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六十三章战火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那些征召军的战斗力不强,但是依然有大量征召军聚集在坑道和碉堡内,疯狂的扣动扳机,把自己的弹药倾泻在那些黑厣军士的身上。

  小口径的弹头,让那些身材高大的黑厣军士不屑一顾,身披寸厚铁甲的他们,哪里把这些小小的拇指大小的弹丸看在眼里?偶尔几发子弹射进了他们大腿和手臂,血花飞溅,他们却是哼都不哼一声。这些子弹带来的伤害,比起那些暴熊军军官的皮鞭,可小太多了。

  ‘砰、砰’,远处传来了沉闷的大口径枪械的声音。这些大拇指粗细速度惊人的合金弹头,却对黑厣军士造成了莫大的威胁。寸许厚的铁甲,并不足以保护他们的安全;高等巫武的肉身,也并不足以承受那可怕的威力。

  铁甲碎裂,骨肉炸开,数十名黑厣军士小半个身体突然炸碎,被那大口径的狙击枪夺取了性命。

  夏侯怒吼:“蠢货,你们平日里学的东西,都拉出去了不成?”

  那些黑厣军士醒悟,猛然放弃了对那些征召军的赶尽杀绝,驱动坐骑疯狂的按照大s形路线冲锋起来。他们把三棱钢枪投掷出去,穿透了数百名征召军的身体,将他们钉在了地上。那些倒霉的士兵惨叫着,哭泣着,央求自己的同伴把这些可怕的长枪从自己身体内拔出来。可是那深深没入地面一丈的钢枪,哪里是他们这种普通人能拔出的?

  四尺长、三指宽、半指厚的合金长刀被黑厣军士拔出。他们的黑厣坐骑在轻盈的跑出了s形的轨迹,他们的长刀,也在空气中画出了一道道美妙的晶亮的弧线。一颗颗人头高高的抛起,一蓬蓬鲜血高高的喷出,惨叫声再次响起。

  那些大口径狙击枪射手乱了手脚,每一眨眼的功夫一二百丈的速度,又是按照s形路线奔跑,他们哪里能瞄准这些黑厣军士?他们疯狂的咒骂着,胡乱的开枪,结果把前方自己的同伴打死打伤了一大批,却只有十几个黑厣军士落下坐骑,被后面接踵而来的蹄子踏成肉酱。

  夏侯冲到了一个极其坚固的,用两三尺厚的大石块建造的碉堡前。碉堡内,三门速射炮正在疯狂的扫射,两丈多长的火舌在阳光下显得如此的刺眼,如此的耀目。这些火炮对黑厣军士的杀伤极大,就是一会的功夫,就有数十名黑厣军士中弹,或者是胳膊,或者是大腿被那弹链从身上生生的撕了下来。

  右手狼牙棒狠狠的砸在了那碉堡上,上面无数的巫咒道诀同时发作,彷佛数吨炸药同时爆炸,一朵小小的漆黑的蘑菇云急速升起,那碉堡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几丈深,三十几丈宽的大坑!夏侯也是一声惨嚎,连同墨麒麟一起被炸飞了上百丈,好不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那墨麒麟愤怒的朝着夏侯打了个响鼻,一蹄子踏在了夏侯的屁股上。

  夏侯怪笑,拍打了一下墨麒麟的脑袋,立刻翻身而上,大吼一声:“兄弟们,跟着我冲!哈哈哈哈,你们还有什么宝贝,全部冲着篪虎大爷我来吧!嗷,嗷,嗷!”体内氤氲紫气急速运转,夏侯左手掐动灵诀,一颗颗碗口大的‘戊土神雷’急速飞出,炸得身周数百丈内,那些征召军士兵不敢抬起头来。

  每一颗戊土神雷的威力极大,一旦落地,立刻炸出一个丈许深的大窟窿,石屑土块胡乱飞舞,附近的征召军士兵只是感觉身体一震,往往就被震得胸腔受伤,一口血连同内脏碎片,就从嘴里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

  防线指挥中心内,托尔呆呆的看着战场即时传回的画面,疯狂的吼道:“这还是人类么?这还是人类么?这个叫做什么篪虎什么的家伙,他一个人,就顶得上一百辆重型战车的威力!这他妈的还是人类么?啊,伟大的海神啊,请告诉我,为什么天地之间,还有这样的怪物存在?谁能告诉我,这算什么?”

  格林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托尔歇斯底里的大发作,他急声问道:“防御官阁下,我们给征召军配置的是最差的武器,他们也许并不能阻拦住夏人的冲击。您认为,我们是否要把我们真正的精锐战士调上去?凭借他们手上的高能武器,可以有效的杀伤夏人。这是以前无数次战役中已经证明了的事情。”

  托尔猛的回头看了格林一眼,他扭头的速度是这样快,以致于托尔的脖子都发出了‘咯’的一声轻响。他猛的用手指捅了一下画面中那挥动着狼牙棒,所到之处尸骸漫天飞舞的夏侯吼道:“高能武器?能对付这个该死的家伙么?你没发现他身上穿的铠甲很有点问题么?两发大口径重型火炮的炮弹直接命中了他,他居然没有受伤!那铠甲,那铠甲,他妈的,谁能告诉我,这铠甲是什么玩意?”

  狠狠的锤打着桌子,托尔脸上突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出动重型攻击机,给我炸平那一段防线。凡是有夏人进攻的阵地,全部给我炸平。”

  他吼道:“用毒气弹,燃料弹,或者其他的什么,只要能杀人的,全部给我丢下去。”

  格林急道:“可是阁下,他们同时进攻我们十九个阵地,上面有超过五十万征召军士兵!”

  托尔面无表情的看着格林:“我和总督阁下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我们给他们最差的最原始的武器。征召军?对我们亚特兰蒂斯有损失么?总督阁下是很慈善的人,已经给他们的家属准备好了抚恤金。”

  格林挑了一下眉毛,嘿嘿的笑起来:“这样么?那么,属下传令下去了。”

  托尔深沉的叹息了一声,很是赞许的看着格林:“是的,传令吧。伟大的亚特兰蒂斯的贵族,不应该考虑这些被征服的贱民的死活问题。他们能够起到纠缠住夏军士兵的作用,给我们的大轰炸造成哪怕一点点的机会,这就是他们唯一的作用。”他拔出黄金佩剑,狠狠的一剑砍在了会议桌上,厉声吼道:“作战,还得靠我们亚特兰蒂斯的士兵。征召军?什么玩意!”

  夏侯他们却是被这些征召军弄得头疼。海人的防线构建是极其合理的,坑道、壕沟、碉堡、山洞、暗洞、暗堡,各种各样的防御设施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总有大群大群的征召军士兵从各个隐蔽的角落突然冲出来,端着那种老式的杀伤力不大的火药枪械就是一通狂扫。虽然对黑厣军的威胁并不是很大,但是却也有近千匹黑厣倒在了弹雨中,夏侯他们的冲击速度,立刻慢了下来。

  当机立断是夏侯的一个特点,他立刻吼道:“所有失去坐骑的兄弟注意,进入壕沟,去和他们近身缠斗!干掉这群该死的混蛋。”

  近千名黑厣军士‘呼哈’一声,纷纷三五成群的冲进了壕沟,冲进了坑道,冲进了碉堡山洞,挥动着手上的长刀,对那些征召军进行了血腥的屠杀。没错,就是屠杀。厚达一寸的精良铠甲,加上上面附着的各种巫咒,让他们根本无视速射炮以下的所有武器。而在坑道中,那些火炮却是无法发挥作用的。面对脆弱的征召军士兵,这些被狠狠操练了大半年的黑厣军士,一刀下去,往往就能劈开三五个躯体。

  拥有巫力的巫武,近身对阵那些普通的人类士兵,除了用屠杀来形容,还能说什么呢?

  可悲的征召军士兵,哪怕已经吓得快要发疯了,却依然在控制芯片的催动下,大声吼叫着,带着扭曲的恐怖表情,冲向了那些手持长刀的大夏士兵!他们抱住了这些可怕的敌人,他们的牙齿在这些敌人的身上撕咬,但是他们的牙齿都崩掉了,却依然无法从这些夏军坚韧的身上撕下哪怕一块皮肉。

  反而那些夏军只是身上巫力运转,猛的一抖身体,那些征召军就立刻被震飞了数十步,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骨头都被震断了无数。

  夏侯狼牙棒狠狠一扫,把前方一辆老旧的薄皮战车整个砸成了铁饼,猛的站在了麒麟背上,朝前方看去。前面十里开外的峡谷处,是更加密集的碉堡火力点。身穿连体战斗铠甲的海人精锐士兵,正静静的等候在那里。他们手上拿着的,是造型流线型,一道道能量光芒不断闪动的高能武器,却不是这些征召军手上那种老式的火药武器。

  “妈的,这群海人可真够吝啬的。看来这些穿着粗布军服的可怜虫,只是炮灰啊。”夏侯喃喃自语道:“怎么他们的狙击枪都不开火了?在搞什么鬼?不过,只有三五里的距离,我们就能突破第一道防线了,这也太简单了吧?”

  刚刚说道这里,天空中突然一暗,夏侯猛然抬头,他无比惊恐的看到近百架重型攻击机呼啸着从西坊天空飞扑而来。这些体格巨大、表面覆盖着沉重铠甲的攻击机,彷佛一只只来自地狱的黑火凤凰,给整个大地带来了死亡的气息。

  夏侯并不害怕重型攻击机的伤害,他外有龙皮软甲,内有紫绶仙衣,加上强横的肉体、强大的先天真气,他害怕什么?可是他属下的黑厣军士,却是禁不起这些重型武器的攻击的!就算一名九等巫武,被重磅火炮的威力波及,也只能趴在地上吐血。

  夏侯明智的吼叫了一声:“全体注意!他妈的给我撤退!快点,撤退!”

  他愤怒到了极点,他更替这些征召军士兵不值。阵地上还有这么多在拼死厮杀的征召军士兵,可是他们的主子就已经调来了大量的攻击机进行毁灭性攻击,这分明就不把人当人嘛。“娘的,做炮灰都还这么拼命?你们还真有职业精神的。”夏侯看着那些源源不绝的从坑道中冲出来的征召军士兵,不由得很是佩服他们的这种大无畏的卖命精神。

  军令如山倒,数千黑厣军士兵立刻驱策自己的坐骑,掉头就往自己大军所在方向冲去。那些失去了坐骑的黑厣军士一声呼哨,在自己同伴策骑经过的时候,轻盈的跳到了同伴的身后,一行数千人,用比刚才冲锋的时候更快了不少的速度,狼狈逃窜。

  一串串巨大的炸弹从攻击机的机舱内落下。夏侯回头看时,正好看到一颗炸弹爆炸,一团猩红的火焰笼罩了数百丈的距离,炽热的火焰让夏侯的头发、眉毛都卷了起来。“该死的,云爆弹!这群海人把这玩意叫做什么?这也下手忒歹毒了!”夏侯愤怒的咆哮着,反正爆炸声此起彼伏,他也不怕身边的士兵听到自己嘴里那些新鲜的词汇。

  一团团巨大的火焰覆盖了整个一线阵地。千多名落在最后面的黑厣军士兵一声惨叫,连同坐骑一起,淹没在了那刺目的火光中。那攻击机的速度却又比黑厣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眼看着那云爆弹爆炸的火焰距离夏侯他们越来越近,不要多久的功夫,夏侯带来的五千精锐,就要全部毁在这里!

  一声疯狂的嚎叫,夏侯随手把狼牙棒砸了出去,硬生生把一架得意忘形低飞的攻击机砸了下来,随后射日弓突然出现在手中,寒铁重箭连珠般射出,夏侯一口血吐出,那口血液在面前扭曲着,在空气里浮出了一个扭曲的巫印,射日诀中算得上是威力不错的乱劈风箭,被夏侯借助那一口心血画出的巫印射了出去。

  三十几支长箭拖着一道道奇长的青色风尾,呼啸着刺破了长空,在空中急速的旋转。一道道小型龙卷风呼啸而起,卷起那些长箭朝着那近百架攻击机穿了过去。火光连闪,夏侯一箭射下了七八架正在急速拔高的攻击机,吓得其他的那些驾驶员急速飞升,哪里还敢在低空大摇大摆的追杀夏侯他们?夏侯策骑跑过去,一手拎起自己的狼牙棒,转身就跑。

  半刻钟以后,夏军短暂的进攻在短短一个时辰内造成的损失,摆上了双方主帅的案头。

  海人损失了征召军士兵四十三万许,伤员十万许,大部分是被海人的攻击机‘误伤’而亡。托尔一声令下,那十万重伤的征召军士兵全部被秘密处死。他和安道尔宁愿付出一笔抚恤金,却也懒得担负这些伤员以后的医疗费用,以及他们残废后一辈子的养老费用。

  夏军这边,黑厣军、玄彪军同时进攻七处阵地,损失精兵一万四千余,却无多少人受伤,这一个损失数字,让刑天大风和刑天玄蛭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尤其是比较冲动重义的刑天大风,朝着那些尸骨无存的黑厣军士兵大声嚎哭起来。

  相柳家的蚺军奇迹般的没有损失一个士兵,但是相柳柔、相柳胤也是眼泪一颗颗的落下。他们相柳家视若生命的毒虫毒蟒,被那云爆弹干掉了十几万条,两兄弟的心都痛得扭曲了,整个躺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已经恨死了不讲道义,居然连自己麾下士兵都一起炸掉的海人指挥官。

  申公豹也是瘫在了地上浑身软得没法动弹,他家的士卒损失倒是不大,仅仅有五千多人阵亡,三千多人负伤。可是他的一个远方堂弟,一鼎下品的巫士,却被重型攻击机上的高能主炮命中,整个人体瞬间气化。申公豹仰天长嚎:“天啊,这让我回去安邑,怎么向我九十七叔交代?”

  防风家、申公家、共工家、祝融家也各有损伤,加起来夏军这一次的进攻,总损失了士兵三万余人,让头一次领军进行真正大规模征战的各家子弟,脸上阴云密布,心里已经苦到了极处。

  刑天大风一拳把面前的石案打穿了一个窟窿,怒吼道:“兄弟们的血不会白白流掉,他妈的,阿磐刚才回报,所有的巫毒,都已经下进了峡谷中的所有水源里!我倒是要看看,这些海人过了两三天,他们到底还有没有能力作战!”

  刑天玄蛭也是两眼微微发红,冷冰冰的说到:“二爷爷已经传来消息,我大夏主力,已经开始进攻海人内地的大小城市,势如破竹,根本无人能当。就从昨夜子夜时分开始,两路大军已经攻破了海人城市二十七座,斩杀海人贵族、平民近二十万。我们在这里拖延一天的时间,海人受到的损失就更大一分。”

  夏侯阴沉着脸蛋坐在地上,冷酷的说道:“甚好,我倒是要看看,当安道尔和托尔那两个混蛋,发现我们的主力大军真的不在这里,反而已经进入了他们的腹地,他们还能怎么办!我打赌一个铜板,他们会主动向我们发动进攻!”

  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刑天鳌龙、刑天荒虎、刑天罴同时狞笑起来,手中用来割肉吃的短刀,在面前的石案上一阵乱捅,直把那石案当作安道尔和托尔来捅杀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