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教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她们若是错了,你该找的是黄阁主,不是我。”</p>

  说完驾马而去。</p>

  陈小小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慌乱,可是眼中却是带着恨意。</p>

  他为什么要这么利用我,难道我失去的还不够多吗!祁忘忧的家人是死了,可是左息九爱她,华绍爱她,所有人都爱她!就连黄玲儿也是人人喜爱,华绍虽不喜欢她,可也为了她利用我,凭什么!</p>

  陈小小转身看了眼青鸾阁,毅然决然离开,既然没有人爱她,就不要怪她不爱任何人。</p>

  她不曾想过,她确实因为自己内心隐秘的欲望而在黄玲儿面前和华绍那么亲密,她讨厌黄玲儿,从未喜欢过她,她才是受尽宠爱的公主,黄玲儿不配!</p>

  所以在黄玲儿拆穿她的时候,她恼羞成怒,至于黄玲儿说她喜欢华绍……</p>

  那又怎样,祁忘忧始终是要跟左息九在一起的,何必再跟绍大哥纠缠不清浪费时间。</p>

  华绍一路朝丹丽而去,他放不下她,她还受着伤,而且江湖日志突然就没了丹丽消息,不管是狂雷门驻扎城外逼迫双刀门交出覃泽,还是双刀门内乱胡媚首徒钟青欺师夺位,都没有消息。</p>

  这种异常很大可能是天蛰教插手,那么就代表着天蛰教已经追到了丹丽,并没有像小忧说的那样在山城守株待兔。</p>

  而且江湖日志到现在还没有丹丽消息,天蛰教应该还没有离开。</p>

  这样想着,华绍加快了速度,不能让天蛰教带走她!</p>

  丹丽阳安客栈</p>

  华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走来走去,孙逐风瞥了他一眼。</p>

  “你能不能别走了!”走来走去的,让他看的头晕。</p>

  华朗停下来瞪他,“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忍九怎么说也算你妹妹!天蛰四使都来抓她了,你都不担心吗!”</p>

  孙逐风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嗑瓜子,哪门子妹妹,她是他祖宗!</p>

  每次爷爷一看到有关赤星流的消息就把他赶出去保护她,用得着他保护吗?赤星流就是个变态,年纪那么小武功天赋那么可怕,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左息九这个史诗级变态看中的人能差到哪里去。</p>

  实不相瞒,看她武功尽失的弱鸡模样,他就有点想笑,不过她还欠自己一次比武呢,虽然很讨厌她,但是和她比武真的受益匪浅,就原谅她抢了自己爷爷吧。</p>

  “赤星流早就走了,这会儿到了北漠也说不定。”孙逐风不太在意,凭着忍九和左息九那腻乎的样子,他就不信天蛰教会怎么样她!</p>

  不过她为什么会突然被天蛰教追捕呢?左息九呢?</p>

  “你是不是脑子有坑,她还中着毒呢她能有多远!”华朗对孙逐风十分不满意,直接去把他的瓜子端走。</p>

  孙逐风又翻了个身,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本功法开始看。</p>

  “没看出来啊华朗,变聪明了。”</p>

  “那可不。”</p>

  猛然反应过来,一把抓过他的书,“你别转移话题,你是不是也觉得忍九她跑不掉。”</p>

  孙逐风没了瓜子也没了书,只能坐起身子看他。</p>

  “天蛰教不会对她怎么样的。”</p>

  “可是,可是她肯定不想回天蛰教啊!”</p>

  “你赶紧死了那条心吧!跟左息九抢女人你怕是嫌死的不够快。”孙逐风再看不出华朗的小心思他就白活了二十多年。</p>

  “我不喜欢她!”华朗否认,转身坐到桌子那里喝闷茶。</p>

  “而且她还是我嫂嫂。”他声音闷闷地。</p>

  “呦,还知道她是你嫂嫂啊,不过她也不是你嫂嫂,她是天蛰教主夫人。”孙逐风继续往华朗心上戳刀子。</p>

  华朗抿着唇,一言不发,起身离开了房间。</p>

  孙逐风挑眉,在桌边嗑了一会儿瓜子还是跟了出去。</p>

  好气哦,赤星流有事爷爷揍的是自己,华朗有事爷爷揍的还是自己,自己是沙包吗!</p>

  他和华绍还有宇文赫以及丁晗作为一大盟四大派的首席弟子,关系是比较近的。</p>

  华朗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那就是一个霸王,他们去哪他都要跟着,竟也混的熟了。</p>

  至于钟青,他跟他们并无来往,而丁晗是女子,可能跟他们合不太来,也来往不多。</p>

  而他们担心的赤星流这个时候还在藏茗阁三楼的房间,她似乎被……软禁了。</p>

  这种感觉有点奇怪,这要是左息九在,她现在怕是会在死亡的边缘来回试探,而且他还能精准的在自己还剩一口气的时候救活自己。</p>

  要不怎么说左息九在的时候她不敢逃呢。</p>

  忍九在这个时候,全然忘了自己是如何离开了天蛰教两次,又被抓回去了两次。</p>

  打开门看着门外的黑衣人,忍九轻声开口。</p>

  “黑翼使者呢?”</p>

  “属下不知。”</p>

  “你们…累吗?”</p>

  “属下不累。”</p>

  “你们可以去告诉他一声我有事找他吗?”</p>

  “属下不能。”</p>

  “那我自己去好吗?”忍九说着,还露出了她觉得最甜美的笑容。</p>

  “属下不敢。”奈何两人眼观鼻鼻观心根本没看她一眼。</p>

  忍九:“……”</p>

  灰溜溜地转身回到了房间,自从黑翼上次来过,她去见了覃泽之后,她就没能再出去过。</p>

  其实出去的方法有很多,不过能奏效的都是依仗左息九说的他爱她。</p>

  她不想依仗他,可是偏偏处处有他的痕迹。</p>

  又过了两天,七月十三那天晚上,黑翼推门而入,又一次没有敲门。</p>

  忍九穿着白色里衣,刚刚洗漱完毕,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脸色依旧苍白的厉害,嘴唇有些发紫。</p>

  不过两人都没有任何尴尬,黑翼对这绝色视若无睹,径直走到离她两臂远的距离停下。</p>

  “听说小姐有事找我?”黑翼眼神平静,就像在天蛰教时一般,沉默内敛又稳重。</p>

  忍九从来没有真正注意过黑翼,在左息九面前他毫无存在感,可是在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天蛰四使都是能够惊艳一方的天才人物,他们像是天空最亮的星星,可是左息九却是太阳。</p>

  太阳若是出来了,人们怎么会看得到星星呢。</p>

  “我只是想问一下什么时候回天蛰教。”</p>

  “小姐认为什么时候回去合适?”</p>

  忍九愣了一下,黑翼还在生气吗,不过想了一下也是,按照教规,她本是该死的,或者是比死更可怕的惩罚。</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