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第474章浓浓醋意

小说: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作者:糖果淼淼 更新时间:2021-03-18 17:22:06 源网站:123言情
  om,最快更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最新章节! 到了公寓,江煜带着温阮朝卧室方向走去。

  站在门口,温阮有些戒备的看着江煜,“你带我去你房间做什么?”

  江煜抬起手拍了下温阮的头顶,“想哪里去了,我对你早就没别的想法了!”

  他那表情,搞得好像她自作多情了一样。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她不得不起疑啊!

  见温阮站着不动,江煜挑了下眉梢说道,“有人病了,你帮我去看下。”

  听到他的话,温阮稍稍松了口气。

  看来真是她自作多情了!

  温阮走进卧室,看到床上躺了个女人。

  茶色的长卷发散落在枕间,明媚娇艳的脸蛋泛着不正常的酡红,呼吸有些沉重。

  温阮眨了眨眼,看了看床上的女人,又回头看了眼江煜。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厉双儿。

  温阮向来聪慧,以前她就觉得江煜心里装着一个人,应该就是床上的厉双儿吧!

  温阮识趣的没有多问,她快步走到床边。

  拉起厉双儿的手,替她把脉。

  把完脉,温阮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药瓶,“里面的药,每天三次,一次两粒喂她吃下。”

  江煜接过药瓶,挑了下眉梢,“现在就喂她吃一次?”

  “嗯。”

  江煜出去倒了杯温开水过来,他将厉双儿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张嘴,吃药了。”

  厉双儿烧得迷迷糊糊的,闻到江煜递来的药,拧了下精致的眉,“难闻。”

  “良药苦口。”

  厉双儿将脸扭到一边,双手抬起往江煜胸膛推了推,“不吃,你走开!”

  虽然凶巴巴的口吻,但因为生了病,没什么威慑力。

  温阮知道有些女生怕吃中药,她从包里拿出一颗糖递给江煜,“等下拿给厉小姐吃。”

  江煜没有接过糖,他将中药含进自己嘴里,直接俯首堵住厉双儿的唇。

  将药喂进她唇里,强迫她将药丸吞咽进去。

  厉双儿眉头拧得更紧,呜咽着想说点什么,江煜扣住她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厉双儿迷迷糊糊的,脑子不太清醒,面对江煜的吻,她慢慢变得乖巧听话,像只小猫一样窝在他怀里不再乱动了。

  温阮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转身,离开了卧室。

  走到客厅,她接到霍寒年的电话。

  刚要说点什么,江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麻烦你了。”

  温阮想要捂住手机,已经来不及了。

  霍寒年听到了江煜的声音,“你跟江煜在一起?”

  虽然江煜早就表态过,他对温阮没有别的想法了,但霍寒年想到前的事,心里对江煜还是有所防备和膈应的。

  江煜的性子,阴晴不定,又令人琢磨不透,跟他单独在一起,着实危险。

  尽管没有看到霍寒年表情,但通过声音,温阮能感觉到他脸色有多阴沉了。

  “江煜找我帮点忙,我马上就回会馆。”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几秒,嗓音低沉沙哑的道,“在哪,我来接你。”

  温阮了解霍寒年的性格,若是不让他来接,他定会不放心。

  温阮报了江煜家的地址。

  二十分钟后,霍寒年开车过来。

  温阮已经等在小区楼下了,江煜原本要送她,被她拒绝了。

  就在温阮朝霍寒年走去时,江煜从单元门出来。

  他递给温阮一个精致的盒子,“帮我保守秘密,你的酬劳。”

  “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江煜将礼物塞到温阮手中,双手抄兜,看着下车朝这边走来的霍寒年。

  霍寒年英俊的轮廓紧绷,漆黑凛冽的狭眸扫向江煜,“这么晚了,将我女朋友叫来做什么?”

  江煜耸了下肩膀,“不太舒服,让小阮来给我看看病。”

  听到小阮二字,霍寒年脸色阴沉了几分,“江煜,你别再打我女朋友主意。”

  温阮上前,拉住霍寒年手臂,“他没有打我主意,你别将我当成个香饽饽了。”

  霍寒年紧抿着菲薄的唇,没有再说什么,拉着温阮上了车。

  车子启动前,精致的盒子,从车窗丢下,落到江煜脚边。

  “留着送你的情人。”

  比他心眼还小的男人!

  江煜无语地摇了下头。

  ……

  宾利车上。

  温阮看着轮廓线条如斧凿般深刻冷厉的男人,手指轻轻戳了下他的手臂,“值得生那么大的气吗?”

  霍寒年握住温阮细长的指尖,用力在掌心捏了下,“你最近不要掺和江煜和厉双儿的事。”

  他冷不丁说出这么一句,将温阮吓了一跳。

  “你…知道什么了?”

  霍寒年扯了下唇角,似笑非笑,“打牌的时候,提到双儿,江煜一反常态,连输几把,又心绪不宁的起身离开。”

  “打电话让你独自过来,我看不是他病了,病的是双儿吧?”霍寒年微微眯了下深不见底的黑眸,“他脖子上有个红印,我看是厉双儿留下的。”

  温阮眨了眨眼,不得不佩服霍寒年的洞察力,“你居然什么都看穿了!”

  “若晏琛知道江煜搞他妹妹,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你最好不要掺和进去,以免受牵连……”

  温阮乖巧的‘哦’了一声。

  ……

  两人说了会儿话,温阮发觉霍寒年车子开往的方不是回她妈妈公寓的小区,而是开往他的别墅方向,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地收紧。

  贝齿咬了下唇瓣,“你开错方向了。”

  “阮阮,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了。”

  他话里透露出来的另一层意思,她居然秒懂。

  不敢直视他好似要将她看穿的眼神,小脸扭向车窗外。

  白皙的耳廓,泛起热烫的红晕。

  确实很久没有在一起了,想到过往的亲密,心脏跳动的速度,异常激烈。

  ……

  夜,已深。

  温阮洗完澡,身上穿着霍寒年的黑色衬衫。

  衬衫衣摆堪堪遮住大腿,露在外面的肌肤白净如雪。

  黑与白,形成鲜明对比,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她靠坐到床头,低头看着手机,听着沐浴间里的淅沥水声,有些心猿意马。

  没过多久,水声消失,沐浴间的门被人推开。

  一抹高大冷峻的身影,走了出来。

  温阮抬头朝他看去一眼,呼吸,顿时乱了。</div>123xyqx/read/3/37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