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八十二章扰提亲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第八十二章扰提亲

  西坊一间很幽静的画坊,数百个小巧精致的四合院般的建筑,被笼罩在浓浓的绿茵之下。而经过了巫咒的空间禁制,那看起来小巧的院落,却是层层叠叠面积极大。院落中尽是小溪流水、鱼塘湖泊,奇山异石琳琅满目,各色花木鲜艳灿烂,加上那身穿鲜艳色泽长裙悄然往来的侍女、画女,却是安邑城极其少见的奢华景象,总体风格和安邑城那宏伟古旧的气息完全不同。

  夏颉他们一路绕了很大一段距离,最后到了最北边的一个院落中,也正是这个画坊最奢靡的那个院子。别处的院落,那奇山异石不过是开采而来的湖石山石,此处的那些假山之类,居然尽是用美玉堆砌而成,让夏颉以及跟随而来的赤椋等人睁大了眼睛。就这院子里最小的一座假山,折算成上品原玉都有上万方左右,委实华贵到了极点。

  至于院落中的雕栏、灯柱之属,也尽是美玉、精金之类,院子正中的湖泊里,一艘小巧的渔船载波载浮,那渔船却是用一块巨大的美玉精髓抠出来的。这等气象,让赤椋不受控制的发出了极大的惊叹声。

  这个院落的画室内,三五绝色女子正手持狼毫,在一幅宽大有十几丈的白色缎子上奋笔作画,而刑天家的长老刑天阏、刑天铘、刑天殂正满脸闲散的坐在画室濒临那个小湖的露台上,手里或者端着茶汤,或者端着烈酒,或者敲打着瓦缶,在那里轻声的吟唱。

  刑天兄弟几个恭敬的走进了画室,目不斜视的走过那几个作画的绝色女子,走到内里的露台上,朝三个长老行礼道:“夏颉来了。”

  赤椋却是吓了一大跳,很显然的,这个画坊,就是刑天家在西坊的产业了,否则三个老头儿也不会巴巴的选了这里来谈事情。刑天家三大长老在这里,他赤椋却是算什么?夏颉是刑天家的执事,可是他赤椋,不过是夏颉的副官之属,又怎么能来到这里?当下他行了一礼,就要快步的退出去。赤椋心里那个郁闷啊,原本可以跟着过来喝酒的,谁知道这三位在这里呢?

  刑天阏却是朝着赤椋招了招手,淡淡的笑道:“赤椋娃娃,你也留下罢。你们家和我们刑天家,不是外人。你们家主还是我们刑天家的掌事,你如今又在黑厣军做事,有些东西,却也听得。”赤椋微微一惊,脸上却是露出了狂喜的神色,连忙跪下去磕了个头,也不说话,乖乖的走到刑天大风他们身边,在下席位的席子上盘膝坐下。

  夏颉没看那三个老头,他走到那几个正在运笔描画的女子身边,看了一下那幅摊在巨大画桌上的绸缎,那上面却是一幅很怪异的天神愤怒,挥动巨斧和亿万魔神浴血奋战的场景。那天神身形极大,浑身都有淡淡的血光彷佛烟雾一样张扬的朝着四周扩散,几个女子很好的把握了那天神的神髓,一股刺骨的杀气从那画中透了出来。

  白已经摇摇摆摆的走到了刑天阏的身边,抱起了他身边的酒坛子,一屁股坐在了露台的栏杆上,兴高采烈的喝起那上品的美酒。他可不在乎这些人在干什么,天大地大,对于白来说,吃肉喝酒才最大。

  刑天阏苦笑了一声,随手把那青铜酒爵放下,朝屋内的夏颉笑道:“那是太古时我刑天氏之祖大神刑天恶斗九天十荒无数魔神,最终悟出至高神力的场景。夏颉,你看她们画得如何?”

  “好!”夏颉很用力的点点头,也走到了露台坐了下来。他接过刑天大风递过来的一碗茶汤,很认真的说道:“起码我不会画这些。”

  刑天三老同时笑了起来,他们摇摇头,对于夏颉这个笑话不置可否。刑天铘手指头在身边席子上敲了几下,指着那几个女子问道:“你看她们,人才却是怎样?我敢说,安邑城内,怕是没有几个女子,能比她们更加美艳动人罢?”

  “好!”夏颉又是用力点点头,他回头看了那几个女子一眼,很是诚恳的说道:“我来安邑这么久,只说容貌,只有一个女子胜过她们。”

  刑天大风的眉毛猛的一扬,大声叫嚷道:“什么?还有女子的容貌胜过她们?是谁?怎么可能呢?这几位姐妹,可是我刑天家最出色的。”

  刑天家的族女?夏颉诧异的看了刑天大风一眼,摇摇头很无奈的说道:“那人是谁,我不敢说呵。”

  白坐在栏杆上,突然吓得把那酒坛子丢进了湖水里,张牙舞爪的‘吱吱’叫了半天。他很用力的握紧拳头,朝夏颉威吓性的挥动了一下。白心里那个恼怒啊,那个害怕啊,好端端的喝着酒,夏颉为什么要提起黎巫那个可怕的女人呢?喝她一碗汤药就要肚子疼大半天,白可是真正怕死了这个年轻的大巫女!

  “啊呀,我怎么忘了她?那旒歆,果然是容貌,绝美啊。”刑天大风、刑天玄蛭这才醒悟过来,能够让白这么害怕的女子,除了那成天用汤药灌白的旒歆,还能是谁?

  刑天阏、刑天铘、刑天殂的脸色却是突然一变,刑天阏尖叫道:“啊?旒歆?黎巫殿的旒歆?你们怎么搭上她的?”

  刑天鳌龙嘴快,立刻把旒歆跟着他们去南荒,一路同行的事情说了出来。说着说着,这家伙就添油加醋的,把黎巫对夏颉很是关照,很是紧张,很是怎么怎么的一些事情,按照他们习惯的在西坊传那风流韵事的口吻,唧唧呱呱的说了一通。

  夏颉吓得额头冷汗直流,按照刑天鳌龙的说法,似乎旒歆和他有了某种私情一般,他连忙扑过去,想要捂住刑天鳌龙的嘴巴。刑天家的人怕是不会谣传这些风流韵事,可是旁边不还有个赤椋么?若是他日后喝多了一失口,恼羞成怒的黎巫,不把刑天家整个拆了才怪。

  比夏颉速度更快的却是刑天阏,他看到夏颉的面部表情,立刻就一掌封在了刑天鳌龙的脸上,把刑天鳌龙吓了一跳。刑天阏大声喝道:“这些话也是胡乱说的么?那旒歆,那旒歆。”

  夏颉和三个老头儿互相看了看,三个老头儿眼里满是疑惑,夏颉却是重重的点点头,叹息了一声。于是三个老头儿也是叹息了一声,脸上却多了几丝恍然。刑天铘笑道:“难怪据说,今日大王生生的忍下了夏颉你触怒他的火气,嘿嘿,原来如此。唔,大哥却也不和我们说清楚,这些事情,大哥他知道么?”

  夏颉点头,端着那茶汤喝了一口笑道:“家主却是知道,只是,也许他认为这不算什么大事吧?”

  刑天殂皱起了眉头:“这还不算大事?谁招惹了她,岂不是麻烦?不过,却也没有鳌龙说得这样,怕是那旒歆,只是女孩心性,找你和白当作乐子罢了。唔,这些事情却不去说他,夏颉,今日找你来,是正好有事情要和你说。过得几日,我们正好要派遣你去给东夷的大族长送大王赏赐的钱物,你正好做那使者过去。所以,这事情,还要问问你的意思。”

  随手把那茶盏放在了身边条案上,夏颉拱手道:“长老有事情尽管说,夏颉如今也是刑天家的人,什么事情不能做的?”

  “嘿嘿,嘿嘿!”三个老头儿笑了几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刑天阏摸摸头皮,含糊的问道:“你,还没有中意的女子吧?”

  夏颉愣了一下,点头道:“夏颉并无心仪女子啊,长老所为何?”

  刑天殂吧嗒了一下嘴巴,猛的一拍条案,大声叫道:“好了,我们刑天家的人,杀人是一刀捅进去就是,干女人也是一枪捅进去就行,哪里这么扭扭捏捏的。”咳嗽了一声,刑天殂的声音突然又变得很小很小,他很含糊的说道:“这个,夏颉,你是纯粹的土性巫力吧?这个,啊,你觉得,我们这几位重孙女如何?她们可都是我刑天家的直系族女,可不是那些旁支外系的货。”

  “呃!”夏颉脑海中一阵乱转,似乎明白了一点刑天殂他们的意思。五行生消克制的道理,乃是修道人的最基本的课程,刑天氏的本命巫力属性是金性,而他夏颉是土性巫力。若他和刑天氏的女子成亲,生下的孩子,却是有极大可能是纯粹的金性或者土性的本命巫力。

  “这个嘛,我们各大巫家的本命巫力属性各不相同,无数代来相互通婚,弄得族人的血脉一代代的混杂了。血脉一混杂,弄得本族的巫诀都修练不到最高深的境界,以致于如今的大巫,实力是一代比一代差。所以,你夏颉一来安邑,家主一发现你是纯粹的土性巫力,那就是大加优待,这一点,夏颉你也是心里清楚的吧?”刑天铘摸着胡须,呵呵的笑道。

  “所以?”夏颉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外面的那些绝色女子。

  刑天大风猛的一拍夏颉的肩膀,大声道:“夏颉兄弟,所以呢,只要你点头,你就是我们的内弟。阿呀呀,到时候,我们可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这外面的几个姐妹,是我们这一代直系血亲中金性资质最好的,你尽把她们收当了妻妾就是。不仅是她们,只要是我们刑天家的女子,你看上了谁,你今天看上,明天就成亲。”

  “啊?”夏颉愣住了,这不是把自己当作种马来使唤么?他怎么有一种自己被刑天家的女子**的错觉呢?

  呃,答应还是不答应?自己若是想要向东夷人报复,是绝对离不开刑天家的支持的。自己想要在这个完全以暴力决定地位高低的世界生存下去,也离不开刑天家的保护。而且,这些女子,说实话,可都是万中挑一的极品啊,尤其看她们画画时的笔锋、气质,分明都是秀外慧中的上好才女,自己能找到一个,却也是不亏的,何况如今是这么多?

  眼前突然闪过了一大片茂盛的茉莉花丛,更有两片淡青色的嘴唇晃了过去。

  正要开口回话,突然整个画坊都颤抖了一下,一股强劲到不可思议的巨大力量,猛的轰击在了这画坊的巫术禁制上。数百层空间屏障被人一举破开,一条浑身缠绕在黑色烟雾中的人影,身后紧跟着十几名同样散发出无比强大的巫力波动的大巫,从那一个凭空出现的空洞中飘了出来。那人语气冰冷的说道:“夏颉?天巫正在找你,你跟我走一趟吧。”

  巨大的巫力波动压得刑天大风、赤椋他们动弹不得,只能惊恐无比的看着以这等绝对强势的方式出现的黎巫以及她黎巫殿下属的九鼎大巫们。刑天阏、刑天铘、刑天殂三个老头儿却是站了起来,朝着黎巫行礼道:“黎巫殿主,你来找夏颉,却是有什么事情?”

  黎巫转了一圈,看了一眼那些惊恐的躲避到屋内一角的刑天家的女子,突然冷笑起来:“看这些女子体内金性巫力极强,怕是你们刑天家藏起来的族人吧?难不成,你们看上了夏颉这蛮子的纯土性的身子,想要招他入门不成?”

  “嘎。”刑天家的三个老头儿同时古怪的吭吭了一声,知晓黎巫原本面目的他们,把握不住黎巫问这句话的用意所在,哪里敢胡乱回答?

  “哼哼,不和你们说这些有的没的。夏颉如今是我黎巫殿所属,他的一些事情,你们还是不用太操心过度才好。刑天阏,我问你,夏颉能否代表你们刑天家主的意思?”黎巫双手背在背后,眼里绿色的鬼火又闪动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刑天三老。

  刑天阏诡秘的笑了起来,他指着夏颉道:“黎巫殿主所问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安邑城每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很多事情,我们家主都是不明白到底是应该怎么做的。”

  “唔。”沉吟了片刻,黎巫一挥手,一道绿光笼罩了整个露台,她这才问道:“很简单的事情,也就是,你们刑天家,准备支持哪位王子?”

  “这是黎巫殿主问呢?还是谁问呢?”刑天阏反问她。

  “既是我问,也是其他五位大巫的问题。你们刑天家,这次准备支持哪位王子?”黎巫步步逼近,丝毫不放松。

  “大王身体康健,还没到那种程度吧?”刑天阏的话很滑头。

  “很快了。”黎巫的说话很干脆,却是不让刑天阏避开自己的问题。

  刑天家的三个老人,以及在露台上的刑天兄弟几个还有赤椋,同时心里一惊。黎巫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手抓住了夏颉的肩膀,一手拎住了倒霉的白的脖子,黎巫冷笑道:“最少今日以前,夏颉和我支持的对象还是相同的。希望夏颉代表的,是你们刑天家的意思,这问题,不仅是我,还有其他人也会来问你们的。最好,你们尽早想出一个能够让大夏绝大部分人都满意的答案来。每一次王权更替,总有一些巫家的实力受损,看在夏颉的份上,我这才提醒你们。”

  很暴力的一脚踢碎了整个画坊的所有空间禁制,再次打开了一条直接通往外面大街的空洞,黎巫抓着夏颉和白,就这么飘了出去。

  露台上一阵安静,所有人都坐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赤椋这才痴痴呆呆的问道:“诸位,最近安邑城,似乎很是风平浪静,怎么看也不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样子。这黎巫,怎么会问出那些话来?”

  刑天磐干巴巴的说道:“风平浪静?真正鬼话,今天才被海人炸了个破烂,怎么算是风平浪静呢?”

  刑天铘不耐烦的喝道:“闭上你们的嘴,让我们清静一下。唔,你们说,若是黎巫代表天巫问我们刑天家的意见,却抓走夏颉作甚?夏颉再怎么说,只是我们的执事,却是无法影响到我刑天家的决策的。”

  刑天殂则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不对,不对,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黎巫是年轻人却也就算了,这样堂而皇之的打上门来问我们这些犯忌的话,这是她没有经验。天巫却不会让她这样做吧?这是逼我们刑天家真正表示自己的态度,还是有其他的用意呢?”

  刑天阏抬头看了看还在露台外蒙着的那一层绿光,突然露出了很古怪的笑容:“管他如何?总之我刑天家稳坐台上,自家不失了分寸,谁能奈何我等?倒是那黎巫。若是黎巫真对夏颉有了那等心思,嘿嘿,岂不妙哉?”

  “啊?”刑天兄弟他们全部愣掉了。黎巫,可是女子?

  刑天阏挥挥大袖,大笑道:“你们,仔细寻思前后事情便可知晓,那黎巫可不正是一年轻女子?嘿嘿,我们回去府里等大哥商议事情,大风,你们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配合卫军、王宫的巫卫,仔细的搜寻海人的内应去。”

  正说着,外面一个刑天家的族人冲了进来,大声叫嚷道:“三位长老,外面出大事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