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正自可忘忧 第一百一十三章 围捕

小说:酒中正自可忘忧 作者:柘见容 更新时间:2021-06-26 01:11:43 源网站:123言情
  马车里面安静了很久,毛诺诺在王鹏“温柔”的驾车模式当中昏昏欲睡。</p>

  “祁姑娘怎么会被天蛰教追捕?”</p>

  金玉言这才开口问道,看着她微皱眉头的模样,平淡的收回目光。</p>

  “姑娘若是不方便说就罢了。”</p>

  他总是给人留有余地,让人愿意同他讲话。</p>

  忍九的确是不想说,但是已经三番四次麻烦了他,也不好落他面子。</p>

  “我就是从天蛰教离开了一下。”</p>

  金玉言本来就对她被追捕有一些模糊的猜测,她这么说让他的猜测清晰了许多。</p>

  她原来是逃出教的吗?原因呢?左息九那么…爱她,甚至于连毛诺诺亲她都会生气吃醋,又怎么舍得让她离开?</p>

  他没再往深处问,只是平淡的说道:“祁姑娘去药王谷倒是极好的。”</p>

  毕竟左息九再怎么无情乖戾都不会轻易动药王谷。</p>

  不过忍九并不知道深层原因,她的认知和江湖众人的认知一样,以为是左息九尊重江湖第一药神鬼老。</p>

  “我并不打算在药王谷停留太长时间。”</p>

  她只是要去找华绍,看看陈扬的伤势如何。</p>

  金玉言思索片刻,“姑娘在别的地方怕是会有危险。”</p>

  忍九也担心这个问题,而且她还不清楚阴缺到底是怎么就认出她来了。</p>

  明明之前什么事都没有,自己也没有哪里出了纰漏。</p>

  或许可以到药王谷问问鬼老。</p>

  “没事的,金公子不必担心。”</p>

  “姑娘若是愿意”</p>

  “公子!”</p>

  金玉言的话被王鹏打断,顺便将毛诺诺吓醒了。</p>

  毛诺诺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眼,看到王鹏刚准备笑就想起来了他拧自己耳朵的事情,随即气呼呼的转头埋在忍九怀里不理他。</p>

  王鹏一手握着车绳,一手掀起车帘,瞪着忍九。</p>

  忍九被他一声“公子”吓了一跳,结果发现王鹏又在瞪自己,她刚欲开口重新道歉就被王鹏打断。</p>

  “祁姑娘还是出来吧,男女授受不亲!”</p>

  忍九虽然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乖乖出去。</p>

  金玉言看着她出去没有多大反应,只是看了王叔一眼,王鹏目光有些闪躲,最终还是放下了车帘隔绝了他的视线。</p>

  金玉言垂眸轻笑一声,意味不明。</p>

  毛诺诺委屈极了,王叔实在太过分!拧了自己耳朵不说还将漂亮姐姐叫了出去,他又不敢去公子怀里睡觉!难过。</p>

  “姑娘和左教主是否侠侣?”</p>

  王鹏开门见山,语气算不上友善,</p>

  忍九闻言思考了很久,她跟左息九是侠侣吗?不是吧,他虽说出关之后娶她,可是到底还没有娶她。</p>

  而且,如果忍九只是一个代号,那么自己此次逃跑,还敢伤了天蛰阴吏阴缺,想必他是会抛弃自己的吧。</p>

  “不是。”</p>

  这是忍九的回答。</p>

  但是显然不是王鹏想要的回答,他可还记得左息九公然现身狂雷门主寿辰,那样子分明就是冲她而去。</p>

  而且有人看到,他们二人中途离席,举止亲密暧昧,分明侠侣。</p>

  更何况,在云城白府,左息九医治公子之时吃毛诺诺的醋,无端让公子受苦。</p>

  “那你之前在白府和他举止那么亲密。”</p>

  王鹏本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原则。</p>

  “那个说明不了什么。”</p>

  王鹏都震惊了,这还说明不了什么!那什么能说明什么?</p>

  看着这赤星流乖巧冷清的模样,没想到这么…一言难尽。</p>

  “江湖传闻你和武林盟华绍有婚约在身,那么你和华绍?”</p>

  忍九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天色漆黑,没有一丝光,她甚至还记得嘴角的咸苦味道。她来不及去细细体会那个吻,理智已经将她的动容消磨完全。</p>

  她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她逃不了左息九,逃不了自己。</p>

  “十年未见,并无关系。”</p>

  她的声音有些凉薄,金玉言在马车当中将她和王叔的对话听得清晰。</p>

  毛诺诺双手捧着脸,一脸天真,“那个漂亮大哥哥不是姐姐的夫君吗?”</p>

  金玉言低头看他,也学着忍九的模样轻轻捏了捏他的脸,“不是。”</p>

  他或许知道忍九为什么喜欢捏毛诺诺脸了。</p>

  ————————————————</p>

  阴缺通知了黑翼他们,看追不上忍九了,于是直接掉头抄近道堵她。</p>

  药王谷内,鬼老吹胡子瞪眼的看着辰良。</p>

  “你说什么!”</p>

  “天蛰四使在谷口,要让鬼老交出赤星流。”</p>

  辰良说地小心翼翼,脑海里全都是医行灭门惨案。</p>

  哪知鬼老搂起了袖子,叉着腰就往外走,“什么赤星流,老子哪里有什么赤星流。”</p>

  华绍刚好走了进来,“赤星流怎么了?”</p>

  鬼老看到华绍一下子就变得委屈了,老手缠着胡子嘟囔,“左息九不讲理,都欺负到我头上了。”</p>

  这天底下,直称左息九姓名的怕是只有鬼老一人。</p>

  华绍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只能安慰他,“不会的,赤星流怎么了?”</p>

  鬼老:……</p>

  哼了一声就转过身子不理他了。</p>

  华绍只能看向辰良,“怎么回事?”</p>

  “天蛰四使在谷口,要让鬼老交出赤星流。”</p>

  鬼老又开始委屈了,“我哪里知道什么赤星流!”</p>

  华绍沉默了一会儿,“鬼老,你不是说让我带小忧来见你。”</p>

  鬼老立马将天蛰教的烦心事抛在身后,诶呀,小忧多可爱,她父亲祁晏都深得他心,可惜怎么也不愿拜自己为师。</p>

  小忧一岁的时候,他还抱过她呢,而且上次华绍带小忧过来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给她见面礼呢。</p>

  “是呀是呀!小忧在哪里呀?你小子快把人家带过来呀!”</p>

  华绍:“…小忧就是赤星流。”</p>

  鬼老:“?!”奥,想起来了。</p>

  什么鬼的赤星流,难听死了,小忧应该叫小可爱!!</p>

  “鬼老不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出去看看吗?”</p>

  华绍看着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随即又不知道想到了啥在哪里嘟囔,只得开口提醒他。</p>

  “嗷嗷嗷!对!小忧来了,我得给她见面礼,上次都没来得及。”</p>

  辰良:…不会吧,鬼老这只铁公鸡舍得拔毛了?</p>

  华绍深觉他老人家似乎没有抓到重点,只能开口提醒,“天蛰四使估计是要抓小忧回天蛰教的。”</p>

  说着华绍便往外走。</p>

  鬼老这才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一把拉住他,“你不能出去。”</p>123xyqx/read/2/28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