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四十一章黎巫下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收藏收藏。。。电子书是更到48章了,外面盗版的也基本上图片版文字版都上了。俺还是那句话,不管是电子书还是网络版,能看正版的就不要看盗版了。兄弟们知道俺心情好,就更的快,心情郁闷了,就没啥更新的动力。。。诶,不多说了,继续更吧。

  ***************************

  夏侯苦笑,他清楚自己的巫力为什么蕴含的生机比其他的土性大巫要强大,因为他体内还有土性的真元做后盾。土性真元是和外界的天地灵气息息相关的,拥有密切的联系,最是得到了后土载物滋润万物的性质。比起那些只顾修炼自身,断绝了和外界规律联系的大巫,夏侯的巫力崭露出来的活性,自然是他们无法比美的。

  看着这个应该有数百岁的年龄,却易嗔怒,易欢笑,彷佛少女的黎巫,夏侯无以对,只能陪笑道:“若是有用得上我篪虎暴龙的,黎巫尽管吩咐就是。”夏侯说完这句话,就感觉自己彷佛已经被抬上了货柜的猪肉,就等着人家下刀售卖了。

  黎巫一阵的欢喜,连忙说道:“好,我知道你还没有正式加入巫殿的,那么,你加入我黎巫殿罢。我给你黎巫殿巫卫的身份,可以自由出入巫山腹地。”似乎是早就做了准备,黎巫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青色的木牌递给夏侯。

  伸手接过那木牌,这青色的木牌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雕刻出来的,巴掌大小的长方形木牌上,满是细腻的云纹和各种奇花异草的图案。木牌的正中是一棵奇异的小草图样,那草生有九片叶子,夏侯手上的这枚木牌上,那草叶有五片在发出淡淡的绿光。

  看到夏侯那疑惑的表情,黎巫笑着又掏出了一枚木牌朝着夏侯亮了一下,她手上那木牌上,那九片草叶都在发出绿光。黎巫解释道:“这是你进出巫山巫殿的凭证。九片绿叶,是黎巫殿主的象征;八片绿叶,是祭巫的标志;七片绿叶,是御巫的标志;六片呢,就代表着命巫的身份。你的木牌上有五片绿叶,证明你是除了黎巫、三祭巫、九御巫、二十七命巫之外,黎巫殿身份最高的巫卫,自然是通行无阻。”

  夏侯听到这里,连忙把那木牌紧紧的握在手里。开什么玩笑?祭、御、命三等巫官,是巫殿除了殿主外身份最高的大巫,人数也不过数十人,是巫教最高权力的核心人物。手上这木牌居然授予了自己仅次于他们的地位,夏侯如果不把它好好的保管起来,他也就不是那个夏侯了。有了这木牌在手,夏侯的身份可就不同了,再碰到上次的那安邑令的子女一样的人物,怕是木牌一出,就能吓得他们跪倒在地不敢动弹。

  黎巫眯着眼睛,嘻嘻的笑起来,显得极其的高兴。她看着夏侯说道:“好了,以后有事,我会派人去叫你的。你在黎巫殿,也不用做什么太辛苦的事情。黎巫殿后有一片药园,里面有不多的几本来自天界的神药,却是长势缓慢。你的土性巫力生机强大,定然能够促进它们生长。你以后多辛苦几次,就能把这次你喝下的汤药的代价给补偿回来了。”

  夏侯听得是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感情黎巫坐在自己石屋里守了自己这么久,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把自己绕进去,就是为了找一个苦力么?可是说真的,夏侯心里清楚,自己还真适合做这种事情!自己的土性真元生机强大,对于木性的各种植物拥有极好的效果。黎巫,还真是知人善用啊!

  这个女人,夏侯看着她笑得无比开心,无比美丽的脸蛋,居然有一种恨得牙痒痒的感觉。

  唔,如果能够在她脸上啃一口,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不知道怎么搞得,夏侯突然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大巫,能成亲的么?”

  黎巫身体再次飘了起来,绿色的光芒闪动,一双用草叶编织的拖鞋套在了她赤脚上,她就彷佛夜间的幽灵,朝着石屋门口飘了过去。一边飘行,黎巫一边很清脆的低声笑着,笑得很开心,笑得很得意。同时,她还有余闲功夫对夏侯说道:“你昏迷了没多久,现在天都还没亮呢。各大巫家的人都和巫殿的巫一起出动,找那逆转星斗运行让天巫提前毙命的人去了。你如果觉得能动弹了,也出去帮帮忙罢。”

  夏侯看着黎巫那无比美好的身躯渐渐没入了门外的黑暗中,鬼使神差的大着胆子问道:“黎巫殿主,我可以问一个问题么?”

  黎巫闻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夏侯问道:“还有什么事情么?”

  夏侯看着黎巫的脸蛋,心神一阵的恍惚,下意识的问道:“不知黎巫殿主,今年多少春秋了?”

  黎巫愣了一下,本能的回答道:“我?应该是快要二十岁了罢?你问这个作甚?”

  突然,黎巫死死的皱起了眉头,脸上有了一层淡淡的红晕,恼怒道:“是不是刑天家的那几个家伙给你说了什么和我有关的传?说我是一个干瘪难看的老巫婆么?气,气死我了。”她的手狠狠的朝着夏侯挥了一下,‘啪’,无比清脆的耳光声从夏侯脸上传来,夏侯偌大的身躯被那一下抽飞了起来,重重的砸在了石屋的墙壁上,差点没背过气去。

  夏侯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黎巫已经浑身笼罩在了一条黑色的披风中,就连头发丝都没有露出一根来。她又恢复了那让人听不出口音的古怪声音:“篪虎暴龙,你敢对人说起我的模样,我就把你种到黎巫殿的药园去,你若不怕,就尽管试试罢!”

  说完,一道道青色的狂风平地而起,黎巫在风影中失去了踪影。

  夏侯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蛋慢慢的爬了起来,黎巫的那一掌,差点没把他大牙给抽飞几颗,眼看着脸蛋已经像发面的馒头一样,慢慢的膨胀而起。夏侯苦笑道:“见鬼,她的脾气原来这样不好。快到二十岁了?天啊,她怎么成为巫殿之主的?”

  “这个天下,有一种巫叫做天降神巫,他们生而就有庞大的巫力,比起寻常的巫需要辛苦的修炼,他们无疑是天神的宠儿。”一条高大的黑色人影出现在石屋中,用苍老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夏侯看了那同样浑身被披风覆盖的人一眼,疑惑道:“这位老先生是?我们认识么?难不成那黎巫,也是天降神巫么?”

  那人呵呵笑了几声,轻轻的摇头:“你的废话可真多。”他没有回答夏侯的第一个问题,而是坐在那屋子正中的石椅上,缓缓说道:“天降神巫,很显然,黎巫不是那样的存在。”

  看到夏侯愕然的样子,那人笑起来,嘻嘻笑道:“可是,除了天降神巫,还有一种可能也能让一个几岁的小娃娃拥有符合巫殿殿主的实力。黎巫的祖父,是上代灵巫殿主,她祖母,是上代黎巫殿主。两名殿主联手,就是一个蠢材,都能让他变成九鼎大巫,何况黎巫原本就是天赋超人的巫呢?”

  夏侯恍然,原来如此。难怪黎巫拥有可怕的力量,却依然有着少女的风情。但是他立刻疑惑道:“那阁下是来找我的么?”

  那人呵呵直笑,连连点头:“不错,我就是来找你的。我只问你一句话,天巫的所有智慧,都被你继承了罢?”

  夏侯思忖了一阵,坦白的点点头:“是!”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能够在巫殿中出入自如的,显然是巫殿的高层,以他们的能力,查出天巫力量和智慧的传承情况,简直是太容易了。

  那人满意的用手拍打了一下石椅的扶手,笑道:“妙极,妙极。你这娃娃却是有趣,居然得了这么大的机缘。嘿嘿,上代天巫的全部智慧却是便宜了你,果然是妙极。篪虎暴龙,废话我也不说了,这是天神对你的恩赐,你可要好好的利用这份恩典,明白么?”

  夏侯干脆的说道:“我只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又是一阵开心的大笑,那人笑道:“好,很好,你们蛮人没有太多的心机,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这样最好。你只要能保持你的赤子本性,你的前途无限。”

  又笑了一阵,那人突然转移了话题问道:“据黎巫所,你如今却有二鼎大巫的肉身之力了?除了刑天家给你打造的那柄还算凑合的长弓,你可还有随身的近战兵器?”

  不等夏侯回答,他又自自语道:“看来是没有了。土性巫力的巫,原本力量就远大过其他属性的巫,依你蛮子的性格,定然又是喜欢挥动那些沉重的兵器乱砍乱杀的。几千斤重的兵器,你拿着轻飘飘的,以后上了战场和海人交战,你也觉得不过瘾。”

  猛的一拍手,这人笑道:“算是你的运气,我手上正好有一块蚩尤骨,重逾十万斤,你带去给刑天厄,就说是他的债主说的,要他亲自动手把那蚩尤骨炼化了,给你打造一柄顺手的兵器来。刑天厄年轻的时候,欠了我一笔老帐数百年不还,不怕他不用心去做。篪虎娃娃,拿去。”

  那人的手往袖子里掏摸了一阵,慢慢的从那袖子里抽出了一根两丈长尺许粗肋骨模样的白生生的骨头来。有点舍不得的朝着那蚩尤骨抚摸了半天,这人嘀咕道:“诶,有空还是要到处去转转,蚩尤当年被分尸五块,骨骼应该还有遗留下来的,这可是好东西,多找到一点是一点。”

  嘿嘿笑了几声,他随手把那骨头丢给了夏侯。夏侯连忙用手抱住了那沉重至极的骨头,不解的问道:“您到底是谁?为何如此优待?”

  那人怪笑了几声,突然跳起来,身体一闪就已经消失无影。就听得空气里留下了一连串的笑声:“我就是要让你娃娃气得脑袋发炸才好。你猜,你只管猜,你猜破了头,我也不告诉你。哈哈,哈哈哈哈,你能奈我何?”

  夏侯气得脸上肌肉一阵抽动,被黎巫抽了一耳光的那半边脸颊突然又痛了起来,不由得低声咒骂了一句:“他娘的,这女人好毒的手。”

  突然间,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几兄弟风一样的冲了进来,大声问道:“篪虎,你怎么样了?嘿,可急坏了我们。”

  刑天大风更是一手抓住了夏侯的肩膀,飞快的看了看左右,凑到夏侯耳朵边问道:“你没死就好。据说刚才黎巫一直在房里?你可有看到了他的模样?到底他是一个老头,还是一个老太太?或者正如谣传所说的,这黎巫其实早就换了人,是一个青春美貌的女子?嘻嘻,你可有看到他的模样?”

  刑天玄蛭却是早就一手把夏侯抱着的那蚩尤骨抢了过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骨头惊呼道:“蚩尤骨?这可是极品的制造巫器的材料,谁这么大方,送你这么大一块?天啊,就算是曾祖的库房内,也不过拳头大的几块儿。”

  夏侯没理会刑天玄蛭的问题,而是面色古怪的盯着刑天大风看了半天,这才用一种异常严肃的口气,很郑重的说道:“刑天大兄,你们怎么能背后如此猜忌一名巫殿之主?黎巫殿主,乃是一名八百余岁,童颜鹤发,道气仙风,无比慈祥的老人。哪里是什么美丽少女?”夏侯叹息道:“你们也不想想,一名少女,怎么可能修练成九鼎大巫?除非他是怪物!”

  刑天大风、刑天磐、刑天鳌龙立刻委顿了下去:“原来如此,果然是一老头。也不知是谁在安邑偷偷传说那黎巫是美丽女子,却让我们很是惊奇了一阵。如果找到那散播谣之人,定然要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一声冰冷刺骨的冷笑从屋门外传来:“哦?这样么?我也很有兴趣知道,谁在安邑敢对我黎巫造谣生事。”

  身穿大巫们制式的黑色长袍、带头罩的披风,黎巫身后紧跟着十二名八鼎大巫,缓缓的走了进来。

  夏侯吓的一缩脖子,急忙叫嚷道:“您老可仔细了,和我无关哩。”

  黎巫冷冷的看了夏侯好一阵,这才慢慢的把视线转向了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的刑天大风兄弟几个,淡淡的说道:“刑天家的,你们去安邑,找到那个传谣的人,把他的头带来给我。造谣之人,必定是在我黎巫殿修炼的世家之人,你们仔细分辨,不难查出来。不管是谁,敢于对巫殿之主造谣生事,其罪当诛!”

  刑天大风几个心里大是悔恨,自己没事招惹这些麻烦作甚?这黎巫怎么却又是如此小心眼的一个人?

  冷冷的笑了几声,黎巫淡淡说道:“篪虎暴龙,正好有人禀告,药园内有一本紫阳箩快结实了,这是孤本,黎巫殿仅此一株,你去照应一下。若是能催化它多结几颗紫阳玉实,有你的好处。”

  夏侯朝刑天大风他们使了个眼色,又看了看刑天玄蛭手上抱着的蚩尤骨,无奈的跟着黎巫出去了。

  刑天大风几兄弟如蒙大赦,急忙扛着那根蚩尤骨,仓皇鼠窜而去。</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