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五十一章伏击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订阅和收藏对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数据。希望兄弟们看书以后收藏一下,当然,最好别看盗版。顺手推荐一本《铁器时代》,书号22674

  ……………………………………………………

  手上,一只海人单兵作战信息接收器,正把附近一支海人巡逻队伍的动向暴露给夏侯和刑天大风。

  刑天大风看着夏侯手上那只有巴掌大小的单兵信息接收器,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狞笑:“海人可真蠢,这种要命的东西居然也能制造出来,这次可不是便宜了我们?不过,篪虎啊,也幸亏你居然琢磨出了如何使用这玩意哩。”

  是的,夏侯手上这个保密级别比较高的接收器,就是上次夏侯抢来的那一支。夏侯经过了一番的摸索,关闭了这接收器本身向海人前线信息中心反馈信号的功能,单纯的保留了接收一切情报信息的作用。那些同样携带了信号接收器的海人巡逻分队,就在夏侯手上的这接收器那里,把所有的巡逻队的方位都暴露了出来。

  自然了,夏侯对刑天大风他们的说辞是,他抓了一个海人的士兵,严刑拷问出了这玩意的用法。他总不能说,他其实对于这些高科技的玩意并不陌生吧?虽然海人的科技水准,比起夏侯所知的还要高很多,但是这种简单的信息接收器,却没有太多的高科技在里面,夏侯纯粹就是自己捣鼓了几天,就把里面的功能挖掘了干净。当然了,这也有前任天巫的功劳,否则夏侯在使用这接收器之前还要学习海人的文字,这可就要多耗费几天功夫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夏侯他们的谣攻势给海人的东部领制造了极大的麻烦,社会动荡不安。而夏侯他们却也没有闲着,他们在山林中不断出击,按照事先制定的计划,袭击海人的巡逻队,在实际的战斗中积累对海人的作战经验。

  刑天大风他们几兄弟,对于这个决策是最满意的。他们终于合情合理的脱离了暴熊军那些精英军官的魔掌,每个人都飞快的点起了数百名精锐战士,逃命一样的消失在茫茫的山林中。夏侯作为刑天大风的友客,又是唯一一个能够熟练的使用这种单兵接收器的人,自然就跟在了率领了近千人大队人马的刑天大风身边,专门伏击海人的大队巡逻兵。

  原本准备是要刑天大风坐镇中军大营进行统筹指挥的,可是如今那居中调度的也变成了那几位暴熊军的将领。刑天大风宁愿带队在山林里风餐露宿,却也不愿意面对那几个暴熊军将领的冷冰冰的面孔。此时,他们就是埋伏在一条山沟附近的山林里,准备伏击一队按照信号显示,大概有三百多人规模的海人巡逻队。

  这一片山林中,海人的传感器密布,几乎十几丈方圆内,就有一个微型传感器的存在。但是面对刑天大风他们强横的巫力,这些传感器还来不及发出信号,就在第一时间被直接摧毁。这些传感器,对付有鼎巫带队的夏军,效果实在是不怎么样,根本无法发现夏军的调动。

  而队伍中几个幻巫的存在,则是让队伍在面对高空侦察机的侦察时,都不用担心自己的行踪暴露了。就算他们大摇大摆的行走在大道上,那些幻巫都能用巫术欺骗过那些高精尖的侦察仪器。这就是海人的巡逻队被伏杀了两千多人后,却依然不能发现夏军活动的根本原因!

  除非是在原野上进行大规模的正面对抗,否则这种局部的小规模的战斗中,海人只有沦为猎物的悲惨命运。只有在大规模集团化的战争中,海人的大杀伤性武器才能对夏军造成有效的打击,否则都是空谈。

  刑天大风,一位大夏的一鼎大巫,黑厣军的军尉,如今手上握着的,却是从海人的巡逻队那里缴获的一支双筒望远镜。通过那具有自动测距功能的望远镜,刑天大风仔细的观察着十几里外的那支越行越近的海人巡逻队。“唔,这些海人倒是真正心灵手巧的,这种可以望远的稀罕货色,在安邑的市价起码在百枚玉钱以上!就可惜可以看到的距离太近了点,不如巫术‘虚境’可以看到的范围。”

  一边享受着海人的技术带来的便利,刑天大风一边口花花的批判着海人技术的不足,同时还不断的下令,按照那只巡逻队的前进方向,把自己属下的士兵一小队一小队的派遣出去,从四周封死了那支海人巡逻队的退路。

  轻轻的拍了一下夏侯的肩膀,刑天大风再次两眼发火的看着那单兵信息接收器,嘀咕道:“回去了你可一定要教我这玩意是怎么用的。太神了吧?隔着几百里路,就知道这里有一支巡逻队,这几天可杀得真痛快,海人的巡逻队根本没地方逃跑。”

  夏侯指了那接收器一下,冷笑道:“大兄可不要小看他们,这支巡逻队有三百多人也就罢了,他们后方两百多里的地方,还有三架攻击机在天空待命!这个布置,很诡异啊。不过,那三架攻击机想要飞到这里,起码需要三盏茶的时间,足够我们干掉这支巡逻队了。”

  刑天大风兴奋的点点头,低声道:“好咧,我一个人只要一盏茶的时间,就可以把这三百人杀得干干净净。不过,要给兄弟们一点操练的机会嘛,今天我就不出手了。怎么样?篪虎,给我看看你的开山箭练得怎么样了?”

  夏侯淡淡一笑,把那接收器塞进了手镯,反手抓起了射日弓,把一支寒铁重箭搭在了弓弦上。他微微一用力,那长箭上已经露出了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夏侯笑道:“这射日诀中,最符合我巫力属性的反而是这开山箭,纯粹的土性巫力,会让开山箭的威力提升三成啊。”

  眼看着那一支海人的队伍已经到了前方不到三里的地方,夏侯突然发出了一声震天长啸,庞大的身躯凌空跳起来十几丈高。他在空中站稳了马步,拉开了那沉重的射日弓,身体竟然凝滞在空气力,箭矢对准了那海人巡逻队的队尾。一圈圈黄光从那长箭上扩散开来,随后就看到一道道黄色的土气从脚下的大地射出,汇聚在了那长箭之上!

  夏侯怒吼道:“射日诀之开山神箭,给我,开啊!”

  双目中精光连闪,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夏侯在那已经充满了土性巫力的长箭中刻画了几个极其复杂的巫咒,手指一松,那渐渐的发出了刺目的黄色光芒,彷佛一颗小太阳的寒铁重箭已经‘砰’的一声巨响,彷佛出膛的炮弹,朝那巡逻队射了过去。

  这射日弓的威力太强啦。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那长箭所过的地方,居然把空气硬生生的穿透了一个海碗粗的半透明的空气隧道,那长箭已经飞出了老远,那四周涌来的空气才填满了那空洞,发出了巨大的音障声浪。

  黄色的长箭狠狠的扎进了海人巡逻队后方十几丈的地方。就看到方圆百丈内的整个土地突然抖动了一下,‘轰’的一下,一座高达十几丈的土山从地下狂冲而出,那土山浑身闪动着黄色强光,彷佛被天雷所劈那样,惊天动地般发出一声巨大的嘹亮,自内炸成了碎片。

  大块大块数尺直径的土块山石,足足炸出去了数百尺远。夏侯就这一箭的力量,在那海人巡逻队的后方开出了一个直径十几丈深有五六丈的大窟窿。那些海人巡逻兵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炸起来的土块砸死砸伤了数十人!

  刑天大风惊呼了一声:“乖乖,篪虎你不过是九等顶峰的巫力,就有这等威力,等得你到了鼎巫级别,你这一箭下去,怕不是能炸掉半个安邑城了?真不知道当日后羿大神使出了这一箭,又是多恐怖的场面!”

  惊叹归惊叹,刑天大风已经是拔出了一柄长剑,大声吼道:“兄弟们,给我上!干掉这群倒霉的海人!”刑天大风只是站在山头上连连的挥动长剑,就看到近千名夏军,已经出闸的猛虎一样从四周山林内冲突而下。对于这些脆弱的海人,刑天大风可没有亲自出手的欲望。

  那海人巡逻队已经吓得傻了。领队的军官在声嘶力竭的咆哮着:“敌袭,敌袭,给我反击,反击,不要让他们靠近!”他深知如果被夏军冲到了自己面前,没有什么重型装备的他们,根本就不是夏军的对手。在下达命令的同时,这军官已经狠狠的按下了自己单兵信息接收器上的一个按钮,向自己的前线指挥中心发回了自己队伍遇袭的信息,同时发出的,还有自己队伍所在的详细地理坐标。

  三百多名海人士兵同时举起了自己手上的武器,朝着越来越近的夏军猛烈的喷吐出火舌。这些海人士兵的装备明显比一般的巡逻队精良得多,他们的枪械里射出的,并不是化学火药推动的金属弹头,而是一道道威力强大的高能射线。

  惨绿色的高能射线打了夏军一个措手不及。这些伏击了几个巡逻队,发现海人的武器并不能对他们造成有效杀伤的夏军精英,哪里想到敌人的武器居然已经提升了何止一个档次?当场就有十几个军士惨叫一声,身上被开出了数十个透明的焦黑窟窿,摇摇摆摆的冲上前了几步,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刑天大风看得心疼,愤怒的嚎叫起来:“一群蠢货,篪虎大人给你们传授的躲避弓箭的法子,你们就全忘了么?”

  那些夏军士兵一个激灵,连忙使出了极其拖泥带水的单兵战术动作,以蛇形以及突然的跳跃、匍匐,有效的避开了海人士兵的集中射击,在光雨中快速的朝着海人巡逻队前进。这是夏侯假借他们山林中的猎人躲避弓箭的动作,教给他们的夏侯前世所学来的单兵动作。夏侯发现,这种动作不愧是经过中国军队千锤百炼的精品出品,能够极其有效的降低枪械对士兵的伤害。

  这些夏军士兵的动作比起前世的那些特种军人,也是快了不知道多少倍,他们的身体在空气中拖起一道道的残影,瞬息间就到了那些还在端着枪乱扫的海人士兵面前。只要一到了近处,他们可就不用客气了。刀劈、剑刺,或者干脆直接用拳头招呼,身体比起他们脆弱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海人士兵根本无法承受他们的暴力打击,在一盏茶的时间内,就被尽数歼灭。这个过程中,只有三十几个倒霉鬼硬是被那高能射线擦过了身体,身体凭空少了一块皮肉,如今正疼得乱叫乱骂。

  但是那些海人士兵在临死前,无一例外的做了一件事情,他们同时一咬牙齿,在自己的枪械上或者其他的装备上按了一下,那些枪械或者先进的装备在内部猛的爆炸,把他们的身体炸成粉碎的同时,也炸伤了不少靠近的夏军士兵。

  刑天大风愤怒的跳下了山崖去,开始指责那些士兵在初期突进的时候犯下的错误。那十几个已经阵亡的士兵也就罢了,免去了一番责骂。可是这些还活着的士兵,就免不了受刑天大风的出气筒了。

  夏侯则是蹲在山头上,抚摸着身边白身上那细细的鳞片,低声叹息道:“奶奶的,光荣弹啊,这些海人士兵虽然说单兵能力差了点,但也都是很合格的军人哩。难怪他们能和大夏对峙数千年,大夏连缴获他们一支枪械的机会都少。看样子,他们一个队伍中的所有装备,还都是连锁控制的,一支枪械自毁了,其他的全部炸掉,果然够狠的。”

  他从手镯内掏出了那个接收器,查阅着上面的信息。那三架重型攻击机并没有靠近,反而不远处的另外一支海人巡逻队也在迅速的离开这个地方。突然,夏侯从接收器上看到了一个让他魂飞天外的消息:一枚代号‘末日烈焰’的武器,正从其中一架攻击机上发射了出来!而接收器上的信息更是在拼命的闪动着不祥的红字,那是一枚大杀伤性的战略级武器,命令所有在附近的海人军队立刻闪避。

  核弹?毒气弹?云爆弹?夏侯脑袋中闪过了几个让他毛骨悚然的词汇,声嘶力竭的朝着刑天大风嚎叫起来:“海人的毁灭性攻击,全他妈的给我散开,逃啊!”

  看到刑天大风茫然回头的样子,夏侯猛的一箭就射了出去,在刑天大风的脸上挂出了深深地一条血痕:“全给老子开始逃,海人的这支巡逻队他妈的是个诱饵!”

  刑天大风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整个脸一下子就变成了青灰色,他的嗓音不带一点人气的嚎叫起来:“兄弟们,都给老子卖命逃啊!翻过前面那道山岭,就能活下来!”说完,刑天大风第一个,迈开腿就朝着夏侯这边冲了过来。夏侯的身后十几里开外,就是一道陡峭的山棱,只要能躲到那山棱后,厚重的山体自然能帮他们抵挡海人武器的大部分杀伤力。

  夏侯腿长脚长的,而且体力极棒,拥有二鼎大巫水准肉身的他,硬是凭借蛮力和刑天大风跑了个肩并肩。刑天大风的巫力属性中,有一部分是风属性,如今他脚下卷着两团风气,跑得比谁都快,一溜儿灰尘闪过,他已经蹦跳出了两里多路。

  而白呢?白的速度更是惊人,在山林中,基本上不可能有其他生物能够和貔貅比速度。白一边呼哧呼哧的吐着白沫,一边不断的回头看夏侯和刑天大风,嘴里发出了叽哩咕噜的不明白含义的叫声,似乎在催促两个人再跑快点。

  近千名夏军疯狂的朝那山棱跑去,他们的肉体超人,速度快得吓人,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夏侯和刑天大风已经跑到了山棱上,回头怒吼到:“给老子跑快点啊,他妈的找死不成?”

  夏侯更是一声虎咆,眉心处一圈圈刺目的黄色光华横扫而出,所有巫力完全没有保留的发动了。他手上更是不断的变幻着来自于天巫记忆的玄奥巫印,这些巫印通过一种夏侯所不明白的规律,把他的巫力扩大了三倍到五倍之后,这才急速的释放了出去。

  一层层厚重的土石墙壁紧贴着那些逃跑的夏军脚步升了起来,夏侯看到最后面的那些实力最差、巫力最弱的士兵,还差两里多路才能跑到这山棱上,他们的速度,显然是来不及了。夏侯只能尽力替他们争取最后的一点点保命的机会。

  刑天大风也醒悟过来,那些已经到了山棱上的巫也醒悟过来。他们同时念诵咒语,将自己体内的巫力毫无保留的朝着夏侯身体贯注了进去。整个队伍中,就只有夏侯是纯粹的土性巫力的拥有者,这种升起土石城墙的工作,也只有夏侯来做才是最合适的了。

  可是夏侯却一口血喷出,差点没气得晕了过去!大家都着急不假,可是你们几百号人的巫力同时硬塞进来,夏侯差点就没被给挤炸了!如果不是夏侯的肉身结实,如果不是夏侯的肉身已经习惯了射日诀那摧残性的修炼方式,夏侯已经成了又一个阵亡者!尤其里面居然还有几个木性巫力的巫,也把自己的全部巫力塞了进来,这木克土,差点没把夏侯体内一口气全给弄乱了。

  不过,眼看着效果还是有的,两里多远处,夏侯拼尽了全部的力量,硬是提起了一道长两百多丈,厚达百丈,高十几丈的石墙。紧接着,夏侯仰天一口血连续喷出,‘咚’的一声就倒了下去,顺着那山棱另外一边的山坡,一路惨叫连连的滚了下去。那山坡上到处都是手指头长的野荆棘堆,如果不是夏侯皮粗肉厚的,这一滚下去,早就被捅出了数百个窟窿。

  那些已经到了山棱上的夏军官兵纷纷缩到了山坡下,山棱上,只有刑天大风铁青着脸站在那里,看着最后三百多名速度较慢的属下士兵,仓皇的朝着自己奔跑了过来。

  天空中,一团小小的火星急速的落下,准确的命中了方才三百多海人巡逻兵被消灭的战场。

  巨大的声浪统治了整个世界,近乎混沌破开的力量在山林中爆发出来。一团黑红色的蘑菇云平地里猛然拔起数百丈高,那黑红黑红彷佛干枯的血液一样颜色的云彩,彷佛噩梦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强烈的光犹如一种实质的墙壁,朝着四周横推而去。强劲的威力,直接把土层石层掀飞了一尺多的厚度。刑天大风眼睁睁的看着那强烈的近乎实质的光轻而易举的摧毁了那道百丈厚的石墙,在微微的停滞之后,卷走了那三百多名夏军士兵。那些士兵惊慌的眼神、绝望的面孔,在那强烈得让人失明的光芒下,已经化为了最为深刻的烙印,深深的烙在了刑天大风心灵的最深处。

  “海人!亚特兰蒂斯!我日你九十九代的祖宗!”

  刑天大风挥舞着长剑,疯狂的朝着天空咆哮着,然后在那光墙推到自己身前之前,一个虎扑,朝着山棱后的山坡下跳了下去。

  劲风和强光贴着刑天大风的身体掠过,强烈的震荡让刑天大风的身体一阵颤抖,他惊骇的发现,不过是被余波所触及,他居然已经受了不轻的震伤!尤其让刑天大风感到恐怖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毒素,居然顺着那光融进了他的身体,正要破坏他的肌体。

  刑天大风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他立刻盘膝而坐,嘴里开始念诵古怪的巫咒,双手也在身上一阵狂点,巫印变幻极快,他已经用上了刑天家的最高巫法‘刑天不灭体’的保命秘法。

  夏侯眼睁睁的看着刑天大风突然张开嘴,吐出了一团黑红色的血块,对着天空骂道:“好歹毒的武器,好厉害的毒,我差点就不能把那毒素给逼出来!”

  夏侯心里一阵的冷汗,他能肯定,刑天大风所中的所谓毒素,一定就是那所谓的末日烈焰中蕴含的强辐射。强辐射的能量都能被刑天大风给逼出来,这家伙所用的巫诀,也太恐怖了吧?

  爆炸的威力渐渐的散去,不知道海人使用了什么技术手段,空气中残留的辐射也慢慢的变弱,最终消散不见。一群幸存的夏军官兵慢慢的爬上了山棱,呆呆的看着方才的战场,半天说不出话来。

  方圆三十几里的地方,所有的山林荡然无存,土地化为黑灰,爆炸中心点附近,有大块大块平滑如镜的黑漆漆的琉璃体物质留下。刚才那郁郁葱葱的山林,整个已经变得鬼蜮一般。而爆炸中心点数十里外,那些树林也都纷纷倒下,被强劲的冲击波连根拔起。

  刑天大风严肃的看着爆炸现场,突然扭头对夏侯说道:“篪虎,我终于明白你所说的绝对不能小看海人的力量是什么意思了!他们的这种武器,威力竟然相当于五鼎大巫的全力一击,果然恐怖!哈,今天我们牺牲了三百多名战士,回去要厚厚的抚恤他们的家人。这是我刑天大风犯下的错误,你们以后一定要提醒我,再也不能犯下这样的错!”

  夏侯看着似乎突然之间成熟了不少的刑天大风,有点欣慰却有有点心情复杂的,重重的和刑天大风搂抱了一下。用那种男人的方式,只属于男人的方式,重重的拥抱在一起,狠狠的锤打了一阵对方的脊梁。

  “相当于五鼎大巫的全力一击?该死的,那九鼎大巫的全力一击,又是什么状况?直接毁掉整个星球么?”夏侯脑袋里,一阵的胡思乱想,后心已经被冷汗所湿透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