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六十二章序幕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西疆的天气是很古怪的。似乎天空还在飘着大雪,却突然一夜东风袭来,漫山遍野就是山花烂漫,那大团大团的花朵就从深深的积雪下冒了出来,整个山林一片清脆,到处听到积雪迅速融化、小溪潺潺的声响。那些南下的鸟儿又大群大群的飞了回来,整日价在山林上盘旋叫嚣,求偶婚配,弄得不亦乐乎。山林中的各种野兽也是春情勃发,还来不及寻找食物填饱空荡荡的肚子呢,就有一些心急火燎的搂在一起,开始生物最神圣的繁衍运动。

  也许是被这春风春意挑拨得春心骚动,或者干脆是那积雪融化顺着山坡汹涌而来的大水让营房没办法住人,总之一夜之间,百万夏军突然离开营地,朝前迅速逼近数百里,已经到了呼伦河畔,直接威胁到了海人的呼伦河防线。

  这一次,夏军的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让反应迟缓的海人大吃一惊。沿途数十个小型哨卡、前进据点被夏军轻松摧毁,海人立刻失去了对呼伦河东岸些许领土的控制,眼睁睁的看着夏人打到了自己防线的门口,开始安营扎寨。唯一可以让海人放心的就是:呼伦河因为源头巨量积雪融化,加之各条支流水流膨胀,河面已经扩张到近百里宽,飞鸟难渡。

  在防线指挥的海人格林将军看着侦察机拍回的图象,露出了极其轻蔑的笑容:“我倒是看他们这些原始人如何渡过这条河。”

  夏军没有渡河,他们只是在河边安营扎寨,狩猎捕鱼、采集各种药草树根等物,轻松闲适,彷佛春游。刑天家的黑厣军、玄彪军四十万大军顺着河流一溜儿扎下了数十里长的营寨,正对着海人最布置的防线中最宽敞同样也是防御力最强的那个山口,无数士兵每天在营盘里嬉戏打闹,斗狗遛兽,说不出的快活。

  其他的数十万夏军,则是在呼伦河的上下两端,和刑天家的军队分开了数百里远,也是扎下了营盘,彷佛要在那里等着欢庆来年的新年一样,根本就没有出兵渡河的打算。无所事事的士兵,甚至都有人爬到树干上抓猴子玩,场面难看至极。

  一众海人将领笑得前俯后仰,指着画面中那些近乎胡作非为的夏军士兵,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格林更是武断的判断到:“如果夏人的士兵,就是这种素质的话,那么我很怀疑他们能对我们造成任何的威胁。当然,他们的个人战斗力,是不容轻视的。”

  一群站在防线指挥室内看侦察机现场传回图象的将领们,一时间突然脸色都发绿了。他们清晰的看到,十几个站在木筏上捕鱼的夏军士兵,居然联手拉起了一条呼伦河中特产的‘魔鬼鱼’。那是一种体长三十多米的特大型淡水、咸水两栖鱼,只有在每年春天才会顺着大水从海里回流去呼伦河源头产卵的巨大怪物。

  “海神啊,难道我看错了?他们只有三个人在拉绳子!三个人,抓住了一条魔鬼鱼?可能么?”

  彷佛当头一棍,这种可怕的场景让那些骄傲自负的海人将领喘不过气来。而夏军这边,在喧哗的背后,已经开始了暗地里的运作。

  夏侯骑着墨麒麟,跑到了蚺军的营房去找相柳胤。墨麒麟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神兽特有的威压气息,让沿途缠绕在树上、盘踞在路上的毒蛇大蟒纷纷躲闪,只有几条快要化蛟的大蟒,才鼓起了勇气,对着那墨麒麟吐了几下信子,然后灰溜溜的退到了路边。

  相柳胤正在河里游泳,赤手空拳的抓起了一条条大鱼。春天正是呼伦河的鱼儿产卵交配的大好时机,水面下银光灿烂,到处都是密集的鱼群,这却是让相柳胤的拳头无一虚发,顺手抓起一条,就直接丢到了岸上,引来了士兵们一阵阵的欢呼。几条贪吃的大蟒就在相柳胤身边飞速游动,张开大嘴一口一口的吞食着河水中那些呆头呆脑不知道逃窜的鱼儿。

  相柳柔坐在岸边一棵树桩子上,看到夏侯骑着墨麒麟跑了过来,立刻跳起,团身在空中翻了十几个跟头,猛的落在夏侯骑前。‘铿锵’一声,一柄一指宽,五尺长,其薄如纱,近乎透明,却是惨绿色带着一丝腥味的长剑被相柳柔拔出来,指着夏侯的鼻子喝道:“蛮子,你来我们营地做什么?出兵时不是说好了,只等刑天苍云大帅的命令一到,约定好了日期,我们就分兵进攻么?你来做什么?”

  他还在斤斤计较自己和刑天大风他们的赌注,所以说话之间很不客气。那正在河水中玩得舒畅的相柳胤却是飞身而起,横跨百丈宽的河面,到了夏侯面前,随手一掌把自己的弟弟推得后退了几步,笑吟吟的看着夏侯问道:“篪虎军候,找我们什么事情?”他**着身体,皮肤下一条条肌肉筋肉不断的跳动,彷佛无数蚯蚓在下面钻来钻去,形容古怪至极,这也是相柳家的巫术带来的后遗症。

  夏侯跳下墨麒麟,从背后革囊内抓住了一副军事地图,呵呵笑道:“趁着刑天苍云大帅的命令还没到,给你们提个醒儿。这里有我们去年冬天踏遍了整个呼伦河流域做下来的地图,尤其对海人防守的几个隘口、山谷仔细勘查了一番,找到了不少小径,可以绕到他们的防线背后去。只是小径难行,最少也要九等以上的人手才能攀爬过去。”

  相柳胤眉头一扬,飞快的抢过了那地图,仔细的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的标记和注释,惊讶的抬头问夏侯:“你们去年冬天,这么大的风雪,你们踏遍了整个呼伦河流域?难怪我去黑厣军几次,没看到你。”

  夏侯淡笑,耸耸肩膀笑道:“我篪虎暴龙贪生怕死,最怕手下的兄弟损失太多,所以,先做点功夫,让兄弟们少点损失,这是最好不过的。”

  古怪的朝着相柳胤笑了笑,夏侯淡淡的说道:“你们蚺军的最大优势,就是有这么多畜生供你们驱使,你们相柳家玩毒的功夫,据说也是大夏第一等的罢?也就比黎巫殿的那些大巫差点。所以,如果你们能够绕到他们的防线后面,把毒液注入他们的水源,嘿嘿。”

  相柳胤会意的阴笑了几声,朝夏侯伸出了手,可是夏侯伸过来想要和他握手的大掌,却被相柳柔一手拍了回去。相柳柔上前了一步,趾高气扬的吼道:“怎么,你们刑天家的人,终于学会讨好我们兄弟几个了?哈哈哈哈,没有我们的助战,你们能做什么?”

  相柳胤二话不说,飞出一巴掌在相柳柔脸上狠狠的抽了一记,怒吼道:“废物,给老子闭嘴!”随后,他用力的握住了夏侯的手掌,笑道:“我家兄弟不懂事,篪虎军候不要往心里去。”

  故意提高了声音,相柳胤斜睨了相柳柔一眼,淡淡的说道:“我们兄弟和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是私事,和大夏的事情,能混为一谈么?家主怎么就挑了你这么一个心胸狭隘的蠢货出来?若是按照你的想法,当年年轻时,刑天家主曾经打断了我们家主的腿骨,莫非我们家主现在还要提着刀剑和他拼命不成?”

  相柳柔愣了一下,悻悻的说道:“我就不信他们还有什么好心了。”

  相柳胤脸上那些原本就在钻来钻去的肌肉条纹猛的爆起来老高,他怒吼道:“废物,能有什么好心?不过是让我们家的兄弟手足能少死几个!我告诉你,如果你还不能把私人恩怨和公事分开,我就叫家主把你送回族地,让你做一辈子太平废物!”

  朝着相柳柔劈头盖脸的咒骂了一通,骂得相柳柔直不敢抬头,相柳胤立刻换了一张笑脸,朝夏侯微笑道:“倒是劳累了篪虎军候了。这地图对这次的大战,可是宝贵至极。这么说来,我要先派人去摸熟一下道路么?”

  摇摇头,夏侯翻身上了墨麒麟,笑道:“倒也不用,我们临走,已经用巫火做下了标记,极容易找到。”笑了几声,夏侯朝相柳柔挑衅的挥了挥拳头,大笑道:“相柳老六,我们刑天大兄说了,别忘记了我们的赌注,看看到底谁干掉的海人多。还有,抓住一个海人的俘虏,顶十个杀死的头颅,怎么样?海人的俘虏,可是极难抓的。”

  相柳胤紧紧的盯着夏侯,慢慢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朝夏侯挥出了一拳:“好,一个头颅一个铜熊钱,一个俘虏一个玉钱。”

  夏侯挥拳迎击,两拳相碰,震得附近呼伦河水猛的退开了十几尺。

  相柳胤猛的退后了一步,脸上笑容顿时一敛。夏侯脸上是青了又绿,绿了又青,但是瞬间化为正常。夏侯仰天一阵长笑,猛的在墨麒麟背上翻了几个跟头,策动坐骑,扬长而去,就留下了相柳胤在那里,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相柳胤的脸色,相柳柔低声问道:“老三,怎么了?”

  相柳胤脸色极其阴沉的说道:“刚才一看到他就发现他脸色不对,所以临走故意试了他一下,果然,有对巫毒之术到了登峰造极境界的大巫,给他下了最厉害的‘万毒降巫咒’。”

  相柳柔一脸的雾水:“那是什么?我从没听说过。”

  相柳胤怒道:“就是说,篪虎暴龙这蛮子,从今以后,所有巫毒都对付不了他!除非有巫力超过那给他下咒之人的大巫对付他,否则,我们相柳家最强的毒技,对他完全没有了效果。”

  三角眼一翻,相柳柔笑道:“那怕甚?我们不能对付他,还有家里长辈,找他们要一份巫毒,照样干掉了他。”

  相柳胤看了相柳柔半天,终于仰天长叹道:“你在安邑到底学了些什么?我在蛇泽修行的时候,你到底在干什么?‘万毒降巫咒’,最少也要八鼎大巫才能施展出来,最少也要八鼎大巫才能有那能力施展,而且必须是对巫药、巫毒之术了解极其深湛的大巫才能施展。”他看着相柳柔,冷声道:“而且那施咒的大巫,三十日之内,巫力会下降接近一个鼎位,耗费的精力、心血更是不用多说。”

  手指狠狠的捅了一下相柳柔的心口,相柳胤冷声道:“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篪虎暴龙这蛮子身后,起码有一个黎巫殿的八鼎大巫在帮他。而巫殿的大巫你是清楚的,没有天大的好处,他会帮一个在安邑没有任何根底的蛮子?”

  相柳柔恍然大悟般说道:“这么说来,家主的巫毒,还是可以毒死他。”

  相柳胤已经没有力气再和他计较,只是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可以去试试,谁知道他背后到底是黎巫殿的哪位大巫?或者,可能是黎巫殿的殿主?你招惹了他,你也不怕招惹祸事么?尤其他得到了天巫的全部智慧,哼哼,也许你动了他,就等于动了现任天巫和大王,你试试?”

  终于明白了夏侯身上如今的厉害关系,相柳柔不敢再多说废话,但是他还是嘀咕了一句:“那也是天巫殿照应他,和黎巫殿又有什么关系?”

  懒得给自己这个阴险毒辣但是有时候却又实在是愚钝得可以的弟弟过多的解释什么,相柳胤抓着那地图喝道:“召集所有本家的将领去中军商讨一下,这玩意应该怎么用才能让我们占得最大的便宜。和刑天大风他们的赌注也就罢了,但是立下了功劳,可是能够在大王和家主面前好好的露脸一次的,这可不能胡乱对付。”

  沉吟了片刻,相柳胤突然一笑:“刑天大风却是大方,这么重要的地图,居然就送了过来。唔,也不能让他们看轻了我相柳家的子弟,给他,还有其他几家的人,每个地方送去一百份我们制的最强的巫毒罢。唔,选那发作缓慢,要两三天以后才会突然暴毙的那种。”

  相柳柔这下却是反应了过来,很是毒辣的说道:“没错,要是水源里放猛毒,一下就毒死了几个,他们肯定有了提防,只有这慢毒,嘿嘿。”

  很是兴致勃勃的,相柳柔跑去自家的随军辎重队,挑选那些冬天时他们兄弟无聊,亲手配制的巫毒去了。

  有了夏侯他们跋涉了一个冬天换来的详细地形、军情的情报,有了相柳家突然大方提供的慢性巫毒,加上后方安邑突然又送来了一大批的军械,其中更有一些巫印之类的可以直接使用的大威力法器在里面,整个大夏军队士气一下就提升了起来,磨刀霍霍,就准备屠宰眼前海人这头肥嫩嫩的羔羊。

  那些憋了将近半年的夏军士兵,已经等不及的去海人的领地里好好的抓几个夫人女子,发泄一把。虽然说夏侯是军法官,有他在的时候,还真没人敢触犯刑天沧风留下的军律军规,但是一旦开战,战火绵延,战场延伸数千里,你夏侯能管得过来?那些被**烧得眼睛都红了的世家子弟们,更是已经开始盘算,要掳掠几个海人的贵妇,好好的品尝一下海人的贵族女人,是什么滋味了。

  这一年的三月二十七日,也就是积雪都还没有融化完,到处都还有一片片斑驳白色的时候,刑天苍云和刑天殁终于送来了联合命令:各家子弟指挥的新军部队,在四月的第一天,开始队海人进行全面的进攻。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命令上要求他们起码把海人的主力部队吸引住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只要半个月,足够已经潜伏在海人腹地两翼的夏军主力对海人东部领乃至中部领的命脉,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刑天大风第一次召集了所有的世家子弟,召开了一次战前的动员会议。

  当然,以这些年轻人的见识、阅历和经验,他们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刑天大风只是把袖子一卷,一拳轰在了面前的会议桌上,大吼了一声:“他妈的,老子这里大把大把的金银珠宝,是大王预先送来做赏金的。哪个兄弟有本事,尽管带着手下的兄弟们拿走就是。总共十万个玉钱的赏金,大家分分,可是够我们去西坊痛快多久的?钱在这里,能不能拿到,就看你们的了。”

  为了配合刑天大风的说辞,刑天玄蛭非常强有力的出示了证据:一个一人高的兽皮口袋,从里面倒出来无数的玉钱以及明显新铸造的铜熊钱、金熊钱。更有数十颗鸽蛋大小的异色海珠在钱堆中闪烁发光。

  ‘哧’的一声,所有的将领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眼里已经透出了疯狂的神采。

  刑天玄蛭冷兮兮的说道:“我们兄弟和相柳兄弟几个打的赌,大家也知道罢?有兴趣的都来玩玩,最后谁砍头和抓的俘虏最多的,一个脑袋一个铜熊钱,一个俘虏一个玉钱。有胆量的,就来赌罢。不敢的,自己扒了裤子外面蹲着去。”

  申公豹第一个跳了出来,同样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大声吼道:“说谁没种呢?是好汉的,赌了!”

  夏侯这才明白,中国人的赌性之重,感情自古有之啊?刑天玄蛭轻飘飘的一句话,硬是让所有的领军将领,参与了这个巨大的赌局。

  三月二十八日,夏军开始砍伐树木,就在河对岸那些海人士兵鼻子底下,开始建造大批的木筏、船只等物。他们那慢吞吞的工作效率,立刻让海人士兵狂笑了一整天。依靠这些木筏,就想要渡过宽达百里以上的呼伦河么?春天河水湍急,时不时还有狂风大作,那河面上大浪翻卷起来,比起大洋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哩。

  三月二十九日,夏军第一批简陋得让夏侯他们脸红的木筏下水。夏侯他们那个气愤啊,虽然大家都知道是装样子的,但是起码这些士兵装佯也要装得像模像样一点罢?这木筏上的枝条树叶都还没砍干净,下水还没一顿饭时间就散架了,这,不是在丢大夏的脸么?

  三月三十日,第一批夏军草草打造的船只下水了,装载了大概三千多人的样子,朝河西的海人防线开始了第一次的试探性进攻。结果,海人还来不及开火阻拦他们呢,那规模极小的船队,已经被大浪翻卷了几下,直接打到了下游数百里外了,等得那些夏军士兵爬上河岸,这船早就成了碎片。

  海人士兵们,连同他们的将领都哈哈大笑,认为他们根本不可能渡过这条呼伦河。起码在呼伦河的春汛结束以及夏军得到大量的船只前,他们根本无法渡过这条大河。于是,除了留下少数的哨兵警戒,天空也就只留下了一架侦察机在那里晃悠悠的盘旋。其他的士兵要么在基地里寻欢作乐,要么就干脆跑到了防线后面平原里的城镇找快活去了。

  四月一日,凌晨。

  这一天,在海人的历史上,以及他们子民的记忆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一笔。他们突然发现,原来以前夏人作出来的那些姿态,那些他们根本无法渡河的做作,纯粹就是在欺骗他们。在这一天,他们高傲但是又脆弱的心灵,被夏人的骗术,狠狠的划了一刀。

  刑天大风全身甲胄,站在河岸上,大声说道:“谁给我把天上那鬼东西弄下来?可不能让他发出声响惊动了对岸的海人。”

  夏侯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同样浑身铠甲,在那龙皮软甲的外面更是套上了两层鱼鳞板甲的他一翻身上了墨麒麟,吼道:“老黑,我们上。”

  那墨麒麟极其不满的打了个响鼻,对于‘老黑’这个难听的名字,他很是有点抵触。不过,他还是很认真的,脚踏四团风云,顷刻间就上了数千丈的高空,在那海人驾驶员极度的震惊中,这条偷懒的墨麒麟,很优雅的在那侦察机的机舱盖上一屁股趴了下来。

  那墨麒麟不是很重,也就万多两万斤而已,这还是他骨骼、鳞甲的密度太大,才造成这般吓人的体重。夏侯的也不是很重,也就是几百斤上下,他身高也不过两米多,加上铠甲的那数百斤重量,这墨麒麟扛起来很是轻松。可是夏侯手上拎着的那根狼牙棒,很好,二十四万斤。夏侯施展了一个巫咒,和道家法诀中的‘泰山压顶’类似的,也不是太夸张,大概也就等于一座小山头的分量而已。

  就看到那侦察机‘呜’的一声,笔直的朝着地面落了下来,一点声响没发出的被夏侯生生压进了东边河岸地上,压成了一大块废铁。那侦察机的发动机刚要爆炸呢,旁边几个巫士手一挥,几个巫咒禁制压上去,那里还有半点声响、半点火花冒出来?

  墨麒麟打了个喷嚏,慢慢的从那块平滑的铁板上站了起来,趾高气扬的走到了刑天大风面前,长长的尾巴狠狠的在刑天大风身上抽了一记。他很得意,没有了他,就凭借夏侯那土性巫力,想要飞上几千丈的高空,还真是不可能的。

  刑天大风笑了笑,对着这头在刑天家已经伺候过三代人的麒麟老人,他只是摸摸他的脑袋,随后猛的脸色严肃了下来,低声喝道:“传令下去,能自己飞渡的军官、士兵全部飞渡,其他人等,用最快速度渡过呼伦河。海人在呼伦河西岸的所有军队,斩尽杀绝,不留一个。”

  迟疑了一下,刑天大风嘀咕道:“有向我们投降的,留下也无妨,一个活口就是一个玉钱啊。可不能输给了那群家伙。”

  夏侯的墨麒麟、刑天玄蛭的那头异种玄彪当先踏着风云、冷气朝西边飞了过去。其他那些有能力飞跃百多里河面的士兵、军官同时哼了几声,提起巫力,身体也顺风飘去。其他的黑厣军、玄彪军的士兵,则是整顿坐骑,在河边排成了整整齐齐的两百个长队。

  五千名巫士同时扬起了手,各色巫咒同时发出。

  就看到无声无息的,数十道沙土从河东岸直射西岸,瞬间就组成了一道道沙土拱桥,只是这桥拱太长了些,足足有百里多却无一根柱子。

  就看到无声无息的,数十道寒气从河东岸直射西岸,瞬间就化为一座座晶莹的冰桥。冰块性质脆、硬,故而一根根冰棱直透河底,以加强桥面的强度。

  同时更有数十道藤蔓从河东岸树林**出,在河面上组成了一道道坚固的木桥。

  更离谱的,就是那些水性巫力的巫士,他们直接升起了十几道水墙,墙头宽有十几丈,足够十名骑兵快速通过。但是看到他们那颤巍巍、晃悠悠、其中还有游鱼穿梭的水墙,那些注定要从这里经过的黑厣、玄彪二军军士,脸色一下就难看起来,怎么看这桥也不够坚固。

  最幸福的,却是那些被风性巫力的巫士伺候的军士们。他们浑身缠绕着一阵阵的清风,坐骑轻松的点着水波,轻快的越过了河面。

  大概就是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四十万黑厣军、玄彪军,已经凭借他们坐骑那离谱的速度,渡过了百多里宽的呼伦河。他们的南面和北面,其他的数十万大军,也用同样的手段,一涌而过。

  海人是不幸的。

  在以前数千年的交战历史中,他们居然从来没有和夏军隔河相对过。他们从来没想到,夏人会有这样古怪的手段,这么快的渡过这条宽达百里以上的呼伦河。尤其夏人前几天的那些古怪表现,更让他们以为,夏人只是在努力的尝试着想要渡河而已。他们只是被愚弄了,他们没有想到,夏人居然就真的渡过了河流。

  他们被愚弄了,他们是不幸的。

  但是,他们也是幸运的。

  在呼伦河的西安,他们原本的第一条防线,防止夏军渡河的狙击阵地,本来安排了超过三十万士兵驻守。可是因为三月三十日是月底,是海人的法定休息日,同时没人能想到,夏人居然能够在一刻钟的时间内渡河成功,三十万士兵,留守在阵地上的,只有倒霉的五万当地的征召军!

  五万几乎来不及抵抗,就被夏军砍成了碎片的征召军。

  刑天大风也好,刑天玄蛭也好,相柳胤也好,申公豹也好,他们指挥的军队,没有一支军队抓到俘虏。

  憋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大军,很兴奋的把眼前所能见到的所有活物都撕成了碎片。原本相柳胤的蚺军是幸运的,他们攻击的那段海人阵地,正好有海人的一个通讯单位的女兵在营地内。蚺军的士兵,非常明智的留下了那十几名女兵的性命。原本,相柳胤可以依靠这十几名俘虏在刑天大风面前耀武扬威一番。

  但是让相柳胤暴怒异常,差点跳起来骂娘的是:上百名蚺军士兵很兴奋的**了那十几名女兵,没有一个海人女兵从那可怕的经历中幸存。

  海人唯一的战果,发生在四月一日的正午。

  那些去基地或者城镇上浪荡快活的士兵赶往阵地,愕然发现迎接他们的是夏军的刀枪,愕然发现他们的阵地上飘扬着的,是大夏的黑色王旗。士兵们仓皇的逃回了山脉中的主要防线,而海人防线指挥部,毫不犹豫的引爆了他们留在阵地上,已经被夏军当作战利品的那批军械。

  突然爆炸的大批军械,让夏军有百多名看守战利品的士兵被炸伤,仅此而已。

  夏军成功的突破了呼伦河,一夜之间占领了海人的狙击阵地,如今,他们和海人的山脉主防线之间,只有短短的一百里距离。当中是一片平原、森林、丘陵的混合地带,其中有着数百个大小的村镇。

  托尔赶到了防线亲自坐镇指挥,准备按照作战计划,在初期严防死守,等拖累了夏军主力后,立刻转入反攻。而安道尔,正如他习惯做的那样,一连串的把告急求援的文书,发往了亚特兰蒂斯的执政院和神殿。

  刑天大风也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和海人大干一场。

  战云密布。呼伦河流域,夏军一百万对阵海人的精锐军团数百万人,海人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而在海人腹地,上千万夏军的主力军团连同那些威力强大的战兽,也开始从两翼的深山、荒漠中向海人的核心领地进发。上千万夏军面对的,是只有少量城防军的海人东部领和中部领的上百万里的广大区域。尤其中部领,是海人除了亚特兰蒂斯本土以外,最大的税收、矿产、兵员、粮草的基地,是海人战争机器上最为重要的一个零部件。

  两部战争怪兽张开了大嘴,闪亮的獠牙暴露了出来,准备比较一下,看看谁能在对方身上,撕下最大最肥美的一块肉来。</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