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百三十七章谋逆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大夏中州海人保留居住地。

  原本居住地周围严密监视海人一族的数十处军镇中的近百万巫军,早就随着大夏军队在天庭的覆灭而不见踪迹。数十处军镇中只有稀稀落落的鼎位以下的巫士巫武数千人,根本不足以监视这片方圆近千里的海人居住地。防御空虚,某些人就能来去自如了。

  因为大夏的惨败,心情极度恶劣的履癸并没有想起如何处置安道尔和托尔的问题,因而还平平安安的过着日子的安道尔、托尔,此时正阴沉着脸蛋,站在一间地下密室里,恶狠狠的盯着面前那两个穿着黑袍的男子。

  一个是恢复了青春模样,但是颌下却古怪的长了一把大胡须的撒拿旦?奥古斯都,一个自然是他忠心耿耿的孩子――该隐。

  “你们来干什么?寻思么?”托尔很不客气的拔出了长剑,作出了不善的反应。

  “托尔!”安道尔制止了托尔的冲动。将托尔推到了一边去,安道尔指了指布置华丽奢靡的密室内的几张软椅,不动声色的说道:“大祭司,该隐,请坐。我们这里有亚特兰蒂斯自己产的上好美酒,也有大夏这边出产的窖藏了近千年的极品好酒。想要来点什么?”

  ‘啪、啪、啪’,撒拿旦?奥古斯都轻轻的鼓掌赞叹道:“安道尔,你成熟了。托尔,你距离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人,还需要很多很多很多的锻炼和挫折。那几个小家伙把权力交给你们,你们就不要辜负你们手上的权力。”指了指托尔手上的长剑,撒拿旦?奥古斯都冷笑道:“一不小心,会死很多很多人。手握重权,就要有和权力相匹配的觉悟,你还差得远了。”

  大摇大摆的选了一张最华丽的、用小羊羔的皮蒙制,上面用纯金纯银抽成的丝线刺绣了百合花纹,边缘用合欢草的花纹缀补的大长椅,撒拿旦?奥古斯都舒适的坐在了上面,用力的靠了靠软呼呼的靠背,随后懒散的半躺在了长椅上。他呻吟道:“多好的长椅,我忘记了在那几个后备的基地里面准备一点奢侈品,实在是一个巨大的失误。那些纯金属制作的指挥椅,并不适合我这把老骨头。”

  叹息了一声,撒拿旦?奥古斯都手指头点了点,居高临下的吩咐道:“来点我们亚特兰蒂斯的美酒,然后再来一点大夏的好酒。顺便找个金发的处女过来,我和该隐都需要一点点她的鲜血。记得这个金发美女的年龄,最好不要超过十六岁,却也不要小于十四岁。这样的血,才鲜美滑嫩。”

  托尔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恶狠狠的将长剑收回剑鞘,对着撒拿旦?奥古斯都和该隐虎视眈眈的,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安道尔则是面色如常的对着一个通话器吩咐了几声,过了一会儿,穆图领了几个身躯高大的壮汉拎了几个水晶器皿和几个青铜酒罐进来。穆图他们身后,更有两条壮汉抓着一名面色惊惶的金发少女走了进来,随手将那少女丢在了地上。

  “啊哈!”撒拿旦?奥古斯都赞叹了一句,手一指,那少女凌空飞到了他面前,撒拿旦?奥古斯都手指在她脖子上一划,一道血泉喷出,全被他吞进了肚里。大概吸了两碗左右的鲜血,该隐接过这个少女,也吸了足足两碗鲜血,这才给那少女止住了喷涌的鲜血,将面色变得无比苍白的少女随手推倒在地上。

  轻轻的打着饱嗝,该隐满意的说道:“很好,她的血非常的美味。带回去好好的饲养着,每天都要用百合花的花瓣喂养她,这样会让她的鲜血中带上一点点花香,这是我最新研究出来的享用鲜血的妙法。”眼珠转了几圈,该隐微笑道:“她,是我的私人财产了。”

  “你这只该死的小爬虫!”身穿紧身皮衣,浑身肌肉都在急骤跳动的穆图愤怒的咒骂了一声,拔出一柄沉重的砍刀就朝该隐劈了过去。穆图愤怒的咆哮道:“你们这些背叛了战士的荣誉的该死的东西!”刀光闪烁,刀锋已经到了该隐的额头上。

  该隐的身体急速闪动了一下,穆图发出一声惨哼,硕大的身躯被笔直的打飞,重重的撞在了密室那用丈许厚防弹钢板加固的墙壁上,深深的陷进了钢板,好似琥珀中的虫子一般嵌在了钢板中,半天动弹不得。一个清晰可见的拳印深深的陷入了穆图那发达的腹肌上,过了许久那一块肌肉才慢慢的回复原状,随后高高的肿起了寸许高。穆图嘴角流出了血丝,突然疼得哼了一声。

  “看来你们的研究也取得了极大的进展。”撒拿旦?奥古斯都赞叹道:“穆图的肉体强度,和我们曾经见过的最强大的巫也没有什么差距了。安道尔,这就是你毅然冒着风险向大夏投降的原因吧?那个愚蠢的夏王,给了你多少大巫让你做研究的活体标本?”

  摊开双手,安道尔惊骇不定的看着被该隐一拳击飞的穆图,沉声道:“如果不是大祭司囚禁了我们这几个家族出身的祭祀,已经威胁到了我们几个家族的传承,威胁到了我们在亚特兰蒂斯的权势和地位,我也不会下定决心向大夏投降的。”

  他冷笑道:“毕竟,谁也不能肯定,我们投降后,夏王不会下令将我们全部屠杀了。我耗费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和他们取得联系。”

  托尔凶狠的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在一旁咒骂道:“如果不是你这个贪婪的家伙要杀死其他的海洋祭司,以夺去他们传承的力量,我们也不会被逼到这一步。幸好我们成功了,我们已经取得了足够的大巫血肉和基因,我们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成绩。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积蓄力量,我们制造的生化人军队,就能横扫整个大陆,让我们成为大陆的主人。”

  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托尔恶狠狠的骂道:“然后,你,这个该死的老家伙,我第一个要。。。”

  “闭嘴,托尔!”安道尔冷冰冰的说道:“你今天的表现,把我们亚特兰蒂斯贵族的脸面都丢尽了。你想要变成布拉德?瑞德那样粗鲁下流的家伙么?你想要被那些美丽的小姐看不起么?看看你做了什么?该死的,这张纯毛地毯,你知道花了我多少钱么?”

  托尔摊开了双手,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安道尔冷冷的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冷笑道:“看到了该隐的力量,我们今天没有足够的实力应付你们。那么,坦白的说吧,你想要干点什么?”讥嘲的笑了笑,指了指那几个水晶酒瓶和青铜酒罐,安道尔冷笑道:“难道仅仅是来喝点酒的?”

  仔细的挑选了一个做工最精美的水晶酒瓶,仔细拔出了瓶口的黄金瓶塞,撒拿旦?奥古斯都品尝了一口瓶内殷红的美酒,沉吟了片刻,这才点头道:“杀死其他的海洋祭司,将十二海洋祭司的全部力量集中在我一个人的身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有发动神权之杖的全部力量,才有可能彻底的击溃。。。”

  安道尔打断了他的话:“只有夺去了十二海洋祭司的全部力量,才会让你成为在人间的神,不是么?”

  深深的望了安道尔一眼,撒拿旦?奥古斯都摊开双手淡淡的说道:“我不否认这一点,安道尔,亲爱的孩子。永恒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这是我的追求。当我有机会得到这一切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所以!”安道尔愤然道。

  “所以,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撒拿旦?奥古斯都冷笑道:“如果你们一直将亚特兰蒂斯的利益放在最高的位置,你们就会牺牲那些无能的对你们而很重要的老祭祀,牺牲那些对我而却是废物的小家伙,让我顺利的集中海洋祭司的力量,让我成为海神在人间行走的分身。”

  “只有在我的领导下!”撒拿旦?奥古斯都指着自己的心口,威严而肃穆的说道:“只有在我撒拿旦?奥古斯都的领导下,亚特兰蒂斯才可能真正的征服这片大陆!这是我们之所以来到这里的原因,这也是神给与我们的任务!”

  丢下手中的酒瓶,撒拿旦?奥古斯都慢慢的站起身来,用那居高临下的高傲目光盯着安道尔,冷笑道:“跟随我,服从我,按照我的意志行动,让亚特兰蒂斯的力量重新整合,我们就能完成神给与我们的最终使命!然后,我们就能迎来神的降临,我们就能成为真神!”

  他指着安道尔和托尔,不屑的讥嘲道:“只有你们这些对于亚特兰蒂斯的来历都一点儿不清楚,根本不知道我们亚特兰蒂斯王国担负的重要使命的愚蠢的年轻人,才会阻碍我的行动,才会在我距离成功只有小小一步的时候背叛了亚特兰蒂斯,造成了我们的失败!”

  安道尔目光阴冷的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他冷笑道:“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撒拿旦?奥古斯都的手上一片蓝光闪烁,一根长大的蓝色权杖出现在他手中。他冷笑道:“末日堡垒中装载的海神权杖,掌握的是海神的力量。而我手上的神权之杖,则继承了海神的智慧以及来自我们的神的最高指令!”

  “我,撒拿旦?奥古斯都,在汇聚了十二名海洋祭司的全部继承神力之后,终于顺利的得到了神权之杖中的一切信息!我们亚特兰蒂斯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要来干什么!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撒拿旦?奥古斯都狂笑道:“一切的奥秘,都在神权之杖中!你们这些叛逆的小家伙,原本我们距离成功只差一步,而你们,却驾驶着末日堡垒投降了敌人!”

  安道尔、托尔诧异的互望一眼,托尔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们也只是为了自保。你要杀死汉?通古拉斯大人他们。。。而他们,是我们这几个家族在亚特兰蒂斯王国内的支柱。”

  “啊哈,他们是你们家族的支柱!”撒拿旦?奥古斯都冷笑道:“没错,正是因为你们的这种狭窄的小家族主义,让我们失败了。你们要保护你们家族的利益,你们就不顾我们整体的利益!看看你们做了什么?都做了些什么?如果末日堡垒还听从我的指挥,亚特兰蒂斯岛怎么可能被人攻陷?怎么可能被轰进大海?”

  他尖锐的叫道:“就算亚特兰蒂斯岛被攻陷,被覆没,我们依然还有机会完成神给与我们的任务!但是你们,你们带着末日堡垒,尤其是末日堡垒上的海神权杖投降了大夏!你们这帮该死的。。。罪人!”

  “罪人?”安道尔终于愤怒了,他咆哮道:“我们是罪人么?我们只是想要从你的毒手中保住性命!看看你做了什么?在你融合了十二名海洋祭司的全部力量之前,在你得到神权之杖中蕴藏的――我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奥秘之前,你难道不是因为你的贪婪和你的自私,才作出了那些该死的事情么?你难道就让我们,高贵的黄金家族的成员,闭目等死么?”

  安道尔大声喝道:“而我们,在你嘴里如此自私、如此不堪的罪人,我们投降了大夏,但是我们,在我安道尔的领导下,我们顺利的取得了夏王的信任。我们甚至有望在大夏内部得到和他们的军方重臣刑天家相对比的权势。我们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巫的活体标本,我们的战士的肉体强度正在以每三个月增强一倍的速度向上攀升!我们拥有了击败大夏的实力!”(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他指着撒拿旦?奥古斯都的鼻子,大声呵斥道:“而你呢?伟大的大祭司,从远古时代活到现在的老不死的,自诩为神的意志的代表,自诩继承了神的身份和神的任务的老不死,你在这一段时间内做了什么呢?”

  托尔在一旁无比尖酸的讽刺道:“他带着他的那个忠诚的孩子该隐先生,好似被猎枪打伤了屁股的野兽,满天下的乱跑呢。他们洒了一些毒气,制造了一些生化尸体,给大夏制造了一点儿根本不能伤筋动骨的小麻烦,然后,我们就再也听不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放肆!”撒拿旦?奥古斯都愤怒的咆哮道:“你们,还有一点点身为亚特兰蒂斯黄金家族成员的风度么?”

  托尔反诘道:“风度,也要看是对谁!我对任何一个甘愿在我面前脱下长裙和衬裤的美丽小姐,都很有风度!”

  撒拿旦?奥古斯都那张年轻的老脸都气得发黑了。神权之杖一闪一闪的放出强烈的黑蓝色光芒,一股不祥的庞大气息笼罩了整间密室。刚刚从墙壁里挣扎出来的穆图还有其他几条狼人战士急忙冲到了安道尔他们身前,拔出了高能枪械,谨慎的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

  密室内的气氛一时间凝固住了。撒拿旦?奥古斯都杀气腾腾的看着安道尔和托尔,该隐在他身后亮出了巨大的金血色翅膀和金色的尖牙、锋利的爪子。安道尔、托尔都长嘶一声,上身的衣物突然炸开,六只白色的光翼慢慢的在他们背后浮现,光翼拍动,他们两人联手放出的气势,居然也能和撒拿旦?奥古斯都勉强抗衡。

  “真不错!看来,你们从我的实验室里偷窃的资料,被你们研究出了一些东西。”撒拿旦?奥古斯都讥嘲的笑道:“不过,我的实验室里的资料,仅仅是亚特兰蒂斯王国从神权之杖中得到的一小部分不完整的技术。完全的技术,完美的技术,在神权之杖里面,在我的脑海中。你们这点不完全的改造体,怎么可能和我相比?”

  一股黑色的气浪自撒拿旦?奥古斯都体内冲出,一股可怕的威压覆盖了密室,密室内的一切陈设家什都在瞬间灰飞烟灭。原本长宽十几丈的密室,被气劲一阵鼓荡,面积扩大了何止十倍,四周墙壁后的泥土,都被庞大的压力压得‘嘎嘎’直响。

  “来自天庭的天神基因和体细胞,加上神权之杖中完美的技术改造,我如今的身躯,就是神的身体!我拥有的力量,就是神的力量!”

  六只漆黑的,不见一点儿反光,不断的将周围的能量,甚至是空间和时间都抽进去的黑色羽翼在撒拿旦?奥古斯都的身后浮现。撒拿旦?奥古斯都的两只眸子里,粘稠的黑色火焰在急速的跳动。可怕的精神威压轰进了安道尔他们的脑海,安道尔、托尔、穆图乃至那些狼人战士同时闷哼一声,七窍中血浆喷出了老远,被撒拿旦?奥古斯都轻松的击溃。

  “好啦,好啦,你真好意思欺负这些小娃娃么?”娇柔的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一身白衣身上缠绕着淡蓝色冰晶的白蟰俏然出现在密室中。她走到安道尔身边,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安道尔的脸蛋儿,笑吟吟的说道:“本宫和安道尔他们也有几分情谊,大家都各退一步罢,何必弄得这样打死打活的?”

  轻轻的拍了拍手掌,白蟰浅笑道:“本宫给你们说个和,本是一家人,何必这么生分呢?若是你们两家联手,嘻嘻,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到你们?”柔柔的白光渗入安道尔和托尔的身体,将他们体内被压力压裂的血管仔细的封合。白光中带着丝丝锋利的寒气,若有意若无意的在提醒安道尔他们,这些白光可以瞬间转化为对他们的杀手。

  冷冷的看了白蟰一眼,安道尔低头沉思了很久很久,最终才慢吞吞的说道:“那么,说说看。”

  白蟰看向了撒拿旦?奥古斯都。

  撒拿旦?奥古斯都微微一笑,他神秘无比的问道:“你们这才在那个天庭里,见到了什么?”

  “你~~~”安道尔、托尔、穆图同时倒抽一口凉气。安道尔阴沉的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撒拿旦?奥古斯都无比虔诚无比肃穆的双手交叉合在胸前,仰望天空沉声说道:“你们真是幸运啊,能够见到神。神给与我们的使命就是让我们来这里,征服这里,打开通向神的世界的门户,让神降临这个世界。”

  伸出右手,撒拿旦?奥古斯都指着天空狞笑道:“可是在天庭,神失败了。这个世界的神很强大,而且,他们很狠毒。他们用一种残酷的同归于尽的方法,将我们的神击败了。那个被无意中打开的门户,已经不能使用,而我们,是神来到这个世界的唯一希望!”

  撒拿旦?奥古斯都阴冷的看着安道尔,双眸中黑色的鬼火疯狂的跳动着。他沙哑、阴沉的低声问道:“安道尔,托尔。你们都是神的子民,你们还记得海神的荣耀么?还记得海神的名号么?你们,还是海神的子孙么?你们,还能迎奉海神的指令么?”

  巨大的震惊让安道尔和托尔喘不过气来。他们呆呆的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安道尔呆滞的问道:“那些人,是。。。我们的神?”

  “对神,要有崇敬之心!”撒拿旦?奥古斯都严肃的看着安道尔。

  白蟰轻佻的抚摸着安道尔的下巴,阴柔的说道:“撒拿旦?奥古斯都这老家伙,如今可也算得是神灵呢。安道尔,你不会认为,你们如今能反抗已经和本宫联手的他罢?”

  轻轻的对着安道尔面门吐了一口幽冷的香气,白蟰轻轻的笑道:“安道尔,你是一个很聪明很见机的人。从你毅然投降大夏就知道,你很聪明,很机灵,并不是一个死木头桩子。若你今天不和我们合作,我们就杀了你。你认为呢?”

  安道尔干净利落的举起手:“那么,合作!亚特兰蒂斯万岁,亚特兰蒂斯的利益万岁,海神万岁!”

  安道尔狠狠的踢了一脚托尔,两个人同时举起手,大声的喊起了口号!

  随后,安道尔吩咐一脸阴沉的盯着该隐的穆图去取出他们在天庭带回来的战利品。穆图满不情愿的哼哼了几声,出于战士的本能,出于战士的荣誉不允许他违背安道尔的命令,他还是走了出去,过了不一会,就领了十几个狼人战士,从外面扛了一件直径丈许长有六丈左右,通体紫光闪烁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圆筒进来。

  这圆筒上面雕刻了无数复杂细微的咒文,强大的能量波动隐隐荡出,撒拿旦?奥古斯都无比震惊无比惊喜的吼道:“神啊!这是。。。这是我们的神使用的神器!你们怎么得来他的?”

  安道尔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我们从天庭逃跑的时候,这个玩意被炸飞到了我们的战舰旁边,我就命令几架屠戮者飞出去将他抓回了战舰。。。怎么?他很有用么?”

  撒拿旦?奥古斯都激动万分的咆哮道:“有了他,加上海神权杖和神权之杖的力量,我们能够通过这件神器,将我们的肉身转化为完美的,和真神一模一样的肉体!强大的,不可摧毁的肉体!比我们如今通过我们那渺小的科技改造出的肉体更加强大,和真正的最强大的神一样的肉体!我们,我们能在人间,成为神!”

  狂热的目光自安道尔和托尔眼里透出,这一次,他们不后悔和撒拿旦?奥古斯都合作了。他们不知道这个圆筒的用法,但是既然撒拿旦?奥古斯都知道,而且还能有这么大的好处,那么,还能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两人按照黄金家族的正式成员觐见海洋祭司的礼仪向撒拿旦?奥古斯都跪下,恭声说道:“在您的指引下,海神的光辉将笼罩这个世界!”

  撒拿旦?奥古斯都也酬躇满志的举起了双手,大笑道:“真神将降临,再此之前,我们将首先成为真神的一员!神的光辉,将笼罩一切!一切不顺从神的,将被毁灭!一切卑贱的生物,注定被摧毁!亚特兰蒂斯的荣光,当首先回复!随后。。。”

  “好了!”白蟰不耐烦的打断了撒拿旦?奥古斯都那充满了神棍气息的长篇大论。她冷笑道:“在你们的神降临之前,先考虑一下本宫和你们合作的条件罢。在你们满足本宫之前,你们休想作出任何事情。不要忘记,本宫对你们的了解,足以让你们全部去死!”

  恐怖的寒气弥漫在密室中,那刺骨的寒气,使得撒拿旦?奥古斯都都无法抵御,只能惊恐的退后、退后、再退后,最终无力的垂下了背后的黑色羽翼,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向白蟰表示出敬意和一定的屈服。

  白蟰满意的笑了。她得意洋洋的说道:“那么,我们计划的第一步!铲除可能给我们造成威胁的履癸党羽。第一个目标,我建议,是夏颉!你们有任何不同的意见么?”

  撒拿旦?奥古斯都、该隐、安道尔、托尔同时摇了摇头。他们能有什么意见?夏颉,也不过是他们的敌人。

  “那么,夏颉将第一个被清理掉。本宫和大祭司,亲自出手。”

  “安道尔,探明夏颉最近的所有动向。”

  “托尔,准备转移你们的族人。将你们的族人从大夏的疆域,尽快的转移到海外大祭司准备好的秘密基地。”

  “三日内,斩杀夏颉!”</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