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第590章相认1)

小说: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作者:糖果淼淼 更新时间:2021-03-18 17:22:06 源网站:123言情
  om,最快更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最新章节! 温阮看着男人眼里涌动着的复杂情绪,她心脏一悸,几乎要停止摆动。

  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温阮垂下浓密纤长的羽睫,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霍寒年深黑的狭眸,一眨不眨的落在温阮脸上,不想错过她脸上任何表情。

  她今天穿着高定的奢华礼服,脸上化着精致妆容,一头乌黑长发散落肩头,显得她肌肤更为娇白。

  她垂下眼敛时,长睫像两把蒲扇,浓密而纤长,显得清纯而美好。

  他几乎要将她看出两个窟窿,高大冷峻的身子朝她靠近,修长的手指捏住她下颌,“说话!”

  温阮被他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拍开他的大手,声音清冷了几分,“我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

  “我问你偷了我什么?”

  温阮紧抿了下唇瓣,清丽的眼眸落在男人轮廓紧绷的俊脸上,“我什么都没偷!”

  看着她死鸭子嘴硬的样子,霍寒年喉骨深处发了一声低冷的笑。

  他从怀里拿出那份鉴定报告,毫不留情的扔到她身上,“看完后,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看到他甩过来的亲子鉴定报告,温阮一下子便怔在了原地。

  脑海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居然不声不响的做了亲子鉴定?

  她离开南风岛的时候,就引起了他的怀疑吗?

  一时之间,温阮脑海里百转万千。

  见温阮沉默,霍寒年从她手中拿回鉴定报告,骨节分明的大掌撑到她头顶,将她禁锢在大树与他胸膛之间。

  他垂眸凝着她,“偷了我的种,让她认作别人为父,温阮,你为何对我这么狠?”

  听到他的话,温阮的眼眶,一下子便红了。

  她抬起头,眼神愤愤的瞪着他,“我对你狠?霍寒年,是你瞒着我娶了南宫菡,我说过,就算是死,也不要让你为了我,去牺牲自己的幸福!”

  “自从我们在一起后,你有多少次,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做出过伤我心的事情?我的心不是铁做的,我也会受伤!当时我在尼都,就是一个活死人,我只能以小三的身份留在你身边,你考虑过我的自尊和感受没有?”

  “于来我说,我宁愿死,也不会委屈的留在你身边!是,我下定决心离开你之前,是偷了你的种,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吗?”

  “因为我做好了这辈子跟你老死不相往来的准备,我曾经真的爱过你,我想以后也不会再那样爱一个人,为了留点念想,我偷了你的东西!”

  “小樱桃是我的全部,我从怀她,到生她都不容易,最后两个月的时候,甚至因身体原因我都是卧床的,我不会让你抢走她的!”

  霍寒年漆黑的瞳孔缩了缩,坚毅的下颌线条紧绷了起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觉得,他过来,就是为了跟她抢女儿的吗?

  霍寒年看着温阮的眼神犀利锐冷了几分,“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认其他男人为父亲的!”

  温阮,“就算周珩不是小樱桃亲生父亲,但他们的感情,却胜似亲生父女!”

  霍寒年英俊的脸廓顿时阴沉得能滴出水,他一把掐住温阮脸腮,好似要将她骨头捏碎,“你以为周珩有多喜欢你?他喜欢的,另有其人!”

  那天在酒吧,周珩跟那个售酒女,一看就是有故事的!

  他看那个女人的眼神,跟看温阮的,完全不一样!

  温阮被霍寒年捏得腮骨好似都要碎裂,这个男人,发起狂来,简直偏执又病态!

  “我和周珩,从头至尾,都清清白白,他有深爱的女人,我替他高兴!他于我来说,是大哥,是恩人,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听到温阮的话,霍寒年高大的身子陡地僵住。

  她刚说什么?

  她和周珩清清白白?

  得知小粉团子是他那女儿一刻起,霍寒年内心无疑是狂喜的,但同时他也明白,温阮嫁给周珩后,不可能没有同过房。

  即便小粉团子不是周珩的女儿,但他们也可能在一起过。

  他压根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霍寒年松开掐在温阮脸腮上的大掌,修长的剑眉紧皱蹙成了一团,“他…没有碰过你?”

  温阮揉了揉被他捏红的脸颊,恼羞怒的瞪了他一眼,“我和他只是假结婚,他若真是对我有感情,怎么可能容忍小樱桃的存在?倒是冷少主你,和南宫菡假戏真做,还有什么资格来过问我的私生活?”

  霍寒年微微眯了下深不见底的狭眸,似乎明白过来什么,他低笑一声,“你吃醋了?”

  温阮不知道怎么两人会聊到吃醋的事上,她压根没有吃醋,只是想提醒他,如今二人早已回不到过去了。

  不想再跟他多说一句话,温阮抬起双手,往他胸膛上用力一推。

  趁他不注意,温阮朝房间跑去。

  想将门关上,但他动作比她更快一步。

  大掌撑在门框上,稍一用力,他就将门推开了。

  他握住她手臂,拉着她转了个身,紧接着将她抵到了门框上。

  不顾她的挣扎,他大掌用力扣住她纤细的腰。

  低低的嗓音从她头顶响起,“我和你一样。”

  什么???

  温阮不是太懂他的意思。

  “我没有碰过南宫菡,一次也没有。”

  温阮黑白分明的鹿眸,一下子睁大。

  沉默片刻后,她将头扭到一边,声音很轻的道,“你不用跟我说这些。”

  霍寒年看到她轻轻颤栗的长睫,泛着淡淡红晕的耳廓,阴沉的面色好转了几分,他嗓音低哑的道,“嗯,你没问,是我自己想解释。”

  温阮,“………”

  两人对视了几秒,温阮想说点什么,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道轻糯的声音,“妈咪~”

  温阮和霍寒年同时一怔。

  彼此回头,朝床畔看去。

  小樱桃睡得正香,不知梦到了什么,迷迷糊糊的叫了声妈咪。

  见小丫头没有醒,两人都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温阮看向身边的男人,见他轮廓紧绷着,明显有些紧张的样子,她声音清淡的道,“你要跟小樱桃相认吗?”</div>123xyqx/read/3/37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