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狂兵 第743章叫板项问天

小说:透视狂兵 作者:龙王 更新时间:2020-04-28 17:47:24 源网站:123言情
  om ,最快更新透视狂兵最新章节!

  第743章 叫板项问天

  项问天?

  陈老爷子一愣,一脸的不解,这项问天来岭南干什么?

  不管怎么说,这个项问天都是漕帮帮主,陈老爷子不能怠慢,只好转身朝大厅走去。

  到了大厅,就见中央站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中年人,他正在修剪盆景,十分的仔细。

  而站在项问天身后的,则是两个男子,一个身穿纤瘦,双手怀抱,背着一把古剑,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而另一个,则是穿着僧袍,脖子上挂着一串黑漆漆的佛珠,手里还拿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棍,他的眼睛一直闭着,而且还有烧焦的痕迹,一看就是个瞎子。

  这俩人,陈老爷子当然认识,纤瘦的男子叫做剑痴,是项西楚早年收养的义子,从小就喜欢收集各种剑法,钻研剑招,可以说,这个剑痴就是为剑而生的,也是漕帮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

  而那个穿着僧袍的瞎子,则是盲僧,他父母在一场大火中丧生了,而他,也被大火烧伤了眼睛。

  记得那年,盲僧也才八岁,后来项西楚看他可怜,这才收他为义子,并送他到少林学武,后来因为出手太重,打伤了罗汉堂师兄,这才被逐出少林的。

  跟剑痴比起来,还是这个盲僧较为厉害一些,因为他走得是刚猛路线,练得是金钟罩铁布衫,还有钢砂掌,掌力浑厚,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

  剑痴的剑虽然厉害,可他未必能够伤到盲僧。

  “呵呵,不知帮主前来有何贵干?”略微沉思,陈老爷子这才走进了大厅。

  在听到陈老爷子的声音后,项问天这才放下剪刀,拍着手说道:“呵呵,陈老客气了,叫我问天就行。”

  陈老爷子应了一声,这才示意项问天坐下。

  在项问天坐定后,陈老爷子这才端起茶杯,抿了口茶道:“帮主怎么有闲心来岭南?”

  “我有个外甥,叫曲少阳,他死了,而且就死在岭南。”项问天脸色阴沉,冷冷的说道。

  “哦?”

  陈老爷子眉头一紧,一脸惊讶的说道:“还有这回事?不知道凶手是谁?”

  “听说是个叫唐龙的小子,我外甥死得那天,他曾被唐龙掐过脖子,而且最后还被唐龙一掌给劈了,根据我的调查,我外甥的确是被人掐死的,所以我有理由怀疑,唐龙就是杀死我外甥的凶手!”

  咔咔,项问天捏了捏拳头,一脸冰冷的说道。

  唐龙?

  陈老爷子顿觉一阵头疼,怎么又是唐龙?

  说实话,陈老爷子有点不信,唐龙为什么要杀曲少阳?

  再说了,如果唐龙真要杀人的话,用得着那么光明张大吗?

  以唐龙的医术,随便在曲少阳身上扎几针,就可以让曲少阳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犯得着这么冒险?

  见陈老爷子眉头紧锁,项问天这才试探性的说道:“我听说唐龙就在陈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就在陈老爷子打算回答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锣鼓冲天,铜锣炸响。

  很快,就见一群穿着形意门服饰的人冲了进来,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形意门掌门郭云深,而跟在郭云深身边的则是他儿子郭虎豹。

  在听说林占峰被唐龙废掉后,郭虎豹也是一脸的愤怒。

  不管怎么说,林占峰都是形意门的弟子,唐龙这么做,简直就是在挑衅整个形意门。

  “唐龙,你给我滚出来!”郭云深穿着灰色长衫,正一脸霸气的走来,身后的形意门弟子,也是一脸的愤怒。

  啪!

  见郭云深又来了,陈老爷子气得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一脸恼怒的说道:“这个郭云深实在是太嚣张了,他真当我岭南陈家是好欺负的吗?”

  “陈老,要不要我帮你解决?”项问天眉头一挑,一脸杀气道。

  在项问天看来,这个陈老爷子就是漕帮的人。

  一入漕帮,岂是那么容易脱身的?

  现在有人来陈家挑衅,这对项问天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羞辱。

  在岭南,知道陈老爷子曾是漕帮元老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而眼前这个郭云深,却敲锣打鼓的前来,摆明了就是不把陈家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那项问天岂能坐视不理?

  “不用。”

  陈老爷子一口就给拒绝了,这才起身走到大厅门口,一脸恼怒的说道:“郭云深,你到底什么意思?”

  咔咔。

  郭云深活动了一下脖子,一脸嚣张的说道:“陈老爷子,我尊重你,但并不代表我郭云深怕你,如果不是忌惮你是漕帮的人,我郭云深岂会把你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见郭云深如此无礼,陈老爷子气得大怒道。

  郭云深哼道:“废话少说,赶紧叫唐龙出手,今天我郭云深要把他虐成狗!”

  果然,唐龙就在陈家。

  这对项问天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

  以前在江杭的时候,项问天就听说过唐龙的名字,而且这个唐龙还救过黑鲨堂堂主鲁三脚的命。

  说实话,项问天对唐龙有点好奇,他也想见见这个唐龙,看唐龙是不是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郭云深,你不要太过放肆!”陈老爷子强忍着怒火说道。

  “放肆?”

  郭云深怀抱双臂,一脸不屑道:“陈老头,别给脸不要脸,你一个混黑的,也敢这么跟我说话?如果你再不把唐龙交出来的话,我郭云深就把你们陈家给翻个底朝天,我倒要看看,唐龙那个缩头乌龟要躲到什么时候。”

  一个混黑的?

  此时的项问天,再也不能淡定了,而是‘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身后跟着剑痴和盲僧。

  项问天背着手,一脸冰冷的说道:“滚出去!”

  “你说什么?”

  郭云深也是一愣,脸色阴沉道:“小白脸,你知道我是谁吗?在岭南,还从来没有人敢跟我郭云深这么说话。”

  “是吗?”

  项问天古怪一笑,一脸杀气道:“在华夏,也从来没人敢这么跟我项问天说话!”

  “项问天?”

  郭云深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小白脸,你可真会吹牛呀,你要是项问天,我就是项西楚!”

  见郭云深如此的不知深浅,陈老爷子急忙厉喝道:“郭云深,你胡说什么呢?”

  “盲僧!”项问天怒了,而是朝冷冷的说道。

  盲僧会意,这才走了上前。123xyq/read/1/16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