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三十九章开业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夏人对于日常交往的人,往往直呼其名。只有像夏侯和沧风这样比较拘礼的,才会在人家的名字后加上称呼。甚而是申公豹,在有求于乌光真人时,也会在名字后加上‘先生’二字。但是平日里,大部分人还是直呼姓名的,尤其是双方没有什么交情的情况下。故而,看到是商汤领着人走了进来,夏侯直接朝他打了声招呼:“商汤,真巧,这里也能碰上你。”

  商汤愣了一下,看到夏侯在朝自己行礼,连忙回过礼,那始终显得无比宽仁厚道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原来是篪虎暴龙。不,现在是篪虎军候了。昨天听大王说,你一个人打败了八百五十一名海人壮士,所以特封你为铜虎军候。能够越过罴军候的位置直升虎候,篪虎军候也是少见的了。”说完,商汤很热情的朝着夏侯伸出了手。

  夏侯了然,在南方的牧民或者山林部落中,这是展示自己好意的举动。大方的摊开手,证明自己手上没有兵器,也没有在背后掐印诀之类的小动作。于是,他也两手张开,迎上去,和商汤紧紧的对握了一下手掌。

  商汤的手柔软、宽厚、滚烫的,好似百炼的金刚,里面有无比的韧性。而夏侯的手则是坚硬、光滑、筋骨爆突,好比那山头上经过了无数风吹雨打的山石疙瘩。两人手中的掌纹都是又深又长彷佛刀刻出来的,都蕴含了无穷的生命力在里面。

  商汤大笑,缩回手朝着身后几个随行护卫笑道:“来,你们也认识一下安邑的好汉。篪虎军候,这位是伊尹,乃是我妻子陪嫁的奴隶,如今跟在我身边办事。大小的杂务都离不开他,最是得心应手不过。”

  夏侯吓了一大跳,伊尹?又是一个厉害得无法形容的人物。可见商汤对他实在是喜爱到了极点,否则商汤不会把自己身边一个奴属身份的人,介绍给自己这个初结识不久,没有什么交情,更没有什么关联的外人。伊尹啊,这就是帮商汤灭夏的伊尹么?

  伊尹是个很干净很透明的人。他个子不高,比起常人的身高还要矮了一点,很普通的体型,也没有什么力量的样子,毕竟他是奴隶出身的人。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夏侯注意到他的指甲都修剪得很是整齐,显然这是一个有自己的规则并且极其严谨的人。而伊尹那比起常人却又显得大了一轮,更有点突出来的大眼,就给他凭空增添了十足的灵气。

  站在高大的商汤身后,伊尹就好像一块透明的水晶,任何人都觉得能一眼看透这个人。不就是商汤身边一个负责杂务的奴隶么?哦,最多商汤赏识他,把他奴隶身份给剔除了,但是毕竟还是仆役的身份。只有夏侯在暗自告诫自己,如果自己也如此想的话,那就真正的小觑了这个看起来一点危险性都没有,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的厉害人了。

  但是,限于现在的身份,夏侯不可能说扑上去抱着伊尹这个历史上的名人痛哭流涕的向他要签名吧?估计夏侯如果这样做了,并且还大叫大嚷的说:“你就是灭夏的功臣啊!”怕是商汤第一个动手,直接把夏侯给劈成肉酱。

  于是,夏侯只是不咸不淡不显得特别亲热但是也不是太冷淡,就好像两个寻常人一样的,朝伊尹打了个招呼。伊尹脸上露出了笑容,却是朝夏侯深深的行了一礼,那一对大眼已经自上而下的,把夏侯看了一个仔细。夏侯只感觉浑身寒毛直竖,这伊尹的眼光好不厉害,简直比自己以前碰到过的激光扫描仪还要凌厉几分。

  压下了心头的万千思绪,夏侯问商汤:“商汤,你们聘用这么多巫武作甚?”

  商汤朝伊尹指了一下,笑道:“这是伊尹的主意。我们商族抵挡不住东夷人年复一年的侵袭,与其老是被他们这样的骚扰,不如把每年在他们身上消耗的钱粮牲畜拿出来,聘用大批的巫武、巫士去和他们作战。我们商族力量虽然弱小,可是出产丰厚,足够组建一支大军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些东夷人的,或许灭了他们几个部落,还能得不少好处。军候以为如何?”

  夏侯飞快的扫了一眼站在那里彷佛处子一样没有任何危险气息的伊尹,心里暗自咋舌。聘用雇佣军去和东夷人死拼,却保留了自己部族的元气,耗费一点钱粮算什么呢?不过,商族应该不会现在就有反意吧?按照夏侯如今对大夏的了解,任何一个属国都不可能对大夏的统治造成任何威胁。大夏中原九州,横跨数十万里的巨大疆域,人口更是一个天文数字,强大的巫殿无比的忠诚于大夏王族,巫殿的首脑们,大部分就是王族的成员,谁能威胁到大夏的统治呢?

  唔,也许自己多虑了,伊尹的这般举动,应该是单纯的为了应付东夷人的骚扰吧?只是夏侯心头的怪异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当下,夏侯连连笑着点头:“伊尹的主意很好啊。拿一批钱物来换一支大军对付东夷人,总比自己被动挨打好太多了。只是,如果都聘用高等的巫武、巫士,这耗费太大吧?”

  商汤大笑:“耗费再大,也总比起被东夷人抢走好得多。再说,若是能剿灭了东夷人几个小部落,抢来的钱物怕是还有得多。唔,军候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也要雇用人么?”

  商汤看了那满脸笑容站在一边的枯瘦老头一眼,朝夏侯笑道:“莫非军候想要雇人加入大夏的军队?”

  夏侯明白商汤最后的一句话纯粹就是开玩笑了,大夏还没穷到要自己的将领军官自募军丁的地步吧?他摇摇头,坦然说道:“我雇人做护卫。这是沧风先生,乃是海外的炼气士,他们在安邑开设道场,总需要护卫处理一些事情的。”

  沧风朝商汤微微颔首。商汤朝着沧风一笑,诧异道:“炼气士?开设道场?倒是有意思。”他很有兴致的问道:“据闻,炼气士所谓的道,就是吸风饮露,这也能练出巫力来么?”

  夏侯愕然,巫族利用的是天地之中无处不在的元力,炼气士更是对天地元力的利用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二者法门不同,实质类似,商汤怎么会问出这么可笑的问题?吸风饮露?你当炼气士是什么?秋蝉么?

  不过,这也可以看出,巫族的高层对于炼气士的了解,实在是处于一个非常原始的阶段。商族的王子都只是道听途说的,何况其他人呢?

  沧风更是被商汤的问题差点没噎死当场,吸风饮露?炼气士的修炼方法,在大巫们的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么?苦笑着摇摇头,沧风只是含糊其辞的说道:“吸风饮露却是未必,我们修炼的,自然也不是巫力了。我们追求的,乃是天人合一的无上大道。”

  商汤是个异常坦然的人,听到沧风的说法,他连连摇头:“天人合一?这话太空泛了。倒是我们追求自身的强横,这才是最根本的道理。”他又看了看沧风,却是实在提不起兴趣来和一名炼气士多做交流,商汤只能歉然一笑,朝夏侯道:“既然如此,军候需要雇用多少人?等军候选好了,这个雇所剩下的巫武,怕是就要被我包下了。”

  那黑汉子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夏侯,大声叫嚷道:“对,对,说得没错。你要多少人?我还有好几个兄弟是和我一起从山林里出来的,不如你一起雇了算了。”

  夏侯朝商汤微微一笑,扭头看着那枯瘦老头道:“既然商汤要的人多,精怪却又不合适在军队中办事的。那,给我选一百名精怪,都不能比这黑大个子弱太多的,加上十个人,一共一百一十人如何?”

  那枯瘦老头儿瘦削的嘴唇一阵抖动,立刻说道:“一百一十个巫武?好说,我们打个招呼,今天就能给你招来上千的人手。不过,既然你不要这么多,可是这位商汤大人却是要的。呃,介绍精怪一人我们收五个铜熊钱,介绍巫武、巫士我们一个收十个铜熊钱,一共是六百个铜熊钱。如果你们要签契约,每张契约还要收一个铜熊钱的本钱。”

  老头儿又指了一下那扇大门,怪笑道:“这扇大门么,便宜点,你给十个金钱好了。”

  夏侯眼珠子猛的一瞪,喝道:“就两片石头,你开这么高的价怎地?”

  那老头儿毫不示弱的踮起脚尖,和夏侯来了一个大眼对小眼:“这石门在我们雇所都有了百多年了,今日被你们给弄坏了,除了赔这门的钱,你就不要照顾一下我们的心情么?这门可是我年轻的时候天天打扫过的,今日可被你给弄坏了啦!十个金钱,或者我们上治司评理去。”

  商汤在旁边只是呵呵大笑,看着那被沧风一掌击坏的石门连连摇头。

  夏侯、沧风一阵的面红耳赤。沧风自知做错了事情,夏侯却是从来不会讨价还价的,虽然知道这两扇石门,最多一个金钱就能雇人打好了安上,却依然辩不过那枯瘦老头,只能生生的挨了一刀。

  恼怒的从钱袋里掏出了一大把钱丢给了那老头儿,夏侯没好气的喝道:“一百个足够强的精怪,每个精怪我每个月给他十个铜熊钱,管吃饱喝足,要姑娘也行。十个巫武或者巫士,按照他们的巫力强弱定价。”

  枯瘦老头儿眯着眼睛笑起来:“好勒,你等着。十个巫武、巫士稍微要点时间,一百个精怪,现在雇所里就有。这些精怪穷得裤子都没有一条,只能在我们这里混吃混喝的,都住在雇所里。等会你还要把他们在这里吃喝过的花费都结了。这规矩不用我说了吧?”

  夏侯点点头,那黑大汉却是已经兴奋的跳了起来,风一样的跑到了大厅一侧的走廊上,‘砰砰砰砰’的对着走廊上露天睡着的一群大汉乱踏,一边乱踩乱踢的,黑大汉一边吼道:“起来,起来,兄弟们,都起来啦。总算有人来雇我们了。不用每天喝凉水啃粟饼了。我们也可以大酒大肉的吃喝了。”

  很快,一百名粗胳膊粗大腿,虽然偶尔有几条还保留着一些兽类的残迹,但是都已经变幻成了人形的精怪兴致勃勃的站在了夏侯身后。他们双手横抱在胸前,摆出了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嘴角却都挂上了一丝长长的晶亮的涎水。

  白趴在地上,不屑的扫了一眼这些肚子里面饥火升腾的精怪,吧嗒了一下嘴巴,居然从鼻孔里发出了几声‘哼哼’的冷笑。

  商汤上前了几步,朝着那老头儿笑道:“还请老人家再给军候挑选十个能干的人,然后么,我们就可以开始谈谈我们之间的交易了。不知贵雇所在二十天内,能聚集多少人手呢?如果价钱合理,我商族全要了。唔,介绍所需的花费,不知可否给我们一个折扣呢?毕竟是一次性我们要了这么多人嘛。”

  枯瘦老头儿嘿嘿笑了几声,重重的点点头,很是用力的挥了一下手:“商汤大人放心,二十天的时间,足够我们聚集两万能打斗能拼命的巫了。只是,要他们去和东夷人作战,这个条件就要您自己和他们谈了。唔,来人啊,昨天不是正好有十个巫来登记说要找活儿干么?去后院客房把他们叫出来。诶,篪虎军候,这边,我帮你把契约都签了。”

  枯瘦老头儿引着夏侯和商汤等一大群人到了专门签署契约的房间,里面有十几个雇所的人开始工作了。那老头儿絮絮叨叨的笑道:“篪虎军候一看就是个精细人。这精怪的确不好管,喝醉了还经常闹事。但是他们也省心啊,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往野外挖个坑埋了就是,没有什么孤儿寡母的跑来喊冤要钱,最是省心不过了。”

  夏侯、商汤、伊尹、沧风四人同时冷汗,这老家伙,可实在是居心歹毒啊。不过,说起来还真是这样。这精怪无父无母无亲眷的,还真的是死了挖个坑埋了就行,抚恤金都省下了一大笔。如果不是他们吃得太多,喝得太多,脾气委实不是很好的话,怕是所有的雇主都宁愿使唤他们,而不是要那些要价高还难以应付的巫了。

  忙碌了一阵,终于办好了所有的手续,又被那雇所的人狠狠的宰了一刀,就连那些精怪吃的粟饼都卖出了市价的十倍以上之后,夏侯终于成功的拎着空荡荡的钱袋,和商汤作别,恼怒的出了那雇所的门。

  对金钱并没有什么感觉的沧风,都在那里气愤的叫骂起来:“一碗清水都能卖出一个小钱的价钱来?这,这简直就是黑,黑,黑店!”也许,沧风是历史上第一个使用黑店这个名词的人咯。

  夏侯同样是一肚子的火气,难道说自己长得憨厚,所以就要被奸商狠宰么?这是什么道理?可是似乎人家都说得有道理啊,你雇用的人在他们雇所吃了喝了睡了,虽然吃的是最差的粟饼,喝的是清水,睡的是大厅、走廊、院子里的石板,可是毕竟你住宿费和伙食费一定要给的不是?只是,这个价钱实在是太高了一点。

  “天神保佑商汤同志!他一次性要雇用数万人?”夏侯浑身不寒而栗,真不知道商汤要被宰去多少钱物了。

  心里有火气,就一定要发泄出来。夏侯一边走,一边不断的回头对那一百名精怪和八名巫武、两名巫士教训到:“我雇用你们,就是为了揍人。你们每天分三班守在前门,其他的道场上门的人,生事的,给我揍;捣乱的,狠狠的揍;辱骂人的,往死里揍;敢放火的,就给我揍得他这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去。”

  那黑熊精两眼直放光,大吼了一声:“放心罢,我们兄弟保证揍得他阿姆都认不出他来。”语气一转,那黑熊精眼珠子叽哩咕噜的转了起来:“不过,老板啊,你看看,现在我们都被你签了好几年的长期契约,你是不是先给我们找点衣服穿?还有,我们没有兵器,你是不是先给我们定造一点兵器?还有,雇所里面的那些巫经常说,身上没钱的不算有鸟的男人,是不是先给我们弄点钱压口袋啊?”

  一头虎头虎脑的精怪嘎嘎一笑,为了充分配合那黑熊精的话,强调黑熊精的语说服力,他的爪子似乎有意似乎无意的在腰间一划,那身上仅有的破破烂烂的兽皮顿时随风飘落,一条吊儿郎当直晃荡的粗货暴露在安邑城最大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眼里。

  保守的安邑百姓哪里见过这等粗鲁的行径?

  路边的老人当场晕了三个,数百男子同时朝着夏侯他们吐出了吐沫,而整个大街上的少妇闺女同时惨叫一声,掩面仓皇逃开。整个大街,顿时乱成了一团。而大街上正中的那几条道上,那些认识夏侯的公子哥同时停下了车马坐骑,指着夏侯以及那条毫不犹豫的袒露的虎精狂笑不已。大街的两端以及附近的几个路口,几乎是同时有身穿黑色劲装的治司巡捕大叫大骂的冲了出来。

  夏侯、沧风差点没晕了过去,就连白都是连连的翻出了白眼。

  当下夏侯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怒吼道:“他妈的,老子全答应了。快点给我跟上,你们想要去治司的大牢里蹲着是不是?”

  于是,沧风、白紧跟夏侯身后,十名巫面无人色的掩面追上,九十九条腰间缠着兽皮的精怪嘻嘻哈哈的一路狂奔,最后是一头光着屁股的虎精大叫大嚷的要人等等他。那虎精的屁股后面更是跟上了百多名治司所属的巡捕军士,一路喧哗的追了上来。

  眼看着就要到了刑天家附近,沧风实在无法想象把这麻烦带上了刑天家的大门会有什么后果,当下手一扬,五面小小的纸苻脱手飞出,后面大街上突然凭空浓雾升起来十几丈高。一行人借着浓雾的掩护,仓皇的逃进了刑天家的大院。

  紧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夏侯忙得满头都是金星乱转。

  乌光真人等一众炼气士,除了打坐炼气、炼神、调和金丹,基本上其他的事情会做的极少。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几兄弟,夏侯也指望不上他们。这兄弟几个,宁愿带着大队大队的黑厣军、玄彪军士兵去安邑城附近的山林里扫荡那些猛兽,美其名曰野战训练,也不会给夏侯帮忙哪怕是一根指头。

  统计一下,夏侯最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商乌卖给他们的宅院变成心目中道场应该的模样,这个工作已经进行了一个月,但是还是要夏侯时刻在场叮嘱那些工匠如何进行;购买大批沧风他们需要的材料,例如朱砂、苻纸等等物事,同时还要收购大量的药草;锻造几个大型的丹炉,炼气士所用的丹炉和巫门所用的差异极大,必须额外锻造;训练以黑熊精大黑为首的一批精怪!

  尤其是最后一件事情,让夏侯恨不得招呼白直接咬死几头精怪立威才好。这些刚刚从山林里钻出来,按照精怪前辈的传说跑来人类的大城市讨生活的莽货,不懂人情、不通礼节、不知道理、更是不晓得道德文章。你要他站着的时候,他偏偏倒在地上瞌睡;你要他晚上安静入睡的时候,习惯夜间行动的精怪们,却又精神十足的爬起来到处晃荡‘打血食’了。

  幸好,幸好整个刑天家还有一个能够给夏侯帮忙,并且还时不时来照顾他一下的人:刑天十三。

  这个小老头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再也不去西坊找熟悉的姑娘听琴,反而是每天在刑天家院子里到处乱转。当他看到夏侯被一众精怪折腾得死去活来没有语的时候,这小老头哈哈大笑几声,就把训练这批精怪的任务主动的抓在了手里。

  刑天十三,这个到了很久以后夏侯才知道他真实面目的老头儿,训练这些精怪的手段是残忍的。他从来不和夏侯那样,说道理啊,讲原则啊之类,这些手段他是从来不用的。他只会用暴力,用绝对的暴力在这些精怪心目中树立自己的权威,建立起极其严酷的纪律。

  吃饭的时候掉了一点粟饼粉末,狠揍一顿;吃肉的时候脸上多了一点油星,狠揍一顿;喝水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太大,狠揍一顿;喝酒的时候洒了几滴,狠揍一顿;睡觉的时候说梦话大吼大叫,抓起来狠揍一顿;晚上应该睡觉的时候爬起来找食吃,立刻按倒在地上狠揍一顿。刑天十三看到哪头精怪不顺眼,狠揍一顿;他觉得哪头精怪太顺眼了,狠揍一顿。

  总之,十五天的时间,一百头精怪平均每个被刑天十三狠揍了三十顿以上。打得他们是鼻青脸肿,野性全无。

  等到夏侯来接收这些精怪护卫时,他简直就吃惊得差点舌头都吞了下去。这些精怪穿着整齐划一的黑色皮革甲胄,手上拎着整齐划一的巨大四棱钢棍,头顶牛角盔,脚踏虎爪靴,站得整整齐齐的成了一个标准的方阵,身上竟然释放出了只有百战雄师才可能有的冷冷杀气。

  十五天的时间,揍人揍得不亦乐乎无比过瘾的刑天十三轻轻的拍了拍夏侯的肩膀,若有所指的怪笑了几声:“篪虎娃娃,你们还嫩哩。这才是我刑天十三的本事,就算是一团烂泥,我都能把他揉成石块来。”

  把对这一百名精怪的指挥权移交给了夏侯,刑天十三轻声哼着小调缓步离去。也许是幻觉?夏侯听到刑天十三是在哼小调的同时还能说出清晰的字句来:“你把我教训这些精怪的手腕告诉大风他们。尤其是刑天鼌那娃娃,他们新军营,是什么玩意?”

  夏侯默然,只是朝着刑天十三的背影行了一礼。

  把十名巫按照实力高低比较均衡的分成了三班,同时把精怪们也分成了三批,夏侯规定了他们轮番在道场值班的时间表,这道场的护卫工作,可就算完成了。然后,夏侯指点着那些工匠,加班加点,在三天内突击完成了对那宅院的最后改建工作。

  大夏历十月初七,是个良辰吉日,正午时分,更是一个不错的时辰。装饰一新的‘通天道场’正式在安邑开宗立户了。当然,夏侯他们没傻到满天下的去传播这件事情。刑天大风他们并没有出现在道场附近,甚至刑天家、申公家的知情人等,都避开了道场所在。

  乌光真人、沧风以及一众炼气士,连同带着黄龙溜出来看热闹的黄一一起,站在通天道场那高大的牌坊下,看夏侯在那里完成最后的仪式。

  没错,是牌坊。这也许是大夏的第一座牌坊,是夏侯完全按照前世所见的规格,着那些工匠差点累得吐血了,才从城外深山中开凿出巨大的麻石,搭建成的一座牌坊。这牌坊矗立在道场正门外,左右有一行松柏相映,第一层为五开间,第二层是三开间,最高一层则是一个小小的宝塔顶。牌坊上雕刻了手法古朴的山岭、树木、各种异兽的花纹,看起来气度恢宏。

  牌坊正中,自上而下有一块镶嵌上去的,宽三尺长一丈的白玉板,这白玉板却是夏侯直接从刑天大风的院子里撬出来的上好羊脂玉,打磨得镜面似的玉板上,自上而下雕刻四个大字,正是‘通天道场’四字。而那字迹上,夏侯很是财大气粗的,叫人在里面干脆的镶了一圈赤金,四个大字在阳光下,叫做一个金光四射。

  乌光真人满心欢喜,连连稽首称善:“好啊,这叫做什么?篪虎暴龙叫他牌坊?这牌坊果然是好,气度恢宏啊,以前游历天下,却也没有见过这种形式的建筑。篪虎暴龙虽然是蛮荒蛮人,心中自有丘壑。”

  一百名精怪在牌坊下一字儿排开,一个个铠甲整齐,兵器端正,这气势可就上来了。但是夏侯和乌光真人都忽略了,这杀气腾腾的一百名精怪一字儿排开在牌坊下,这里怎么看起来就是一个豪门大官的宅院,而不是开门收徒的道观。就看这些精怪那凶狠的模样,你叫哪个平民敢靠近门户?就不要说进去道场,看看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乌光真人是没有经验,夏侯却是在正门口忙碌。

  这通天道场的正门,完全不是安邑的百姓所熟悉的那种粗大厚重的建筑模式,而是被夏侯命令人改成了轻巧灵动的高檐挑脚的形式。两扇大门高三丈,宽两丈许,厚达尺半,乃是用极其坚固的万年铁木整块儿抠出来,每一扇门上打了九九八十一颗黄铜门钉,大门涂成了大红色,这又是和夏朝的门户那实用派风格,没有任何装饰的潮流格格不入但是却无比吸引人的地方。

  门前的门槛,是一块长三丈六尺高一尺二寸厚二寸四分的铁木板,上面细细的雕刻了乌光真人提供的各种符箓,自然有其格外的妙用。

  而正门正上方,那青瓦檐下,是一块同样书有通天道场四字的大匾额,这同样是安邑城的宅院门口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新鲜东西。

  夏侯看了看天色,按照乌光真人给他说的时刻,在吉时到来时,两只手抓着那门户上的辟邪门环,缓缓的推开了大门。而白则是自门楼上一跳而下,把蒙在那匾额上的一块红布‘哧啦’一声扯下,这就算是给道场开门剪彩,取一个吉祥吉利的意思。

  沉重的木门缓缓推开,露出了里面一条长长的甬道,海外金鳌岛,就算是正式在安邑有了一个自己的据点。乌光真人心中大是欢喜,连连鼓掌欢笑,领着沧风他们,在夏侯的引导下,慢步走进了这间完全前所未见的道场里去。

  正门后的宽大广场,被夏侯命令匠人下了大力气改造。宽大的甬道是用烧制的青砖铺就,安邑的匠人手艺极佳,那甬道平坦如镜,整洁异常,青色的路面,有一种让人心定神闲的作用。

  甬道两侧,夏侯把门口为了安置那大牌坊而挖出来的松柏全部种下,整齐的两行大松柏木,直接通向了正殿的大门。松柏外侧靠近院墙的地方,是一溜儿大水缸,里面被夏侯命人捞了不少的水草种在了烂泥里,水缸内还有活鱼游走,生气昂然。

  甬道尽头通向大殿的,是九级台阶。台阶下两侧,立了两尊三层宝塔形的香炉;台阶上,则左右各是一尊圆形香炉,香炉的顶部铸造成了独立的仙鹤模样,缕缕香烟从那仙鹤的嘴里喷了出来。

  和安邑人家常见的那种平顶的、用粗重的巨石搭建的大殿不同,被夏侯命人改建的正殿,已经完全变成了前世他所见的那种低矮的高挑檐,大坡顶,上铺青瓦,檐角下挂着各色风铃的模样。这样的建筑格式新奇,比起那给人怪兽一样感觉,厚重压抑的安邑常见房屋,这大殿虽然显得无比庄重、肃穆,却又有了几分清奇的味道在里面。

  乌光真人他们只能不断的点头说好,他们还能说什么呢?就这大殿的模样,就可以看出夏侯是下了很大功夫很大心力的。乌光真人他们从来没想到,房子也能盖成这样的模样,原本他们想着,能够有一座差不多凑合使用的宅院就可以了,谁知道夏侯却原版照抄了前世所见的道观建筑过来,所见种种,无不给了这些炼气士极大的震撼。

  大殿内,应该供奉神像的地方,夏侯却不敢胡来。他在那里搭了一个高台,高台上放了几张蒲团,这就是全部了。通天道人师兄弟几个,后世可是被人放在神坛上供奉的神,他们传道的地方,你还能供奉谁呢?叫夏侯雕刻了盘古、女娲这些太古传说的大神放上去?呃,你也不知道这些炼气士买不买账啊!

  大殿的地面上,则是放了近千个蒲团,摆得是整整齐齐的,这是让以后收录的弟子做日常功课的地方。夏侯不知道这时候炼气士们是否已经有了各种经文,他盘算着如果近千个门徒在这靠近正门的大殿内扬声诵经的话,这怎么说都有一个广告效应是不是?应该能吸引更多的平民来探访,以便从中发现优秀的人才,收录门下。

  绕过大殿,是二层、三层的殿堂。这两座殿堂却比前面的正殿面积小了点,里面放着的蒲团也少了许多,尤其是蒲团的颜色都变了。这是以后向高级的、资质好的门徒传授高深法诀的地方。夏侯深知大锅饭的坏处,你总不能让黄一这样的炼气天才和那些资质不佳进度缓慢的门人一起坐在大殿上努力听讲吧?

  这二进三进的院子里,却和前面的大院不同,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高大的松柏下,放了几张石桌石凳,正中都矗立着一尊宝塔形的香炉,香烟弥漫,整个院子里就有了一种出尘的意味。

  而通向后院的路上,则是小桥流水、林木森森,小道边上,夏侯挖空心思的找来了几块湖石搭成了假山模样,看起来倒也是赏心悦目。后院内,是一间间分隔开来却又浑然成一个整体的小楼小屋,这是给高辈份的门人准备的居所。夏侯把商乌留下的那些过于奢华的家具尽数卖了出去,换了一大笔钱物。屋子里留下的,只有云床、方桌、书架、蒲团,正是让人潜心修炼的好地方。

  只有为通天道人师兄弟几个准备的精舍,夏侯额外的下了功夫。没有世俗间的富丽堂皇的气象,精舍内到处是那些一小格一小格的架子,上面或者放着一块砚台,或者是一方没有开凿的璞玉,或者是一块奇石,或者是赤金、紫铜打造的小小香炉、笔架等等,夏侯是尽量的不让这屋子落了俗套。

  而后院正中心的地方,则起了一座高塔,十三层的高塔以那些平民工匠的手段,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的。所以夏侯通过申公豹的关系,偷偷的调来了大夏王庭工令下的巫匠,这才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搭成了这座高塔。

  塔内除了最上一层,每一层都放置了一座丹炉,这是安排来炼丹的地方。最高一层靠着墙边,放了一圈儿条案,上备纸墨笔砚等物,又有墨石紫玉等雕成的奇兽镇纸。地上则是正中放了三个紫色的以镇神草编制的蒲团,四周靠墙放了数十个同样质地的青色蒲团。

  看罢了后院这些给高级的门人安排的住所丹房等场所,夏侯又领着一众炼气士到了两侧的偏院内。

  偏院中也有修建得很整齐的殿堂,夏侯向乌光真人笑道:“若是掌门祖师传授法诀,自然是在正中大殿处。而两侧偏院里,我命人准备了偏殿数十处,这是给乌光先生你们准备的。日后你们收录门徒,或者门徒又收了门徒,在这里传授妙法,却是清静得狠。”

  乌光真人只能是点头不迭,他还能说什么?夏侯考虑得实在是太仔细,太细致入微了,他们根本没有可以补充意见的余地。尤其这些偏殿虽然规模较小,内部设施也是五脏俱全,殿外林木繁茂,自然有一股清静幽静的韵味在里面。

  而偏殿左近,则是数十间给那些门徒准备的住所。其中有单间,里面是云床、条案、蒲团、书架,一应俱全,只是面积稍小。也有两人间、四人间乃至八人间,这些都是有各自的家具物事的,这些要准备给那些门徒中资质好的人,不同条件不同待遇嘛。

  而更多的,则是大通铺,足以容纳两三千人的大通铺。夏侯毫不脸红的抄袭了新军营内的通铺设置,那些房间内,地上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块块的石板,放了简陋的铺盖被窝,这里是给那些刚入门的门人弟子准备的。

  乌光真人、沧风等人一路就是不断的点头,看了这里点头,看了那里再点头,还能说什么呢?

  偏院的后面,是两个巨大的餐房,简陋的长条木桌木凳都是用尺许厚的木板钉在一起的,两个餐房足够近千人同时进餐。虽然是简陋了一些、拥挤了一些,但是修道人讲究这么多干什么?

  餐房的后面是伙房、柴房、磨房、牲畜棚,一应家什准备得无比齐全,柴房内堆满了劈柴,牲畜棚中更有数十头拉车的驮兽。至于磨房内,夏侯居心不良的准备了几张数千斤的巨大石磨,他准备让那些入门的炼气士,好好的苦其心智、劳其筋骨。巫是绝对不会投入这个道场门下的,收录的门徒定然都是普通平民。想象一下数十名并无甚力量的平民推着这些沉重的怪物一样的石磨艰难磨豆子的模样吧,夏侯都忍不住要笑了。

  而最后面的院子里,因为商乌的宅院实在是很大,尤其同样也用巫术压缩了一点空间在里面,居然还让夏侯命人开辟出了一块面积不大的土地,撒上了菜种,里面还有粪池一个、水井一眼,这可好,加上柴房和磨房,惩罚那些犯错的门人弟子的场所算是齐全了。

  最终,乌光真人朝着夏侯深深的稽首致谢,夏侯也忙不迭的还礼,这金鳌岛在安邑的道场,就算是正式的开张营业,收录门徒了。

  不过,可惜的是,现在除了一个一心一意无论如何都要入门的夏侯,以及那个并无道心的申公豹,连同有点滑头不愿意磕头入门的黄一,这个巨大的道场,暂时并没有可以收徒的人选。

  但是,毕竟是开宗立户了。虽然通天道人这些大人物暂时不会出现,可是金鳌岛的二代弟子乌光真人,也是实力非凡的人物哩!他酬躇满志,一心一意的认为,自己的门户,可以在中州这块地方发扬光大了。</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