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雷修 第317章诡异求亲

小说:混沌雷修 作者:写字板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7:31 源网站:123言情
  > 第三百一十五节诡异求亲

  “你开什么玩笑?”月阿姨马上故作不悦的道:“才区区一两,能让几个人晋级?一个还是两个?这样的话,我们还不如留下璇玑冰魄神剑呢,至少能再培养出一个天才来!”

  “您就别逗了,要是璇玑冰魄神剑这么容易认主,你们还能一等上万年?”宋钟笑嘻嘻的道:“谁都知道,越是高级的玩意,认主越困难,你拿回去也只能晾着,还不如换一两悟道茶呢!至少足以让您晋级啦!”

  “少废话,低于半斤就别提了!”月阿姨直接道:“你也应该明白,这次不仅仅是璇玑冰魄神剑的问题,还牵扯到我们的颜面!如果你和我们没有以前的疙瘩,凭借你的人才,以及玄天道长和我们的关系,哪怕不用悟道茶,你都可以娶走寒冰儿。可是现在不一样,你毁了我们的璇玑阁,杀了几百弟子,还让我们丢了那么大的人。我们现在都没有找回场子,却又忽然把寒冰儿嫁给你,这不一下子就成了出尔反尔的小人,日后叫我们怎么见人啊?你不弥补一下我们的声誉损失怎么能行?”

  “您说的有道理,可问题是,半斤太多了,这悟道茶一钱都是几钱几钱的出现,连超过一两的时候都少有。可见多珍贵,反正您杀了我也拿不出半斤来!”宋钟直接一摊手道:“我这里就只有三两,成不成,您给个痛快话吧!”

  “三两啊?”月阿姨故作为难的道:“似乎是少了一些!”说着,月阿姨就偷眼观察宋钟的脸色。其实月阿姨对三两悟道茶已经很满意了,毕竟这玩意过于稀少,一般情况下,三五钱就能让人突破瓶颈,三两就可以满足好几个分神甚至练虚修士冲破瓶颈的需要呢。这么好的东西,只换取一个寒冰儿,加上璇玑冰魄神剑几百年的使用权,绝对是笔划算的买卖。

  只是月阿姨还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想多从宋钟手里抠出点东西来,故而才这么说。

  宋钟自然知道月阿姨打的什么主意,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淡淡的道:“我是真没有了,您爱信不信!”

  月阿姨心说,信你才叫见鬼,要是你没有的话,也不会大大方方用这东西招待我了。

  不过,这句话月阿姨却没有说出来,人家不愿意给,再逼也没有意思,说不定反而会适得其反。反正只要这次联姻成功,以后有的是机会。月阿姨那么精明的人,眼光长远着呢,自然不会因为这一点点眼前的小利益就破坏日后的大买卖。

  所以月阿姨见宋钟否认,并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道:“好吧,就算是没有了。三两悟道茶也算是天价,这个彩礼足以让寒冰儿脸上有光了。不过吗~”

  “不过什么?”宋钟皱眉问道。

  “你也知道!”月阿姨随即故作无奈的道:“这璇玑殿里,有好几个当家人,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悟道茶这种东西虽然好,可是太珍贵了,我们哪怕拿到手,也只能留下三分之一,其余的肯定要上交宗门,而这一两茶叶,可就不好分啦!”

  宋钟摸了摸下巴,不解的道:“请恕晚辈愚昧,不能明白您的意思!”

  “哎呀!”月阿姨苦笑着摇摇头,然后道:“宋钟贤侄,我就和你直说了,你提出的条件不错,我是同意了,可是我们璇玑殿里的其他长老,未必会同意,毕竟你以前给我们璇玑道宗招惹了太多的麻烦,那些死脑筋恨不得吃了你,你要是不能想办法说服她们,这个提议只怕要悬!”

  “可是,我又不认识她们,怎么说服啊?”宋钟哭笑不得的道:“我连见您一面都能端出悟道茶来才行呢!”

  “咳咳!”被宋钟说的一阵尴尬,她急忙咳嗽两声掩饰过去,然后这才装模作样的道:“其实这个也很简单,那些分神以上的长老我都认得,知道她们的喜好。我素闻宋钟贤侄富可敌国,并开办有玉树宫交易会,乃是修士一大盛事,连练虚修士都是座上宾客。可见宋钟贤侄家底颇为丰厚,如果你可以送给她们一些礼物,再加上我从中游说的话,我想,寒冰儿和你的问题就完全可以迎刃而解了!”

  宋钟一听,这才明白,这个月阿姨竟然是在为那些长老讨要好处。不过这可以理解。毕竟她们喝火家那位夫人还有些香火情,和宋钟可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你要是不送点好处,人家凭什么帮你啊?

  反正现在宋钟家大业大,区区礼物还真是不算什么,于是他便道:“送些礼物倒也无所谓,只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你说!”月阿姨笑道。

  “第一,礼物送过去,事实就得办成,而且必须按照咱们说好的来,不能随意加价!”宋钟肃然道:“如果您能做主此事,那我必然会准备一份让她们满意的礼物!”

  “呵呵,宋钟贤侄是怕我们收了东西不办事吧?那你可就太小看我们了!”月阿姨忍不住笑道:“这件事情可以答应下来,总之不会让你吃亏便是!”

  “如此便多谢了!”宋钟拱拱手,然后道:“第二个条件就是我可以给您预备分神以上长老的礼物,可是火家那位夫人,我绝对不送!”

  “这~”

  月阿姨有些为难的道:“这有些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宋钟冷笑道:“要不是他们火家多事,寒冰儿岂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既然他们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总而之,我是绝对不会鸟她的!”

  “可是,别人都有礼物,就只有她没有,我们怎么好意思收呢?”月阿姨皱眉道。

  “嘿嘿!”宋钟却坏笑道:“前辈,以我和火家的关系,您说,这礼物送上去,她能改变主意吗?如果不能的话,我送了岂不是白送?况且,她要是稍稍有几分脸皮的话,也断然不会收的!”

  宋钟此一出,月阿姨顿时便哑口无了。她随即苦笑道:“你说的不错,她脾气好强,就算是你送她东西,她也不会要!既然如此,罢了罢了,那就算了吧!”

  “如此甚好!”宋钟这才满意的道:“请问前辈,您看,我送什么样的礼物好啊?”

  “恩,你就观音石,清华玉。。。。。。等六种材料吧!”月阿姨道:“正好她们需要这些东西炼制法宝,总是弄不到,只要你送上去,她们哪怕拼着得罪火家那位夫人,也会答应帮你的!”

  月阿姨说的这些材料一样比一样贵,尤其是观音石,市上根本就没有,宋钟也是在极为偶然的情况下收了一块,当时可是花了大价钱的。而月阿姨却皱也不皱眉头的就说了出来,听的宋钟一阵心疼。

  不过,为了寒冰儿,这区区东西,宋钟也豁出去了。谁叫他欠人家的呢?

  另外,这笔买卖其实也不算是亏,因为寒冰儿嫁过来以后,就算是他的人了,而且还带着璇玑冰魄神剑。别看名义上这把剑还是璇玑道宗的,寒冰儿死了以后就要归还,可实际上,只要寒冰儿进阶大乘,这东西就等于是她的了,飞升的时候都能带走,谁也拿不去。而按照寒冰儿的资质来说,晋级大乘还真不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宋钟干脆就满口答应下来。宋钟的爽快,也让月阿姨禁不住刮目相看。要知道,她刚刚说的七种材料,哪一样都是稀少至极的东西,要不然她们这些高阶修士也不会收集不到了。所以月阿姨在开始的时候,只是想用这些超级材料为难一下宋钟,只要宋钟不能全部拿出来,她就可以借机多所要些东西,这就是所谓的漫天要价,破地还钱。

  可是月阿姨却万万么有想到,宋钟的家底竟然已经厚到这种程度了。她们璇玑殿的高手弄不来的材料,人家这里却都有现成的。这让月阿姨羡慕之余,也不禁为宋钟的大手笔所震惊,心中更加坚定了要和宋钟和解的念头。

  要知道,其实璇玑道宗的高层,打心眼里不愿意和宋钟闹翻了。其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宋钟的天赋太变态了,金丹期就有分神高手的战斗力,修炼速度更是一日千里。在历史上,这样的人物往往会成为高不可攀的存在。一旦到了那种时候,对整个璇玑道宗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她们这些人还会因此被师门训斥。

  如果宋钟背后不是玄天道宗的话,这些疯狂的女人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击杀宋钟,免得日后成为祸患。

  而现在,因为玄天道宗的存在,让她们无法击杀宋钟。而又因为颜面的原因,让她们不能和宋钟化敌为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钟越来越强,这绝对不是她们愿意看见的。

  恰好在这个时候,宋钟对月阿姨发来了善意的和解信号。如果璇玑殿的人一点和解的意思都没有的话,月阿姨显然也是不会搭理宋钟的,哪怕宋钟有那么多好东西。

  但是,作为璇玑殿的高层,月阿姨自然知道门中对宋钟又爱又恨的尴尬态度,如今见到大家可以化解尴尬和仇怨,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故而月阿姨才会对宋钟这么客气,并将和解的事情大包大揽下来。

  如今,事情已经算是谈的八九不离十了,月阿姨又喝了两杯悟道茶,然后便带着宋钟的礼物,告辞离去。而宋钟却没有走,继续在这里等着。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又过去半个多时辰之后,随着一道青光闪过,一袭粉色纱衣的梅花神女便出现

  在宋钟面前。

  宋钟急忙起身施礼道:“见过前辈!”

  “免啦,免啦!”梅花神女摆摆手,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挺厉害的,竟然把这么难的事情给办成了!”

  “哪里哪里!”宋钟却

  苦笑道:“只是有希望办成而已,虽然月阿姨被我说动了,可是其他长老那里还未必能说得过去呢?”

  梅花神女听后,却立刻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可真是个傻小子!”

  宋钟被梅花神女骂的一愣,忍不住苦笑道:“前辈,这是何意?”

  “你啊!”梅花神女用手指头戳了宋钟的额头一下,笑道:“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问你,你可知道刚刚那位月阿姨是谁?”

  “不知道!”宋钟挠挠头皮,然后好奇的问道:“难道她的地位很高?”

  “废话,岂止是高!”梅花神女笑道:“告诉你吧,她其实就是璇玑殿的殿主,号称邪月的月仙子!人家可是堂堂的练虚大修士呢!”

  “啊!”宋钟闻,顿时大吃一惊道:“她竟然是练虚修士,怪不得我感觉她超级可怕呢!”

  “我家月姐姐的确可怕,别看她只是初期的修为,凭借她手上八阶的灵宝邪月弯刀,她甚至都能和练虚后期的人抗衡呢,就连咱们分院的掌院水朦胧都要稍逊一筹!”月阿姨解释道。

  “哇,竟然这么厉害?”宋钟随即便奇怪的道:“可是,这么厉害的修士,怎么却跟您姐妹相称呢?”

  “嘿嘿,这可太简单啦!”梅花神女笑道:“我师父和她师傅是表亲姐妹,我们自然也是姐妹啦!”

  “这样啊!”宋钟这才弄明白,随即笑道:“哈哈,月阿姨可是答应了的,如此一来,岂不是万事大吉了?”

  “差不多吧!”梅花神女耸耸肩道:“月姐姐在璇玑殿极有威信,她的话一般都不会有反对的声音,况且这次你还送出那么贵重的礼物,那些拿了好处的家伙更加不会乱说话!说起来,我真是太佩服这位月姐姐了!那你的东西送她的人情,那些长老现在不知道多感激她呢!”

  宋钟自然知道梅花神女说的是实话,如果东西是宋钟亲手送的,那些长老自然会领宋钟的人情。可问题是,这些东西乃是月阿姨送的,她必然会告诉那些长老,是她从宋钟手里讨要的礼物,如此一来,这份巨大的人情就落在了月阿姨身上。如此一来,这位月阿姨既得到了宋钟的人情和好处,又收到了部下的爱戴,简直就是左右逢源,四处讨好,真真是个超级人精啊!

  当然,对于这种事情,宋钟也懒得在乎,他唯一关心的,就是寒冰儿是否能够平安度过这次劫难。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数日后,宋钟终于收到了月阿姨传来的书信,上面说,经过璇玑殿诸多长老的探讨,原则上同意宋钟的请求。不过,鉴于宋钟和璇玑道宗的关系还比较尴尬,所以月阿姨要求,宋钟必须亲自去璇玑道宗提亲,并对击毁璇玑阁一事道歉。至于其他的事情,就可以完全忽略不计了。

  另外,月阿姨为了安抚宋钟,也释放出了善意。在火青云被逐出师门之后,寒冰儿就成为了没有师傅的人。可尽管如此,修真界讲求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火青云毕竟是被宋钟逼疯的,如果寒冰儿下嫁宋钟的话,就会让人认为是不忠不孝之人。

  为了避免宋钟尴尬,月阿姨亲自下令,正式解除寒冰儿和火青云的师徒关系,并亲自收寒冰儿为弟子。如此一来,寒冰儿的身份顿时就一跃千里,从一个叛逆的弟子,变成殿主的门生。

  对于月阿姨的这个决定,很多的长老表示不能理解。因为寒冰儿现在心魔缠身,法力已经数十年没有提升了,这样的废人,又怎么可以做殿主的嫡传弟子呢?可是月阿姨却不管这些,依仗自己的威信,强行压下所有反对的声音,非常正式的召开收徒大会,邀请了三山五岳的正道朋友观礼,并宣布寒冰儿是她的关门弟子。这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

  宋钟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月阿姨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才这样的,心里对月阿姨还有些感动。可是后来他才知道,其实月阿姨是听了梅花神女对寒冰儿的评价,才这么做的。

  月阿姨知道,梅花神女的周天易数极为玄妙,说谁前途无量,几乎必中。而那天她来见月阿姨的时候,就听见梅花神女说过,日后年轻一代的杰出俊杰里,就有寒冰儿一个。

  月阿姨听了以后,马上就对寒冰儿留了心。回去以后进行召见,发现寒冰儿性情外刚内柔,非常对她的脾气。而且,寒冰儿天赋超绝,虽然一时间心魔作祟,可是一旦解除心魔,恐怕就有一飞冲天之势。因为这些年的心魔干扰,未尝不是一种磨练。况且,寒冰儿的心魔乃是宋钟,只要把她送过去,这心魔也就等于是没有了!可以预见,到时候寒冰儿肯定会有极其惊人的表现。

  另外还有一点也让月阿姨心动不已,那就是宋钟的可怕家底。悟道茶,无数的极品材料,哪个修士不喜欢啊?只是这些东西不是至亲,人家才不会舍得拿出来呢!

  恰好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好机会,月阿姨自然不会放过。将寒冰儿收为关门弟子之后,她们之间的关系就不是母女,胜似母女了。到时候,月阿姨这个丈母娘还怕不能从宋钟哪里扣来好东西吗?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的好处,月阿姨才力排众议,执意要

  将寒冰儿收为关门弟子。

  说实话,尽管月阿姨有些功利之心,可是她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很不容易了,宋钟心中说不感激是绝对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么让宋钟为璇玑阁一事道歉,他也就不那么抵触了。事实上,那件事宋钟自己也觉得有些过分,和他有仇的仅仅只是火青云,璇玑阁里的普通弟子却是无辜的,自己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摧毁璇玑峰,砸死了好几百璇玑阁的美女修士。现在回想起来,宋钟也有种过于辣手摧花的后悔情绪。

  所以,在得到月阿姨释放出来的一系列善意消息之后,宋钟正式决定,按照月阿姨的要求,去给人家道个歉!

  当然,宋钟显然不可能干巴巴跑几十万里,就专门去道歉,他打算在求亲的时候,顺便把道歉的事情办了,反正不过时行个过场,也没必要太认真了,那样反而不好。

  而宋钟这么打算之后,却忽然发现,原来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首先,正式的求亲必须先让媒人出面,这个职责自然只能交给梅花神女,她倒是痛快答应了,却趁机敲诈起宋钟的宝贝来。无奈之下,宋钟只好用一株万年灵草把她打发了。

  接下来,求亲不能只要男方出面,还得有长辈跟着。可是宋钟现在无父无母无恩师,他哪找长辈去啊?

  鸿家倒是可以,可问题是,人家的闺女鸿影还是宋钟的红颜知己呢,鸿家只能算是他的娘家,哪有让娘家人出面帮他另娶老婆的事?所以鸿家是肯定不能动的。

  况且,现在寒冰儿的身份不一样了,人家是练虚大修士的弟子,要是宋钟出面的长辈辈分实力不够,也容易被人低看一等。好强的宋钟自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宋钟便一不做,二不休,请玄天分院的水朦胧出面。

  水家欠宋钟天大的人情,水朦胧自然不会拒绝,相反,他还乐意成其好事。所以水朦胧二话没说,就答应做宋钟的长辈,并亲自写了婚书,然后让一位分神级别的殿主,护送宋钟去璇玑殿求亲。

  说起这位护送宋钟的殿主,宋钟竟然还真就认识,就是当日用雷符换他悟道茶的分神修士,直到宋钟来这一界以后,才知道他的身份乃是雷神殿的殿主,名叫雷鸣道人!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就在宋钟准备和雷鸣道人去璇玑殿,先把寒冰儿的事情搞定的时候。他家里却又出事了,鸿影,水静,思云思雨姐妹还有韩玉凤,一起出动,把宋钟堵住,直接就问,娶寒冰儿,那她们怎么办?

  宋钟一听脑袋就大了,红颜知己太多就是这一点不好,不容易调解矛盾。不过宋钟倒也不惧,反正都到这一步了,他干脆就对她们说,这次举行超级巨大的婚礼,把所有人一网打尽!

  见宋钟这么说,几人这才勉强放过他,不过却要求宋钟赶紧求亲,至少要赶在去璇玑殿之前。显然,她们都很看重这个的先后。

  宋钟可不想伤了这些女孩子的心,于是便将去璇玑殿的时间推迟了几天。然后先向鸿家和梅花神女求亲。至于思云思雨姐妹和韩玉凤,她们都没有长辈了,只能做个样子而已。

  宋钟知道,一口气迎娶这么多天之骄女,实在是委屈人家了。所以在聘礼上,那当真是下了血本了。一人一件九阶法宝,再加上十株万年灵药,以及其他珍贵材料一百种,足够炼制几件九阶法宝的。

  这么多好东西一拿出来,自然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玄天分院不是没有办过喜事,可是定礼能舍得这么花的,宋钟绝对是唯一的一个。尤其是他还不是掏一份,而是一口气掏出四份来,这还不算给寒冰儿准备的一份。如此财力,就连水朦胧都苦笑着甘拜下风!

  虽然鸿家不太愿意让宝贝女儿嫁给一个花心萝卜,可是谁较鸿影自己愿意呢?再加上宋钟潜力无限,而且也算是真诚,他们也只能答应下来。并没有任何为难。

  倒是梅花神女,为人最是可恶,宋钟求婚的时候,非要在路上弄上一堆诗词歌赋的题目,几乎走上几百里就有一个,一路过去,少说也有几十道题。

  宋钟虽然不是大老粗,可是说实话,对于文雅的诗词歌赋,那绝对是一窍不通。梅花神女这分明就是难为他。

  好在梅花神女的意思不是让宋钟丢脸,而是敛财,所以每当宋钟答不上来的时候,她都会让宋钟花钱买路。

  于是宋钟这乐子可就大了,一路走过去,一道题也答不上来,只能用万年灵草,或者各种珍稀的宝物买路。那东西花的,连跟着看热闹的修士都有些肉疼了!

  要是别人敢这么干,肯定会被人骂死。可是梅花神女地位超然,不管她怎么胡闹,也没人敢多说话,所以宋钟只能干吃哑巴亏。好在他家底厚的要死,倒也不在乎在一点损失。最终还是顺利的把婚事定下来!

  搞定了家里的一群女人之后,宋钟终于可以去璇玑道宗,正式向月阿姨求亲了。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璇玑殿,距离玄天分院有四十万里路,宋钟在雷鸣道人的带领下,长途跋涉,终于在这一天来到了此地。

  作为一个全是女性修士的宗派,璇玑殿的建筑布局,少了几分恢弘大气,却多了几分细腻柔美,而且色彩多是以红,紫为主,非常艳丽。

  宋钟来以后,马上就郁闷的发现,到了这,那就等于是到了女儿国。听见宋钟是来求亲的以后,一口气就出现了好几百美女修士,围绕着宋钟指指点点,而且还叽叽喳喳的评头论足。她们看起来好像是

  在低声说话,可是却全部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宋钟的耳朵。其实有功法可以传音,可她们却放弃不用,这些女人分明就是故意让宋钟听的啊!

  “这就是宋钟啊?长的好丑耶!”一个女修捂嘴笑道。

  宋钟听后,额头一阵黑线飘过。

  “看起来就是个死胖子啊?竟然想对我们的寒冰儿求婚,哎呀呀,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典型啊!”另外一个女修道。

  宋钟顿时火冒三丈,青筋暴起。只是他知道地方不对,所以只能强行忍住。

  那位雷鸣道人在一边也听见了这些语,只是在一边微笑,一点没有干涉的意思,让宋钟郁闷不已。

  好在被围观的时间不长,很快就有分神级别的高手前来迎接。毕竟有雷鸣道人在,璇玑殿自然不能失礼。

  那位高手出现以后,先把周围的围观群众打发走,这才过来和雷鸣道人客气几句,然后便带着二人往大殿飞去。

  时间不大,宋钟和雷鸣道人就在人家的引领下,来到了一处大殿里。这里早已站满了人,足足有好几十个,全部都是元婴以上的高手,其中分神级别的有七个,都坐在两侧,正中间的位置,自然坐着璇玑殿的殿主邪月。

  雷鸣道人和宋钟进去以后,自然先客气一番。月阿姨请雷鸣道人坐了,至于宋钟,那当然是只能站着。然后一群人便齐齐盯着宋钟,显然是在等他的表示。

  由于璇玑阁被毁的时候,死了好几百弟子,所以周围璇玑道宗的修士看宋钟的眼神都很凌厉,甚至是愤恨。

  被这么一群女人盯着,宋钟自然是极其不自在。但是再不自在,该说的话也得说啊?

  “一切为了寒冰儿!”宋钟在心里悄悄打气道。

  随后宋钟便鼓足勇气,道:“诸位前辈,对于璇玑阁被毁的事情,晚辈感觉万分愧疚,所以特来请罪!”

  听了宋钟的话以后,周围的女人不仅没有消气,反而更愤怒了,暗道,‘一口气死了好几百人,你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完了?’

  其中便有人高喊道:“光说就行了吗?还不赶紧叩头赔罪!”

  宋钟一听,顿时就怒了,男子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啊!他怎么可能跪下?所以宋钟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极为愤怒。

  月阿姨见状,顿时大感不妙,她可是知道宋钟的脾气,刚的很,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璇玑道宗也不是一点错没有的,毕竟那火青云是以璇玑阁阁主的身份迫害人家!所以宋钟道个歉也就罢了,真要是逼他下跪,那只能让双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再次破裂。

  所以月阿姨急忙插嘴道:“好啦好啦,过去的事情还多说什么?宋钟既然亲自来璇玑道宗道歉,就已经很有诚意了,我们这些长辈,又何必为难他一个孩子?”

  月阿姨把宋钟当成孩子,再加上她本身的威望,果然将不同的声音强行压制下去。虽然周围的那些女修脸色还是很难看,却再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了!

  见到这种情况,宋钟和雷鸣道人都送了一口气。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接下来,按说就该宋钟开始求亲了,月阿姨早已笑眯眯等在哪里,宋钟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个极为冷酷的声音:“你就是宋钟吗?”

  话音刚落,三个人就出现在大殿门口。包括宋钟在内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扭脸望去,发现来的是两女一男。领头的是一位白衣胜雪的美丽女修,她身上散发着一股冰寒之气,就好像是一座冰山似的,因为她的出现,大殿里的温度瞬间就变成了严冬一样。

  此人身后则是一位紫色衣服的女修,她长得和火青云极为相似,此时正一脸怒容的望着宋钟,看那样子,都恨不得把宋钟吃了似的。

  至于最后那位男子,则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小白脸,别看他年纪不大,可是修为却很高,竟然已经到了元婴初期。此人满脸的傲气,从始至终,那下巴就一直是仰着的,完全就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宋钟不认识他们,但是他身后的雷鸣道人却暗叫一声苦也,随即凑到宋钟耳边,悄悄传音道:“紫色衣服的女子,名叫寒清,是火家夫人,火青云和火龙道人的母亲。白衣服的女子,实力不亚于月前辈,显然也是练虚大修士!看她的五官,和寒清极为相似,恐怕是寒清的家族长辈!”

  宋钟一听,顿时就明白了,自己用大价钱买通了月阿姨等人,一下子就破坏了寒清的歹毒计划,于是她便请出了自己的家族长辈来撑腰。还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呢!想到这,宋钟的眉头也禁不住皱了起来。

  那位白衣冰山,见宋钟一直沉思,并未回答她的话,顿时勃然大怒,立刻怒吼道:“小子,我和你说话,你这白痴没听见吗?”

  宋钟闻,也顿时就恼了,他可受不了这样的侮辱,管你是什么练虚大修士,宋钟当时就想动手和她干一架。但是雷鸣道人却死死拉住他,苦苦劝说道:“万万不要冲动!她就等着你发火,好有借口杀你呢!”

  这时候,月阿姨终于坐不住了。她原本安排好的事情,全被寒清全给搅乱了,心中自然恼怒的很。不过尽管生气,现在也显然不是发火的时候。

  只见月阿姨轻轻起身,微笑着迎上去,道:“原来是寒师姐大驾光临,请恕小妹有失远迎!”

  即使是对月阿姨,那位白衣女修士也是毫不客气,只见她冷着脸,道:“可不敢当!”

  月阿姨闻,皱了皱眉头,随即道:“师姐这是生谁的气呢?”

  “你自己知道!”白衣女修士恼火的道。

  “请恕小妹愚昧!”月阿姨不紧不慢的道。

  “好,既然你装傻,那我就问你,为什么这个迫害我家孩子的小畜生,会成为你的坐上宾客?”白衣女修士指着宋钟怒骂道。

  宋钟被她骂的心头火气,要不是雷鸣道人死死拉住,只怕就得当场爆发。

  月阿姨见状,也是眉头一皱,随即道:“师姐,火青云不知自爱,修炼邪功,勾结邪派,迫害同道,这些都是铁证如山,是我将其逐出师门的!如果你硬说我迫害她的话,那小妹无话可说!”

  “我没有说你!”白衣女修士却皱眉道:“青云做的事情的确不对,你的处置也是迫于无奈。可是这种事情,完全可以让我们在内部处置。都是这小子在外面胡乱语,才逼得你不得不下重手,连累我璇玑道宗也能跟着丢人!对于这种无耻之徒,你理应将其灭杀才是,又怎么可以以礼相待?”

  月阿姨显然是不想继续和这种无理取闹的人纠缠下去,她直接摇摇头,道:“师姐,谁是谁非,我不想和你争论下去。总之,这里是我负责的地方,我自然有权利处置这里的任何事情。如果师姐看不过去,大可向上面告发我!”

  “你~”

  白衣女修士见月阿姨这么说,也顿时没辙了。毕竟月阿姨不是她的手下,她的确是没有资格教训人家。另外,她并非是负责巡查的人,就是想向上打小报告,人家也不会理会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反而会说她不能容人!所以这种傻事,她肯定不会干的。如此一来,她还真就拿月阿姨没有丝毫办法。

  就在这时,白衣女修士身后的寒清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然后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白衣女修士听后点点头,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然后道:“也罢,那小兔崽子的事情我就不管了,随便你折腾吧!”

  “如此,多谢师姐!”月阿姨这才微笑着施礼道。

  “你先别谢我!”白衣女修士却直接一摆手,道:“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找你!”

  “什么事情?”月阿姨随即皱眉道。

  “嘿嘿,这次却是好事!”白衣女修士得意的一笑,道:“听说你刚刚收了一个关门弟子,叫寒冰儿?”

  “不错!”月阿姨皱眉道:“是有此事!”

  “那就好!”白衣女修士微微一笑,然后把自己身后的男子拉过来,笑道:“恰好我儿子尚未婚配,咱们不如就做个亲家吧!”

  “什么?你什么意思啊?”月阿姨一听,顿时就傻了,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个事。

  而白衣女修士却毫不在意的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代表我儿子,向你求亲,想请你把刚刚收的宝贝徒弟寒冰儿嫁给我儿!咱们几百年的交情在这里,想必你不会驳我的面子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iv>123xyqx/read/4/41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