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颂 第二百二十一章纂夺

小说:巫颂 作者:血红 更新时间:2021-03-15 23:51:58 源网站:123言情
  > 夏台,单人牢房。

  十几个狱卒好似孙子一般围着商汤殷勤的转悠着,嘘寒问暖,端茶送水,好酒饭好羹汤的伺候着,唯恐商汤掉了一根头发,猿大、猿小,还有刚刚被夏颉派来牢房坐镇的殳这三个野蛮的家伙就会拧下他们的脑袋。这三个野蛮人并不太可怕,可怕的是端坐在牢房门口的赵公明。

  前几日,夏颉火烧火燎的跑出了夏台,碂黑虎不知道从哪里调集了一批军队,想要将商汤抢出去。结果赵公明骑着黑虎,手持一对雌雄金鞭,打得那近千大巫抱头鼠窜溃不成军,打得碂黑虎的腰杆差点没断成了十**段。一战之威,吓得夏台内外人等再也不敢怠慢这位大爷,对他一心保护的商汤更是静心伺候,唯恐赵公明一怒之下劫了商汤出狱,那他们的脑袋,岂不是保不住了?

  夏颉成亲后的第四天,盘膝坐在牢房门口闭目打坐的赵公明突然睁开眼睛,鼻孔里吐出两道白气,脸上露出些许微笑:“夏颉师弟来了。”

  商汤正在房里躺着,几个狱卒小心翼翼的给他四肢涂抹驱除水毒、寒毒的药膏。听到赵公明说夏颉来了,商汤眼睛一亮,挣扎着爬了起来,挥手赶走了那几个狱卒,大笑着问道:“公明师兄,夏颉兄弟来了?”

  夏颉撇开大胯,腰肢僵硬的迈着沉重的步子行了过来。他头顶上蹲着的白龇牙咧嘴的无声怪笑,他身后的多宝道人一张脸板得和铁板一般,嘴角却在急速的抽搐,怎么看怎么古怪。夏颉大步走到了牢房门口,僵硬的转过身子,朝赵公明稽首行了一礼,‘嘿嘿’笑道:“师兄,这几日劳烦了。商汤,准备准备,大王有令,你可以回去商族了。”

  商汤和他身边的伊尹一喜同时又是一惊,怎么如此之快?

  伊尹想要问个仔细,赵公明却一骨碌爬了起来,皱眉问夏颉道:“师弟,谁打伤了你?你这伤势好生古怪,好似扭伤了腰肢?”自己问了几句,也决得奇怪了,赵公明带着无比怪异的神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夏颉,一对大眼叽哩咕噜的飞快转动着,嘴里也含糊的咕哝道:“奇怪,奇怪,依你如今的修为,又是三界最强横的大巫之躯,这腰扭伤了,不过是眨眼间就能恢复的事情,怎会伤得如此厉害?”

  “嘿嘿嘿嘿。”多宝道人奸笑了几声,眯着眼睛乐道:“公明师弟,不用多问了。人家自己的家务事,你打听这么仔细干什么?”

  转了转脑袋,多宝道人按捺不住,还是给夏颉透了个底儿精光:“唉,说起来,木性巫力果然是先天克制了土性巫力。黎巫尊和夏颉师弟四日前成亲,洞房之时,啊哈哈哈哈,师弟被黎巫尊一掌击伤。。。这个,木性巫力缠绵体内,想要驱除干净,很是,那个,艰难啊!”

  赵公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立刻板起了一张脸不吭声了。

  商汤和伊尹则是同声惊呼道:“夏颉娶了黎巫尊?”两人无比敬仰的上下打量了夏颉一阵,商汤拱手恭贺道:“夏颉兄弟果然是神威盖世,为兄佩服,佩服啊。恭喜夏颉兄弟,恭喜,恭喜。这黎巫尊嘛,当年为兄在安邑城,却也是听说过她的鼎鼎大名的。”

  夏颉一张老脸羞得通红,他愤愤然叫道:“罢了,今日是接商汤你出狱的。再呱噪,你就留在这里养老罢!”

  商汤立刻闭上了嘴,伊尹则是接上了话头:“夏颉,大王怎肯放我家主人走了?前一阵子,碂黑虎还带了人想要抢走我家主人,幸好有赵公明先生出手,将他们一顿乱鞭给打跑了。若非赵公明先生,怕是我家主人,已经被大王给。。。”

  猿大嘴里不知道在咀嚼着什么,他瓮声瓮气的吼道:“主人,那个叫黑虎的家伙带来的人可厉害,起码有五个和我们兄弟差不多的人物。”

  殳也杀气腾腾的吼道:“然。俺一不当心中了他们三十几拳,打得我骨头都断了三根。加钱,加钱,否则老子就另外找老板。”随手丢了三块原玉给殳,殳的脸都笑得抽筋了,他急忙用袖子擦了擦那三块原玉,发现的确是上上品的货色,立刻笑吟吟的站在了夏颉身后,摆出了一副忠心为主的派头,义气昂扬的抱起双臂、挺起了胸膛。

  白看不惯殳这死要钱的嘴脸,狠狠的对着他的屁股比划了一下爪子,一对兽眼眯着,似乎在盘算着要从他屁股上抓几块肉下来。

  拍了拍图谋不轨的白让他不许乱动,夏颉笑道:“商族领地旁有三个部族同时起兵做乱。”商汤和伊尹同时惊呼一声,商汤目光凝实的看着夏颉,等待着他的后续话语,伊尹的一对眼珠则是飞快的转悠起来,不知道他又开始打起了什么主意。

  夏颉似乎无意的看了一眼伊尹,解释道:“大夏的精锐军队,如今没有一支能轻易调动的。我麾下定天军么刚刚成军不过月余,没有什么战斗力。故而刑天辅公奏请了大王,又得朝中其他几位大臣支持,大王决定由商族出兵,平定那三族叛乱。”

  商汤恍然大悟般点头微笑:“原来如此。”他感激的看了一眼夏颉,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一切他都铭记在心。

  夏颉笑了几声,摇头道:“这是师尊神通,迫得大王不得不允诺了。商汤也不用理会太多,总之你商族把那三个叛乱的部族收服了,最好拖延个几年时间,事情过了,大王也忘记这事码了,也就风平浪静了。”

  看了一眼商汤,夏颉终于还是提点道:“大夏这几年风雨飘摇,各色人物都蹦了出来,商汤你若是无事,还是低调从事的好。”低调,低调。夏颉刻意在‘低调’二字上加重了语气。商汤闻,会意的点了点头。

  夏颉也微微一笑,拿出履癸的王令,和夏台的监狱长办了交接手续,一行人昂然出了夏台。领了近千个鼻青脸肿的大巫正在附近流连不去的碂黑虎听得这个消息,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灰溜溜的领了人回去安邑了。

  商汤快马加鞭返回商族族地,夏颉也领了定天军,一路进行着残酷的操练,浩浩荡荡的朝东方东夷人的领地开去。他要彻底贯彻履癸的谕令,从东夷人的手中敲诈出更多的好处来。最少在夏颉心中,他要把当年屠戮了他家村庄的那几个东夷人部族全部弄进定天军。为自己这辈子的亲族报仇,一定要报了这血仇,否则这件事情迟早会变成夏颉的心魔。

  和夏颉正新婚情浓的旒歆也不愿意留在安邑城,领了青殜等一批最为亲近的大巫,跟着夏颉去了。

  巫山力巫殿。

  力巫殿,大夏巫教诸大巫殿中除了永远隐没在黑影中的隐巫殿外人数最多的一殿。力巫殿设巫尊一名,祭巫三、御巫九、命巫二十七,取巫殿中操纵金木水火土各等攻击性巫力最强者充任。力巫殿下金木水火土五大分殿,每一分殿都和其他诸大巫殿一殿的实力相当。毕竟,单纯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巫力,是大巫中最为普通的属性。如幽巫、化巫、幻巫等巫殿,拥有这等巫力属性的巫,就太少了。

  力巫殿拥有如此众多的人手,如此强大的势力,更是巫殿的主要战力,但是力巫殿在巫殿中的排名,却处于最后一位。就是因为拥有五行巫力的大巫太多,故而地位上就远远不如其他那些特异属性的巫力来得重要。

  就在夏颉领军开赴东夷的这天,力巫殿后山水巫殿内,炽焱正坐在一座白玉宝座上,气呼呼的看着身着白衣的白蟰,以及她身边的一男一女。精致小巧用淡蓝色水性原玉搭建的水巫殿内荡漾着一层层柔和的水波,巫法禁制隔绝了任何可能的窥视。就连炽焱庞大的神念在水巫殿内都受到了极大的拘束,这让他益发的暴躁不安。

  用力的敲打了一阵白玉宝座,炽焱终于憋不住气,愤怒的嚎到:“白蟰,还有,力巫尊,水巫殿主,你们都给本尊说。那旒歆都跟着那叫做夏颉的小子跑了,你们答应本尊的,让本尊得到旒歆那小妞的事情,你们可办到了?”

  身材高大,身体隐没在一件黑袍内的那男子正是这一代的力巫。他沙哑的说道:“上尊,这事情,急不得。”

  炽焱怪眼一翻,随手一掌遥空朝力巫轰去。力巫冷哼一声,身上黑袍突然被一道湛蓝色火焰烧得干干净净,露出了他枯瘦有如骷髅的身体。随着一声冷笑,力巫肚脐上镶嵌的一块拳头大小的红色晶体散发出刺目的红光,一股股炽热的巫力自那晶体涌入力巫体内,力巫的身体急速的膨胀起来,瞬息间变成了一条体形健壮得吓人的壮汉。

  同样是吐气开声一声大吼,力巫一拳朝前轰去。两道炽白色的拳劲对撞在一起,溅起了无数火苗在空气中猛烈燃烧了一阵,这才慢慢熄灭。

  力巫冷冰冰的说道:“上尊,有话好说,何必动手?若是上尊不理会小巫的一番好心,上尊尽可以赶去夏颉军中,强夺黎巫就是。”(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力巫身边站着的那老态龙钟,浑身都翻滚着一层死气,眼看寿元就要耗尽的老妇沙哑着嗓子低沉道:“上尊请听小巫一。那旒歆丫头也就罢了,她也不过得了几个巫尊的宠爱,一向行事跋扈,不把上尊放在眼里,却是不值得一提的。整个巫殿上下,哪个巫尊又敢违逆您的意思?”

  叹息了一声,老妇,也就是炽焱所称呼的水巫殿主幽幽叹息道:“但,那夏颉却是轻易动不得的。那通天道人来路诡秘,拥有广大神通,却在我们巫殿秘传的典籍中都找不到有关他的一点儿记载,这就很是奇怪了。加上一个有实力屠神的太弈巫尊。。。上尊若是动了夏颉,怕是。。。”

  炽焱若有所思的看着力巫肚脐眼上镶嵌着的红色晶体,点了点头:“想不到,下界巫殿,还真有点好东西流传了下来。这是一块修练到九重天境界的巫神全部巫力凝结成的神晶罢?好东西啊!”炽焱贪婪的舔了舔嘴唇,阴笑道:“难怪依你区区一大巫的实力,可以硬挡本尊三成神力的一掌,却也难为你了。”

  力巫不动声色的看着炽焱。水巫殿主阴阴的笑了几声。

  白蟰娇笑着缠住了炽焱,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摸上了炽焱的胸部,在他的敏感处用力的拧了一把。

  炽焱闷声哼了一声,左手下意识的抓住了白蟰身后的高凸部位。白蟰嘻嘻笑了几声,扭动了一下身体,娇声呖呖的说道:“上尊,那夏颉的确是轻易动不得的。您可别忘了,他成亲那天,在背后偷袭了你我的人,岂不是一个可怕的高手么?”

  炽焱的面色一变,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还带着一块瘀肿的额头,嘴角急骤的抽动起来。他怒声喝骂道:“本尊,本尊迟早要。。。”发了一阵狠,到底要将那天偷袭暴打了自己一顿的人怎么样,炽焱还是没说出来。以炽焱巫神的实力,被人打得快有半个月没办法下床行走,这人的实力,岂不是太可怕了一些?

  满意的看了一眼炽焱表现出来的惊惧神色,白蟰微笑道:“上尊只要按照本宫的计划去做,日后那旒歆,怎可能逃得过上尊的手?”

  “这个。。。”炽焱一阵的心动,他用力的抓了一把白蟰,有点犹豫的说道:“耗费的时间太久了罢?而且,其中的风险。。。这个,巫王若是知道了,那本尊。。。”炽焱的身体猛的哆嗦了一下,好似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脸色变得惨白一片。

  “有什么危险的?上尊,能有什么危险呢?”炽焱扭动着身体,小嘴凑到了炽焱的耳朵边,轻轻的向里面吐着热气。她柔柔的叹息道:“无非是让上尊帮本宫夺取大夏的王位,这有什么危险呢?嗯?上尊~~~”

  拖长了声音,娇声娇气的叫了一声炽焱,白蟰的小手轻轻的在炽焱的胯下扭了一把,带着万分的娇羞轻声呻吟道:“只要您答允了本宫,本宫今日就好好的服侍您。。。您,觉得本宫美么?”

  “这个。。。”炽焱一阵的犹豫,他下体膨胀起将近两尺高,一股热浪自炽焱下体散发开,水巫殿内的水波被热浪蒸腾,发出‘嗤嗤’的细微响声,一缕若有若无的怪异香气在空气中飘荡,顺着人的四万八千个毛孔慢慢的渗入了人的心底里去。

  力巫和水巫殿主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炽焱一张脸涨得通红,眼珠里真真切切的射出了两道尺许长的火苗。他嘴里喷出的热气,让四周的空气都扭曲了起来,一股**自他小腹内突然爆炸开,差点没将他化为灰烬。炽焱的思考能力直线下降到平时的三成,甚至都变得有点呆傻。

  白蟰得意的感受着炽焱的变化,她的一对眸子水波流转,隐隐然可以看到一缕缕黑色的光丝在她眸子里流窜,凝结成了两个诡异的巫印。若是有幻巫殿精通迷惑人心神、控制人神智的大巫在场,定然能认出,这是幻巫殿秘传的‘奴神咒’,一种阴损恶毒,以自身精气为代价,可以趁人不防偷袭他人精神,控制比自己修为高深十倍乃至千百万倍的人全部意识的恶毒法咒。

  以白蟰的修为,想要彻底的控制炽焱,必须依靠外物的帮助。此刻水巫殿内飘荡着的异香,也是幻巫殿秘传的‘天狐香’,传说中用修炼有成的九尾天狐的精源炼成的邪门巫药。

  “您看,您是当今人间的唯一一尊神。天庭在短期内,不可能再有一名神灵下界。在镇天塔完工前,您就是人间的唯一神灵。”

  “帮本宫成为大夏的女王,对您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巫殿是不许插手王庭的事情的。只要您杀了大夏所有的王族,本宫就能名正顺的登上王位。本宫身后,也有一批巫家的家主支持哩。”

  “本宫一旦成了大夏的王,本宫就是您的人呢。”

  炽焱呆滞的看着白蟰的双眸,他挣扎着说道:“你,你,你前几日,和本尊,可不是这样说的。。。”

  白蟰抿着嘴,幽怨的看着炽焱,伸出一根手指娇嗔的点了点炽焱的额头。她微笑道:“前几日嘛,嘻嘻。。。”白蟰眼珠转了又转,想要寻找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现在这微妙时刻,她可不能坦白的说因为你受到了第二次的重击,尤其是脑部受到了沉重打击,头部受到了极强震动,正是精神力最虚弱的时刻,方便她白蟰来控制你的神智罢?

  思忖了一阵,白蟰刚要开口呢。炽焱额头上的红色晶体突然闪过一片湛然神光,他突然挣扎了一下,艰难的说道:“不成,不成,若是巫王知晓我插手了人间的事情。。。本尊会被扒皮抽筋,投入死牢的。这种事情,本尊,不能做。”

  一股隐藏在炽焱识海深处的禁制力量爆发开来,瞬间扫荡了白蟰已经渗入炽焱神识中的巫咒力量,眼看就要将白蟰的努力摧毁。炽焱的眸子越来越清明,眼看他就要从‘奴神咒’和‘天狐香’的双重攻击下清醒过来。这一股禁制的力量,显然是被某个大神通者预先埋伏在炽焱的识海中,就是为了预防今日的这种情况的。

  而且白蟰清晰的感受到,在这股禁制的后面,还有一道更加可怕的禁制正在蠢蠢欲动,那是一股可以将炽焱彻底摧毁,让他灰飞烟灭的可怕力量。很显然,派遣炽焱下界的那些巫神巨头们,已经做好了万一炽焱落入天神之手的预防工作。只要炽焱的神识受到外界的影响,只要炽焱可能泄漏有关巫神一脉的计划,炽焱就将被彻底的毁灭。

  眼珠转了几圈,眼看自己已经不可能达成原始的计划,白蟰突然低头含住了炽焱的要害部位,大口的吞吸起来。

  炽焱从‘奴神咒’的迷惑中清醒过来,他呆了一下,突然被下体传来的无比美妙的,已经淡忘了数万年的强烈刺激所吸引。他‘嗷嗷’怪叫着,也顾不得理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把推到了白蟰,随手撕裂了白蟰的衣物,下体一挺,已经破体而入,占据了白蟰的身体。

  炽焱‘桀桀’怪笑起来,他一边疯狂的耸动身体,一边嚎叫道:“乖乖,听本尊的,和本尊双修,本尊让你也修练成巫神。做巫神,不比做下界的王来得便宜么?”喘息着,奋力的冲刺着,炽焱狂笑道:“舒服啊,舒服。。。不愧是水巫殿的传人,你可真像是用水搓成的。舒服。”

  白蟰皱着眉头,忍受着下体传来的剧痛,阴沉着一张脸盘算起利害得失来。

  过了许久,渐渐的白蟰的下体都麻木了,炽焱终于趴在了白蟰的身上,‘嗷嗷’的狂叫着,巨大的身体哆嗦着,眼看就要在白蟰体内爆发。

  白蟰双手用力的搂住了炽焱的腰肢,手上多了两道锋利的粉红色骨刺,眼里透出了疯狂、邪恶的凶光,她大叫道:“上尊,来吧~~~本宫给了你身体,你就把全部的修为都交给本宫罢!”

  炽焱身体猛的一僵,他咆哮道:“你说什么?”

  话音刚落,白蟰双手一用力,两枚骨刺已经捅进了炽焱的身体,直达他的内腑深处。炽焱只觉身体一痛,体内神力飘然欲飞,浑身精元几乎有全部喷射出去的趋势。炽焱吓得魂飞魄散,他尖叫道:“你,你,你这个疯女人,你敢谋害巫神?”

  白蟰的身体突然变得没有骨头一样,死死的纠缠住了炽焱。她冷笑道:“本宫给了你机会,你自己不抓住这机会,怪得谁来?本宫干干净净的身子,你这蠢货平白的拿走了,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

  炽焱怒笑,他奋起神力,举手一掌拍向了白蟰的脑门,他狂笑道:“贱女人,你以为你区区一下界的小巫,也能谋算。。。”

  水巫殿突然闪动起湛蓝色的强烈光芒,庞大的压力自四面八方涌出,死死的禁制住了炽焱。炽焱奋力的挣扎着,可是一波波的蓝色光环自虚空中绵绵生成,死死的束缚住了他,饶是他挣碎了一个又一个的光环,挣扎得满天里水花乱溅,却哪里动弹得?

  白蟰狞笑着,她一口咬住了炽焱的颈动脉,疯狂的大口吞吸着。她的下体急速的扭动着,一股怪异的强大吸力,拼命的抽调着炽焱的精元。

  力巫殿内外,数十万名大巫跪坐在地上,双手按在力巫殿那刻满了无数巫印的地板,将自己的巫力没有任何保留的输了进去。数十万名大巫联手,庞大的巫力在力巫的操纵下,化为数十道无形的狂潮,轰进了炽焱身上的数十处隐秘重穴。

  炽焱的身体一阵抽动,他刚要发动他所掌握的最强力的神咒和白蟰同归于尽,但是他脑海内最后的那道禁制突然判断出他已经被敌人禁制,冲进他身体的那股强大力量已经达到了天神才能有的水准,当下那禁制发动,将炽焱的魂魄轰成了粉碎,一点儿残渣都没有留下。

  炽焱的身体突然一软,周身修为被那外界涌入的庞大巫力一阵挤压,滔滔不绝的注入了白蟰的身体。

  白蟰狂笑着,抱着炽焱巨大的身躯欢快的在地板上打着滚儿,一口又一口的将炽焱的精血吞入腹中,同时下体还在不断的抽吸炽焱的修为。

  失去了魂魄的炽焱同时失去了对身躯的控制,他的身体在渐渐的变大,渐渐的变大。白蟰根本不顾炽焱身躯的变大对自己带来的不适,依然贪婪的疯狂的抽取着炽焱的修为,哪怕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撑得几乎爆炸,都舍不得停歇下来。

  真鼎位八鼎修为,突破。

  真鼎位九鼎修为,突破。

  真鼎位九鼎巅峰,突破。。。

  在庞大的神力支持下,白蟰更是强行提升到了相当于巫神一重天的修为。奈何她有了这样的修为,却没有相符合的对天神之道的感悟,虽然比任何大巫都强了许多,却依然算不得是真正的巫神。

  不过,白蟰也足够满意了。

  她赤淋淋的从炽焱庞大的尸体上站了起来,带着满身的鲜血,疯狂的举手咆哮道:“履癸~~~你等着瞧!本宫,将是大夏的第一个女王!”

  安邑城内,履癸在夏颉新婚后赏赐给夏颉的崭新宅院中,正抱着酒坛和太弈赌酒的通天道人突然抬起头来,朝巫山的方向冷笑着看了一眼,低沉的说道:“自作孽,不可活。唉,没有悟通天神之道的一重天修为,和贫道亲手**出的悟通了天神之道的六重天顶峰修为的巫神对敌。。。啧啧,真是一出好戏啊!”

  随手将酒坛子丢在了地上,通天道人站起身来,拍了拍沾了灰尘的道袍,笑呵呵的叫道:“刑天大风,你们几个娃娃过来。贫道今日高兴,特意给你们传两手当年贫道游走天下时学来的巫法。这几天,你们就住在夏颉的宅院里,不要到处乱跑,知道么?”

  太弈惊讶的看了通天道人一眼,下意识的也顺着通天道人看过去的方向瞥了几眼,眼珠子一阵急转,突然‘嘿嘿’的怪笑起来。

  他很有点老不修的举起了右手,慢悠悠的叫道:“通天先生,老头儿也跟着你学几天,你不会这么小气罢?”

  两条老狐狸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div>123xyqx/read/4/4172/ )