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第466章你别太过份

小说: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作者:糖果淼淼 更新时间:2021-03-18 17:22:06 源网站:123言情
  om,最快更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最新章节! 霍寒年出事后的大半年里,温阮确实没有注意到父母婚姻的异常。

  但她并不笨,后来发现异常后,她就知道两人离了婚。

  只不过因为担心她的情绪,一直没有告诉过她。

  他们不说,她也就不拆穿他们。

  表面上,他们还是和谐美好的一家人。

  直到今天——

  温阮看到温云辰带着性感女人过来听音乐会。

  既然小爸找了女人,妈妈又怎么不能被别的男人追求?

  别以为她不知道,小爸心里其实还是有妈妈的。

  不给他点刺激,他可能还会继续作死!

  “你就不怕你妈真被郑也默吸引了?”

  温阮摇了下头,“你放心吧,我小爸也不会让我妈跟郑叔叔过多来往的。”

  霍寒年抬起骨节分明的长指,轻点了下温阮的鼻尖,“小机灵鬼。”

  温阮拉住霍寒年的手,与他朝十指相扣,朝着前面繁华街道走去。

  走了一段路,温阮拉着霍寒年坐到广场喷泉池边的休息椅上。

  霍寒年将温阮揽进怀里,下颌抵到她头顶,嗓音沙哑的道,“阮阮,不少人都在我微博下cue你,你要不要回应下?”

  温阮想也没想,便直接拒绝,“昨晚的事,谢谢你替我出面,但我现在不想太过高调。”

  听到温阮的话,霍寒年心口微微收紧。

  他知道,这段感情,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创伤。

  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修复如初的。

  ……

  云翾跟郑也默吃完宵夜,他送她回别墅。

  两人在吃宵夜过程中,已经互留了联系方式。

  “我还要在帝都演奏六场,我们有时间,再一起约出去吃饭,或者回当年的孤儿院看看。”

  云翾点头,“好的。”

  许久没有跟当年认识的伙伴,朋友一起有过交集,刚开始云翾有些紧绷,放不开,怕郑也默会问起她的过往,但郑也默什么都没有多问。

  一顿宵夜吃得还算轻松愉悦。

  到了别墅门口,郑也默下车,替云翾将车门打开。

  云翾下了车,跟郑也默道了谢,准备进去。

  郑也默将她叫住,“小翾,等下。”

  云翾停下脚步,“怎么了?”

  郑也默温雅一笑,伸手,朝云翾头上伸去。

  他拿下一片树叶,“落了这个。”

  “谢谢。”

  “不客气,快进去吧!”

  别墅里一片漆黑,云翾到了玄关,将灯打开,换了鞋,朝客厅走去。

  接了杯水,她刚了喝了口,忽然一道阴鸷冷漠的嗓音响起,“刚恢复几分姿色,就迫不及待出去勾搭男人了?”

  冷不丁听到男人的声音,云翾手中的杯子,差点没握稳摔到地上。

  她回头,看向坐在沙发上,不知何时回来的男人,她握紧手中的水杯,“你回来了。”

  好似并没有听到他羞辱的话,她脸上神情依旧淡淡的,并没有多少情绪变化。

  温云辰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灯光从他头顶照下来,缭缭烟雾中眸子阴翳讳莫,让人看不清他内心情绪。

  云翾不敢跟温云辰过多相处,她总觉得他这人阴晴不定,比起温锦章要难相处得多。

  云翾放下水杯,朝楼上走去。

  到了主卧,云翾准备换下身上的旗袍,卧室门突然被人踹开。

  砰的一声巨响,让云翾心口颤了颤。

  回头,看向面色阴沉的温云辰,云翾皱了皱眉,“你进来做什么?”

  温云辰走到云翾跟前,眼眸幽深如潭,他一把掐住云翾精致的脸庞,“怎么,看上那位钢琴家了?”

  距离上一次两人这么近距离接触,是离婚前一天。

  “我的事,与你无关。”她去推他的手。

  殊不知,她的冷淡,漠视,宛若导火索,瞬间引爆温云辰内心的炸弾。

  他掐着云翾的脸颊,往前走了几步,云翾推不开他的手,只好往后退,直到小腿绊到床畔,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倒在床上。

  “温云辰,你别不讲道理!”

  将近二十年被关在阴暗潮湿的石牢里,云翾不懂跟人争执,面对强势的温云辰,她甚至不知要如何反抗。

  纤瘦的身子,不停地往床上挪,想要避开温云辰。

  但温云辰压根不给她避开的机会,大掌握住她脚踝,重新将她扯到床边。

  “在我面前装什么清纯?不是会对钢琴家笑,对我就苦着张脸?”温云辰眼里燃烧着嫉妒的火苗,俊逸的脸庞阴翳又骇人。

  云翾不明白温云辰为什么要这样,他不是交了新女朋友吗?

  他近在咫尺,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女人的香水味。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离婚了,你可以找新女朋友,我也有权利跟朋友吃饭,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温云辰看着云翾眼里氤氲出来的薄薄水雾,想到她面对钢琴家时盈着笑意的眉眼,胸腔里像是堵了团棉花。

  以前她爱着霍晋,霍晋没了,她又恋上钢琴家。

  她心里可以装下任何男人,可唯独不是他温云辰!

  “你知道吗?温锦章被你伤得不敢再出来了,你就是个烂情的女人!”

  烂情的女人?

  云翾精致的脸庞瞬间变得青白交加,她没想到会从温云辰嘴里听到如此不堪的字眼。

  垂下眼敛,掩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忧伤,她声音微微发颤的质问,“既然我是个烂情的女人,你还来纠缠我做什么呢?”

  看着她自甘堕落的样子,温云辰面色阴寒,恨不得将她掐死。

  温云辰盯着她身上的黑色旗袍看了几秒,凸起的喉结动了动,“既然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我又何必在乎你的感受?”

  他的眼神,幽暗炙烫,像是要将她看出两个窟窿。

  云翾瞳孔微微收缩,双手下意识护住自己身子,“温云辰,你不能做过份的事——”

  温云辰一把掐住云翾纤细的腰,将她的玉簪从盘着的发髻中抽出,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他撩起一缕,放在鼻尖嗅了嗅。

  他眼里慢慢氤氲出了一层猩红,掐在云翾腰上的大掌加重了几分力度,“钢琴家能给你什么,我同样可以给,既然你不稀罕当温太太,就做个让我泄慾的情人!”</div>123xyqx/read/3/37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