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第588章去做个鉴定

小说: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作者:糖果淼淼 更新时间:2021-03-18 17:22:06 源网站:123言情
  om,最快更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最新章节! “姜宓,好久不见。”

  周珩深眸沉沉的看着眼前娇艳璀璨的女人,掐在她下巴上的大掌,几乎要将她骨头捏碎。

  明明很疼,但他身前的女人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她抬起素白的手,将他的大掌拉开。

  “先生,你认错人了。”她没有在包厢多待,转身离开了。

  她一出去,周珩高大的身子也随之朝门口大步走去。

  姜宓还没走出多远,就被身后追来的男人一把扣住手腕,紧接着纤细的身子,被用力所到了就近的墙上。

  脊背撞到坚硬的墙上,骨头几乎碎裂。

  精致的黛眉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

  周珩深黑阴鸷的眼眸,一眨不眨的落在女人脸上。

  滇北第一美人,五官脸蛋已经完全长开,如盛开得正艳的红玫,骨子里透出来的魅力,比起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珩单只强健的手臂撑到她头顶,低沉的嗓音像是从喉骨深处发出,“跟他私奔,他就让你来酒吧当售酒女?”

  周珩还没有成为滇北王之前,姜宓父亲是滇北重臣,可惜他跟错了队,导致家破人亡。

  姜宓是他为保命,送进滇北王宫给他当侍妾的。

  只不过这个女人,早已有心上人,在他面前宁死不屈。

  一次醉酒,他不顾她的挣扎与反抗,强行要了她!

  她便拿起藏在枕头下的匕首,刺进他胸口。

  当时他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竟没有当场要了这个女人的命。反倒还放了她一条生路。

  而这个女人,在被他放出之宫后,就跟她深爱的男人私奔了!

  周珩以为自己早就将这个女人忘得一干二净,但再次看到她,被刺了一刀的胸口,竟还在隐隐发疼!

  可能是从没有哪个女人,像她那般大胆过!

  也可能是没有哪个女人,敢无视他的存在过!

  看着这张娇媚明艳的脸,周珩胸腔里腾起一股无名怒火,“多少钱一晚嗯?”

  姜宓眼底露出一丝羞恼,但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她知道周珩的脾性,若他不肯放手,她今晚很难逃出他的手掌心!

  她深吸了口气,再抬起眼敛眼,眼底已经蓄积了薄薄的水雾。

  “我只是在酒吧卖酒,并不卖身,你放我走好不好?”

  看到她眼底盘旋着的泪水,周珩剑眉紧皱,修长的手指抬起,抚上她的脸颊。

  “放你走?”

  啪嗒一声,一滴滚烫的泪水,落在了他手背上。

  像一颗鞭子,狠狠打在了周珩的心头。

  他看着她的眼神,复杂了几许。

  他俯首,朝她的小脸靠近。

  姜宓缓缓闭上眼睛,纤细的身子被他揽进了怀里。

  就在他的唇即将落在她脸颊上时,心口好像被一个什么东西抵住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

  她从他腰间将枪拔走了。

  “现在,肯放我走了吗?”

  她脸上柔弱的神情,很快就不见了。

  狐狸眼里,带着一丝清寒的冷意。

  “我对你,还是一如继往的恶心!”

  周珩高大的身子,狠狠一怔。

  英俊的面上,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了。

  他将女人的手握住,带着她往扳机上扣去,“恶心?那现在就一枪毙了本王!”

  他加重手上的力度,姜宓瞳孔微微收缩。

  她自然知道若是真要了周珩的命,会产生什么样严重的后果!

  她只想离他远远的,并没有想要取他性命!

  她长睫颤栗看着眼前寒沉冷戾的男人,唇瓣微微发抖,“你疯了?松手!”

  周珩挑了下眉梢,“怎么?不敢?”

  不待她说什么,他带着她的手,用力往扣动扳机。

  姜宓还算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的裂痕。

  然而,周珩并没有受伤。

  他另只手抬起,缓缓张开拳头。

  里面是几颗子弾。

  姜宓脸色变了变,瞳眸微微收缩。

  这个男人,危险程度比她想象中还要大!

  他拍了拍她变得苍白的小脸,“下次再让本王遇到你,就不会再轻易让你离开了,现在,滚!”

  姜宓如获大赦,逃也似的跑开了。

  看着仓皇而逃的背影,周珩久久收不回视线。

  他从喉骨里发出一声低冷的笑。

  这个女人,果然还是一如继往的讨厌他!

  不知看了多久,周珩收回视线,一回头,对上了霍寒年那双探究似的目光。

  “北王,不知你在外面对别的女人这样,有没有考虑过北王妃的感受?”

  周珩单手抄进裤兜,深邃的眸别有深意的睨着霍寒年,“我和温阮当初不过是假结婚。”

  霍寒年怔了怔,不太明白周珩话里的意思。

  “那么小樱桃……”

  “自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不待霍寒年说什么,周珩已经转身大步离开了。

  霍寒年站在原地,如同石雕一般。

  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周珩那句小樱桃不是他亲生女儿的话!

  若小樱桃不是周珩的女儿,那又会是谁的呢?

  霍寒年不禁想到小樱桃对松子香过敏的事……

  但以小樱桃的年龄,似乎又不太可能和他有什么关系!

  霍寒年脑子里一时间乱成了麻!

  回到别墅,霍寒年在客厅里坐了一夜。

  翌日一早,温阮就牵着小樱桃从楼上下来了,她另只手上还拿着行李箱。

  看到母女俩准备离开的样子,霍寒年弹了下指尖烟灰,剑眉微皱的道,“这么早就要离开?”

  温阮不怎么想跟霍寒年说话,但出于礼貌,她还是点了下头,“是的,这两天麻烦冷少主了。”

  霍寒年紧抿了下薄冷的双唇,“不客气。”

  他起身,走到小樱桃跟前,蹲下高大的身子,“小丫头,不知下次再见面是什么时候了,蜀黍能抱你一下吗?”

  小樱桃仰起头看了眼温阮,温阮朝她点了下头,小樱桃上前,扑进霍寒年怀里。

  虽然她有点生气酷蜀黍身边有了新女盆友,但真的要跟他分开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舍的。

  霍寒年抱住小樱桃,轻轻拍了下她的背,“下次有机会再过来玩。”

  霍寒年将温阮和小樱桃送到车上,待车子慢慢驶远,他回头看向身后的管家,“替我去办件事。”说着,他将一根长长的头发装进了一个透明袋里。</div>123xyqx/read/3/37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