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雷修 第315章蟠桃仙树

小说:混沌雷修 作者:写字板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7:31 源网站:123言情
  > 第三百一十三节蟠桃仙树

  搞定了这次的任务之后,宋钟也累了,便打算好好歇一歇。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宋钟哪也不去,只是专心提升实力,偶尔也在玉树宫里召开一个小型的交易会。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时光如电,岁月如梭,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由于宋钟名气在外,手里材料也多,几乎你想要他就有,所以来给他的交易会捧场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后来他创立的玉树宫交易会成为了这一界少有的元婴以上修士的盛会。每次都有上百人参加,不仅仅是玄天分院的人,其他门派的人也来凑热闹。

  宋钟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堆积的多余材料兜售了不少,换取了很多罕见的宝贝和灵药。三十年积攒下来,竟然也弄成一片几百丈见方的药园子,里面全是千年以上的灵草。

  自从有了整个药园之后,宋钟这一系的人再也不用为修练需要的灵药发愁了。他手下的一位天欲魔女生前就擅长炼丹,连法宝都是一件药鼎,如今终于可以发挥炼药的功能,给宋钟炼制了大量的灵药。

  小丫头鸿影,水静,思云思雨姐妹和韩玉凤都跟着沾了光,在短短三十年时间里,修为突飞猛进,全部进入了金丹期。其中鸿影最为变态,直接到达了金丹后期,思云思雨姐妹和水静也都不过是中期,韩玉凤底子最差,灵药吃进去了,还有宋钟的滋润,帮助她祛除体内的杂质灵气,可还是只到达了金丹初期。

  不过这也算是不错了,要知道,普通的金丹都是百年以后才行,而韩玉凤资质不高,应该在一百五十岁以后才能晋级,可现在她不过六七十岁就成了金丹,可见宋钟对她的帮助有多大。

  当然,这其中受益最深的还是宋钟,此时的他,早已是金丹大圆满的修为。每天都吃大补的灵药,法力自然提升的迅速。再加上和水静的精神双修极大的加速了他对天地至理的感悟,境界也随之突飞猛进,他提升的速度自然是快的让人震惊。所有人都猜测,他可能会在十年之后就进阶元婴,那时的他,恐怕还不足百岁呢!

  而一般来说,能够在200岁之前晋级元婴,就可以称得上是天才,所以,宋钟的速度,简直就有些耸人听闻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宋钟可并非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修炼上,在闲暇之余,他还想办法提升了自己的雷术。进入金丹之后,他就可以修习中阶的五行雷术,这些东西,在玄天分院的藏经阁里都有,虽然都是高级典藏,可是凭借宋钟的功劳,自然有阅读的权利。

  中阶雷术的威力自然要远远高于底阶雷术,比如低阶的丙火神雷,宋钟现在施展的威力,也就相当于金丹大圆满修士的全力一击,但是丙火神雷晋级到中阶的丙火精雷之后,因为丙火威力高度浓缩,故而爆炸的威力提升了十倍不止,几乎和宋钟的阴阳五行混元神雷近似了。

  如此强大的威力,自然让宋钟眼红不已,所以,当他在修炼中阶雷术之后,就马上看不上低阶神雷了。于是,便干脆耗费巨大的资源,将五座凝聚低阶神雷的聚雷台,全部提升成可以凝聚中阶神雷的聚雷台。

  不得不说,这聚雷台的确是吃人的玩意,以宋钟现在的家底,不可谓不丰厚,就连等闲的练虚修士都不如他,可是五座中阶聚雷台炼制完毕之后,他的资产直接缩水了三分之一,心疼的宋钟好几天没吃好饭。这种小号,别说金丹修士了,就连元婴修士也承受不起,也幸亏宋钟有本命空间这个生财宝地,再加上下届的宝物碎片源源不断的补充,才让他能够富余这么多材料炼制聚雷台。要是换了别人,只怕打死都舍不得这么糟蹋东西。要知道,宋钟扔进聚雷台的材料,九阶法宝恐怕都能炼制几百件了!

  而这个聚雷台炼制成功以后,宋钟新的麻烦又来了。因为中阶聚雷台凝聚的都是五行精华,所以消耗的五行灵气比以前增加数倍。以至于宋钟本命空间的灵气浓度都受到了影响。有些跟不上黑土地的产出了。

  毕竟宋钟现在家大业大,不仅仅要满足聚雷台的需要,还要满足万年鬼王周少波那两座印极大阵的需要,还得满足数百亩灵草每日的吸收,以及五行清静池的转换。这些加起来,可都是不小的消耗。

  万般无奈之下,宋钟只好消减了五行聚雷台的使用次数,每天只开两个时辰,各自凝聚出阴阳两颗神雷之后,就赶紧关闭。

  不过,就算是如此,宋钟手里积攒的数量也逐渐增多起来,三十年下来,也差不多堆积如山了,反正足够他去挥霍。

  而新的中阶神雷炼制成功之后,宋钟就迫不及待的开始练习将它们合并的技能。不过,新的神雷一个个威力超强,可不是那么容易融合的,宋钟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才最终成功。而新融合的神雷,又和以前的阴阳五行混元神雷有些不同。

  以前的阴阳五行混元神雷爆炸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七彩火球,威力堪比元婴修士全力一击,能够摧山毁岳。而新的混合神雷爆炸之后,全是像太阳一样发出一团七彩的神光,没有爆炸,没有气浪,范围也仅仅只有十几丈,但是威力,却恐怖的惊人,所有被七彩神光射中的东西,几乎无一例外,尽数化为飞灰,哪怕是高阶法宝的护身神光也抵挡不住。

  如此可怕的毁灭神光,恐怕就是分神修士也未必能够抵御,所以宋钟便将其命名为阴阳五行毁灭神光!有了这道杀手锏之后,宋钟的底气更足了,完全不怕元婴修士。他甚至有信心凭借自己的力量,和分神高手一战。

  另外,在其他方面,宋钟也是收获喜人,首先就是万年鬼王周少波的药园子。水家拿去周少波的月华宝珠后,果然没有完全用完,只用去了三分之二,就将那位前辈的灵魂补好。剩余的三分之一,带着水家的感激之情,再次回到宋钟手上。

  宋钟将其还给了万年鬼王周少波,然后用大量灵药加上珍贵的月光神石,愣是让周少波在短短三五年时间里,将月华宝珠再次修复到原先的水平,甚至还有些超越。

  有了月华宝珠之后,宋钟手里的阴性药田可就成了聚宝盆。那些灵草每日都被月华宝珠射出的月华照耀,生长速度超级快,十年功夫就能让幼苗生出千年灵草,原本是千年灵草的,更是能在十几年功夫里晋级成万年灵草。

  在修真界里,千年灵草不是很难得,可是到了万年灵草,那就是宝贝啊!哪怕是阴属性的灵草,也可以卖到高阶。宋钟这些年里出手了十几株万年以上火候的阴性灵草,几乎每一株都卖了十数万上品灵石,要么就换取到大量的珍惜材料,反正是大赚了一把。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宋钟手里的宝物实在太过齐全,以至于一些练虚修士都忍不住来这里找宋钟交易,而他们中大部分人的要求都可以得到满足。如此高的交易成功率,在整个修真界都是非常罕见的,以至于宋钟玉树宫的大名不仅在这一界有名,甚至都传遍了周围的灵界。

  而这样的结果,就使得宋钟的交易面极为广泛,他的视野也变得极为宽广,手里的宝贝也越来越多。鸿影等等人也就跟着沾了大便宜,她们几乎人人都有灵宝或者几件九阶法宝。至于宋钟本人,手里空闲的灵宝就有两件,其中一件事缴获方长老的黑石峰,而另外一件则是可以大幅提升修炼效率的静心阁。至于九阶法宝,更是超过了两位数。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说起来,那件静心阁绝对算得上是宋钟这三十年里最大的收获。此物乃是一件介于大型法宝和普通法宝之间的宝物,乃是用一整块几十丈高的静心青玉炼制而成。

  静心青玉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玉料,一般都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就这么一点,佩戴在身上之后,就可以提升元婴修士三成的修炼效率,对金丹修士效果更好。如此好的辅助效果,加上超级稀有的出产,使得巴掌大的静心青玉,就算得上是宝贝了,就连整个玄天分院也没有一块。

  宋钟以前曾经采购过一块,足足花了十万上品灵石。虽然心疼,可是为了增加三成的修炼效率,也只能吐血买下来。

  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他却从一位练虚级别的散修手上,见到了一块用几十丈高的整块静心青玉炼制的一个小楼阁。这东西,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炼制的,竟然生出了神识,变成了灵宝。

  在其中的小楼阁里修炼,效率提升的极高,以宋钟金丹修士而,足以提升两三倍的效率。元婴期也有将近两倍。据说,就算是大乘期的高手在里面修炼,都可以得到两成的效率提升。

  要知道,越是强大的修士,增加修炼效率的物品对他们的效果就越是差劲。到了练虚级别,能够增加他们修炼效率的东西就几乎没有多少了。而能够增加大乘期高手修炼效率的宝物,更是几乎绝迹,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无价之宝。

  这位散修运气超好,才在一个偶尔的机会,从某位太古时期前辈的遗留洞府中,得到这件宝物。当时他不过就是元婴修士,本来以他的资质,连晋级分神修士都费劲,可就是因为有了这静心阁,他愣是一举冲击到了练虚大圆满的境界。

  只可惜到了这个境界之后,他的资质问题再次出现,直接就让他在这一层卡了一千多年,无论如何也过不去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这才找到宋钟,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询问宋钟是否有提升资质,延长阳寿,以及增加对天道感悟的灵药。

  宋钟收集了那么多灵药,当然都有了,而且品级都很高,完全可以给练虚级别的修士使用。

  不过宋钟这家伙很精明,不明着说有,只是问他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换。那位练虚修士也不傻,一听就知道有门,顿时大喜过望,急忙掏出自己的宝贝来。

  但是很可惜,他眼里的宝物,在宋钟眼里屁都算不上。身为一个散修,没有大宗门的支持,就算他是练虚修士,家底也不丰厚的,甚至都比不上大宗门的分神修士,自然入不得宋钟的法眼。

  到了最后,这位前辈被逼的实在没办法了,这才掏出了静心青玉炼制的静心阁。他如果不能突破的话,必然会在200年内损落,到时候,无依无靠的他,就是留下这些宝贝也没有用,所以尽管他极其舍不得,可也只能无奈的掏出这件命根子来。

  宋钟见到这宝贝,哪里还能坐得住啊?五行清静莲一出手就是十几颗,悟道茶都掏出来半斤,再加上十株可以给练虚修士增加阳寿的灵草,这才将这宝贝换过来。算起来,宋钟这一对灵药,都能买好几件灵宝了!

  不过,宋钟却知道,精心阁绝对物有所值。事实上,要不是有这件宝贝,他也不可能在短短三十年时间里就成为金丹大圆满的修士呢!这可是要连续跨越三个级别啊!

  而这个时候,就看出后台的重要性来了。如果宋钟不是玄天分院的人,人家才不会和你交易呢,肯定直接动手抢劫。可就是因为玄天道宗的招牌在这,才让他丝毫不敢乱动,只能甘心被宰。

  得到静心阁之后,宋钟心情大好,就把他原来那块静心青玉分开,送给身边的红颜知己,让她们也可以加速修炼。光看她们身上珠光宝气的样子,就让玄天分院的人都羡慕不已,甚至有好几个神殿的人都要和宋钟联姻,想把女儿嫁给他。

  宋钟倒是来者不拒,很想答应下来,可惜无奈,鸿影彪悍,水静睿智,两个人联手,愣是把宋钟层层保护起来,所以想上门的女生,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被她们挡回去了。弄得宋钟是哭笑不得,心中又是无奈,又是有些自得!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总得来说,宋钟这三十年的小日子过得非常舒坦,唯一比较不爽的就是那颗该死的噬魂鬼眼莲,宋钟直到现在也不能将其炼化成护驾,哪怕就是用大铜钟威压,它也绝不屈服。这让宋钟很是恼火。

  噬魂鬼眼莲的绝技太彪悍了,宋钟眼红的很,只可惜它却是个死脑筋,就是不肯投降。无奈之下,宋钟也只能暂时将其囚禁,等自己实力足够强大以后,再慢慢收拾他。

  这些年里,因为有玉树宫交易会的缘故,宋钟在玄天分院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再加上他连续擒拿了两个分神级别的邪派高手,以实际的战功,表明了他不亚于分神修士的实力。所以他的实际地位,其实已经不亚于几位殿主了。就连水朦胧召开殿主会议的时候,都不忘给宋钟添一把椅子,而其他殿主都没有任何异议。就连火家的火裘,也假装没看见的。

  自从接连吃了宋钟的大亏之后,火家这些年收敛了很多,再也没有人找宋钟的麻烦,甚至还不时的释放出善意。比如逢年过节的送些礼物之类。

  对于火家的示好,宋钟自然不会怠慢,你送礼一,我就回礼二倍,总之表现的恭恭敬敬,完全是晚辈的低姿态,绝对不让火家有机会说他‘目中无人’!

  宋钟的这种表现自然赢得了众多殿主的欣赏,火家也不忘夸奖几句,一来二去的,大家在表面上就逐渐变得融洽起来,至少见面之后,总是会热情的大招呼。火家也每次都来交易会捧场,倒是趁机收敛了不少好东西。

  但实际上,无论宋钟也好,火家也罢,从来没有一刻钟放下过心里的仇恨。火家示好,无非是想让自己在玄天分院的日子变得好过一些,同时不忘在交易会上弄些好东西,充实自己。

  而宋钟则是虚与委蛇,尽量不在其他人面前表现的过于小气了。但其实他暗地里步步提防,交易会上也只是让火家和别人交易,至于他自己,却几乎从来不拿好东西出来给他们,只是用一些比较差劲些的高阶材料应付一下而已。

  有的时候,宋钟宁可把好东西暗地里卖给其他门派的人,只收回成本,也不把这些东西高阶卖给火家。

  火家对于宋钟的这些小手段也都知道,可惜却毫无办法,人家不愿意卖给你,你又能如何?总之,双方现在是出于一个表面上和和气气,暗地里勾心斗角的关系中。

  对于宋钟来说,只要继续保持这个关系就好,反正他的整体实力是不停晋级的,但是对于火家来说,得不到太大的便宜,就会逐渐缩短和宋钟的差距。而且,水家老祖宗成功晋级大乘高手的消息也传了过来,同时传出的还有月华宝珠救命一事,这时候,只要不是傻瓜,就都会知道当时宋钟去幽冥鬼蜮是干什么了!

  也就是说,火家忽然发现,宋钟背后,除了鸿家之外,竟然又多出了水家这个靠山,这自然是让他们极为不爽。甚至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害怕宋钟有朝一日成为大乘高手以后,会自己家族不利。

  在这种情况下,火家终于坐不住了,再一次对伸出了针对宋钟的魔手。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这一日,宋钟从本命空间里打坐出来,他一边回味着在静心阁里修炼的美好感觉,一边往外面走,想找水静问问这一届的玉树宫交易会准备的如何了。

  玉树宫交易会,每隔三年召开一次,开始的时候都不算是很正规,后来水静提出要弄得正式一些,于是便从第三届开始,进行提前准备。

  所谓提前准备,就是指提前数月给那些老客户发请帖,帖子上会注明交易的时间,以及出现的宝物。他们会在回帖上,加上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以及想卖出的东西。

  如此一来,宋钟就可以提前得到每个修士的需求,和他们手里的东西,方便宋钟进行调配,并提前交易到自己需要的宝物。

  这一届交易会还有数日就要举行了,宋钟提前看中了十几样东西,他自己不好出面,就委派水静暗地里先和人家去交易了。这次出来,宋钟就想问问交易的情况如何。

  这里面有一株十万年火候的仙桃树,据说乃是天上蟠桃果核在下届成长的灵物。结出的灵桃,数百年才能成熟,据说可以让人服用后,寿元大增,连大乘期高手都有用。

  这样的宝贝,一般都是各门各派的镇门至宝。只可惜这位出卖他的修士,乃是一位散修,无门无派不说,偏偏还在得到灵桃树之后,不够小心,出卖灵桃之时走漏了风声,以至于被一个强大的魔门盯上了。

  他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于是便想将这烫手的东西赶紧出手。可是这么珍贵的东西,正道门派就算想买,也不会出太高的价钱,而且说不定他们还会偷偷摸摸的将人扣下,甚至是杀人夺宝。反正没有后台的散修,在这些大门派眼里,就是一个渣!

  幸好现在他有了一个新的选择,那就是宋钟。宋钟实力不高,但是人品好,出手大方,从来没有过赖账的劣迹。故而他才趁着宋钟送请帖的机会,发给宋钟消息。

  宋钟自然对这东西极其感兴趣,二话没说,就开出了天价。一件七阶灵宝黑石峰,外加悟道茶三两,其他万年灵草二十棵。

  这些东西,对于散修来说,每一样都珍贵至极。他自然满口答应。水静已经摆脱她的老师算计过,这次交易可以圆满完成,所以她便从宋钟这里拿了东西,亲自去和人家交易,算着时间,也差不多快回来了。

  这笔交易对宋钟来说,利益很大,一颗能够不停结出灵桃的果树,绝对是摇钱树一样的存在。以自己本命空间的灵气浓度,绝对可以让灵桃的品质进一步增强,到时候让天欲魔女炼制出大幅增加寿元的灵药来,卖给那些难以晋级的分神以上修士,嘿嘿,保准能卖大价钱。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怀着这个心思,宋钟兴冲冲的来到前厅,发现水静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她手上把玩着一颗拳头大小,粉红剔透的桃子。虽然只有仅仅一个桃子,而且还没有破皮,可是它散发出的香味就已经让老远之外的宋钟闻到了。他就感觉一股无比香甜的味道直冲脑际,精神顿时便为之一振。

  宋钟随即便笑着走过去,道:“嘿嘿,这就是那棵宝贝树上结的灵桃?”

  “不错!”水静笑道:“你吃一个尝尝吧,真不愧是天上遗留的仙种,简直太好吃了!”说着,水静就抬手将手上的桃子扔过来。

  宋钟马上接住,狠狠闻了一下,随即便大口吃起来。这桃子的果肉一进嘴,就立刻化作一团清气,顺着咽喉流下去,瞬间流过四肢百骸,顿时就让宋钟舒服的忍不住呻吟起来。

  这么好吃的东西,纵然是吃惯了灵物的宋钟也受不了它的诱惑,急忙几口吞进去,然后将果核舔干净,这才意犹未尽的道:“好浓厚的灵气,有洗涤身体的作用,对筋骨经脉都有好处,真是好玩意啊!可惜就是太少了!”

  “是啊,这东西,几百年也就结几十颗而已,那家伙早就把成熟的都摘走了,还是我费尽心思和他讨论一番,才从他手上要来几颗,给咱们尝鲜!”水静道,“我估计,凭空吃一颗,就能让咱们这个级别的修士添寿千年左右,大乘期的高手也能增加几十年的寿元呢!要是炼制成丹药,就更了不得啦!”

  “既然这么好,那咱们赶紧去种上吧!”宋钟说完,便带着水静来到本命空间。

  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东海提供的无数宝物碎片在这里被分解掉。以至于此时的宋钟本命空间已经有一万两千丈的直径,也就是方圆数百里之遥。

  空间大,土地就大,使得宋钟有充足的地方种植各种灵物。

  进来之后,宋钟和水静两个人就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挖了一个坑,然后水静就掏出一颗数丈高的桃树,轻轻的种上。这颗桃树长得非常有气势,灵性十足,上面零零散散,结着几十颗未成熟的桃子。似乎因为移植的缘故,显得有些精神不振。

  宋钟生怕把这好不容易弄来的宝贝种死,干脆弄来一桶五行精水浇灌下去,又在树叶上喷了一些。还真别说,完全由灵气所化的五行精水的确是这些灵物最喜欢的东西,才一喷上,桃树就马上欢快的颤抖起来,时间不大,就将五行精水吸收进去,随即就变得精神奕奕,旺盛无比!

  宋钟这才放下心来,随后便带着水静出来。两人再次落座之后,宋钟一边给水静倒茶,一边笑道:“这次真是辛苦师妹啦!不知道其他东西可曾都买到了?”

  宋钟说话的时候,忽然注意到水静精神不高,似乎有心事。他立刻就放下茶壶,追问道:“师妹,怎么了?你看起来好像有心事

  的样子?”

  “恩!”水静点点头,皱眉道:“有一件事情,站在我的角度,极其不想让你知道,但是,站在你的角度考虑,我不告诉你的话,对你又很不公平!师兄,你说我该不该告诉你呢?”

  “这个~”宋钟被水静的话弄得满头雾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干脆笑道:“师妹你看着办吧!我信任你!”

  水静之所以这么说,目的无非是想让宋钟表现的男子汉一些,直接大咧咧的一挥手,说‘不必说了’。如此一来,那她也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不说了。可是水静却没有想到,宋钟这个家伙,狡猾的要死,竟然又把皮球踢了过来,无奈之下,水静只好笑骂道:“你这个小滑头,罢了罢了,算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就把这消息告诉你吧!”

  宋钟闻,忍不住好奇的道:“到底是什么消息,怎么让师妹如此为难?”

  “还不是关于你那些风流韵事的消息!”水静有些恨恨的道。同时一双美目里,也逐渐射出了杀气,瞪着宋钟一阵恶寒。

  宋钟随后急忙摆手道:“冤枉冤枉啊!师妹,我在这里三十多年,一直都是清清白白做人的啊!有你的梅花神算,再加上鸿影的凤鸣刀,龙吟剑,就是一只蚂蚁,如果它是母的,都不能靠近我!我又如何能够沾花惹草啊?”

  “呸!”水静听宋钟说的有趣,忍不住笑骂道:“谁管你和母蚂蚁的故事?”

  “嘿嘿,这不就是一个比喻吗?”宋钟随即笑道:“反正有你们在,我是肯定不会有什么风流韵事的!”

  “那可不一定!”水静随后却忽然道:“某些人啊,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勾三搭四了,以至于到现在,都余情未了呢!”

  “恩?”宋钟听后,忍不住奇怪的摸摸鼻子,然后苦笑道:“师妹啊,你有话就直说吧,别吞吞吐吐的,当心憋着!”

  “哼,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水静随即道:“我问你,你和璇玑道宗的寒冰儿有没有奸情?”

  “这个~”宋钟一听说是寒冰儿,顿时就哑口无了。当初,

  在千翠屏争夺玄灵果的时候,宋钟恼恨寒冰儿欺负自己,于是便依仗九美图制住她,然后便是狠狠的一顿非礼。事后更是嫁祸给了千欲门的少门主,以至于恼羞成怒的寒冰儿和邪派的修士们以死相拼。后来厚颜无耻的宋钟英雄救美,以一己之力,力敌数位强敌,整整打了一夜,拼死护住了寒冰儿,表现的极为壮烈。从而让寒冰儿刮目相看,两者之间,也因为那次的经历,有了一丝暧昧的情愫。

  虽然事后寒冰儿知道了真相,却也没用责怪宋钟,可见她心里其实还是有宋钟的。只不过当时宋钟和寒冰儿处于敌对态势,两者无法继续下去,后来宋钟更是击杀火千舞,逼疯了火青云。身为火青云的嫡传弟子,寒冰儿和宋钟之间可谓是有师门大仇,两者之间就更不可能了。

  但是现在水静一提起寒冰儿来,宋钟却依旧不能狠心说自己和她没关系,尤其是在非礼过人家的清白之后。高傲的宋钟,更是干不出始乱终弃的事情来,故而他才当场愣住。

  水静那么精明的

  人,一看就知道里面有猫腻,事实上,当初千翠屏的时候,因为宋钟还没有得到可以避免被算计的七星符,所以水静早就算计出宋钟和寒冰儿之间会出现桃色新闻了。

  只不过当初的时候,水静和宋钟只是师兄妹的关系,她不能干涉,而现在两人虽然没有成亲,可却是神交双修的伴侣,她自然就有些吃醋了。

  见到宋钟无话可说,水静禁不住气恼的道,“怎么?我们的大情圣,终于想起那位可怜人来啦?”

  “唉!”宋钟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苦笑道:“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都过去三十年了,你还吃的哪门子干醋啊?”

  “哼,人家才懒得吃她的干醋呢,只是现在她有麻烦了,我担心某人会旧情复燃!”水静忽然道。

  “恩?”宋钟闻,立刻皱着眉头道:“师妹,寒冰儿有什么麻烦?”

  “我这次出去,得到一个消息,说是璇玑道宗,打算将寒冰儿嫁出去,不是普通的联姻,而是彻头彻尾的出嫁,从此以后和璇玑道宗再无关系的那一种!”水静随后道:“只是璇玑道宗先后给寒冰儿找了不少人,可是她死活都不同意。最后没办法,璇玑道宗干脆就想出了一个比武招亲的法子,非要给她弄个夫婿不可!”

  “恩?”宋钟闻,顿时就恼了,忍不住骂道:“璇玑道宗的混账打的什么鬼主意?寒冰儿这么好的弟子,干嘛非要把她嫁出去?”

  “据说,原因有两个!”水静解释道:“第一个就是寒冰儿的师傅火青云,因为和邪派勾结,甚至双修,成为了璇玑道宗有史以来最大

  的耻辱,要不是看在火家的份上,早就将其毙杀了。就算如此,火青云也被璇玑道宗正式除名,现在被关押起来等死。在这种情况下,寒冰儿作为她的嫡系传人,自然很不着人待见。她们急着处理掉她,也就情有可原了!”

  “可是寒冰儿天资聪颖,又有璇玑冰魄神剑,极有可能进阶合体,甚至大乘期,这么好的苗子,她们又怎么舍得送出去?”宋钟忍不住奇怪

  的问道。

  “这就是第二个原因了!”水静苦笑道:“最近这些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寒冰儿进境很慢,三十年中,几乎没有寸进,至今还是筑基初期的级别,一个好好的天才,眼看着就要废掉了!她们当然不喜欢一个玷污师门清誉的废物,故而就想将其彻彻底底的嫁出去。如此一来,就可以借机收回她已经认主的璇玑冰魄神剑了!”

  “该死的,强行将灵宝从主人身上逼出来,那会要了她半条命的,这些混账东西,怎么就这么狠心?”宋钟忍不住恼火的道。

  “这个,似乎就和你有关了!”水静耸耸肩道。

  “和我有关?”宋钟听后,顿时诧异的道:“我都三十年没见她了,怎么能和我有关系呢?”

  “据小道消息说,寒冰儿之所以没有寸进,是因为她有了心魔,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水静淡淡的道:“原本这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一次生病昏迷的时候,无意识

  的喊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这才惹得璇玑道宗的人大发雷霆,非要将其嫁出去不可!”

  “额!”宋钟听后,先伸手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然后这才道:“你说的那个男人,该不会是我吧?”

  “如果师兄有个外号叫死胖子的话,那恐怕就是你了!”水静满脸含笑道。

  “这个!”宋钟顿时哑口无了!

  “请问师兄,您对此事怎么看?”水静忽然道。说着,她端起宋钟倒的茶,文雅的喝了一口。

  宋钟随即苦笑道:“还能怎么办?事情既然因我而起,我堂堂一个男人,总不能当缩头乌龟吧?”

  “师兄的意思是,去参加这个比武招亲?”水静放下茶杯,笑着道,“你不是吧?”

  “正是如此!”宋钟随即故作深沉的道:“本人年少多金,正风流少年,又品行高洁,家世清白,实力强大,如何不能参加比武招亲?”

  “师兄啊!你摧毁璇玑阁,将人家阁主的烂事公布于众,还逼疯人家阁主火青云,最后更是砸碎人家一艘三百丈的飞舟,弄得璇玑道宗狼狈不堪,损失惨重!却偏偏对你无可奈何!可以说,你已经把人家的脸都在脚底下踩烂啦!”水静苦笑道:“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去参加比武招亲?您是不是诚心想把璇玑道宗的人全部都给气死啊?”

  “这个?”宋钟听后,顿时是尴尬无比,满脸通红,过了好一阵,他才弱弱的道:“要不,你替我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iv>123xyqx/read/4/41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