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第398章甜蜜

小说: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作者:糖果淼淼 更新时间:2021-03-18 17:22:06 源网站:123言情
  om,最快更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最新章节! 虽然跟他接触的次数不多,但叶倾语发现,他外表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但骨子里霸道又强势。

  现在她有把柄在他手上,就算再气,也只能忍着。

  “好,那你睡床上,我在沙发上睡。”

  虽然宾馆比不上大城市的,但好在还有个干净的小沙发。

  厉晏琛拿掉眼镜,摁了下眉心,折腾了一天,似乎有些累了,他躺下了身子。

  叶倾语反倒睡不着,身上带着股烧烤和平头男人熏到的烟酒味,她受不了这种混合的味道,拿了睡衣,进了沐浴间。

  二十分钟后,叶倾语从沐浴间出来。

  看到房间里的一幕,她浑身血液都好似要凝固。

  男人不知何时又靠坐到床上了,手上拿关一个黑色的、蕾丝的、内衣。

  叶倾语脑海里嗡了一下,美眸圆瞠。

  “你你你……”

  厉晏琛垂眸,翻来覆去的看了眼,唇角勾着若有似无的弧度,“你掉在地上的。”

  叶倾语嘴角抽了抽,“你不知道替我放回包里吗?”

  她走过去,想将东西抢回来。

  结果扑个空不算,手腕还被男人扣住,栽倒在了床上。

  厉晏琛侧身躺到她身边,将小衣罩到她眼睛上,不等她反应,就低下头,吻住了她。

  清凉的薄唇覆上来的一瞬,叶倾语整个人都懵了。

  他他他——

  眼睛被自己的衣服罩着,看不清他的样子,她心里又气又恼。

  “厉先生,你不能这样……”

  他贴着她的唇角,带了丝低哑的笑声响起,“不能哪样?”

  “我只是个小明星,我深知惹不起你,当年我年纪小,得罪了你,还望你大人有大谅,不要跟我计较!”

  叶倾语双手抵在他胸膛,指尖紧缩着蜷在一起,心脏激烈得仿若要跳出嗓子眼,被布料蒙着的美眸里布满了不知名的惊慌,“云梦岛那次,我们应该两清了不是吗?”

  她话音刚落,明显感觉到身前的男人,身子微微僵了下。

  空气里,有片刻的静默。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叶倾语还想说点什么时,他突然起了身。

  叶倾语将眼前的小衣拿开。

  他已经站到了床边,凤眸清清冷冷的看着她,“对我,你只想两清?”

  不然呢?

  叶倾语实在想不通,不两清,还要继续发展成情人或者是泡友吗?

  看到叶倾语眼里的神情,厉晏琛俊美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去。

  他紧抿了下矜冷的薄唇,看着她的眼神暗晦不明,“既然如此,打扰了。”

  他迈开修长双腿,朝外走去。

  叶倾语看着他透着几分淡漠与清寒的背影,鼓起勇气道,“既然是两清,视频能不能删了?”

  留个把柄在他手上,她这个年,都甭想过好了!

  厉晏琛颀长清俊的身子,停顿几秒,冷笑一声,丢下两个字,“不能。”便大步离开了。

  叶倾语拿过床上的枕头,朝他颀长的身影扔去。

  但随着门被砰的一声关上,枕头只落到了门框上。

  太过份了,简直要气死她了!

  ……

  叶倾语一夜辗转难眠,隔壁房间的温阮,凌晨三四点才有觉睡。

  可能是太累,反倒睡不踏实。

  天蒙蒙亮时她就醒了过来。

  动了动四肢,好似被拆卸了重组过一样。

  她都有些后悔招惹了他。

  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淡白光线,温阮朝身侧的男人看去。

  他应该最近几天都没有休息好,倒是睡得比她要沉。

  经过一夜,他下颚上冒出了淡淡的胡茬,英俊深刻的轮廓在睡着后带着几分不设防的清华,柔软的黑发软趴趴的覆在额头,看上去不似平时那般酷寒冷峻。

  温阮抬起手指,隔空描绘下了他的五官。

  不敢吵醒他,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下床。

  两腿沾地的一瞬,她倒抽了口冷气。

  回头嗔了眼熟睡中的霍寒年,小声骂了句,“魂淡!”

  咬了咬唇瓣,她进了沐浴间。

  站在镜子前,看着经过蜕变后显得红光满面,眉眼间多了股小女人风味的脸蛋,温阮晃了晃神,湿漉漉的澄眸里带了丝羞怯。

  对着镜子,发了好一会儿的愣,她才开始洗漱。

  刚刷完牙,沐浴间的门被人急急推开。

  看到温阮在里面,轮廓紧绷的男人,才微微松了口气。

  刚才他醒过来,一度以为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霍寒年大步走进来,两人眸光交汇的一瞬,温阮纤细的身子狠狠一怔。

  说实话,她都有点怕他了!

  当然,还有些气他!

  温阮很快就收回视线,当作没看到他,低下头洗脸。

  霍寒年走过来,伸出修长的手臂,从身后将她抱住。

  英俊酷寒的脸庞埋进她修长的粉颈里,嗓音低沉沙哑的开口,“生气了?”

  温阮轻哼一声,白皙的耳廓有些泛红,“你还知道?”

  昨晚刚开始确实是她挑起的一切,可后来——

  温阮越想越生气。

  霍寒年将脸蛋气鼓鼓的温阮转了过来,他长臂搂在她纤细的腰间,稍一用力,她就被抱起放到了洗手台上。

  温阮下意识抬起小手,抵住他肩膀,生怕他再乱来。

  “不可以——”

  看着她细细密密颤栗的长睫,泛红的脸蛋,霍寒年有些好笑,修长的手指捏了下她的耳垂,低笑着道,“我又不是禽獣,知道你身体情况。”

  温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哪里不是了,我看你就是。”

  霍寒年握住温阮纤长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修长的手指,在她掌心一笔一划的写道:

  “sorry,以后会注意!”

  他的指尖划动着她的掌心,有些痒,有些麻。

  他低着头,俊脸的轮廓显得严肃认真,像是在做着什么神圣的事情。

  温阮心里本来还有些小委屈、小生气、小情绪的,可是看着他郑重其事的道着歉,心头滚烫,唇角情不自禁的翘起了笑意。

  一笑,唇的梨涡若隐若现,清纯又美好。

  霍寒年俯首,从她的梨涡,吻到了她的唇瓣。

  她戳了戳他的下颚,软声道,“有胡茬,扎人。”

  霍寒年眯了下深邃的黑眸,薄唇微抿,盯着温阮看了几秒,紧接着大步走出了沐浴间。</div>123xyqx/read/3/37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