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雷修 第297章神秘巨斧

小说:混沌雷修 作者:写字板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7:31 源网站:123言情
  > 第二百九十五节神秘巨斧

  不阴不阳廖小妖被钟老妖骂的满脸通红,却碍于宋钟在一边,不敢放肆,只能强忍着怒火。

  宋钟见状,眉头微微一皱,淡淡的道:“钟老妖,你莫非想敬酒不吃吃罚酒?”

  “正要领教!”不正不邪钟老妖冷笑着道,说话间,他抖手亮出自己的法宝,一把黑白两面的扇子。

  宋钟见状,微微一笑,道:“也罢,既然老丈有这个兴致,那我就领教一下您的高招!”

  说话间,宋钟轻轻一摆手,下一刻,五位风姿卓著的美丽剑修就出现在场中,将不正不邪钟老妖包围起来。

  一看见这五位女修来得蹊跷,钟老妖就立刻吃

  了一惊,随后他又想起了关于宋钟的一个传闻,急忙道,“她们难道是九美图里的五个?”

  原来,自从听廖小妖说不正不邪钟老妖未必肯投降,宋钟就马上有了主意,他这次对东海三妖是势在必得,既然那家伙宁死不屈,自己好在还有九美图,大不了叫天欲魔女附身,那就什么都解决了。

  “呵呵,不错,正是!”宋钟微笑道:“不过老哥你实力强大,应该不在乎她们才是,不如就点拨点拨她们,也好让她们知道点厉害,如何?”

  不正不邪钟老妖听了以后,眼珠子都气得绿了,他哪能不知道这宋钟在调侃他啊?人家九美各个都是分神大圆满高手炼制的,就算现在都是金丹后期的实力,比自己稍逊一筹。可是真要打起来的话,以人家那上万年战斗的经验和见识,收拾自己八成就和玩一样,就连一对一自己都不行,就更别说一对五了?

  反正听到她们的身份后,不正不邪钟老妖当时就傻了。他傻了,人家天欲魔女可没有,随着宋钟一声令下,她们五个手腕一抖,五行精魂剑绽放出万道精光,数不清的剑气飞射出来,布成奇门八卦五行大阵,恶狠狠的就对准不正不邪钟老妖的脑袋照下来。

  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不正不邪钟老妖犹豫,为了保命,也只能使出法宝进行抵御。虽然他的本命法宝阴阳旗还算是不错,放出的黑白神光防御极强,但是这样的防御显然还不够,尤其是在这五个杀神面前。她们射出的剑气就犹如灵动的毒蛇,总是能在对方防御神光最脆弱的地方突进,不过几次突袭,就击碎了钟老妖的防御,然后四人牵制他,最后一人则趁着他疲于应付的功夫,直接化作一道黑影,扑进不正不邪钟老妖的身体之中。

  紧接着,不正不邪钟老妖就停止了一切动作,好似呆滞的木鸡一样。其他天欲魔女见状,急忙纷纷停住攻击,静静的看着他。时间不大,不正不邪钟老妖便再次恢复了神智,只见他一扫刚才的悲愤之色,露出一个奸笑,直接来到宋钟面前施礼道:“见过主人!”

  “很好!”宋钟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扭脸望着一边的不男不女青青妖,不慌不忙的笑道:“这位老兄,你看,您是想和不正不邪钟老妖一样被我的天欲魔女附身呢?还是想直接归顺与

  我?成为我的手下呢?”

  果然正如廖小妖所,不正不邪钟老妖是个硬骨头,宁死不屈,但是不男不女青青妖却是个贪生怕死之辈,看了钟老妖的下场,他那里还有勇气反对啊?急忙苦着脸道:“去投降,投降就是了,千万不要杀我!”说着,不男不女青青妖很识相的自动交上了本命元神。

  宋钟也不客气,接过来检查一下,确认无误之后,便直接收起来,然后笑道:“如此甚好,以后大家就都是自己人了,还请多多关照!”

  “不敢不敢!”三人急忙回礼道。

  “哈哈!”宋钟有些得意的大笑一声,然后直接掏出一副地图,对他们道:“你们给我听好了,这次的计划需要你们全力配合,不得有误!”

  “是!”三人急忙答应道。

  “恩!”宋钟点点头人,然后便开始在地图上仔细讲述起来,随着宋钟专注的讲述,周围的东海三妖也聚精会神

  的开始听,足足过

  了半个多时辰,宋钟才说完。

  “都听明白没有?”宋钟威严的道。虽然他表面上是问大家,其实关键还是在问不男不女青青妖,因为这个计划其他两个人都知道了。

  “明白了!”三人都急忙答应道。

  “很好!”宋钟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道:“这次计划的关键就是保密,你们谁出了问题,让东海联盟得到了消息,我都会严惩不贷,懂吗?”

  “是!”三人再次答应道。

  “那就再好不过!”宋钟随后肃然道:“我已经和那边商议好了,这次行动的时间是一个月后,八月十五,月满东海,血洗联盟!都给我记清楚了!”

  “是!”三人急忙点头道。

  “那我就放心了!”宋钟随即道:“有什么其他事情你们慢慢商议,我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宋钟不等他们回答,就直接御剑飞走了。

  见到宋钟走了,不男不女青青妖和不阴不阳廖小妖都松了一口气,只有被天域魔女附体的不正不邪钟老妖毫不在意。由于天域魔女乃是宋钟的心腹,所以青青妖和廖小妖尽管想私下说点什么,可也不敢让天欲魔女知道,故而三人随便说了几句,便各自离去。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八月十五,月上中天的时候。在东海某处,却暗暗有一只可怕的部队急速赶路。

  这只部队数量极为庞大,虽然都是妖兽,可是却陆海空都有。海里的妖族最多,种类足有好几千,大的有十几丈长的巨型章鱼和大白鲨,小的只有两三尺的射弩虾。它们在水中默默的行进着,形成一道笔直的直线,这条线有百里宽,数千里长,至于里面有多少妖兽,只怕连领军的

  人都不知道。

  这些水族妖兽里,有一些体型庞大之辈,在它们的背上,还站立着不少陆地上的妖族,有铁臂苍猿,有巨型妖蛇,还有黑色的巨型蜘蛛。这些陆上的妖兽都是各个海岛上出产的,数量尽管不如水族妖兽多,可是一眼望去,也是密密麻麻,无穷无尽。少说也有百万之众。

  而在它们头上,则是茫茫多的飞禽妖兽,它们飞起来,遮天蔽日,无边无际,看起来就如同是闹蝗灾了一样,远远望去整个就形成了一片乌云。

  而就在这片乌云的正中,则有两艘飞舟并排行驶着。这两艘飞舟一艘是青色的,大约有180丈长,另一艘则是黑色的,竟然有200丈长。此时上面都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妖兽。尽管它们数量多,可是却极其守规矩,都整整齐齐的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在飞舟的顶部,则各自端坐着一个人,青色飞舟的主人是一个黑瘦的汉子,正是铁臂神猿侯青,而黑色飞舟的主人却是个大白胖子,正是白鲸王白桦。

  只见铁臂神猿侯青美美的喝了一口酒,然后忽然抬头喊道:“喂,我说老白,你明明是只大白鲸,却偏僻坐黑色的飞舟,这是在太名不副实啦?不如咱们换换吧?”

  白鲸王白桦一听,顿时噗嗤一声笑了,他随即笑骂道:“你这个泼猴,就知道忽悠我,想拿180丈的飞舟换我这200丈

  的飞舟,嘿嘿,门都没有啊!”

  铁臂神猿侯青一听此,顿时着急的道:“老白,别这样啊,打不了我陪你点灵石,如何?”

  “且,咱不缺那玩意!”白鲸王白桦不屑的道。

  “那就赔偿你几件法宝?”铁臂神猿侯青再次道:“保准都是好货,如何?”

  “我自己的法宝还使不完呢,谁稀罕你的?”白鲸王白桦撇撇嘴道,“行啦,小猴子,你就别白费心机,

  咱不上你的当!”

  铁臂神猿侯青一听,立刻就知道这次兑换没戏了,只能无奈的道:“唉,你这老白,长得一副憨厚的模样,怎么心眼却这么多啊?”

  “嘿嘿,我这算什么?不过都是些小聪明,还是太子爷那才叫厉害啊!”白鲸王白桦佩服的道:“咱们打了几千年都没有搞定的东海联盟,他几句话就解决了,这才是真聪明!”

  一听白鲸王提起这事,铁臂神猿侯青就皱着眉头道:“老白,你别高兴的太早了,咱们三路进军,这才走了一小半,说不定一会就会出什么岔子呢?”

  “小猴子,你多虑啦,现在这阵势你又不是不知道,东海三妖成了咱们的人,他们故意将手下调离到这三条航线两侧,并下令他们就地进行封锁,不让任何人进入航线。如此一来,本来用来戒备咱们的人,反而成了保护咱们的人。以东海三妖御下的手段,肯定没有人敢阴奉阳违。所以咱们这一路,安全至极!”白鲸王白桦笑道,“这次太子的计划,基本上成了!”

  “那可不一定,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啊!”铁臂神猿侯青却摇晃着脑袋道。

  “既然如此,那你敢不敢和我打赌?”白鲸王白桦笑道:“我赌咱们这次偷袭可以成功!”

  “狡猾!”铁臂神猿侯青立刻笑骂道:“你明明知道再过小半天的功夫,咱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冲,那时他们就算是知道消息也晚了。所以才给我打这个赌,是不是?”

  “嘿嘿,怎么?你不敢?”白鲸王白桦笑着道。

  “少来,我又不是小孩子,哪能中你的激将法啊?”铁臂神猿侯青随后道:“要是你真有心赌一把,那咱们就比比谁先灭了自己的目标!”

  铁臂神猿侯青这里说的目标,其实就是他们此次摇剿灭的山门。原来,东海联盟除了总部之外,还有四大分部,每个分部都有一位元婴级别的副盟主坐镇,总部则是盟主东海散人坐镇。这五大部便是东海联盟的核心所在。在这个关键时刻,大量的修士集中到了五大部,再加上那里都有大量的阵法保护,故而可以称得上是固若金汤。

  以东海三妖在东海联盟的身份和地位,自然能够知道大量的情报。而东海三妖现在成了自己人,那么他们知道的情报也就成了宋钟的情报。

  通过这些情报,宋钟得知东海联盟已经将所有力量集中到了这五大部,于是他这才定下了分兵剿灭的计策。总部由宋钟和老管家鳌天解决,其他四个分部,恰好一个大首领负责一个。铁臂神猿侯青和白鲸王白桦赌的,就是看谁先打下一个分部。

  白鲸王白桦实力在铁臂神猿侯青之上,自然不能让这小猴子小看看自己,所以他直接点头答应道:“比就比,我还怕你不成?要是你输了,我要你山上特产的灵桃一百斤!”

  “

  我靠,一百斤?”铁臂神猿侯青直接跳起来大骂道:“老白,你丫也太黑了,我那灵桃一年也就能出产几斤,你一口气就要去十几年的分量啊?”

  “嘿嘿,不就是十几年不吃吗?又饿不死你,要是你怕了,完全可以不赌,你放心,我不会鄙视你的!”白鲸王白桦奸笑道:“我只会和大家伙聊聊!”

  “我呸!”铁臂神猿侯青直接大叫道:“我怕你个鬼!赌就赌,不过我要是赢了,你得答应和我换飞舟!”

  180丈的飞舟和200丈的飞舟别看只相差20丈,其实这就已经是两个档次了,双方的战斗力最少相差一筹。所以要是就这样交换的话,白鲸王白桦肯定要吃不小的亏。

  不过,两条飞舟的价值差距和一百斤灵桃相差无几,所以用来打赌也算是公平。白鲸王白桦稍稍思考了一下,便很痛苦的点头答应道:“好吧,咱们一为定!”

  说完,白鲸王白桦白鲸王白桦却突然一拍大腿,猛的喊道:“孩儿们,加把劲跑前面去,先攻破了那座灵山,我重重有赏啊!”

  随着他这一嗓子喊出去,隶属他指挥的妖兽顿时精神一振,赶紧加劲赶路,行动速度猛的提升了一层。

  铁臂神猿侯青见状,顿时就急了,也赶紧催逼手下,于是,这两只队伍就比着劲的赶路,速度一下子就加快了很多。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就在白鲸王白桦和铁臂神猿侯青你追我赶,拼命赶路的时候,其他两处的妖族大军也同样拼命的往前赶。他们这次就是要打人类修士一个措手不及,一旦被对方得到消息逃之夭夭,那么这次行动出了劳民伤财之外,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在中间一路大军中,一艘浑身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龙舟格外引人瞩目,它通体都是用极品火玉炼制而成,龙首造型狰狞,加上一身的烈焰,看起来极为威武。这正是火龙道人的座舰火龙舟,现在则归属雷鹰王雷闪儿所有。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火龙舟是所有缴获的飞舟中最好的一艘,理应分给出力最多的部落,雷闪儿总共也就几万手下就算是全部带来也没有人家大部落的多,加上雷鹰都是远程袭击,所以伤亡较少,故而她无论如何也不该得到这艘火龙舟才是。

  可谁叫雷闪儿运气极好,早早的就和宋钟眉来眼去,在这位太子爷的关照下,她自然轻轻松松的获得了这艘火龙舟,而且因为宋钟的面子,她还不需要上缴给本族的长辈,完全可以自己使用。平白得到如此宝贝,自然让雷闪儿兴奋不已,以至于对宋钟更为依恋,几乎每时每刻都跟在宋钟身边。

  而现在,在火龙舟的顶端楼阁里,宋钟,雷闪儿和老管家就分别落座,一边吃茶,一边说话。

  “太子哥哥!”雷闪儿忽然道:“东海联盟的总部经营了数千年,此时又因为戒备的原因,有了将近十万修士驻守,咱们这次能打得下来吗?”

  “我还真不太清楚!”宋钟苦笑道:“毕竟那些人类修士也不是吃素的,苦心经营这么久,肯定隐藏了不少杀手锏,到时候能不能打下来,的确不好说!”

  “不错!”老管家鳌天也点点头道:“以前咱们也曾经数次攻打这座总部,可惜无一例外的被挡住了。在这座总部下面,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妖兽!”

  “哇,那我们要是失败了,可怎么办啊?‘雷闪儿禁不住着急的道。

  “呵呵,败了就败了,打不了撤走就是,难道那些家伙还敢追上来不成?“宋钟笑呵呵的道。

  “是啊,咱们这次本来就是为了泄愤的,能灭了总部固然可喜,就是灭不了,我们也可以在他们周围大肆劫掠破坏,也算是为太子殿下出气了!”老管家鳌天笑着道:“不过,以我看,其实咱们这次大获全胜的几率也不是很低,我感觉,咱们至少有六成以上的把握击破这座总部!”

  “六成足够了!”宋钟有些惋惜的道:“可惜我的黄金龙舟还在修葺,无法参战,要不然的话,我们就最少有八成把握了!”

  “殿下,六成把握以及不少啦,算得上是几千年来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您又何必耿耿于怀呢?”老管家鳌天笑着宽慰道。

  “嘿嘿,你说的对!”宋钟也跟着笑道。

  就在这时,已经归顺了宋钟的东海三妖一起走进来,对宋钟施礼道:“启禀殿下,东海联盟的总部就在两三千里之外,他们在外巡查的人相信很快就能发现我们!”

  他的话音刚落下,前面就突然隐隐传来一阵惊呼和叮叮当当的战斗声。时间不大,一只雄壮的雷鹰就飞了过去,道:“人类巡逻队发现我们了,我们虽然将其尽数杀死,可还是有一个家伙发出了飞剑传书,请殿下责罚!”

  “算了!”宋钟摆摆手,无所谓的道:“现在发现已经晚了,不过既然已经到了地头,那咱们也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传

  我的命令,空中部队全速冲锋,将东海联盟给我包围起来再说。其他人发动怒海潮,正式发起进攻!”

  “是!”众人答应一声,然后急忙散去。

  随着宋钟的命令一下,所有空中的飞行部队就猛地加速,甩开行动较慢的水下部队,急速冲过去。

  而水下的妖兽则慢慢的发动法力,凝聚海水,开始施展东海妖族最强力的战场特技,怒海潮!

  其实,所谓怒海潮,只不过就是一次巨型的海啸而已。要知道,水中的妖兽,除了螃蟹,乌龟,大章鱼等等数量不多的种类可以上岸之外,其他多数的水下妖兽是不能离开水的,尤其是那些鱼虾之类。在这种情况下,想让它们进攻陆地上的人类修士,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于是,一位聪明的东海妖族便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集合所有水下妖兽的法力,凝聚成一道超级强大的海啸。成百上千丈高的海水砸过去,不仅可以冲击对方的护山大阵,更是可以掩护水中的妖族,尽情的施展法力。这样一来,这次海啸就形成一次异常强大的攻势。

  久而久之,东海妖族发现此法甚好,便逐渐推广开来,成为攻击陆上目标的首要技能,还给它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怒海潮!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就在宋钟让成百上千万的水中妖兽联手发动超级强大的怒海潮的时候,几千里外东海联盟总部的人类修士们却还处于懵懂无知的状态。

  百花楼里,火精子端坐在大殿中央,一边喝酒,一边欣赏手下美妾的歌舞表演。他这些小妾都是特意精挑细选的修士,各个美如天仙,经过一翻调教后,更是惹人怜爱。那一双双的****,舞动中,晃乱了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心,火精子尽管看过多次,也依旧痴迷不已。

  然而,就在火精子沉浸在这种美好感觉的时候,他大殿的门却突然砰的一声,被人给踢破了。

  火精子当时就吓的一哆嗦,还以为仇人找上门来了呢,急忙扔掉酒杯,手忙脚乱的亮出法宝飞剑,结果匆忙之中打翻了酒坛,弄得一身都是腥红的酒水。可惜火精子忙着御敌,都没有主意到这一点。

  然而,就在火精子忙乱的时候,门外却忽然连滚带爬的跑进一个人来,手脚上都是泥,看那样子极为狼狈。

  火精子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进来的人是自己手下的一个筑基修士,叫唯明。

  竟然被自己的手下吓得手忙脚乱,差点尿裤子,可想而知,火精子得有多生气了!他直接指着唯明鼻子大骂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懂不懂规矩啊?”

  “师伯,出事来,出大事啦!”

  唯明急忙解释道:“妖族打过来啦!”

  火精子闻,却立刻冷笑道,“打过来就打过来吧?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可~”

  唯明刚想说话,火精子就直接一瞪眼,将他的话吓回去,然后火精子再次怒道:“看看你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成何体统?我辈修真之人,讲求的是修心,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懂吗?”

  火精子这话说的是大义凛然,可是配合他那被酒水打湿的裤子,却怎么看怎么滑稽。

  唯明心中忍不住暗道,‘您老人家说我倒是一套一套的,可是你自己呢?要是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本事,至于被我吓得洒一裤子酒水吗?’

  当然,这话唯明也就敢在肚子里腹诽一下,可不敢说出来。他尽管委屈,也只能点头答应道:“是是,师伯教训的是,弟子懂了!”

  “恩,懂了就好!”火精子随后这才不慌不忙的道:“那么我问你,妖族的大军到哪里了?还有几天才到这啊?”

  一提起这事来,唯明马上哭丧着脸道,“师伯啊,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人家已经离咱们这不过两三千里了,刚刚这么一耽误,只怕连一千里都不到啦!”

  “什么?”

  火精子一听此,顿时吓得大叫道:“这怎么可能?我们的预警防线不是都布置出10万里了吗?他们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就出现在这里?”

  原来,刚刚火精子之所以一点不着急,是因为他以为妖族还在数万里之外呢,那样他就有充足的时间应对,所以才有心情教训唯明,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妖族竟然直接出现到了东海联盟总部的眼皮子低下。

  一千里是什么概念?飞行快的妖兽有三千的遁速,只需三分之一刻钟的时间就能够赶到。这么点时间,火精子想跑都不一定能够跑的了。所以火精子才会如此震惊。

  唯明不敢怠慢,急忙道:“弟子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反正我刚刚接到的巡逻弟子发回的飞剑传书上,就是这么说的!”

  “不可能,妖族不可能出现在这么近的地方,肯定是他们搞错了。这些混蛋,竟然敢谎报军情,我要治他们的罪!”火精子大声咆哮道。

  然而,火精子话音未落,就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其中不乏惊呼甚至是尖叫。

  “啊,妖族杀来啦!快跑啊!”

  火精子隐隐约约听见了这句话,顿时吓了一跳,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直接推开唯明,一个闪身来到外面,然后往远处一瞧,顿时,火精子整个人就呆立在那。

  跟着火精子出来的唯明也抬头一望,随即也跟着傻住了,嘴里的不停的说道:“天哪,怎么这么多?完蛋了,我们全完蛋了!”

  原来,此时的东海天际,已经出现了数不清的妖兽飞禽,它们铺天盖地,遮天蔽日,以恐怖到极点的气势,犹如海啸一般扑过来。

  直到此时,东海联盟才彻底反应过来,急忙张开了护山大阵。幸好东海联盟的人最近都处于全面戒备状态,所以看守护山大阵的人很整齐,故而发动的速度也非常快。

  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一道五颜六色的神光护罩就腾空而起,直接把东海联盟总部所在的那座方圆百里的大山完全保护起来。

  不过,暂时这些护山大阵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因为那些飞禽来到了众人的头顶上之后,却并没有对东海联盟总部发动进攻,而是继续前行,越过了总部大山,开始追杀那些来不及进入大阵中躲避的修士。

  火精子见状,眉头深皱,禁不住狠狠一跺脚,怒道:“这些王八蛋是先遣军,目的就是断我们的后路,防止我们逃跑。该死的,你要是早点把消息告诉我,以我的速度完全可以赶在他们来到

  之前逃走,可是现在却晚了!这都要怪你!”

  气急败坏的火精子指着唯明的鼻子一顿臭骂。唯明心中这个委屈啊,可就别提了,自己明明用了最快的时间赶到,结果却被你无缘无故臭骂了一顿,以至于耽误了时间,这事怎么能怪我呢?明明是你的不是啊?

  可是现在火精子在气头上,唯明丝毫不敢反驳,只能低着脑袋挨骂。好在火精子没有骂多久,就被一位修士叫走了。东海联盟的盟主东海散人已经得到了消息,召集众人开会应对。作为金丹大圆满的修士,又是玄天别院的代表人物,火精子自然是要参与的。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且说火精子带着一肚子的懊悔,来到了东海散人召集众人的大殿,此时,大殿里已经坐满了金丹修士,差不多有两三百个,都是金丹后期以上的高手。他们就是东海联盟总部十万修士里最高端的存在。

  见到人来的差不多了,东海散人紧皱眉头,淡淡的道:“如今形势已经明朗了,八成是东海三妖投靠了妖族,才使得对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我们的警戒线,直接出现在此地!”

  一听是东海三妖叛变,才让他们陷入了妖族的突然袭击中,众人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我早就知道那三个妖人不可靠了!”这是喜欢后知后觉的人说的。

  “该死的王八蛋,别叫我看见他们,不然

  我一个个把他们的脑袋拧下来!”这是自不量力只会吹牛的人说的。

  “别吵了,现在吵也没有用,还是赶紧想办法逃走吧!”这是胆小怕事的人说的。

  “靠,跑什么跑?我们又护山大阵,还有十万修士,以及强大的盟主坐镇,完全可以和他们硬拼,甚至将其全数斩杀于此!”这是有勇无谋的人说的。

  东海散人听着下面的人七嘴八舌的乱扯一通,却全是废话,心里也禁不住有些恼火,随即便怒喝一声道:“都闭嘴!一个个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

  见到东海散人发火了,众人再也不敢啰嗦,纷纷闭嘴。东海散人随即就把目光望向了火精子,勉强挤出一丝笑脸来,道:“火精子贤侄,你一向聪明能干,可有办法御敌?”

  “这个?”火精子闻,忍不住苦笑道:“师伯,您太看得起我拉。如今宋钟大军压境,数量是我们的百倍,纵然就是有护山大阵,也肯定支撑不了多久的!我就是有通天的智慧,实力相差这么多,我也无计可施啊?”

  “唉!”东海散人叹了一口气道:“我也知道他们势力庞大,不可力敌,所以早就打算着在他们攻打过来的时候带着你们暂时进苍茫山躲一躲。可是谁知道东海三妖叛变,直接就让他们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真真是难为死了!”

  “前辈,妖族此时肯定已经发动了怒海潮,那玩意推进速度固然很慢很慢,可是威力极大,要是任凭那千百丈高的海啸砸在护山大阵上,只怕立刻就得破了!”一位金丹修士苦着脸道:“那时候咱们这些人可就要完蛋了,还请前辈早想对策!”

  “对付怒海潮,就只能提前出击,将那道海啸打碎才行!”东海散人随后一脸为难的道,“可现在的问题是,外面有数不清的妖禽盘旋,咱们一出护山大阵就要被围攻,根本无法完成任务啊?”

  “师伯!”火精子这时忽然插口道:“怒海潮威力太大,万万不能被它正面冲击上,打上就完蛋了。好在这玩意发动起来也异常吃力,一般只有冲击的那一下才有,所以外面只要挡住这一次就行。您看,是不是可以动用那件东西了?”

  在场的人大多数人不知道火精子所的那件东西是什么,但是东海散人确实知道,他随即苦笑一声道:“本来那是要压箱底保命的东西,却不料一开始就要动用!也罢,谁叫咱们惹不起怒海潮呢!那就用上吧!我去主持一下,你们在这里继续商量退敌之策!”说着,东海散人便麻利的站起来,往里面走去。

  “是!恭送盟主!”火精子等人立刻躬身施礼道。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且说宋钟派出了所有飞禽之后,他自己却并没有急着催动火龙舟上前,反而跟随着怒海潮缓缓前进。

  由于这一次参与发动怒海潮的妖兽特别多,所以它的威力也变得极为恐怖。宋钟在飞舟上,俯视下去,就看见原本平静的大海上,忽然多出了一道涟漪,接着就化作一道绵延千里的海浪,向东海联盟总部所在的大山上冲去。

  开始的时候,海浪不过三尺高,但是随着妖兽的法力灌输,海浪一边推进,一边开始以极高的速度增强,从三尺到三丈,又从三丈到三十丈,三百丈。

  当怒海潮跨越了两千多里距离,来到东海联盟总部驻地前面的时候,这道恐怖的海啸已经达到1200丈的高度。远远望去,怒海潮就犹如一道高大至极的水晶墙,其中还有无数狰狞

  的妖兽在张牙舞爪。

  可想而知,一旦怒海潮击碎东海联盟总部的护山大阵之后,这些数不清的妖兽就会趁虚而入,将里面的修士吃个精光!

  面对如此可怕的海啸,如此多的妖兽,东海联盟里那些观战的修士,一个个都生出了绝望之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无比磅礴的灵压却忽然凭空出现。这道灵压的强大简直耸人听闻,筑基以下的修士直接被压得浑身冷汗,就好像一只蚂蚁面对泰山的感受。纵然是金丹修士也一脸骇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随着灵压的出现,一把两三丈长的巨型斧子却缓缓从山顶上飘起来。

  这把斧子尽管外表其貌不扬,看起来灰不溜秋的,难看之极,可是它散发的威压,却让百兵低头,

  无人敢不服。

  接着,这把斧子在一只无形大手的操控下,以一种玄妙之极的轨迹缓缓转动了一圈,然后猛地膨胀成一把数千丈高的大斧子,随即便狠狠的斩向扑过来的怒海潮。

  尽管怒海潮的威力很强,甚至可以直接击破东海联盟总部的护山大阵。可是在这把斧子面前,它却显得异常脆弱,只不过就是一记蛮横至极的竖劈,却一下子就将气势汹汹的怒海潮劈成了两半。

  数不清的妖兽也跟着遭了秧,被大斧子当场砍成两截。哪怕是防御了极为强大的五级玄龟,竟然也没有逃过被杀的命运,他引以为傲的后背壳,竟然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防御作用,就如同一张废纸一样,轻轻松松的被人家劈成两段。

  被砍成两截的怒海潮再也无法维系完整的状态,当场崩溃,数不清的妖族跟着潮水落下来,砸得海水四射,场面极为壮观。

  当然,怒海潮崩溃后,依旧有很多海水冲过来,狠狠的击打在护山大阵上。可是这就已经是普通的海啸了,没有那些妖兽的法力支撑,普通的海啸又怎么可能威胁到修真者的护山大阵呢?人家甚至连一点点涟漪都没有泛起来,就轻轻松松的挡住了余波的冲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iv>123xyqx/read/4/41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