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五十七章医者,先天上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安道尔他们是抱着一种无奈和庆幸的混合心理离开夏军猎场的。

  说是庆幸呢,很容易理解,他们这次没有丢脸,反而因为他们敢于出席敌人设下的宴席,应该很有一番吹嘘的噱头。

  说是无奈呢,这就要怪夏侯了,在安道尔、托尔他们告辞离开时,刑天玄蛭按照夏侯事先提醒的,强行给了安道尔他们一批纪念品:一批夏军自己都懒得使用的,质量不是很好但是花纹极其美观的青铜质地的冷兵器。出于礼节,作为回报,安道尔他们被逼无奈的回赠了一批性质相同、数量相当的纪念品:一批他们随身携带的质量极佳的高科技武器。

  刑天大风他们乐煞,海人的这些武器,夏人想要仿制那是极困难的。可是有了这批武器,他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了解海人的单兵战斗力,明白他们的最大威胁在哪里,并且对士兵作出有针对性的训练。同时么,等得大战了了,这些海人的武器送回安邑,又是一大笔的钱物,那些好稀罕的大巫,是绝对不会吝啬于花费一点点小钱来收藏这些枪械的。

  总体说来,夏军这次还是占了小便宜,不仅得悉了安道尔他们隐藏的杀戮者的具体情报,还得到了一批枪械军火。而且,他们也顺利的达成了让海人高层疑神疑鬼,不敢对夏军大营仓促发动攻击的战略目标。至于夏军想要让安道尔和托尔出丑丢脸,败坏他们士气的目标,达到了一部分,但是和杀戮者的出色表现而提升的士气比较起来,两厢抵消,却是无效了。

  夏军的绝大部分成员兴高采烈的看着安道尔他们急匆匆的离开了猎场,只有刑天大风他们心中有事,留下几个将领将那士兵都领会军营去,自己却匆匆的赶到了夏侯的营房内,探望突然昏迷的夏侯。

  看着躺在木床上纹丝不动的夏侯,刑天大风皱起了眉头:“这可是什么毛病?怎样才能醒过来。”

  刑天玄蛭用手指头探了一下夏侯的额头,沉吟道:“怕是他无故得了前任天巫的全部智慧,如今终于发作了。以篪虎如今的巫力,想要承受偌大的一份智慧,还是力有不逮啊。除非他的巫力能够迅速的提升到七鼎、八鼎大巫的水准,否则难以消受。”

  刑天磐尖叫起来:“二哥,你说什么笑话?篪虎他如今肉身是二鼎大巫的水准,可是他的巫力,也不过是九等上品的水准,距离一鼎巫力还有一步之遥哩。短时间内想要达成七鼎、八鼎大巫的水准,除非天巫再次死掉,临终把巫力传承给他。”

  刑天鼌对着刑天磐就是一口吐沫吐了出去:“啊呸,什么鬼话?让巫殿的那群老鬼听到,你的屁股又得被棍子打开花。刚才死了一个天巫,再死一个,怕是大王都要发怒了。快想想,还有什么法子?”

  刑天玄蛭盯着那站在木屋一角的巫士问道:“你等刚才如何处置的?”

  那身披黑色长袍,长袍上用紫色丝线刺绣了一些古怪的符箓花纹的巫士面色纹丝不动的回答他:“刑天军尉,我已经用本身巫力镇住了篪虎军候巫穴中那凌乱的巫力,但是效果不甚明显。若想要篪虎军候恢复正常,怕是要八鼎幻巫才能做到。”迟疑了一下,那巫士无奈的抖了一下双手:“前任天巫数百年的积修,篪虎军候凭空得来却无法承受,也不知是福是祸。”

  刑天大风皱起了眉头:“八鼎幻巫?说什么笑话呢?我们黑厣军、玄彪军加上其他几支军中,如今最高不过三鼎大巫而已。叔伯祖军中倒是有不少九鼎大巫随行,奈何他们如今怕是早就离开数万里了,上哪里找他们?若是回巫殿求救的话。”他看了刑天玄蛭一眼。

  刑天玄蛭低下头,看着睡在那里面色如常,肌肤却在极其细微的颤抖着的夏侯,猛的互击双拳喝道:“速速发紧急令信,求巫殿遣人前来救治篪虎兄弟。此事重大,却不得延误了。”是人都知道,一名拥有了天巫记忆的巫武,是多么值钱多么有价值的人物,就更不要说,夏侯身上还有其他利害,加上和诸人的关系密切,逼得刑天大风他们不得不动用临行前刑天厄交代的,只有在全军溃败的情况下才能使用的令信了。

  刑天大风点点头,手在腰带上拍了一下,大步转身走出了夏侯的木屋。他从腰袋里掏出了一枚小小的白玉骷髅,对着那骷髅默念了几句,咬破舌尖对着它喷了一口心血,就看到那骷髅突然眨眼咧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化为一道晶莹的白光,瞬间破空而去。只听得那白光破空声极其迅疾,一眨眼的功夫,就飞到天边云后去了。

  此时夏侯体内,正是犹如滚汤泼雪一样,变异的金丹内一股股极其炽热的真元肆意冲撞,顺着夏侯的经脉彷佛钱塘江的潮水,一波波的越来越强。夏侯正处于昏迷中,哪里能控制自己的金丹?只能任凭那真元在体内胡作非为。这些真元肆意横冲直撞却也不提,甚者它们相互撞击爆炸,在夏侯体内上演了一出全武行。夏侯体表皮肤不断的震动,就是这些真元在招惹祸事。

  幸好夏侯的身躯如今极其强横,却也折腾得起。换了其他一个炼气士被体内真元这样乱搅一通,怕是早就经脉断裂、丹田粉碎,就此一命呜呼了。但是也正是因为夏侯得身躯坚固,经脉坚实,那些真元在夏侯体内是越积越厚,越来越强,从气态渐渐化为雾态,从雾态凝聚成液态,最后随着天地元力不断的涌入,那作为水泵功用的金丹还在把真元释放进身体,这液态的真元可就渐渐朝着固体发展了。

  这是体内真元紊乱,被夏侯的肉身约束,在不断的改换性质,这是物理上的变化。

  精神上,夏侯体内五贼爆起,贪恋痴嗔齐聚,各大魔头纷纷舞起了大旗,在夏侯心头兴风作浪,就想要把夏侯的一点清明湮灭,让他坠入魔道,最终成为一杀人狂魔或者是行尸走肉的傀儡。

  各大魔头在夏侯脑海中幻化成各种各样的幻境,不断的攻向夏侯的神识。从夏侯前世出生时的情景一直到他前世最后一次出任务,被九州鼎送到大夏为止,各种各样夏侯曾经经历的场景,各个夏侯曾经见过的人,包括他所爱的,他所恨的,他杀过的,或者伤过他的,亿万面孔,在夏侯脑海中拼命的缠绕。

  魔头炼心,魔焰锻魂。

  这些幻象攻击夏侯的同时,更有淡青色的魔焰和魔风自夏侯涌泉穴升起,朝他天灵盖直冲而去。这风火所过之处,若是普通炼气士,早就魂飞魄散,一身真元尽化流水,最终就连肉体都会灰飞湮灭,不留丝毫痕迹。奈何夏侯的金丹正在不断的释放出真元,那魔焰烧化的真元,还没有那金丹释放出来的快。到了最后,那魔焰竟然有如在帮夏侯提纯真元一样,烧掉了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杂质,就留下了最后那一点最精纯的元力之源。

  而那魔风在夏侯体内胡乱鼓动,也依旧拿夏侯没辙。夏侯的身躯太变态了,二鼎大巫的肉身啊,就算是万年寒铁,也没有他的身躯结实。那魔风吹啊,吹啊,变着法子的吹,一时旋风状,一时锥子状的在夏侯体内乱钻,可是就是伤不了夏侯分毫。也是夏侯的幸运罢,这魔焰魔风一阵辛劳后,反而把他一块儿血肉锻炼得更加紧致了。

  这也就是大巫才能在走火入魔的时候得到这样好处。炼气士受不住这魔焰魔风的煎熬,几次呼吸的功夫就变成了飞灰。而大巫们,专门修炼精神力的大巫神志稳固,他们又哪里会走火入魔?能够引发这魔头来袭,并且给自己极大好处的,也就只有夏侯这一个怪胎。

  那幻象的攻击的确是厉害,如果是夏侯自己,怕是早就被攻破了心防,在昏睡中把前前后后所有的事情都吐露出来,最后说不定就要被大巫们抓去当作实验品拷问了。

  可是夏侯脑海中,还有前任天巫的记忆在。不,不是记忆,而是前任天巫的所有智慧和经验连同他临死前最后一刹那所有的精神力凝聚而成的一个精神烙印。数百年苦修的九鼎大巫,他的精神烙印会有多强?强得无法形容,说白了就是这些魔头根本拿他没辙的那种强度。这个精神烙印,如今正在尝试着和夏侯的精神融合为一,在夏侯的神志外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那些魔头又怎么侵得进去?

  在天巫殿,夏侯侥幸得到了天巫的精神烙印,传承了他所有的智慧和知识。但是他仅仅是传承到了,还没有真正的得到。所以前面说了,夏侯想要得到什么相应的知识,还要去自己的记忆中翻阅一下、检阅一下,才能找到相关的信息,这就是那精神烙印还没有和夏侯合而为一的缘故。如今那烙印对于夏侯来说,还是一个外来的物品,而不是自己的一部分。

  等到夏侯能够彻底的消化这个烙印了,他也就不用再去翻阅和查阅这些信息了,这些东西就是他自己的了,那是信手拈来,就好像他原本就有这数百年的经验一样。

  但是,这个精神烙印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几乎是夏侯精神力的数十万倍的强度。就好像一条菜青虫想要吞掉一头大象,这怎么可能嘛!

  天巫的秘法,在他死后留下的精神烙印中已经印入了独特的法诀,只要有人传承了这个烙印,在一定的时间后烙印就会主动的和人融合在一起,只要那人的精神力足够消化这个烙印,天巫一辈子辛辛苦苦得来的所有知识和智慧,就彻底变成这人的了。前提是,那人的精神力,一定要和天巫的相差不远,最少也要五鼎或者六鼎的巫力水准,才能勉强的融合这个烙印。

  而夏侯呢?一鼎都不是,才九等巫武的水平!那精神烙印轻而易举的影响了他的神志,让他心底最暴虐最不安分的那一部分情绪冒了上来,这也就是他最近几日有点失常的原因所在。并且正好是在夏侯向安道尔挑衅,浑身气血膨胀,精神力波动最大的时候,引发了那烙印中留下的法诀,自主的开始了和夏侯精神力的融合。

  问题就在于:夏侯没有那个实力去融合这个精神烙印!

  天巫留下的烙印,是非常温和的那种,它只会主动的引发融合的过程,但是并不会强行的和寄主的精神融合,因为要考虑到寄主的安全,不可能说天巫留下了一份巨大的遗产,结果继承遗产的后果就是继承人被巨量的信息直接撑死罢?

  可是要依靠夏侯自身的精神力慢慢的增长,最终融合这个烙印的话,没有数百年的时间,那是不可能的!夏侯如今陷入了昏迷,不能修炼,他的精神力就只能缓慢的增长,等到自我增长的精神力能够融合这个烙印的时候,最少也要数百年。

  刑天大风、刑天玄蛭他们虽然经验缺少,但是毕竟随军的巫士中也有巫殿的高明人士在。这些巫殿的巫士是故意挑选出来的那些巫力不甚强的,但是见识都不错。一行人凑在一起,你说几句,他说几句,也就是一阵的功夫,他们就正确的推论出了夏侯身体内如今的状况。

  刑天鳌龙第一个叫嚷起来:“怎么可能呢?篪虎如今才是九等巫武,距离一鼎大巫的巫力还有老大一截呢,就不要说五鼎六鼎的水准了。就是我们,在家中长老们的帮助下,没有近百年的苦功,也别想升到五鼎、六鼎的水准。”

  刑天玄蛭阴沉着脸蛋看着沉睡中的夏侯,突然冷喝道:“篪虎是我们的友客,总要尽力的帮他。而且,相信你们也知道一个纯粹的土性巫力的大巫意味着什么,土不仅可以克水,更能生金,我们刑天家的本命属性,就是金!”

  刑天磐呆了一下,看着刑天大风问道:“大哥,你知道二哥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刑天大风横了他一眼,喝道:“不要问我,你有胆子就去问家主罢。在巫殿的大巫赶来之前,给我想办法去山林里找这么几种药草:迭神草、迷仙藤,还有,最好能找到万年以上气候的参、芝、首乌之类,这些都可以刺激我们大巫的神识增长,对篪虎总有好处。”

  一名刑天家的中级军官呆头呆脑的问刑天大风:“去山林里找么?海人的巡逻队怎么办?”

  刑天玄蛭恨不得把这个远方的表亲一掌劈死,他怒喝道:“海人的巡逻队?他们不招惹你们,你们就不要管他们,若是他们敢进攻,就宰了他们!出动人手,漫山遍野的给我去找,总能找到一两颗的罢?这里的山林,很多山林恒古没有人迹的。”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三天的时间,这些把搜索范围扩大到数千里方圆的巫们,还真的弄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草药,刑天大风他们也不管啊,只要是能刺激精神力增长的,就全部轧成了汁水给夏侯吞了进去。其中很多在刺激精神力增长之余,更多的效果是增厚真元的极品天材地宝,结果就生生的让夏侯体内的真元浑厚了三成,差点没活活撑爆了他。

  如今的夏侯啊,就真的等于是一个大火药桶,随时可能爆炸,体内的真元,还是那种被魔焰魔风精炼过的元力之源,已经漫溢到无法承受的地步。奈何他的皮肉太结实了,一时半会的那真元还没办法撑爆他。不过这也就是早晚的事情,对于炼气一事一窍不通的刑天大风他们,如果在给夏侯喂几颗万年人参、灵芝之类的进去,怕是夏侯就真的要炸成肉末了。

  三日后的傍晚,夏侯所居住的单独的木屋外,白正抱着一头倒霉的黑厣,被他一大口一小口的吞着。说起来白也真辛苦,早就对这些日行万里,显然肌肉极其结实的坐骑起了不轨之心,但是因为夏侯盯着呢,不让他对军用坐骑下手,他的口水流了多久啊,那真的是口水哗啦啦的向下流淌,就是没得下手的机会。

  可是现在好了,夏侯倒下了,没人管他了,白在军营中那是胡作非为啊。一鼎大巫以下的,没人是他的对手,和一头修炼了白虎真解拥有妖丹的貔貅打斗,不是一鼎大巫还真应付不过来。而黑厣军、玄彪军中的一鼎大巫呢,都是刑天家的亲戚门人,看在夏侯的分上,谁和白计较啊?不就是两匹坐骑么?杀了就杀了罢。

  所以白这几天那个欢快啊,吃得满嘴流油。他是吃了黑厣吃玄彪,偶尔还跑去隔壁蚺军的大营里偷几条大蟒改改口味,时不时溜达去防风家的营地里把他们那些珍奇的坐骑偷掉一头,三天的功夫,坏在他手下的坐骑都有三十几条。</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