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百二十八章白蟰的反扑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呵,呵,呵,呵,呵,呵。。。”

  百多里深的海底洞穴内传来了让人不安的笑声,阴寒彻骨的笑声吓得这个不断闪烁着白光的洞穴附近的海鱼、海兽四散逃逸,顿时海里一片混乱。慢慢的,一缕缕白色的寒气自洞穴内飘出,碰到这些白气的海水被冻成了大块大块的冰块,飞速往海上浮起。

  深有数里的洞穴内一滴水都没有,狭窄弯曲的甬道上镶嵌了无数的宝珠,照耀得洞穴通明一片。洞穴最底部是一个直径里许的圆形空间,正中央的地上有一汪银白色半透明的液体,浑身**的白蟰就泡在这一汪亩许大小的液体中,七窍中不断的喷出一缕缕白气。白气在洞穴内越积越多,最后顺着甬道飘出,直接渗入了海水里。

  渐渐的,随着白气越来越浓,寒气越来越盛,洞穴内下起了淡蓝色的雪花,这是空气被极度的寒气液化所形成的奇异景象。

  白蟰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眶内已经看不到正常人所有的眼白和瞳孔,只有一片深邃的蔚蓝光芒。一丝丝极细的蓝色光线从她眼里蔓延出,在她白净近乎透明的皮肤上织出了复杂、精美的符文,蓝色的符文隐隐起伏,强烈的寒气自这些符文中冲出,发出了可怕的破风声。

  洞壁的一角突然敞开了一扇门户,露出了一条用银色金属建造的隧道。身穿黑袍的撒拿旦?奥古斯都轻轻的拍着手,自那隧道中行了出来。他用欣赏的眼神打量着白蟰**的身体,‘啧啧’称赞道:“多么可怕的力量,你身上放出的寒气,甚至能让原子核都被冻裂。这在我们亚特兰蒂斯的科技中,是无法解释的,根本无法解释。但是你做到了。”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白蟰慢慢的站了起来。她得意的扭了扭身体,笑盈盈的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必需要说,你让本宫很吃惊,你对我进行的那些改造,比起安道尔那个该死的家伙所作的,效果更大。本宫的感觉,从来没这么好过。”

  撒拿旦?奥古斯都耸了耸肩膀,不屑的说道:“安道尔他们?这些年轻人太小气,他们不知道精诚合作的前提就是毫无保留的为盟友出力。他们对你进行的那些改造,留了一手,肯定留了一手,我用我母亲的脑袋发誓,他们留了一手。”

  该隐从隧道内钻了出来,双眸中血光闪烁的他用看食物的眼神瞥了一眼白蟰的身躯,奇怪的问道:“公主殿下,您不觉得,先穿上衣服,这样比较合乎礼节么?您的身体,对我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该死的东西。”白蟰愤然朝该隐点了一指,一缕寒风笔直的射出。

  该隐的身形突然消失,洞穴内突然出现了近万条该隐的虚影,这是他将速度发挥到极限所产生的残影。不仅是撒拿旦?奥古斯都无法抓到该隐的真身所在,就连此时的白蟰都无法看清该隐的动作。寒风打在洞壁上,打出了一个不知道多深的小窟窿,窟窿内满是被冻碎的石粉。

  “可怕的女人。”该隐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突然在撒拿旦?奥古斯都面前露出了身形。他朝白蟰微微鞠躬道:“好了,公主殿下,我们现在应该谈点正经的东西。别忘了您找到我们的时候,是带着重伤的,您的身体差点没被击碎。而如今,您有了比来时强大千万倍的力量。”

  白蟰冷冷的看了该隐一眼,冷酷的说道:“你们也得到了好处。炽焱的半截身躯给了你们,这个老家伙得到了一具完美的、永生不死的肉身,你从巫神的血液中得到了新的力量。我们各取所需而已。”

  “好啦,孩子们。”撒拿旦?奥古斯都用最最和蔼最最慈祥的语声说道:“不要争吵,我们要坐下来好好的谈谈。比如说,公主殿下如今有了两个合作人,她是选择我们呢,还是选择可爱的安道尔他们?”

  白蟰冷笑道:“安道尔他们手上有末日堡垒。”

  撒拿旦?奥古斯都不屑的冷哼道:“末日堡垒?一件工具而已。他们自以为得意,但是实际上,我同样保留了对末日堡垒的操作权。在这个方面,我们的优势是相当的。”

  神秘兮兮的笑了几声,撒拿旦?奥古斯都得意洋洋的比出了一根食指,轻声说道:“而我,有着安道尔他们绝对不会有的优势。那就是被我掌握的一个小秘密。一个只在亚特兰蒂斯的十二海洋祭司中流传,却因为和我同时代的十一位海洋祭司战死,变得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秘密?”白蟰摇了摇头,她同样极其不屑的冷哼道:“世上最不值钱的就是秘密这种东西。世界上只有一件东西是最有价值的。那就是力量,绝对强大的力量。”

  狂暴的白色寒气自白蟰身上涌出,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开来,撒拿旦?奥古斯都和该隐骇然退后到了那条金属隧道内,一道厚重的半透明能量罩死死的拦在了隧道的入口处。白蟰的眉心突然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渐渐的一滴滴银白色的液体自那缝隙中涌出,凝结成了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银色晶体。(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一个玄奥的符文在那银色晶体中闪动了一下。白蟰突然狂喜叫道:“本宫不再需要和你们合作。本宫已经拥有了横扫大夏的力量。这是来自炽焱那个混蛋精血中的传承烙印啊。本宫如今拥有的,是神力!”

  白蟰狂傲的仰天长笑了好久好久,最终她突然收敛了笑声,用俯视众生的漠然眼神冷冷的扫了撒拿旦?奥古斯都和该隐一眼,讥嘲的说道:“蝼蚁,有和神灵合作的价值么?你们,应该死了。”她比出了一根手指,一团小小的雪团在指尖急速旋转,眼看就要射出。

  撒拿旦?奥古斯都尖叫起来:“等一下!你听我说!你再厉害,你能对付你对我说过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巫神么?那些巫神,会支持你,还是支持你们大夏的王?你们的王正在为他们服务,而你要做的事情,是要拖累他们的计划,你会被他们拆得尸骨无存。”

  白蟰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她冷冷的看着撒拿旦?奥古斯都和该隐,突然幽幽的笑了起来。她语气飘忽的说道:“那么,两只小虫子,你们能给本宫帮什么忙么?你们,难道能对付得了那些站在履癸身后的巫神?”

  撒拿旦?奥古斯都得意的点了点头,他神秘的轻声说道:“这就是我那个秘密的价值所在了。你必须和我合作,否则,你的下场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嘻嘻,亲爱的公主殿下,您,还是穿起您的长裙罢。”

  撒拿旦?奥古斯都很阴损的说道:“同样的,您的胴体对于我,也并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白蟰气得脸都发青了。

  数日后,镇天塔下。

  空荡荡的原野上,只留下了空荡荡的营房,大风吹过,一些破烂的布片之类的东西高高的飞起来,拍打在巨大的塔身上,随后立刻被塔体内传出的宏大气劲轰成粉碎。

  大夏的军队已经尽数开往天庭,留守镇天塔的,只有控制建木的三万大巫以及塔外负责巡逻,不许闲杂人等靠近的十万寻常军士。

  十万名最高不过五等巫武的军士分成了数量不等的数百支队伍围绕着镇天塔巡视,负责这支队伍的,是刑天家的一名旁系族人,一名堪堪爬上鼎位实力却被封为了军尉的年轻人。他的实力和他的官衔不相称,他的官衔只是为了用来震慑任何可能靠近镇天塔的闲人而已。

  领着三千亲兵,这个幸运的军尉正懒洋洋的骑在坐骑上,信马由缰的由得坐骑随意奔走,痴痴的傻笑着,回味着昨天夜里享受过的那个海人少女的美妙滋味。“一名极品的处女啊,只有十四岁。唔,若是大兄他们还在,哪里轮得到我消受这等极品?呵呵呵呵,大兄他们就在上面多呆一阵子罢,让我也享受享受军尉该有的东西。”

  满足的叹息了一声,权势的味道实在是太美妙了。幸运的年轻军尉虔诚的抬头看着天空,虔诚的祈祷道:“让我同辈的同族兄弟都留在天庭罢。不管是死是活,只要他们不回来人间就好。我就是刑天家未来唯一的家主人选了。”

  正做着美梦呢,坐下的坐骑突然散开。一头雄壮的黑厣,被可怖的寒气瞬间冻杀,随后化为比灰尘还要小一百倍的细小微粒,就这么直接散开。年轻的军尉狼狈的摔了一个马趴,他抬起头来刚要喝骂几句,眼前白影一闪,最后的一点知觉就是:好冷!

  不费吹灰之力杀光了拦在自己面前的所有生物,白蟰得意洋洋的领着七名身后背着六只黑色羽翼的雄伟壮汉以及数万名四翼、两翼不等的战士,迈着近乎舞蹈的步伐,轻盈的走到了镇天塔下,一脚踹开了面前那扇高有千丈的用青铜融合黄金、白银等贵重材料打造的巨大门户。

  朝三万名围在建木旁边正在休息的大巫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白蟰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叹息道:“你们怎么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呢?要不,本宫让你们准备好了再动手?本宫很想看看这棵未成年的建木,能够发挥多大的威力呢。”

  十八名真鼎位九鼎实力的巫狂吼一声,飞速扑向了近在咫尺的建木,手掌急速按向了树干。

  白蟰轻轻的摇了摇头,手指一弹,这处高有数百里的空间顿时被她的寒冰领域所覆盖,在十八名大巫的手距离建木的树干只有不到一寸的时候,可怖的寒气席卷而至,瞬间抹杀了三万名大巫的生命。

  该隐自白蟰身后闪了出来,他皱眉叹道:“真浪费。”

  白蟰冷哼了一声,狂热的看着眼前这株已经长高了许多的建木,娇声喝道:“有了它,本宫就有了一切!”

  该隐的脸抽了抽,一缕讥嘲的冷笑隐隐浮现。</div>123xyqx/read/4/4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