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一百四十四章 自古有情伤别离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那个,那个,你有钱吗?”</p>

  “没有。”忍九如实回答。</p>

  孙逐风的笑容瞬间消失,毫不留情地将药碗怼在她脸上,“赶紧喝吧,女人就是麻烦。”</p>

  忍九端着药碗,有些摸不着头脑,闻了闻,想了想,还是喝完了。</p>

  第二天一大早,孙逐风进来送药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忍九人了。</p>

  只有桌子上留下了一封书信和几十两银子,信上写的是有事先行离开,不必担忧。</p>

  孙逐风撇了撇嘴,有些嫌弃地将银子揣在怀里,给孙照行报了声平安。</p>

  只是心里有些苦,这忍九也太小气了,这几十两银子还不够他赔人家药材的零头。</p>

  忍九要是知道他这样想一定会很难受,那些银子已经是她全部的财产。</p>

  孙逐风离开房间之后,白羽悄无声息走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微微皱眉,还是晚了一步。</p>

  孙逐风在路上碰到了刘启,刘启眼眸含笑,检查篮子里的药材。</p>

  “刘启?”</p>

  刘启被他吓了一跳,“怎么了?”</p>

  孙逐风狐疑地看着他,“你要去哪?”</p>

  刘启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笑得腼腆。</p>

  “昨天赤星流不是没有泡好药浴吗,我就又给她整理了药材。”</p>

  孙逐风一脸震惊地将手放在他额头摸了摸,不烫啊,武林盟的人都在发什么疯!一个华绍一个华朗还不够乱吗?赤星流哪里来得这么大的魅力。</p>

  “你你你该不会喜欢她吧!”孙逐风感觉自己说话都不利索了。</p>

  刘启闻言愣了一下,随即脸颊微红,连忙否认。</p>

  “没没有,怎么可能,赤星流那么好,我怎么敢肖想人家,你别乱说了!”</p>

  说完连忙离开,脚步有些慌乱,孙逐风更确定了刘启喜欢赤星流,她到底哪里好了?</p>

  “她已经走了。”孙逐风喊他。</p>

  刘启脚步猛地止住,停了很久才慢慢回头,有些落寞的样子,让孙逐风看着就烦。</p>

  “她,她什么时候走的?”</p>

  孙逐风大步走过去,拿过他手中的篮子,心中极为不平衡,武林盟可真是有钱啊!</p>

  “应该是昨晚,你这药材,昨晚的,我是不是不用赔了?”孙逐风试探地问道。</p>

  他是真的没钱啊!</p>

  刘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拿过自己的药篮,直接离开,只留给他了一句话。</p>

  “我会修书一封告诉孙堂主。”</p>

  如果昨天晚上不是孙逐风突然闯入,赤星流当时昏倒可是没有意识,那么好的机会,他要做点什么简直易如反掌。</p>

  还有那药材,真是可惜。</p>

  孙逐风愤懑地看着刘启的背影,这厮真是的,华朗那霸王还知道为了赤星流讨好自己,这个刘启也太不上道了,他要单方面宣布,刘启被淘汰了。</p>

  而且他这样想的时候,全然忘记了当时孙照行对那些男子进行排序之时自己对他的嫌弃。</p>

  双刀门内,胡媚刚刚脱下外套准备入睡。</p>

  钟青突然推门而入,胡媚还没来得及考虑要不要重新穿上,钟青就走了进来。</p>

  “你来干什么?”她的声音微凉,不算客气。</p>

  钟青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直接越过她走到床边坐下。</p>

  “自然是睡觉。”他的声音微微沙哑。</p>

  “你!”胡媚第一反应是惊怒,不过很快想起,这个似乎是双刀门主才能住的房间,看来倒是自己不识好歹了。</p>

  “呵,好,门主早点休息。”胡媚声音生硬,披上外套,直接向门口走去。</p>

  钟青却伸手拉住她,“别走。”</p>

  胡媚甩了几下没甩开他,转身看他,“钟门主还有什么吩咐?”</p>

  “……师父。”</p>

  胡媚身体微微僵硬,师父?她胡媚从来没有这样的徒弟。</p>

  “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放手。”</p>

  钟青有些执拗地看着她,“我错了师父,我不要当什么双刀门主,你原谅我好不好?”</p>

  他说的极为诚恳,可是胡媚却不敢再相信,她吃了爱情多少苦啊,她不敢相信。</p>

  莲步轻移,胡媚靠近他,近的鼻尖都快贴在一起,近的两人呼吸都纠缠在了一起。</p>

  一只手被钟青拉着,胡媚抬起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慢慢凑近,唇与唇相碰......</p>

  钟青就像少不更事的孩子,一动不敢动,被动地承受着她给的甜蜜。</p>

  只是胡媚觉得有些无趣,轻飘飘推开他,看着他红的不像话的脸,无情开口。</p>

  “看呐,你满足不了我呢。”</p>

  说完转身离开,只是还没有几步,就被人拦腰抱起,扔在床上,随即钟青便欺身而上。</p>

  “我,我只是想等师父同意。”他的眼神晦暗,声音哑得厉害,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p>

  胡媚看了他一会儿,轻轻地叹了口气,“钟青,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p>

  钟青抿了抿唇,目光从她娇嫩的脖颈上离开,“很久很久了。”</p>

  “那你知道岳家满门是我杀的了咯?”胡媚笑的轻快,发丝有些凌乱,原本披着的衣服也滑了下去,香肩半露,艳色无边。</p>

  钟青咽了咽唾沫,努力压抑自己的欲望,“知道。”</p>

  胡媚像是不知道他的忍耐一般,伸手攀上他的脖子,虽是笑着的,可是眼神冰冷。</p>

  “那你知道因为什么吗?”</p>

  钟青的呼吸被她的动作打乱,有些急促,他想起身,却被胡媚攀住脖子无法离开,或许他的潜意识并不想离开,甚至还在期待。</p>

  “知,知道。”</p>

  他的回答是胡媚没有意料到的,她以为他对自己的了解只限于十五年前那个雨夜。</p>

  “我说呢,我见过这双眼睛。”坚定却冷漠,只是现在这双眼里是浓厚的情.欲,怎么都压不下来的。</p>

  胡媚微微仰起身子吻了一下他的眼睛。</p>

  而这个吻像是打断钟青脑中最后一根弦的力,铺天盖地的吻落在胡媚身上,脸上。</p>

  胡媚微微侧头,眼神清明,声音冷冽,“我不想要。”</p>

  钟青没有停下。</p>

  “我不想说第二遍。”</p>

  钟青的动作变慢,最终还是停了下来,起身坐在床边。</p>

  胡媚拉好衣服,赤足踩在地上,一举一动都勾人心魄。</p>

  钟青别过眼,不去看她。</p>

  “钟青,你既然知道岳家公子是怎么死的,那就不要逼我。”胡媚说完走近,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弯腰看他,“或者你也可以废了我的武功,让我成为你的禁脔。”</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