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第399章你是不是有点无耻了?

小说: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作者:糖果淼淼 更新时间:2021-03-18 17:22:06 源网站:123言情
  om,最快更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最新章节! 不一会儿,霍寒年就重新返回了沐浴间。

  他手里拿着剃须刀和泡沫膏。

  他将东西交到她手中,“替我刮。”

  温阮纤浓的长睫轻轻一颤,“我不会。”

  他深邃的狭眸间染上了淡淡笑意,嗓音低低哑哑的,“我教你。”

  他将下颚涂上了泡沫膏,修长的大掌握住她拿着剃须刀的小手,朝自己涂了泡沫的地方刮去。

  温阮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将他刮伤了。

  但她向来聪明,他一教,她就学会了要领。

  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给男人刮胡子。她屏息凝息,小心翼翼,无比认真。

  霍寒年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她脸上未施粉黛,肌肤嫩白得如同剥了壳的鸡蛋,挑不出一丝瑕疵,精致的纤眉下,一双鹿眸澄澈清亮,像容纳了世间的美好。

  温阮抬头朝男人看了眼,见他眸光幽沉炙热的盯着她,她呼吸一紧。

  “别那样看着我,不小心弄伤你了怎么办?”

  霍寒年双手搂住温阮细软的腰肢,黑眸落在她粉润的菱唇上,“你觉得我球技怎么样?”

  温阮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红着脸嗔了他一眼,“不怎么样……”

  “那以后多练练?”

  温阮送了他一个滚字。

  话音刚落,纤腰就被他紧掐了下,“现在在我面前,胆儿越来越大了,还敢叫我滚了嗯?”

  温阮拿着剃须刀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再闹,真要将你刮毁容了啊!”

  霍寒年看着她白皙耳廓冒出的红晕,薄唇勾了勾,没有再说出让她分心的话。

  替他刮完胡茬,温阮替他涂上须后水。

  清冽的气息,扑鼻而来,带着浓郁的男人味,温阮心脏不禁漏跳了一拍。

  刮完胡茬的他,轮廓线条更显分明,五官深刻如雕琢,英俊得一塌糊涂。

  就是有点儿清瘦,脸上都没什么肉了。

  温阮双手捧住他有棱有角的脸庞,声音轻糯的道,“回去后多吃点,我不喜欢太瘦的男人。”

  温阮话音刚落,男人突然单手将她从洗手台拎起来,“我臂力可以承受两个你这么重。”

  温阮脸蛋红了红,还来不及说什么,又听到他说了句,“瘦,但有力。”

  温阮被他抗在肩头,胃被顶得有些不舒服,她拍了拍他的后背,“知道你有力,快放我下来。”

  从沐浴间出来,霍寒年将温阮放到床上。

  紧接着高大的身躯朝她笼罩过来。

  温阮紧张的吞咽了下,“今天不可以了,我不舒服——”

  霍寒年黑眸凌厉的瞪了她一眼,“想哪里去了,只是亲一亲你。”

  温阮还来不及说什么,娇软的唇瓣,就被他牢牢堵住了。

  虽然大早上什么都没有做,但两人还是腻歪了许久才穿戴整齐,收拾妥帖出门。

  叶倾语已经吃完早餐等在大厅了,看到姗姗来迟的二人,视线落到温阮容光焕发的小脸上。

  一眼就能看出昨晚她经历了什么。

  从女孩蜕变成了女人。

  看到叶倾语直白的眼光,温阮耳廓有些发热,她让霍寒年去退房,自己走到叶倾语跟前,“你昨晚没睡好吗?黑眼圈有点重。”

  叶倾语几乎一夜未眠,想到那种视频在厉晏琛手上,就气得咬牙切齿!

  堂堂一个豪门公子哥,怎么手段那么卑鄙无耻呢?

  叶倾语朝退房的霍寒年看了眼,他身上的阴郁暗黑气息没有昨天那么强烈了。

  像是去了趟地狱又活过来了一样。

  “他情绪好转了不少吧?”

  温阮点了下头,“可是我遭殃了。”

  叶倾语轻轻拉开温阮脖颈系着的围巾,看到细白肌肤上的痕迹,她倒抽了口冷气。

  “男人就没有一个不是禽獣的!”

  叶倾语话音刚落,见温阮朝她眨了眨眼,她不明所以,继续说道,“你知道不,那个厉少,昨晚还想跟我……就他那技术,说真的,我都不好意思嘲他……”

  温阮见站在叶倾语身后的男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抬起手放在唇边咳了一声,小声提醒叶倾语,“后面。”

  叶倾语接收到温阮的提醒,回头看了眼。

  这一看,她浑身血液差点凝固。

  麻蛋的,厉晏琛什么时候站到她身后的?

  金丝框镜片下那双细长的凤眸,此刻寒意凛凛,俊美斯文的脸庞黑得如锅底色。

  叶倾语头皮麻了麻,迅速收回视线,对温阮说道,“我先去车上等你哈。”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温阮神情尴尬的冲厉晏琛勾了勾唇。

  厉晏琛冷哼一声,转身面色清寒的走了。

  显然被气得不轻。

  霍寒年退完房,牵着温阮的手,走了出去。

  叶倾语和厉晏琛一人开着一辆车停到门口,显然在等二人。

  叶倾语开的是温阮的mini宝马,空间和舒适性肯定没有厉晏琛的豪华越野车好。

  温阮建议霍寒年坐厉晏琛的车。

  霍寒年朝温阮看了眼,“你还有力气开车?”

  温阮红着脸嗔了霍寒年一眼,“语儿陪我一同来的,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回去吧?”

  叶倾语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没事儿,霍少可能想单独跟你一辆车,我去坐厉先生的车。”

  说着,看向霍寒年,“不过要麻烦霍少帮忙说服下厉先生,不然他应该不会同意我坐他的车。”

  霍寒年见叶倾语挺识趣的,他点了下头,“稍等。”

  温阮走到叶倾语身边,拧眉道,“你先前那样说了厉少,现在去坐他的车,你就不担心?”

  叶倾语叹了口气,“我有把柄在他手上,我要想办法将把柄删除了,不然,我这个年都过不好!”

  不知霍寒年跟厉晏琛说了什么,厉晏琛将越野车开到叶倾语身边,然后从驾驶座到了副驾驶,“想搭顺风车回去就自己开。”

  叶倾语,“………”

  见她不说话,厉晏琛挑了下修长的眉梢,“怎么,不愿意?那你自己去镇上坐车,从这边回到帝都城,大概要转四五趟车。”

  叶倾语磨了磨牙,“好,我开。”

  一上车,叶倾语就闻到了一股浓郁香醇的咖啡味。

  坐在副驾驶的男人,端着个黑色保温杯,优雅斯文的抿了口咖啡。

  这对于一夜未睡的叶倾语来说,就像是救命药,她吞咽了下喉咙,打破车厢里静默的气氛,“厉先生,你还有多的咖啡吗?”

  厉晏琛仿若没有听到叶倾语的话,俊美斯文的脸庞看向车窗外,手中摇晃着保温杯,一副将咖啡喝成红酒的架势。

  叶倾语懒得热脸再贴冷屁股,启动引擎,越野车疾驰而去。

  他一杯咖啡,大概喝了一个多小时。

  抿两口盖上盖子,过一会儿,又打开抿两口。

  叶倾语闻到那味儿,哈欠一个接一个地打。

  最终忍无可忍,她将越野车停到路边,“您是故意的吧?”

  厉晏琛挑眉看向她,“什么故意的?”

  “你明知道我昨晚不可能睡好,还一直端杯咖啡誘惑我!”

  厉晏琛低笑一声,“想喝?”

  “你一晚不睡试试看?”

  厉晏琛当着叶倾语的面,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

  叶倾语气得脸色铁青,刚要说点什么,他突然俯首过来,大掌扣住她后脑勺。

  不待她反应,一口咖啡,就从他嘴里,渡进了她的嘴里。

  有咖啡渍从嘴角淌出,他一点一点吻干净。

  叶倾语脑子里像充了血一样,美眸大瞠,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离开她的唇,凤眸里带了丝若有似无的笑,“还想睡么?”

  叶倾语抬起手背,用力擦了下唇瓣,“厉先生,你是不是有点无耻了?”

  厉晏琛颀长的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嗓音清寒的道,“在我技术没得到你的认可前,我想这种无耻可能还会继续下去。”

  叶倾语被梗了一下,懒得再跟他聊下去,重新启动引擎离开。

  快到帝都的时候,叶倾语发现厉晏琛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她终于找到机会下手了。

  她拿起他的手机,在屏幕上滑了下。

  居然没设任何密码指纹之类的,她轻而易举找到相册里那段视频。

  赶紧点了删除,又在最近删除里将视频清空。

  做完一切,她长长地舒了口气。

  车子驶进帝都,厉晏琛才睁开细长的凤眸。

  叶倾语将越野车停到马路边,对他说道,“厉先生,我在这里下车就好了。”

  厉晏琛看了叶倾语一眼,待她下车后,坐到驾驶座。

  启动引擎前,他朝站在马路边打车的叶倾语看了眼,嗓音清寒的道,“相册里的删除了,还有云端备份,电脑、U盘都有,欢迎随时来删!”

  等叶倾语反应过来时,越野车已经疾驰而去。

  “厉晏琛,你这个无耻卑劣的混蛋!”

  看着叶倾语气得跳脚的样子,厉晏琛收回落在后视镜上的凤眸,唇角若有似无的勾了勾。

  ……

  温阮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到了紫荆花园楼下。

  温阮睁开迷朦的眼睛,看了眼倚在车头前抽烟的高大身影,推开车门下了车。

  “怎么将车开到这里来了?”

  “今晚在这里陪我。”他黑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保证不打球。”

  提到打球,温阮就想到昨晚,他在她耳边说了句,“不会不要紧,我教你。”

  结果呢,他自己也是新手一枚!

  两人牵着手到了他顶楼的公寓,门打开后,温阮先进去,紧接着,身子狠狠一怔。</div>123xyqx/read/3/37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