凉了几分。</p>

  “覃泽,我们之间,我们,”胡媚说的断断续续。</p>

  “嗯?”覃泽睨了她一眼,有些漫不经心。</p>

  “我们之间没有缘分。”</p>

  “可是你之前很喜欢我的呢。”</p>

  “那都是……误会。”</p>

  覃泽皱眉,干脆衣袍一掀盘腿坐在地上,“可是我还想你喜欢我怎么办?”</p>

  胡媚努力直起身子,垂眸不去看他,“覃泽,感情这事强求不得的。”</p>

  覃泽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膝盖,看的胡媚心颤,心中在默念钟青不要回来那么快。</p>

  “小媚儿,你再也不心疼我了吗?”</p>

  覃泽神情落寞,眼神眷恋。</p>

  胡媚现在只觉得恐怖,咽了咽唾沫,“覃泽,你知道的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p>

  “误会?是你误会你爱的是别人吗?”覃泽的手慢慢抚上她的脸。</p>

  胡媚打了个寒颤,抿了抿唇,努力压下仿佛被毒蛇盯上的不适感。</p>

  “不,不是。”</p>

  覃泽的手已经滑到她的咽喉位置,单手撑头看着她,“小媚儿,话可不能乱说哦。”</p>

  “覃泽,我不曾亏欠过你。”</p>

  这确实是实话,胡媚待他极好。</p>

  覃泽想了一会儿,“确实呢,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这样吧,我们像以前那样好吗?”</p>

  覃泽说着松开了她的脖子,将她拉到怀里亲亲抱抱,不断撩拨。</p>

  “不,覃泽,不可以,我爱的……不是你。”</p>

  “媚儿这样拒绝我,不怕吗?”</p>

  “不要伤害他!”胡媚想都没想就说出了口,她本不畏生死,可现在有了挂念,胆子也小了许多。</p>

  这句话让覃泽气息更加阴沉,“呵呵,果然,这世上无人爱我。”</p>

  胡媚扭过头,没有说话。</p>

  “你当真要拒绝我吗?”覃泽说的平静,眼神没有波动,丝毫不见刚才的情意。</p>

  胡媚看了他一眼,就低下了头,“覃泽,你可以找到更好的。”</p>

  覃泽看着她,眼神不明,像是怜惜又像是冷漠,他的手心慢慢浮起血红色的漩涡,在胡媚惊惧慌乱的目光中抚上了她的额头。</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