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五十章挑衅请帖订阅订阅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订阅订阅!不多说,号召大家订阅了。收藏冲5万,订阅冲5千,多订多更。

  …………………………………………………………

  夏侯只觉得非常的滑稽。

  他一个黑厣军都校坐在正中的交椅上,一左一右的坐着刑天大风、刑天玄蛭两位军尉,再过去就是刑天磐、刑天鳌龙、刑天罴、刑天荒虎四位副军尉。而副军尉的身边,坐着的是暴熊军的几位留守的将领,以及大批黑厣军、玄彪军的头目。这些将官一个个咬牙切齿、吹胡子瞪眼,作出了凶狠的模样,夏侯就只觉自己有点狐假虎威的派势了。

  他不由得暗骂刑天大风,这红发女子,干嘛一定要塞给自己审问啊?就算你要塞给自己审问,你随便配置几个人在旁边盯着也就是了,这么大张旗鼓的,搞了几十号将领过来看热闹,夏侯怎么看就怎么像是这些将领都是趁机溜号的。看看,不过是观摩夏侯审问这个红发少女,却能免去好一阵子的残酷训练,这是多美妙的事情啊?

  摇摇头,夏侯看着那茫然的站在屋子正中的少女,问她:“你的姓名,可以告诉我么?”

  那少女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用机械死板的声音反问夏侯:“你有什么权力来质问我的名字?”

  刑天大风眉头一挑,立刻跳起来,作出要挥拳打人的动作。夏侯却是低声咳嗽一声,刑天玄蛭扑上去,把刑天大风一手给拉了回来。夏侯甚至听到刑天玄蛭在低声嘀咕:“大哥,你就省点力气吧,让篪虎审这丫头审她一个月玩偶都高兴哩。”

  夏侯彻底无,摇摇头瞥了满脸奸笑的刑天玄蛭一眼,突然爆喝到:“来人啊,去军营外最近的那座城市,随便杀一万人,把他们的脑袋送来!唔,顺便抓十万当地百姓过来放在军营里,要杀的时候就直接砍下他们的头,省得还要出去找!”

  那少女浑身一抖,突然彷佛疯狂的母兽一样朝着夏侯扑了过来:“你这个恶魔,你拿我们的子民来显露你的威风么?”

  夏侯两根手指掐住了那少女的拳头,轻轻往后面一送,顿时那少女被推得连连倒退了几步。白一个虎扑扑了上去,狠狠的坐在了那少女的小腿上,一对白生生的爪子比划在了她脖子上,登时让那少女再也无法动弹。

  夏侯冷冰冰的看着她:“你的名字,身份,以及你随行的那些人的身份,在你们国家的职位。把一切都告诉我,否则我不介意随便杀他几百万百姓来逼你开口。要知道,并不是我们大夏的子民,我杀起来并不手软。”夏侯心里一阵的冷汗,你要夏侯下手杀戮敌国的士兵,他完全不在乎杀死多少。但是要他下令对敌国的百姓下手,他还真没办法作出来。

  不过,以这种恐怖威胁来吓唬眼前这个明显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少女,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那少女内心中早就烙上了大夏的军队都是恶魔的印迹,她毫不怀疑夏侯的命令会得到完全的执行,她毫不怀疑自己的同胞在鬼神一样强大的大夏军人面前,没有任何的抵挡能力!她嘴角抽搐了几下,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是亚森王国巴尔金亲王的女儿艾苇,我率领的人是我亚森王国国防军的一批忠诚军官!我们的目的是要赶走你们这些侵略者,不管你们是海人,还是夏人。”

  夏侯讥嘲的看着那少女,大声的嘲笑起来:“原来您还是一位公主?多么崇高的身份啊!可惜您正如大部分的美女一样,有了一份伟大的胸脯,却并没有相应的伟大的头脑!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认为你的势力,可以抵挡我们军队的驻守么?”

  刑天大风他们同时疯狂大笑,毫无感情的嘲笑这名少女,哦,不这位亲王的女儿为了自己的国度而付出的努力。

  艾苇发疯一般尖叫起来:“你们这些残暴的刽子手,你们这些邪恶的侵略者,我们亚森王国的子民,是绝对不会在你们的强权下屈服的。我们会不断的对你们发动袭击,直到最后把你们彻底的驱逐出去!”

  夏侯耷拉着眼皮,低声叹息道:“这种话对于海人的将领,也许是有用的。海人离开了他们的武器,就是普通人,你们有足够的机会弄到相应的武器反抗海人的统治。但是对于我们大夏来说,呵呵,你们的反抗又有什么用呢?”

  他轻轻的摇头,怜悯的看着艾苇,淡淡的说道:“果然是胸大无脑的女人,勇气可嘉,但是你的做法,只会让你的子民陷入彻底的灭顶之灾。你应该感到庆幸,你袭击的是黑厣军和玄彪军的军营,而不是蚺军或者其他几支军队的,否则你现在早就被一万人**,你的王国百姓,更是已经倒下了数十万。”

  刑天大风恬不知耻的笑起来:“哈哈哈哈,我们黑厣军、玄彪军军纪森严,这种事情是不会做的嘛。”

  刑天玄蛭低声骂了一句:“娘的,刚才威胁要把她充当军妓的是谁啊?”

  艾苇浑身哆嗦着看着夏侯,嘴里只是翻来覆去的重复着魔鬼、恶魔之类的话,却是没有任何意义。

  夏侯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淡淡的说道:“显然,我们军营收购你们当地特产的活动,给了你们很好的机会,把你们从海人那里偷来的武器送到了我们辎重营中。很不错的计划!我必须对你们的行动能力表示赞赏。”

  刑天大风他们一阵的面红耳赤,第一次率领大军来到这种大战区,就被一些小国的抵抗军炸毁了小半个辎重营,这太丢脸了。

  艾苇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夏侯说道:“可惜,我们偷来的那颗炸弹,威力不够。如果威力能够再大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那就太好了。”艾苇语气中蕴含的深深的怨毒,让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几人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身躯,眼里已经透出了深深的杀气。

  夏侯却彷佛没听到艾苇的话一样,只是镇定自若的说道:“唔,你们的这种能力,我是很欣赏的。怎么样,为我们大夏军效力?”

  刑天玄蛭的眼睛亮了,连忙附和道:“没错,你若是为我大夏军效力,专门收集海人的情报,以及在他们的领地内进行破坏的话,我们可以赦免你们这次犯下的死罪。”刑天玄蛭很是精明,自然明白这种对于当地山川地里民风民情极其了解的贵族,能够在和海人的战斗中发挥多大的作用。如果能够让艾苇他们成为自己的傀儡,对于大夏在这些国土上的统治,也是很有好处的。

  艾苇朝夏侯吐出一口吐沫,咒骂道:“你做梦!”

  白‘吱吱’一声叫,愤怒的咆哮了一声,抓起艾苇的脑袋狠狠的往泥地上撞了一下,差点没把她撞晕了过去。这还是夏侯小心又小心的告诫了白很多次,不许他胡乱出手杀生,白这才只用了一点点的力气咯。

  夏侯无动于衷的看着艾苇,点头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好。来人,把她连同她的同伙一起带到他们的国土上去。这个叫做亚森王国的国家有多少座城镇?带着他们,一座城镇一座城镇的屠杀过去!如果他们不屈服,那么就让整个王国的百姓为他们陪葬。”夏侯古怪的笑了起来:“当然了,艾苇公主,我是不会让你死去的。我们有数万种方法,让你清醒的看着你的子民,他们的脑袋满天飞舞的美妙场景。”

  艾苇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整个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身为亚森王国的顶级贵族之一,她自然无比清楚这些大夏军队的可怕。海人的大军到来时,他们的王国还能够抵挡一阵。可是紧接着海人而来的大夏军,却是摧枯拉朽的把一切阻碍在他们眼前的物事都彻底摧毁,那是一种只有鬼神才能拥有的可怕力量啊。

  “想想看吧,放弃你们那所谓的王族的身份,为我们效力,你们的国家还能幸存下来。否则,海人没有杀光你们,我不介意替海人消除这个麻烦。”夏侯有点不耐烦的看着艾苇:“你们的脑袋都有病,你们的国家都灭亡多少年了?居然还在组建抵抗军进行反抗,你们吃饱了撑着了?海人东部领的那些贵族也实在无用,居然让你们生存了这么久。”

  摇摇头,挥挥手,夏侯叹息道:“这个愚蠢的女人已经下定决心让整个王国和他们一起灭亡了,那么,刑天大兄,你派几万兄弟出去,扫荡整个亚森王国领土上所有的百姓吧。唔,正好我们的粮草被毁掉了不少,把那些百姓的口粮都带回来,不无小补啊。”

  刑天大风很配合的站起来,满脸凶狠的叫嚷道:“来人啊,玄彪军第一营、第二营、第三营全体出动!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粮草财宝就抢,给我干掉所有的土著混蛋。”

  还能说什么呢?艾苇的心理防线立刻崩溃,她惨叫起来:“不要,我帮你们做事!”

  刑天大风耸耸肩膀,摊开双手,朝夏侯低声笑道:“奶奶的,可还真被你算计了。”

  夏侯呵呵呵呵的笑起来:“这些人,可是宝贝啊!也许通过他们,我们可以真正把脚下这一片土地变成我们大夏的国土。”

  刑天玄蛭则是有气无力的挺直了身体,恼怒的叫嚷起来:“怎么这么快就屈服了呢?我还指望她能坚贞不屈的抵挡几个月的时间哩。”暴熊军的几个将领,立刻把凶狠的眼神朝刑天玄蛭投了过去。

  刚刚强迫艾苇以及她属下的那群抵抗军的成员签署了效忠誓约书,并且用巫咒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一些控制的手段,相柳柔幸灾乐祸的声音就冒了出来:“阿呀呀,我的刑天大哥,你们怎么辎重营都被人给炸掉了?啧啧,可真是惊人啊,这么大个窟窿在地上!”

  夏侯和刑天玄蛭无奈的对视一眼,夏侯摇摇头叹息道:“我带他们走,好好的**他们几天了,正好把他们派去海人的领地里去做破坏。至于门口来的那个厌物,你们看着对付罢。”夏侯叹息连连,一手拎起了艾苇,带着她以及几个抵抗军的头目出去了。

  夏侯要他们做的事情很简单:去海人的领地内造谣生事,寻机偷窃海人的武器,并且进行一定的破坏工作。海人和大夏的军队不同,大夏的军队除了粮草仓库,没有任何目标是值得破坏的。可是海人呢?他们的任何一个军火库,只要有一点火星,那就会整个崩上天去!相对而,抵抗军对海人可能造成的破坏,可比对大夏军的要强太多了。

  有了艾苇这些在本地的潜势力根深蒂固,根系庞大的贵族帮助,夏侯很大胆的派遣了一些长相和当地某些土著近似的精锐士兵随同艾苇他们一起出发。这些士兵不仅仅可以监视艾苇他们的行动,更是进行破坏的利器!只要他们学会了相关的破坏手段,这些精锐的大夏士兵所能发挥的毁灭能力,可比艾苇他们这群普通人强太多了。

  至于控制艾苇他们的手段,夏侯也说得很清楚:一个子,杀!若是他们有任何的不正常,夏侯立刻就会血洗整个亚森王国,甚至连附近几个小国的百姓都不会放过。在夏侯**裸的血腥威胁下,尤其在夏侯以雷霆手段,把这些抵抗军头目的亲属、家眷捕获了一批,关押在军营内充当人质的情况下,夏侯并不害怕他们会翻了天去。

  而除了暴力威逼的手段,夏侯却也给了他们一个足够大的馅饼吊在天上让他们望着:如果他们能够配合好夏军的行动计划,能够对海人造成足够大的损失,立下足够大的功劳,那么,也许夏军可以考虑,让亚森王国进行有限度的自治管理。夏侯能清楚的看到,他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艾苇他们脸上突然露出来的兴奋和喜悦。

  前世学来的,外勤特工控制属下线人的手段,可是被夏侯发挥得淋漓尽致。艾苇这些人,哪里能从他手上翻出去?

  仅仅是几天的时间,海人的领地内,谣四起。

  夏人的军队,一个士兵就可以举起一座山啊!

  夏人的军队,一个军官就能一脚踏开一条峡谷啊!

  夏人的军队,一个将领一天一夜就能轻松的屠杀数十万人啊!

  夏人的军队,随便一支军队都能轻易的翻山越岭犹如恶魔一样在天空飞行啊!

  最后谣渐渐的演变成了,大夏的军队就是一支完全由神灵和恶魔组成的暴力团体。那些神灵端坐在宝座上俯视大地众生,而那些恶魔,则是这支军队的刽子手,毫不留情的杀死所有敢于在他们面前站立的人。

  甚至有谣说,海人之所以被大夏的军队打败,结果丢失了三分之一的东部领领土,就是因为在神魔一样的大夏军面前,海人的军队没有任何的抵抗力量。传说一个夏人的军官,左拳一拍,一百个海人被砸死;右掌一挥,五百个海人被扇死;左脚和右脚一踏,一千个海人被震死;那夏人的军官最后放个屁,都直接冲死了几百个海人的百姓。

  至于如此强大的夏人军队为什么不立刻发动进攻的原因,那是因为夏人只有在春天才出动的传统。夏天太热,秋天太冷清,冬天太阴冷,夏人的军队,都是很讲究作战的情调的。没有情调的战争,夏人是不屑一顾的。

  当然了,这也不能排除某些夏人的军官,还是很有慈悲心肠的嘛。他们愿意给邪恶的海人领土上那些可怜的百姓一个机会,一个揭竿而起,共同反抗海人、迎接大夏军队的机会。这可是明码标价了咯:一个海人士兵的头颅,可以换取五个大夏的铜熊钱,这可是一笔巨款啊;而一柄海人的武器,按照威力的大小,可以换取从两枚到一百枚大夏的铜熊钱!

  凡是杀死了海人士兵、海人百姓、海人官员的土著居民,都能得到大夏封赏的土地和金钱;但是帮助海人做工或者作战的土著居民么,那么,请想想夏人的恐怖吧,他们会毫不留情的挥动小手指,干掉数千万的土著!

  谣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到了最后,几乎大半个东部领都得知了这些谣,并且有人在放话说:海人也不敢发动反击,就是因为害怕了夏人的军队!你们是没有看到啊,海人的总督和防御官,一听到夏人的威名,就吓得缩在被窝里发抖哩!

  安道尔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谣,因为就连他总督府的仆役,都开始讨论这些流蜚语了。作为一个精明的有能力的总督,他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些谣的来源呢?只是安道尔不明白,夏人是如何让这些谣这么快的在整个东部领散播开的!

  “哦,我的海神啊,伟大的海神的夫人在上,我可爱的女神啊!谣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东部领!数十万里的疆域,那些传播谣的人,怎么可能行进得这么快?如果是夏人的军队在我的领地内快速的行军,还有可能!但是,他们是如何不让我发现他们的踪影的?”

  安道尔愤怒的撕碎了几张情报官员送来的报告,狠狠的一脚踢在了自己华丽豪华的云石办公桌上。‘嗷呜~~~’一声惨叫,安道尔抱着脚趾猛的跳了起来,他愤怒的咆哮道:“托尔,我的防御官,你给我出个主意,这样下去,我们的士气可就全没啦!居然真的已经有那些愚蠢的土著开始袭击我们的士兵了!这算什么呢?”

  托尔趴在安道尔的办公桌上,兴致勃勃的看着面前的一张报告:“啊哈,原来我们的安道尔总督能够顺利的从邪恶的夏人军队的刀锋下逃脱,是因为他无耻的利用自己的小白脸讨好了那名夏人的将领,用他尊贵的臀部取悦了那位将官,这才顺利的逃亡的么?这么恶毒的谣,可真是罕见呀!”

  安道尔气得眼睛发绿,猛的拔出配枪,朝托尔就是一通乱射。托尔吓得一声惨叫,猛的从那办公桌上滑下地板,趴在地上吼叫道:“你这个该死的卖屁股的小白脸,你想要谋杀么?”

  安道尔猛的扑了过去,用枪口对准了托尔的臀部,吼道:“如果你再胡说八道,我不介意用这可爱的小东西,给你开出另外一个排泄通道!”

  托尔立刻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那么,我就只能说,调动军队制止那些可恶的百姓的胡说八道吧。但是我必须提醒你,安道尔,如果调动了军队去镇压百姓的谣,那么,我们的防线就立刻崩溃了。我们如今的军力,不足够,绝对的不足够!除非,我们能够大量的训练地方土著军团,否则,我们无法有充足的军力来完成这件事情。”

  安道尔怒道:“充足的军力?啊,让海神捅死你这个该死的军阀吧。防线,防线才是最重要的,我不希望夏人的军队在某个清晨,已经跑到了我的总督府大门口!虽然现在我的总督府,距离呼伦河防线还有数千里的距离!”

  他气愤的在办公室内乱转:“敌人的奸细已经渗入了我们的腹地,可是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达成这个不可思议的目标的。我们亚特兰蒂斯统治了东部领数千年,呼伦河附近的领地,也被我们征服了近百年的时间,为什么我们就无法利用这些土著,无法让土著为我们工作呢?”

  托尔趴在地上,轻声叹息道:“我们并没有把这些土著当作有公民权的合法居民,不是么?在我们眼里,他们是工具,他们是牲畜,但是他们就不是人。虽然我不认为夏人的道德水准会比我们亚特兰蒂斯的黄金贵族更高,但是很显然,他们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让土著人替他们卖命的方法。而我们,甚至包括你这个狡猾的政客在内,我们都忽略了这件事情。”

  安道尔愣了一下,猛的挥手道:“我给你授权书,你可以组建三十个军团的土著防卫军。控制他们的芯片,我会立刻向执政院申请。”

  托尔皱起了眉头,淡淡的看着安道尔:“可是,安道尔,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们亚特兰蒂斯王国,对于被征服领土的管理,太依赖于这些东西了么?夏人,显然是没有这些条件的。”

  安道尔扭动了一下腰肢,怪声怪气的说道:“可是,亲爱的托尔先生,夏人他们有巫术!哦,可怕的巫术,可怕的wiz!难道他们不能用那些黑漆漆的邪恶的草药,控制那些可悲的百姓么?哦,我可怜那些倒霉的土著,虽然我并不怜悯他们。”

  他看着托尔连声冷笑:“清醒一点吧,托尔,以我们亚特兰蒂斯的人力,控制东部领这么数十万里方圆的广大领土,我们根本没有这么多的人!更多的军团,还在南边、北边、西边,总之就不在东边。所以,我们只能依靠那些可恶的芯片!我也讨厌芯片,因为那会让人变得不像人,可是我们无法选择。”

  正说话间,办公室的大门被人用暴力手段踢开,一名身材高大的海人将领旋风一样的冲了进来。他满脸的惊惶,大声的吼道:“总督阁下,防御官阁下,神啊,这些卑鄙无耻的夏人,他们把主意打到你们的头上了!”

  一张巨大的羊皮纸被那将领死死的抓着,他满满的,有点不知所措的把羊皮纸上的内容,向安道尔和托尔展示了出来。

  大夏西疆战区代理统帅刑天大风自谕亚特兰蒂斯王国东部领总督安道尔阁下,贵我两国,一衣带水,乃是友好邻邦。今我两国数百万大军会猎于此,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如今秋风送爽,野物正肥,本帅整顿了肥膏美酒,以待总督阁下以及防御官托尔大人。若阁下也是铁血军人,则请于十日后正午十分,来呼伦河支流迈罗江河口凯达尔山顶一会,指点江山,共赏无边美景。

  我大夏传统,秋日猎会,正是英雄好汉比武交友之事。若贵国有那胆气出众之壮士,自可带来,和我大夏好汉逐一比划。

  以我刑天氏祖先之灵发誓,此次聚会乃我等之间私人交往之闲情雅事,我刑天家的子孙,自然不会加一指于总督阁下。

  附注:若总督阁下以及防御官阁下不敢出席,则请诏令亚特兰蒂斯东部领,承认自己乃是无胆匪类,并将大军主动后退三万里则可。

  托尔的脸色彷佛吃了一只大头苍蝇,安道尔则好似突然发现自己的面包上涂抹了一层大粪一样,两人的脸色都说不出的难看。

  良久,安道尔才沙哑的问道:“这份‘请帖’,很好,我就暂且说它是请帖吧,请问,这请帖,他妈的都有谁看到了?”

  那将领也彷佛刚刚吞了一大口粪便一样,整个脸都变成了绿色。他低着头,不敢看安道尔难看至极的面色,只是偷偷的说道:“这,很抱歉,总督阁下。根据各地传来的消息,相同内容的布告,一夜之间,同时出现在大半个东部领几乎所有的城镇!我们无法得知,夏人使用了什么手段来做成这件事情。”

  托尔干巴巴的说道:“那么,也就是说,几乎整个东部领的人,都知道夏人的将领向我们提出了邀请?”

  那将领整个都快缩到了地上:“是,是的,阁下。我们发现这些布告的时候,居民们都已经看到了。”

  突然,又一个将领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嗫嚅的说道:“总督阁下,我们的密探队伍在各地发现,我们严加封锁的特级机密,也就是我们的巡逻队在最近一个月内损失了两千多人的消息,已经被泄露出去了。”

  看了一眼安道尔和托尔近乎死人的脸色,那将领的声音更低了,几乎就差点听不到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士兵们,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并且在议论纷纷。有一些出身贵族家庭的军官,甚至开始在议论一些,对总督大人大逆不道的话题。”

  安道尔随手把配枪丢在了办公桌上,仰天长叹起来:“托尔,做好准备吧。这个邀请,我们不去不行了。太恶毒了,如果我们不去,我们两人的前途,就彻底的毁掉了。真的是太恶毒了!”

  托尔似乎也省悟了过来,愤怒的一拳砸在了地板上,低沉的咒骂起来。</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