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一百七十二章 包子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师父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是你不敢,是你不愿!”</p>

  “是,是我不敢。”胡媚起身,看着低着头的韩末一行人,回答地果断。</p>

  真是可笑,她最大的勇气止步于承认她不敢。</p>

  钟青抬头看她,“那么,如果我不再是你的徒弟呢。”</p>

  胡媚似乎有所动容,但还是转身离开,进了木屋,临走前只留下一句,“一日为师,终生难改。”</p>

  后悔吗?她不知道,她从来没有想过会爱上他。</p>

  她否认自己的情感,否认的彻底,可是自她从岳家公子手中逃出,她的生命中总有他的影子,明明她厌恶极了那些男人的占有欲,可是钟青对她,固然偏执却又尊重,和岳家公子相似却又不同。</p>

  钟情看着胡媚走进房间关上了门,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就像他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可是却无法在她心里占据一席之地,人都是贪婪的,他想要她,她的全部。</p>

  “你们走吧。”钟青依旧跪着。</p>

  韩末有些为难,“钟青,门主不在,你若是不回去的话”</p>

  他没有说完,可是钟青知道,其他人也知道,双刀门一把手二把手都不在,武林大会又将近,怕是坐不稳四大派第二,再加上这届武林盟的盟主对双刀门也有意见,这对双刀门的发展实在不利。</p>

  “韩末,你先代管吧。”他志不在此,管理双刀门不过是想让她能多注意他。</p>

  韩末更为难了,这届死士头领好难当,且不说保护门主不利自杀未遂,还整天光明正大在外面走,还要代替门主管理门派。</p>

  “这不好吧。”关键是他哪里干过这事啊。</p>

  “你无须担心,他们绝对忠诚。”钟青这些年为了管理双刀门也是下了功夫,一边管理门派一边防着覃泽,少不了一些忠诚且有能力的下属。</p>

  韩末还有些犹豫。</p>

  “若是做不好,就以死谢罪吧。”钟青声音微冷。</p>

  韩末只得接了这个任务,苦着脸领着人回了丹丽。</p>

  院子里只剩下钟青还在跪着,那几只鸭子吃完之后“嘎嘎”的叫着,排着队出去玩水。</p>

  直到夜幕降临,胡媚都没有打开房门,从窗子那里看到他还在跪着,她不想出去,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如何面对过去荒唐的自己。</p>

  覃泽站在客栈二楼,从这个角度能够很好的看到胡媚院子中的情况,他拿着一壶酒,眼神冰冷嘲弄,轻笑一声仰头喝了一口酒,任由酒从下巴流下打湿衣襟。</p>

  他低下头,手指轻敲窗沿,神色不明。</p>

  胡媚第二天开门之时,和平常无异,院子门口跪的人,她视若无睹。</p>

  钟青看了她一会儿,低下了头,目光坚定不复冷漠,和她初见他时很像。</p>

  胡媚娇生惯养,在岳家那三年虽然过的没有尊严,但是岳家公子也舍不得她干粗活,她自是不知道如何做饭。</p>

  她看了看厨房,又看了看院子门口的钟青,强装毫不在意地走了过去,她要出去买饭的。</p>

  之前钟青陪着她的时候,他嫌弃双刀门的厨子做饭难吃,是钟青一直照顾她的吃食。</p>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一直都需要他。</p>

  只是在路过他的时候,钟青突然伸手拽着她的裙摆,“师父不必出去,我可以给师父做饭。”</p>

  他的声音沙哑,说的却是格外真诚,只是这一句话却让胡媚变了脸色,她似乎被他戳到了痛处,一脚踢开他。</p>

  “滚!”</p>

  说罢转身离开了院子,她没用功力,他也没躲,硬生生受下了。</p>

  他爬了起来,重新跪好,低着头等她回来。</p>

  胡媚心绪烦乱,去了平常喜欢去的包子铺却没心情吃,钟青做的其实比这好吃。</p>

  他总是把自己放到尘埃里,可是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乞丐了,他又何必。</p>

  胡媚买了两个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拐了回来买了十个。</p>

  她走的很慢,似乎这样就不用面对他,不用面对自己的感情。</p>

  可是路途有限,她还是到了家,看着他的背影她心里一酸,如果没有岳家公子,如果我们换种方式相遇,如果没有覃泽,如果你不是我的徒弟……我们是不是就会在一起。</p>

  可是哪有什么如果,走过的路不会再有选择。</p>

  她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这一次钟青没有再伸手拉她,胡媚路过他的时候停了一下,把包子扔在他面前又回了房间。</p>

  钟青愣了一下,立马捡起地上的包子,撕开包包子的纸,一手拿了一个狼吞虎咽地开始吃,就像是他还是乞丐那段日子,有食物他都是这样吃的。</p>

  其他人会打他,抢他的东西,如果不快点吃的话就没了,哪怕很多时候都是他吃下去又被打吐出来。</p>

  他虽然饿,来寻她的一路上都没怎么吃东西,可是他还是更想喝水,这样狼吞虎咽的吃,他噎得慌,可是他还是不停地往嘴里塞,都没有怎么嚼就咽了下去。</p>

  师父,你看看我啊!我还是之前的我!我还是爱你敬你的那个我!你看看我好不好!是你将我拉出地狱你不能不管我!</p>

  他噎得厉害,想吐,可还是逼着自己吃完,心里难受又委屈,仿佛这样可以稍微缓解一点,只是为什么视线有些模糊,包子怎么是咸苦的,师父,这家的包子一点都不好吃的,吃得心里苦的厉害,你让我跟着你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好不好,他大口吃着混着泪水的包子,止住喉咙的呜咽。</p>

  吃了一半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胡媚走了出来,抢过他手中的包子扔了出去,脸上是隐忍未发的怒气,“不想吃就别吃。”</p>

  她声音冷漠,钟青却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咳了很久,仿佛要将刚才吃的东西咳出来。</p>

  他跪在地上,双手撑地,紧紧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可是眼泪还是凶猛地往下掉,打湿了地面很大一块。</p>

  胡媚握紧拳头,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p>

  “钟青,起来。”</p>

  钟青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的狼狈模样,但是沉默了片刻之后,还是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她。</p>

  “你回双刀门。”</p>

  “师父?”他抬头看她,脸上还有包子的馅,和眼泪混在一起,看起来脏兮兮的,他受伤地看着她,摇了摇头,“我不要。”</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