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三十三章射日今日三更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兄弟们订阅支持啊!的vip是充多少钱就送多少kb,没有入门费。诶,单价千字两分也不贵的。

  想要睡觉,天上就掉了个枕头下来。现在的夏侯是哼着小曲,跟着前方那短衫小打扮的仆役往城南的一片平民住宅区走去。沧风也是满脸喜色,兴致勃勃的跟在后面,不落口的问那个仆役问题。只有白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其他的地方,他死死的盯着前方那仆役浑圆挺拔的臀部,嘴里滴答着口水,寻思着一爪子下去,能抓起几斤几两上好的肌肉来。

  真的是幸运啊。去外面想要买房的夏侯和沧风,刚刚走到刑天家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上,就听到了几个青衣仆役在那里大声的叫喊着:“卖房了卖房了,平民坊的一套宅院,便宜卖了。里外五进院子,左右三重大殿,配有四座花园十几处水塘,都是活水引进来啦。主人要回族地,安邑的宅院便宜卖了,只要市价的五成就卖了啊。”

  夏侯那个激动啊,立刻冲上去,大手一抓,抓住了两个潜在竞争者的肩膀随手往后面一丢,无比热情的冲着那仆役叫道:“在哪里?市价的五成么?我要了。哈哈哈,带我去看看那地方怎么样,快快快,不要磨磨蹭蹭的。”旁边白不知道从哪里抓起了一根木棍,狠狠的一棍子砸在了一个中年人的后脑勺上,把那个刚才还在问价,却被夏侯推开,如今想要冲上去和夏侯理论的中年人干净利落的放倒在地上。

  那几个青衣仆役眨巴了眼睛,看看那个已经被打翻在地上的,刚才还在向自己问价的中年人,一脸的哭笑不得。但是看看夏侯那高大的身躯,古怪的土黄色皮肤以及衣衫下一块块变态的肌肉疙瘩,这些只在夏侯胸脯间的仆役还敢说什么?自然只能领着夏侯去了。原本么,他们的主人也说了,这宅院一定只能卖给一个人的。

  在大街上拐了几个弯,走了大概两顿饭的时间,夏侯他们到了一条特别清净的街道上。

  这条街不宽,左右能容纳四辆大车并排行走的样子。路的两边有明渠,清澈清凉的泉水淅沥着流过。路的正中央,栽了一行巨大的柏木,四五人才能合抱的树干,笼罩了整个街面的枝桠,让整条街道显得有点昏暗,但是无比的幽静。地上的青石板都擦拭得镜子一般光洁,似乎是刚刚冲洗过,上面还有淡淡的水痕,扑面就有一股凉气袭来。

  炼气士讲究的就是天人合一的自然之道,在繁华的安邑能够有这么一条清净幽静的街道,沧风情不自禁的就赞叹了一句:“妙极。”

  夏侯心里一愣,有点恼怒的想到这沧风怎么一点商业意识都不讲呢?买东西的时候,能够在讲价之前就称赞商品的好处么?这要是被宅院的主人听到了,知道沧风很是中意这附近的环境,还有不漫天喊价的?

  可是没办法,谁叫沧风是一个不谙世情的炼气士呢?夏侯摇摇头,哼道:“好,却也难说。见了房子再提其他的。”

  这套宅院的门前没有台阶,正门也没有太过的豪华装饰,只是很普通的宽丈五两三丈厚半尺的木门。毕竟是平民的宅院,如果前面设了台阶,院门再和那些官员的门户一样弄一大堆不实在的装饰物,怕是立刻就要被治司的差役兵丁抓去好好的问讯了。

  一名穿着单薄的丝衣,团团圆圆像是个糯米球,红光满面的老头飞快的走过正门后的院子,大步的迎了出来。远远的,就听得这老头儿无比欢畅的笑起来:“这两位大人要看房子么?请进,请进,尽管看。宅院里的族人早就撤空了,就是家什物品还留着,尽管看,看是否满意?”

  这老头儿很热情嘛。夏侯和沧风在他的殷勤引导下,花了小半个时辰,这才逛完了这栋宅院。

  满意,非常的满意,还能有什么说的?

  前后五进的院子,有十几丈方圆的大殿六座,偏房侧厅足以容纳数百人居住,一应的家什家具都是上好的楠木打造。那主人居住的楼房内,家具器物更是用昂贵的金丝紫檀木整体抠出来的。夏侯都在心里感慨了,大夏朝的平民,日子过得可真不错,就那机讨金丝紫檀木的家具,在刑天大风的房里都是找不到的。

  随意的问了问,这个老头儿果然是安邑最大的二十家商会之一的老板。因为年纪大了,所以准备收山回族地去养老。他的生意都交给了自己的长子打理,但他的长子却在其他的地方另有宅院。出于商人决不闲置任何资本的本性,这老头儿准备出售这宅院,折算成现钱后交给长子继续扩大经营。

  好精的算盘。夏侯心里有点忐忑了,他从来就不会侃价扯皮的事情,想要从一名老奸巨猾的商人手里再抠点利润出来,很难啊。但是这宅院,就看他的占地面积,又是在安邑这大夏朝的都城,天下九州的正中心的位置,就知道便宜不了。

  迟疑了一阵,看了看脸上神情无比满意,整个脸都在发出玉石般光彩的沧风,夏侯一咬牙,问那老头儿:“那,不知老先生要价多少?”

  老头儿笑眯眯的看了夏侯一眼,连连点头:“当年置办这所宅院,所有的花费,耗费了原玉三十方。”

  夏侯心里一个哆嗦啊,在安邑修建一宅院,居然就耗费了建立三座小城的钱,他心里突然冒出了几个印象深刻的词:土地金融泡沫。

  干咳了几声,那老头儿笑眯眯的看着夏侯:“但是如今过了三百多年,经过历次的整修扩修,这套宅院市值在上品原玉两百方以上。”

  沧风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上品原玉两百方?你刮光了沧风也找不出一点玉屑来。这上品原玉,在大巫们看来是修炼巫力吸收其中元力的极品辅助材料。在炼气士看来,也是炼制丹药法宝的最好原料,哪个炼气士会发疯了,用两百方足以极大提升自己真元的原玉去买房子?

  夏侯心里一阵的为难,刑天大风许诺给他的那一车钱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拿到手。而且,一车钱物能价值多少?夏侯心中那是一点概念都没有啊。这老头的仆役叫喊的价钱是五成的市价,那就一百方原玉吧?可是,这也是等于外面十座小城的成本啊。

  咳嗽了几声,夏侯的脸色一阵的发红:“那,老人家的价钱就是百方原玉了?呃,这个价钱,实在是。”

  老头儿笑嘻嘻的连连摇头:“百方原玉,那不过是给外人说的。如果这位大人您真的想要这宅院,那价钱自然可以商量。玉钱百枚如何?”

  ‘当’的一声,沧风浑身一个哆嗦,一屁股坐在了后面的大椅上。从百方原玉到百枚玉钱,这连跳楼价都算不上了啊。可以肯定的就是,百枚玉钱你连一块上品原玉的一个角儿都换不来。

  夏侯面色一凛,死死的盯着那老头儿看了半天,看得那老头儿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最后都露出了惊恐之容了,这才冷冷的喝道:“不要把我们当傻瓜,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用意,说罢。价值两百方原玉的宅院百枚玉钱就送给我,你有这么客气么?尤其刚才几间卧房内,那茶水都还是温热的,怕是院子里的人都是刚刚撤走的罢?”

  看到夏侯的脸色变了,那边白也立刻神气起来,眼里一道道血光连闪直闪的,口水一滴滴的滴下,盯着那老头儿凸起的肚子打量个不停,作出了一副立刻就要扑上去大快朵颐的凶狠模样。

  那老头儿干笑了几声,看着满脸冷气的夏侯,看看左右,连忙压低了声音:“这位大人果然精明,瞒不住的。刚才辅公府上有人过来说,若是小民把这宅院贱价卖给一名皮肤土黄、身材雄伟的大汉,就给小民的长孙在军里找个不错的职司。”他抬头小心的看了夏侯一眼,连忙又侧过了脸去,笑道:“大人知晓我大夏的规矩,这平民想要担任官职,几乎是没指望的事情。小民钻营了十几年,也是一事无成,所以,嘿嘿。”

  夏侯、沧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刑天家不愧是安邑最大的四大巫家之一,而且阖族上下不愧都是军人出身啊。他们前脚才出大门,不过是和那古怪的老头纠缠了一阵,这边他们就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

  显然的就是,刑天大风他们这么安排,除了给沧风卖一个人情,主要还是不想让其他巫家的人知道这道场是他们出力了的。就算实际上所有的巫家家主都会知道这道场的背景,但是怎么说也不能把事情摆在台面上来。这就是所谓的为官之道了。

  夏侯朝着那老头儿笑了几声:“你可算是清醒,坦白得很。”

  那老头直笑:“经商了一辈子,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小民的这点本事还是有的。这位大人一看就是那种直白的人,小民还扭捏作态作甚?”

  夏侯连连点头,赞许的说道:“如此甚好,我最烦那些扭扭捏捏的麻烦。既然事情都说明了,那,这宅院我也不会太亏了你的。等我的钱到了手,我总要给你一个好点的补偿,平白占人便宜的事情,我篪虎暴龙是作不出来的。”

  拍拍那老头的肩膀,夏侯笑道:“你的长孙叫什么名字?以后在军司内,我能关照的,就尽量关照他罢,无能为力的事情,我也不强为的。这宅院的房契地契的,你现在就交与我罢。”

  毕竟是商人本色,做那交割契约的事情麻利至极。等得沧风在几张用巫咒加持过的羊皮上划下了手印,沧风就变成了这宅院一应产业的所有人了。这叫做商乌的老头儿却也干脆,为了尽力的巴结夏侯,他连同宅院里的五十米仆役一百名奴隶以及五个保镖护院的精怪,都一起奉送了。甚至害怕夏侯一时没钱周转,他连那仆役和精怪的工钱,都替夏侯开了一年的。

  这个人情可是欠得大了。

  夏侯却也干脆,任凭那商乌施为。总之,以后时不时的给他那叫做商盈的长孙说几句好话就是。有了在军司中做官的亲族,对于一个商会来说,其中的好处,却也不要说了。虽然还不能和那些背后拥有极强靠山的贵民商会比美,但是在平民做老板的商会中,已经是可以傲视群伦。商乌老头的这笔投资,花得不冤,可可的就和刑天家给拉上关系了。

  极其兴奋的夏侯和沧风,以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条很大的牲畜的后腿,正放在嘴里乱啃的白,拿着房契地契回到了刑天家的府邸。沧风准备回去毒龙岛去请自己的师门长辈来安邑坐镇,但是还是要先和刑天大风打个招呼,请他以后多多照应才行。而夏侯么,则是来向刑天大风表示一点点感激的。毕竟,是托了刑天家庞大势力的福,才近乎是白得了这么大一栋宅院啊。

  就连商乌老头都清楚得很,夏侯所谓的给他一个好的补偿,不过是在客套罢了。夏侯真的给他钱,他也绝对不会收的。

  很简短的寒暄后,在刑天大风热情的笼络和贴心的关怀问候之后,沧风兴匆匆的驾驭飞剑直接朝着东方去了。而夏侯,则是向刑天大风坦白了今天碰到的一切事情。除了对刑天大风表示感谢,并且表白那些炼气士以后一定会倾向于刑天家,夏侯同时还异常坦白的向刑天大风说明了,自己得到了所谓的射日诀的事情。

  刑天大风似乎有点不在意,他没听说过所谓的射日诀是什么东西。就连他们兄弟中最是精明不过的刑天玄蛭,对于这所谓的弓箭之技也没有什么兴趣。总体感觉,就是他们并不把所谓的射日诀放在心上,没有人会重视一个自己根本不了解的东西的。

  可是,一个异常沉闷,彷佛沉重的钢锭相互撞击的声音,突然在夏侯和刑天大风他们谈话的精舍房间内响起:“大风、玄蛭,还有篪虎暴龙,来我这里。”

  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同时哆嗦了一下,惊愕的看向了夏侯。

  夏侯愕然,看着两人很诧异的问道:“刚才说话的人,是谁?”

  刑天大风嘟起了嘴巴:“是谁?我们曾祖父,刑天家的当代家主刑天厄!见鬼,他老人家怎么能这样呢?他居然一直在偷听我们的谈话!今天是几号?怎么他不用去王宫里听大王差遣的么?”

  刑天家府邸正中央位置的一栋殿堂,高不过三丈长宽却有十丈开外的纯石结构的大厅内,刑天厄端坐在仅有的那张石椅上,短小粗壮彷佛刀斧的双手,轻轻的按在自己的小腹上,四方形的脸上,那四方形的眼里闪动着一丝丝锐光,紧紧的盯着小心翼翼如蹈雷池的刑天大风,以及高高的昂着头浑然不在意的夏侯。

  刑天大风扑腾一下就跪在地上,朝刑天厄五体投地的行起了大礼。“曾祖,这些小事,怎么能劳烦您呢?”

  刑天厄手一抬,刑天大风顿时彷佛气球一样被弹了起来,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里。他只是瞥了刑天大风一眼,然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夏侯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夏侯半天,刑天厄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篪虎暴龙?你这蛮子娃娃有意思。”

  没有因为刑天厄的身份而感觉到拘谨,实际上,夏侯也的确不理解大夏朝的辅公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地位。上前了一步,按照篪虎族人晋见自己族中长老的礼节,朝刑天厄行了一礼后,夏侯瓮声瓮气的说道:“刑天老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刑天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依旧象刀锋般的笑容:“很高兴见到我?有趣,我活了三百七十多年,第一次有人说高兴见到我。嗯,篪虎暴龙,你果然有趣。大风,你这次能让相柳柔自食苦果,扳了老大一局回来,可都是篪虎暴龙的功劳,明白么?”

  刑天大风咕咚一声又跪了下去,恭恭敬敬近乎膜拜的说道:“大风知道。所以没有叫篪虎兄弟回新军营,准备让他直接入黑厣军了。”

  刑天厄点头,很是喜爱的看了夏侯半天,这才对刑天大风教训道:“辅弼相丞四公中,为何如今我的权柄最重?并不因为我手握安邑的军队,各大巫家、各大部落的家主,谁手中的军队又比安邑的大军弱了?谁不在背后藏了一大批巫武、巫士?我之所以能压过相柳家、防风家、申公家的家主一头,就是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在安邑把他们都给教训服气了。”

  刑天厄淡淡的笑着:“城内,我的友客打得他们的友客是死伤狼藉。出了安邑,我亲自动手,好几次把如今相柳家、申公家、防风家的家主打成重伤,差点没被我打死。这就是我如今能在大王面前说话比他们管用的原因!这代的大王年轻时,和我争西坊的一个女子,被我打断了身上一半的骨头,所以大王如今只重视我的意见。”

  他那古怪、粗糙、有金属光泽的双手狠狠的相互撞击,发出了巨大的铿锵声,很是得意的说道:“在安邑,其他的规矩都是假的,只有实力才是真的。你三爷爷十三为什么如今在安邑横着走?就是因为他年轻时可以带人一夜之间烧了十九家巫家的院子,打得那些巫家的年轻子弟抱头鼠窜没人敢还手!”

  连串的火星从他双掌之间冒了出来:“所以,篪虎暴龙给你连赢了好几次,争回了脸面。可是还不够,你对相柳柔他们的教训还不够。我们巫家讲究的就是实力最上,你如今能欺凌压榨他们多少,以后你就能在他们面前有多少分量。但是本家的高手是不能出来帮你们的,一切就要靠你们自己的努力。大风你以后能否有机会接掌刑天家的大权,也要看你们自己的表现。”

  刑天大风磕头如蒜的连连应是。

  刑天厄一掌把他震得跳了起来,这才对篪虎暴龙说道:“浪费了一点时间,教训一下大风。不过,这话也是对你说的。篪虎暴龙,你既然来了安邑,就是求的一个富贵权柄。那你只有全力的帮大风,这才有机会得到权势、钱物、美女等等。”

  夏侯微微颔首:“篪虎暴龙知道。”

  刑天厄又罗嗦了好一阵子,这才突然问道:“那青木简已经融入你身体,那,你可知晓破风箭的射法?”

  夏侯一愣,脑子里一大串的文字冒了出来,正好是所谓的破风箭,当下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念颂了出来。

  刑天厄脸上一喜,连忙问道:“开山箭又如何?”

  开山箭?嗯,口诀也出来了。

  “好,那么,鲲化鹏震天箭呢?”

  这段口诀有点长啊,夏侯眯着眼睛,不管不顾的把一长串口诀全部给背诵了出来。

  “好!”刑天厄满脸喜色的连连鼓掌,金铁轰鸣声震得这殿堂都微微颤抖起来:“妙极,的的确确是射日诀,东夷族人的最高巫典。篪虎暴龙,你得了射日诀的事情,再不可说给其他人知晓,除非你能融会贯通了最后一篇落日箭了,这天下你也可以横行了。”

  他扭头看向了刑天大风:“大风啊,你找了一个好帮手。”

  刑天大风喜不自胜,看刑天厄的样子,就知道这射日诀是真的,而且的确是顶儿尖儿的巫武法门。而夏侯能有机会得到这等高深的巫诀,显然他就有潜质修练成功。而一篇能够让刑天厄都浪费时间来询问的巫武技能,威力可想是惊天动地的。

  夏侯却是紧盯着刑天厄问道:“那,送我青木简的老头是谁?他从哪里得来的东夷人最高的巫典?莫非真如他所,他杀了数十名东夷人的七羽以上的巫箭手,这才夺来了射日诀么?”

  刑天厄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突然干笑了几声:“那送你青木简的人。呃,如果老夫没有猜错,又是那喜欢把自己弄得一塌糊涂故意在安邑坑人的。嗯,说了他的名号,他却又不喜,这人的脾性古怪,这次居然能看上了篪虎暴龙你,的确是你的运气。”

  刑天厄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既然他找上了你,就不会放着你不管,迟早有一日你会碰到他,嘿,我却不好说得他的事情。总之这次是你的运气,也是大风的运气。日后见了他,语之间放尊重些,万万不可触犯了他。”

  夏侯愕然,刑天大风则是喃喃自语道:“这么古怪的人么?他到底是谁呢?”

  刑天厄眯起了眼睛,轻轻的晃动着身体:“一个妙人,就连我,都不想招惹的妙人。”

  说着说着,刑天厄就闭上了眼睛,似乎瞌睡了过去。

  刑天大风和夏侯傻傻的站了足足半个时辰,刑天厄却还是一不发,刑天大风嘟嘟嘴,耸耸肩膀,满脸的古怪笑容,蹑手蹑脚的就要拉着夏侯离开。突然刑天厄又睁开了眼睛,低声嘻笑道:“当年他为了和某人打赌,争夺一个女子,结果他跑去找东夷人的麻烦,屠杀了东夷人三成的顶尖大巫,吓得东夷人连连献上贡品称臣,射日诀,不过是那次顺手得来的收获罢了。”

  夏侯干笑,那脏兮兮的老头儿,可怜巴巴的倒在地上被一群低阶护卫乱踢的老头儿,会是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么?夏侯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很新潮的词语:受虐狂!

  刑天大风却是很配合的哦了一声,对着刑天厄又是好一阵的奉承。

  刑天厄笑嘻嘻的看着夏侯,不断的点头:“整个安邑的世家子弟,不会有人对东夷人的箭技感兴趣。那人却又是脾气古怪至极的,这等顶级的巫诀,他绝对不会胡乱的送人。这次幸好碰到了篪虎暴龙,他的身材和那两条长臂,简直就是天生适合弓箭的,加上又。”刑天厄语气古怪的说道:“加上篪虎暴龙又从一群眼看要倒霉的小家伙手里‘救’了他出来。”

  冷哼了几声,刑天厄笑道:“所以只能说,这是篪虎暴龙的运气。大风,领暴龙去找你七爷爷,就说是我说的,用我们刑天家最好的材料,给暴龙定制一张长弓。可惜,大神羿的神弓不知被东夷人藏在了哪里,否则派人去偷了过来,才配得上射日诀啊。”

  挥挥手,刑天大风知道刑天厄对自己的接见结束了,立刻又跪下磕头,然后拉着夏侯出了那光线黯淡的殿堂。

  刑天大风那是兴奋得差点飞了起来,不断的叫嚷道:“能够被曾祖夸奖,这可是开天辟地的头一次。篪虎兄弟,你可要帮我,按照我曾祖说的,非要揍得相柳老六他们见了我都怕。以后,安邑城内,你给我揍扁他们。安邑城外,你看我兄弟几个的手段!”

  夏侯唯唯诺诺的应了,看着兴奋的刑天大风,心里只是苦笑。

  一月之后,刑天家最好的巫匠用最好的材料给夏侯定制的长弓,被送到了夏侯的精舍内。

  通体漆黑的长弓弧度流畅,线条干净,足足有普通人的身高这么长,正好让身材高大双臂奇长的夏侯使用。弓身上没有任何的花纹装饰,简单的漆黑,却黑得邪异,似乎那弓放在那里,方圆几丈内的光都被吸了进去。

  足足有拇指粗细的漆黑弓弦,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夏侯就知道,刑天大风兴致勃勃的用一柄大刀朝着那弓弦劈了一刀,结果粉碎的是那数百斤的大刀,弓弦没有一点事情。

  手指轻轻的勾住了那长弓的弓弦,夏侯吐气开声,轻轻的向后拉车,却骇然发现,自己一身蛮力,却只能让弓弦稍微的动弹一点。直到他运起了体内的所有真元,才慢慢的,慢慢的,把那长弓拉开了个半圆。

  那送弓来的巫匠也是一脸的惊愕:“好娃娃,好大的力气,不错。弓名射日,你好好的用他,嘿,也不知你什么时候才能用他。”这巫匠很是神气活现的说道:“这是这张弓最小的一个力。等你能轻松的拉满了他,还可以加力上去,你就看着办罢。”

  夏侯气恼,拉的空弦对着精舍的一面墙壁虚放了一箭,‘嘎崩’一声巨响,无形的气箭射出,那面墙壁居然就化为了粉碎。

  刑天大风鼓掌喝彩:“秒呵,配上这柄强弓,啧啧,日后上了战场,你可要跟在我身边。要是对付海人的军队,怕不是连他们的飞空艇都能一箭射下来么?”

  夏侯呆住了:“呃,你说什么飞空艇?”

  刑天大风抓了抓脑袋,有点苦恼的说道:“唔,不去新军营是可以的,可是你对这天下的事情也知道得太少了,我还得找几个先生来教授你一些东西才行。你意下如何?”

  夏侯紧紧得握住了射日弓,点头道:“好,但是别耽误了我锻炼巫力。我就不信,我拉不开这张弓了。”

  刑天大风轻轻的点头:“自然不会耽误的。不过,你可注意了,在帮我把相柳老六他们打趴下之前,或者在我找到其他的顶尖的九等巫武来帮我之前,你可千万不能突破九等界限,到达鼎巫的层次。这射日诀可是顶尖的巫诀,说不定你几个月的功夫就进入了鼎巫之境,岂不是苦了我么?”

  夏侯也想到了安邑那古怪的规矩,当下只能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无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但是如今我们有了大笔的钱,用来招揽民间的高手,怕是很容易的吧?”

  刑天大风突然醒悟,拉了夏侯就冲了出去:“你说得可不是么?相柳老六得钱,可是过了一个月还没有交付过来,莫非真要我求了三爷爷去催债不成?今儿个可不能放过了他,非要去榨出他欠的款子不可!来人啊,去整点军士,给我拉两千黑厣军出来!”

  黑厣蹄声迅疾,一行人瞬间就去得远了。

  推荐两本书《黑客江湖》《家园》。诶,写的质量都很高,算是都市和历史的扛鼎之作了。。。为啥最近老喜欢说鼎呢。。。</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